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她甜不可攀 > 224 定义一下条件允许
  224

  目送迈巴赫离开小区,蒋凡晞转身进公寓大厅。

  她去快递柜取了快递,拿上楼拆开,是昨晚在网上买的几套睡衣。

  想到唐熠晚上那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她不自觉笑了下。

  她昨晚都已经在电话里跟他说可以赏星没关系,但他就是不要,愣是要去赏真星。

  在阳台洗内衣的时候,蒋凡晞稍稍算了一下。

  他们上一次,是前天,也就是唐熠刚出机场,就去办公室找她的那一天。

  这中间才隔一天,唐熠是不是还没准备好?

  是因为上了年纪所以需要多休息吗?

  ……

  蒋凡晞平时工作很忙,很少上网,也不加那些闲聊的群,更不会去论坛看八卦,所以对于这一方面的知识,也就来自于一些权威文章的科普。

  但权威文章不会断言多少岁数的男人要休息多久,毕竟这玩意儿,各有不同。

  蒋凡晞睡前上网搜了一下,也没搜出个所以然来,但习惯了凡事需要做计划的她,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计划接下来的赏星频率而有些焦虑。

  她不想再发生今晚这样的情况——她暗示了,也同意了,唐熠那边却不想。

  有种自作多情的感觉。

  怪不好意思的。

  想来想去,也只有问活人了。

  本想问跟唐熠年纪差不多、嘴巴也紧的司辰,但转念一想,跟异性好友聊这种话题不太好。

  可她又没能聊这个话题的闺蜜,微信名片夹划拉几次,最后又绕去找唐熠。

  凡星:在干嘛呢?

  那边倒是秒回。

  老公:洗完澡了,刚准备给你打电话

  凡星:别打了,晚上话说得够多的了,我就在这里问你几个问题

  老公:什么问题

  凡星:你觉得那个几天一次合适呢?

  唐熠发了个满脸通红外加额头流汗的系统表情过来。

  老公:如果条件允许,怎么样都可以

  凡星:定义一下条件允许

  ty:我们结婚了,住在一起,那就叫条件允许

  “原来是这样,”蒋凡晞心道,“也对,现在确实不方便。”

  她回道:那我知道了,目前还是克制点,等结婚了再说

  ty:(流汗通红脸jpg)

  ty:对了,我明天带律师去你那,你几点合适?

  蒋凡晞打开行程看了眼,回复道:早上十点后都可以

  ty:ok

  ty:有点晚了,早点休息,明天还上班

  凡星:(亲亲jpg)你也早点睡,晚安!

  退出微信,她却没去睡,而是上网查了一下贷款的条件,查来查去,因为她个人名下没有固定资产可以抵押,所以贷不来多少钱,至多就几十万,这对于还缺四五百万的她来说,几乎不可能。

  她寻思着明天得跟唐熠商量看看,让他找总价一千万左右的二手房就好了,不要买两千万的那么贵公寓。

  她目前实在吃不消。

  ……

  翌日早上十点半,唐熠带侯律师来公司见蒋凡晞,经过蒋凡晞的同意,这个案子由侯律师正式代理。

  为了确认抗辩方向,侯律师不得不问蒋凡晞,是否真盗用了apex的专利技术。

  这不是蒋凡晞自己的事情,她得看唐熠什么想法。

  刚想用眼神询问唐熠,唐熠那边已经主动回道:“没有。”

  侯律师点点头:“行,那我知道了。”

  又问了几个与案子有关的问题,侯律师和助理先离开。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蒋凡晞和唐熠两个人。

  俩人都没有说话。桌上静静躺着一份蒋凡晞签了字的代理协议。

  她踟躇片刻,问唐熠:“你刚回答侯律师‘没有’,是因为你真的相信我没有盗用专利,还是觉得不管有没有,不承认这个事情比较好?”

  她和唐熠一直也没有就她是否盗用专利的事情进行深谈。

  这几天,她几番想解释,但又因为不知从何说起,而唐熠也一次都未曾主动问起这件事,甚至在她提到这件事情时,很快转移了话题。

  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说清楚。

  听井勤的口气,唐熠好像是认为她确实盗用了专利,不然也不会为了不让apex告她侵犯商业秘密罪而私下签了协议,并因此而失去盛华集团的股份。

  果不其然,唐熠沉默思考片刻后,说:“不管有没有,我都相信你,也会与你共同面对风雨。”

  这句话的潜台词不外乎就是——没关系,就算你盗用了技术,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没有,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会跟你站在同一阵线。

  蒋凡晞继续问他:“如果我不是你女朋友,只是普通的已经离职的下属,遇到apex这个案子,你会不会对我追究责任?”

  唐熠不说话了。

  以蒋凡晞对他的了解,他们如果只是一般上下级,他肯定会将责任追究到底,毕竟当初,他并没有授意她“盗用技术”,并且还提醒她这些技术是要申请专利的。

  所以他肯定会很生气,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更甚至觉得对方就是小偷。

  可如今,当这个“小偷”成为爱人,他也变成了替爱人擦屁股的护短就小能手。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可他非但没有自己飞,还留下来与她共渡难关。

  换作别的男人,应该会为了保住股份而与她划清界限,好把自己从这件案子里摘出去。

  思及此,蒋凡晞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盗用专利,在唐熠眼里或许已经不重要了。

  见她红了眼眶,唐熠赶紧将她揽到怀里,轻声安慰:“侯律师对这种案子很有办法,你不要担心,媒体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这个案子不会泄露出去,不要担心。”

  他连说两次“不要担心”安抚蒋凡晞,说明他自己其实也焦虑着。

  这个案子一天不解决,他们都没法放下心来准备婚事。

  ……

  八月底,关于蒋凡晞侵犯专利权的案子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

  唐熠每一场庭审都自己跟着,结束了就跟侯律师研究上大半天,态度十分认真谨慎,反倒是蒋凡晞作为被告,看上去好像并不着急。

  九月初,专家鉴定团进入盛华集团北京分部,开始对涉案物进行拆机鉴定工作。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