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穿成福运小娘子 > 第295章 上门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新学员们提包裹和信件之前,考察他们所负责街巷名称的阅读能力,都能过关。收件人姓名也标注了特别的记忆方式。

  但这几个人培训时间终究太短,也没进行过真正的投递。

  再加上省心、宝根等人年岁甚小,独立完成第一次投递很有难度。

  于是,就有了结伴出行的情形:两三个新人在前,一边匆匆赶路,一边反复确定他们要投送的目的地和收件人。

  而他们身后,则是跟了熟悉投递流程、并有一定文字基础的人。就像星辉、星耀和周山这样的老资格。

  宝根和省心最有牌面,他们身边跟着的,赫然是诚运的大当家顾天成。

  顾天成一边跟着两个小家伙走,一边还很有闲心的四下观望,似乎想找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遇到投向他们这边的视线时,这家伙还很没正形的冲人家笑一笑。

  对方当然不像顾天成那么没素质,见顾天成望过来,迅速便把视线挪开。

  然后,会低声询问身边的人:“那货果真是诚运的大当家吗?”

  “应该是吧,”身边那人很有些不确定,“很多人都看见了,就是这人,出手便打断了一个练家子的一条手臂,极其凶悍。”

  “可是,怎么看起来那么不正经呢?这样的人也能当大当家?”

  同行之人也疑惑起来:“这个,说不定诚运就是这种风格……咳咳,比较有亲和力吧?”

  “好吧。”大家实在也找不到别的解释了。

  不同的地方,自然有不同的议论内容:

  “快看,这几个送包裹的小子,看着很眼生,不是之前的投递小子了。”一人说道。

  这个时代,能穿统一的服饰,日复一日的在大街小巷奔走,还是很容易被人看熟了的。

  一起议论的几人中,一人嗤笑一声:“新招的人呗。前两日流言传得那么凶,怕是原来的投递小子怕惹祸上身,便不敢做了……呵呵,大好的营生,就这么让给了别人。”

  说到最后两句,这人很有点幸灾乐祸。

  “咱怎么就没听到诚运投递招人呢?若是知道消息,我家小子年龄正好。”

  另有人斜着他:“年后便有流言传出。不用太早,就是两天前,诚运说他要招人,你敢让你家小子去吗?”

  前面说话那人立时无语。

  前些天,那流言传的,好似诚运马上就要关张。诚运做事的人也会被盯上,会跟着诚运投递行一起遭殃似的。

  那种情况下,大家走路都会离坪州投递行远一些。诚运门前更是冷落的凄凉,哪有人敢主动上门找事情做?

  “唉,咱这是又错过了啊。”羡慕投递小子营生的人都是暗叹。

  诚运第一次招人时,知道的人不多。

  待到大家知道诚运投递招收投递员,还会教导认字。再想去时,人家所需人手已经招齐了。

  碰巧进了投递行的,都可谓是撞了大运。

  这次同样是个机会,是那些不开眼的人主动让出来的机会。但大家也没几个眼明心亮的,依然没能把握住。

  有熟悉投递流程的人陪在身侧,诚运又正处在风口浪尖,处处被人注意。所以这波包裹物品送得毫无波折,极其顺畅。

  只半天的功夫,诚运和坪州投递行的名声再次大噪。

  在各种议论和各种纠结中,还没到晌午,便有人找上门了。

  徐志在码头那场打斗中也是受了伤的,而且只从外观上看,伤势更重一些。

  而事实上,坐镇一个州郡投递运营的主事人,又是开荒级别的,徐志各方面素质都很过硬。

  打斗过程中,他能以最小的伤害来承受打击。

  这时的他青着一只眼,嘴角的伤口也很是明显,连说话都颇受影响。

  即使这样,徐志依然是日常那种不温不火的模样。

  这时的他正站在投递行柜台后,面无表情的看着进门的人。

  店面里,徐志身边还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看两人穿着的天青色坎肩,便是新入行的投递小子了。

  刚刚进门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身蓝色麻布衣裳看着还很新,应该是过年置办的新衣。

  年轻人被同样年纪的徐志看着,很有些手足无措。

  尤其看到徐志身边大小二人,脸上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但是,目光凝在那个十岁出头的半大小子身上时,那种复杂情绪似乎又回落了些。

  “掌柜的,我……我是……是回来继续做事的。”年轻人磕磕巴巴,终于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徐志冷笑一声,却是牵动了嘴角的伤口,带得脸都抽搐了一下。

  但他口气很冷,说道:“我安排过的,投递行年后什么时候开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李占水,哪家买卖能容得伙计不听安排想来便来,不想来便不来?”

  名叫李占水的年轻人,嘴唇蠕动着,低声道:“我,我以为,以为……”

  虽然嘴角牵出了疼痛,依然挡不住徐志的一声冷哼:“你以为什么?以为投递行开不下去了,要关张了,是吧?”

  李占水脸色更是尴尬。

  徐志继续问道:“正月十五那晚,应该你当值的吧?”

  李占水立即来了精神:“我就是来给徐掌柜说这事儿的……”

  却是被徐志打断:“你不用告诉我十五那晚发生了什么,我只想知道,你接下来做了什么?”

  李占水又是一阵语塞,他做的事,当时看很在情理之中。但现在看来,却是在拆诚运的台。

  徐志显然没打算听他的回答,只继续说道:“你没管投递行被砸成了什么样子,反而自顾自的离开,并急吼吼的跑去找投递行其他人,告诉他们别再回来做事。是这样吧?”

  站在徐志身边的是石头和另一个新学员。

  听到徐志的话,再看眼前这个年轻人,两人面上满是不屑。

  看看徐掌柜,再想想后院几个拼死不低头的热血汉子,这个李占水也太孬了些。

  而且这人脸皮也厚,做了这样没担当的事,还能舔着脸想要回来。

  李占水急着声的辩解:“徐掌柜,我也不想啊。你是不知道,那些人凶神恶煞一样。他们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要我告诉其他人不得回来,否则就要杀了我。我若不照着做……”

  说到这里,李占水还打了个寒战,才继续道,“我若不照着做,他们怕是真要杀我的。”

  “既然怕成这样,你现在是做什么来的?”徐志看着他。

  “我……”李占水忽然觉得没脸说接下来的话。

  徐志替他说道:“因为你发现,诚运还能如以前那样正常运营,说不定以后还会做得更好。

  “而你在这里做事,既少打骂,又不用学徒期,上手就能赚足额的工钱。你若是足够上进,还能继续得到认字、写字的机会。

  “如此多的好处,又没了危险,所以你还是愿意回来的,对吗?”

  “是啊是啊,我愿意回来!”李占水疯狂点头。

  他真的很愿意在坪州投递行做事。在这里,他认了很多字,街里街坊的人们都说,自从他当了投递小子,都有点读书人的气度了。

  无论他,还是他的家人,都很受用这种话。

  而且他也的确是个上进的人,在投递行中,他是认字最多、最勤奋的。眼前这位徐掌柜也挺看重他,愿意给他更多认字的机会,还教他用沙盘练写字。

  投递行不但教他们认字,还没有别家动辄两三年的学徒期。

  只要有了雇佣关系,就会无保留的教他们认字,通过考核,便能正式进行投递。

  只要投递的包裹信件够多,不出差错,就能赚得更好的工钱,掌柜和管事的人并不会从中克扣。

  这样的优厚环境,遍寻整个坪州府,再找不到第二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