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开局海贼世界地爆天星 > 第六十三章 得罪一群与致死一人的选择

第六十三章 得罪一群与致死一人的选择

  此时,船上的楚天一行人,望着跌落进水底里再也浮不上来的Miss情人节,相顾无言。

  原先,楚天等人还以为Miss情人节终于“学聪明”了,没曾想,她还是这般的没脑子。

  至于被楚天期许为Miss情人节第一个磨刀石的克洛,则依旧傻愣的怔楞在原地——直到此时,他还未曾从自己的对战之人——Miss情人节的无脑操作中回过神来呢!

  楚天很想就此不管Miss情人节的死活——拥有着如此犀利果实的她,不仅完全开发不出“轻飘飘恶魔果实”的能力,更是在对战的过程中,犯下如此大错,简直……果然这家伙还是死了算了吧!

  一旁,跟随在楚天身旁的“同伴”们,尤其是曾和Miss情人节一起呆过“巴洛克工作社”的原成员们,望着直到此时依旧无动于衷的楚天,不禁生出了一股兔死狐悲的心绪来了。

  只不过,尽管心中再不忍,但是,在楚天没有发话之前,她们还真的不敢动作,更何况,最重要的是——除了人小力微、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救人作用的Miss黄金周不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之外,其余之人,全都是同为“恶魔果实”的食用者,也就是说,她们和沉入海底里的Miss情人节一样,都是旱鸭子,而旱鸭子……又怎么能够潜入到海底里去援救Miss情人节呢?

  强行去救,反而是搭上自己性命的去“送”啊!

  这样的傻事,她们可做不出来。

  更何况,身为原“巴洛克工作社”的她们,其实关系远没有好到可以舍身相救的地步,既然已经事不可为,那就事不可为吧!

  反正,她们是不想也不愿和沉入海底里的Miss情人节一样,在这浩瀚大海的深处成为“海王类”们的食物的!

  更何况,没看到楚天还没有发话吗?这个时候贸然去援救海底里的Miss情人节,那不是公然带头反抗楚天的决定吗?

  别到时候没有丧身于“海王类”之口,却反而成为了他们新老大剑下的第一个“祭剑”祭品!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去考虑,这些原“巴洛克工作社”里的成员们,突然发现,自己貌似真的没有理由去救助海底里的Miss情人节啊!

  望着已经没入海底里许久的Miss情人节,众人尽皆沉默,至于船上那些被楚天给强行征用的阿拉巴斯坦航海士,在没有楚天发话的前提下,他们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而另一边先前与Miss情人节对战的克洛,望着船上没有丝毫异动的船员们,就更不敢肆意行动了——他们都不动,而自己越俎代庖……这很明显是不给未来老大的面子啊——而不给老大面子的人……他们的未来简直可以显而易见——曾经当过很长一段时间老大的自己,可是清楚的知道,海贼之中那些敢于忤逆自己的存在,其最终的下场究竟为何——在这样血淋漓的事实面前,克洛就更不敢下水援救了!

  以至于,现如今的局面,就变成了“同伴们”不敢得罪楚天这位新老大,船上的航海士们则更加的不敢随意去救助楚天这位暗中掌控了整个阿拉巴斯坦的魔王所要去惩治的人物,而刚加入的“新人”克洛,就更加的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此时,船上之人中,唯一还能够开口求情的,只有妮可罗宾一人,只不过,妮可罗宾想要研究历史正文的“命脉”被楚天给牢牢的掌握在手心里,在不清楚楚天究竟掌握了多少历史正文情报的前提下,她可不敢随意的恶了楚天,以免自己研究历史正文的进程会因此而横生波折。

  更何况,一直以来,妮可罗宾本就对Miss情人节这种缺少内涵的女人的一些行为而心生不满了许久,在这种情况下,妮可罗宾觉得自己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很好了,至于帮她向楚天这个煞星求情?呵呵……想太多了吧?

  至于此时站立在船舷边上的楚天,却是有些坐蜡了——“赢者成为同伴、输者失去一切”的口号是自己喊出来的,原本,自己的想法是以此来激励Miss情人节的求生欲,更好、更快的开发出她自身的所有潜力来,但是现如今看来,自己的这一番筹谋,应该是彻底的打了水漂了!

  但……正如楚天自己先前所想的那样,“轻飘飘果实”的拥有者,是多么稀缺与强大的一个人才啊?就这样舍弃掉……自己是真心舍不得啊!

  只不过……若是因此而轻易的撕毁了自己所订立下的规则,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此例一开,自己以后还有何威严来统御自己麾下的这些成员们?

  楚天沉默的望着已经平静下来的海底,心绪复杂难明。

  毕竟,不管Miss情人节是如何的孱弱与暴殄天物她的那颗恶魔果实,但是,不管怎么说,拥有着“轻飘飘恶魔果实”的她,都是眼下最适合培养的嫡系下属,就这样简单的浪费掉她的生命,又何尝不是另外的一种暴殄天物呢?

  只可惜,自己先前所订立下的规则却也是不能够就这样简单的修改掉的,否则,自己岂不是真成了朝令夕改之人?

  一旦自己“朝令夕改的人设”被确定了下来,往后,人就不好带了啊!

  就在楚天在船舷边“柔肠百结”的时候,一直悄悄注视着楚天面色的克洛,却是本能的察觉出来些“内味”来了!

  【看这情况,先前与我对战的那人,果然是我未来这位新老大的姘头啊,否则,那般弱小的家伙,又如何能够追随在这般强大之人的身畔?又如何能够让这般伟大的存在因此而怔立在原地良久?】

  弄死自己未来老大姘头的罪孽,克洛可不敢沾染,当即,他就想要开口说些场面话,将此事给就此“圆”回去,至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成为新老大姘头身死的“直接凶手”!

  只不过,话未出口,克洛却又不禁有些迟疑了起来——克洛偷眼打量了一下船上的诸多“老大姘头”——望着老大的其她姘头全都默不作声的模样,克洛心中不由得暗自思忖了起来——若是为了不沾染上致死老大其中一位姘头的责难从而去开罪更多的“老大姘头”……emmmm……这笔“买卖”究竟划不划算、能不能做得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