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她甜不可攀 > 322 黎明前的至暗
    《她甜不可攀》来源:https://www.read8.net
  322

  语音发出后,石沉大海般,过了几天都没消息。

  虽然知道是唐熠的邻居又出门浪,所以唐熠那边又没网了,可蒋凡晞还是担心,异常的担心。

  她成宿成宿睡不着觉,想唐熠,守着手机等唐熠给她发语音。

  她知道自己应该快点振作起来,才不枉费唐熠为她背负的一切。

  可太难了,这一切远超出她的承受能力,她仿佛被人一拳打趴下,死死踩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她不怕创业失败、不怕变成穷光蛋,就怕家人出事。

  唐熠遭此变故,她心中那块因为年幼时家逢变故而残缺的地方仿佛被生生撕扯开,血肉模糊。

  十三岁那年,她敬爱的父亲从山上一跃而下,从此卧床不起,家不成家,她被迫背井离乡远赴德国。

  二十九岁这年,她心爱的丈夫为了她的事业,被软禁在大洋彼岸的小公寓里,忍受孤独。

  这原本是两件没有任何联系的事件,可发生在蒋凡晞身上,十三岁那年的变故,仿佛扇动翅膀的南美蝴蝶,终于在十六年后带来一场巨大的风暴。

  蒋凡晞病倒了。

  长期的营养不良、睡眠不足、焦虑忧心,再加上长时间抽烟酗酒,她在单位晕倒,被任泫寒和下属一起送到医院。

  她醒来,四周全是寡淡的颜色,床边立着吊瓶杆和两袋透明的、乳白色的液体,还有被拉到一旁束起来的浅蓝色隔帘。

  蒋志存坐在轮椅上,手中正削着苹果。

  佟玉英看到她睁开眼睛,骂道:“我早跟你说了不要喝那么多酒,你不听!是不是不要命了?”

  蒋凡晞默默又闭上眼睛。

  她听见蒋志存跟佟玉英说:“好了,孩子醒了,你赶紧回去把温着的粥拿过来,这边我看着就行。”

  佟玉英“哼”一声,踩着长靴离开了病房。

  蒋凡晞睁开眼睛,双手往身侧一撑,想坐起身,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在蒋志存的劝说声中,又躺回去。

  “爸,我睡了多久了?”

  “睡了两天了。”

  “我手机呢?”蒋凡晞手摸到枕头下,没摸到东西,又侧着身子想去开抽屉,“我手机在哪里?”

  蒋志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机递给她:“没电了,我早上刚充好。”

  蒋凡晞赶紧接过,开机,进入微信,直奔聊天机器人公众号。

  最后一条语音停留在她几天前发给唐熠的最后一条。

  好几天了,唐熠还是没任何消息,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蒋凡晞越想越糟心,干脆给景霁之发去一条微信,问他最近几天有没有唐熠的消息。

  景霁之很快回复过来:ty昨天pretrialproceedings预审程序

  蒋凡晞:案子有什么新进展吗?

  景霁之:除非能证明光刻机最终是出售给美国公司,否则ty一定会被判有罪!现在只有你能救ty!

  蒋凡晞没再回复过去,红着眼睛退出微信。

  她转而去网上搜昨天的预审消息。

  随着几大主流媒体对案件的公开报道,微博、知乎、豆瓣都有相关帖子,有不少网友参与讨论,案子在国内反响似乎不小。

  蒋凡晞不放过任何一条跟唐熠有关的消息,把媒体的报道全都看完了,又去看网友的讨论。

  当中间商帮一家国内科技公司从荷兰购买设备,结果把自己给坑了,被美国政府给告了……

  现在海外代购这么高端了?都帮忙代购设备了

  难怪美国政府要治这男的,投机倒把本来就不对

  美国没有投机倒把这个概念,估计是这男的搞代购然后又没交税,才被告

  偷税漏税可是大事,要判很重吧?

  现在很多都说是什么企业家,其实就是开个皮包公司做投机倒把活儿的

  ……

  大部分网友不清楚内情,不仅浅显地只看表面,甚至各种妄加揣测,帖子充满了对唐熠的冷嘲热讽,蒋凡晞越看越生气,手机“啪”一声被她砸飞到墙上,然后又掉到地上,四分五裂。

  她一下从病床上坐起身,眼泪在通红的眼眶里滚动,整个人愤怒、不甘、委屈!

  片刻后,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砸,掉落在浅绿色的被子上。

  蒋志存把散落一地的手机零碎配件捡起来,拼拼凑凑了一会儿,勉强又开了机,递给蒋凡晞。

  他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看着蒋凡晞擦干眼泪,情绪稳定一些了,才试着劝导:

  “小唐这个案子的报道,我也看了。首先,这个案子说到底是人家美国政府制裁自己的国民的事儿,虽然小唐是华裔,但到底是美国公民,这是人家国家自己的家务事儿,咱们国家的官方媒体不方便在这个案子上有任何舆论引导,所以网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评论都会有,这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蒋凡晞没吭声,道理她都懂,就是亲眼看到网友对唐熠的恶意,还是会难过。

  “其次,美国政府知道唐熠是你的丈夫,而你则是三维ai芯片项目的主导人之一。它一边软禁着你的丈夫,一边给你提供救人的方法,就看你屈不屈服了……它这一步一步都是经过安排的,先用某些所谓的协定使你买不到设备,项目如果在这里停止住,那好,它目的算达到了;你若继续往前走,还要推进这个项目,那一定会想办法从国外买光刻机,但你们已经被几大光刻机设备商拉入黑名单,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唐熠,唐熠一出手,他们就把他给抓了,以此胁迫你交出项目和技术。”

  蒋志存这番话,说得蒋凡晞眼眶又红了,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我该怎么救唐熠?我该怎么做?”

  蒋志存摇了摇头,长长叹了一口气:“从两国对抗的本质看来,对方在没有获得巨大利益、取得胜利之前是不会放人的。我们呢,救人肯定是要拱手相送很大的利益给对方,甚至牺牲未来的发展;不救,反而能利用这个事件,激发国人的愤怒和斗志,或者制造一些舆论,利用舆论的力量,看看能否扭转局面。”

  ------题外话------

  还有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