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异界超能妻叶安傅云深 > 第289章 我可以打你们玩儿吗

第289章 我可以打你们玩儿吗

    将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扬唇笑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俏媚,收起手上的地图碎片。

    看到手上沾上了的血迹,像是眼里进了沙子一样,有些不满。

    从衣服里抽出一张手帕,擦干净之后,便扔在了地上。

    这个地方,是岛上的暗角,也是监控拍摄不到的地方。

    正好,也很适合,用来杀人。

    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着地上的血迹,阴沉黑暗的岛上,彷如不见天日。

    闪电雷鸣,整个岛屿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沉入到海底。

    阿加莎蓝色的头发,在雨水中,反而泛着一种晶亮的光泽。

    眨眼的功夫,她的身影就隐没在了黑暗当中。

    就在前脚刚消失,在这片区域内,几双军靴也踏足了这个地方。

    他们走到这几具尸体前,检查了一下。

    “死了。”

    “不知道是谁杀的,手法利落又干净。但是又不像杀手的手法。”

    “竟然公然违抗考试规则,一杀就是这么多人。”

    “绝对不能让这种人混进学院中。”

    “把她找出来。”

    几个人的交谈在这个地方低声响起。

    每一个人的声音都是冷然,蕴着一股怒意。

    岛上的时间过的话很快,暴雨过后,已经是晚上了。

    本来就是一片阴沉的天空直接笼罩上了一层黑暗。

    而这个时候的黄岛内更是阴森诡谲。

    程小小的位置,落在距离中心点10公里的地方。

    从一跳下降落伞,她就一直在找叶安的位置。

    甚至她用上了‘鹰眼’的异能。

    但是这种异能在这个到处都是障碍物的荒岛上,明显不是那么好用。

    她的视线距离被缩短,能够看到的东西也有限。

    “什么人!出来!”男人粗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他一喊,身边两个男人立刻警觉,都纷纷站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树林里突然动了一下,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

    长得像芭比娃娃,扎着两个马尾,穿着一身看起来像是军装的衣服。只是这样的衣服套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宽松,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似的。

    腰间和腿上绑了些东西,不知道什么零件。

    一看到这个女孩儿,三个人的警惕心倒是没有刚才那么重了。

    都打起了想要抢号码牌的心思。

    女孩儿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他们。

    “三位大哥哥,你们……”她漂亮的眼睛眨了两下,“你们可以带上我吗?”

    三人相视了一眼,冷笑。

    “可以啊,那你说说,带上你,有什么好处?只要你说的出来,我们就保护你,带你一起出去。”其中一个男人语调暧昧。

    程小小抿了抿嘴,“我很乖,还会卖萌,还会暖床~”

    暖床??

    三个人眼神变化了一下。

    这么直接刺激?

    程小小忽的一下笑开,“开玩笑嘛。”她突然上前了一步,走到三人的面前。

    “逗你们玩玩儿呀~”她的话还没落下,手指里突然出现几根银针。

    十秒过后。

    三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一地,一动不动的在地上抽抽。

    瞪大了眼珠子盯着盘膝坐在地上像数钱似的,数着号码牌的少女。

    “这个,重复的。这个……也是重复的……这个……怎么还是重复的呀……”程小小唉声叹气,数一张往后扔一张。

    最后手里只剩下了三张号码牌。

    “就这么三张地图碎片,我哪儿知道卫国在什么地方呀。”她闷闷的开口。

    单手拄着膝盖撑着下巴,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林落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三个人。

    “好无聊啊,我可以打你们玩儿吗?”

    三人:“……”

    “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默认了。对于你们的思想觉悟如此之高,朕表示很满意啊!”程小小满意的点头,站起来,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三人:“不要!”

    程小小一怒:“竟然敢违抗朕的命令!”

    “啊!”

    “啊啊!”

    这哪里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小女孩儿!小恶魔还差不多!

    还有,“朕”又是什么意思,这是哪国语言?!

    另外一边。

    叶安背着云翊随处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她找了几片阔叶的枝叶就着一颗大树,搭建了一个简易的临时帐篷。

    这个荒岛内的环境有点类似原始森林,所以里面的阔叶也很大,又硬又厚。十几片叶子粘合起来,完全可以简单的遮风挡雨。

    她左右看了一下,见周围没有微型摄像头,眼神才陡然一变,凝视着眼前的那一片阔叶。

    瞬间,那些阔叶开始自行粘合,地上也铺了一层厚厚的干燥的落叶,将湿润的泥土隔开。

    她把云翊扔了进去,颀长的身体在里面滚了两圈才睡稳。

    她才弯下腰,走了进去,蹲坐在帐篷里面,看着外面一片的漆黑。

    她的眼睛能够夜视,所以不需要光,也能够看清楚东西。

    而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找到其他考生的时候。

    因为大多人会在晚上亮起灯火,只要看到有火光的地方,就一定有人。

    这个时候,也会是号码牌争夺最猛烈的时候。

    但她看了一圈,在她能够目测到了视线范围内,根本没有火光存在。

    也就是说,她这个地方,和附近,根本就没有人。

    她从衣服里翻出一盒火柴,擦了一下,立刻点亮了一簇明火扔在一旁的树枝堆里。

    “轰!”立刻窜起了一阵火焰,将整个帐篷和附近的地方都照亮了起来。

    她这才侧身看向了身后的男人一眼,眼神有些疑惑,也有古怪。

    云翊。

    傅云翊么?

    那么,到底是傅云深的哥哥,还是弟弟?

    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傅云深说过。

    而且,在她当初调查傅云深身份的时候,得到的资料中,傅家,只有傅云深一个独子。

    也是傅家云腾集团唯一继承人。

    这个人认识自己,说明他在这之前,就和傅云深有什么关系。

    眼神落在云翊的黑色手套上。

    她有那么一刻的时间怀疑过云翊就是傅云深。

    但很显然,她的猜测是错的。

    她眼神微凛,看着云翊。

    看了几秒之后,又转过身,看着外面的被火光照亮的黑暗。

    也不知道现在单鬼他们怎么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