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宫主大人的农家小媳 > 第六章 恶人先告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拿到沈富家还回来的田契,沈依乘着围观者众直接告诉所有人一个消息,她甩甩手上的田契,这是前几年三家将沈家的田产分完之后重新领的田契,还新着呢,沈富也是小心亦亦的保护妥当,现在拿在手上还有股热乎乎的感觉,沈富一家将田契交到她手上时,个个都心疼得要死,少了两亩地,可是少了不少的收成,少了收成,吃喝用度上就要缩紧。

    他们眼里尽是怨,恨,还有狠!

    那抹狠是要告诉沈依,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要让他们逮到机会,今日所受必定要讨回来。

    沈依已经爽快的给了解药,就水服下身上的毒自然就解了。

    沈依倒是不怕,沈富家的几个汉子不过是有些蛮力的庄稼汉,徒有一身力气,并不会什么武功招术,她还是有办法应付的,若是他们当真要来硬的,她也可以奉陪到底。

    临走之前,她也不忘放下话来。

    ”三叔公,若是下回想吃野草果糕,阿依还给你送,大家都有份,阿依可是能调出各种味道的果糕,只要你们想,随时可以品尝。“言下之意有点脑子的人都听得懂,沈富气得无力,他的两个儿子早就喜怒形于色,恨不得上前手撕了沈依可奈不住外头一堆人盯着,杀人是犯法的。“当然,下毒这种东西也不需要非得吃进口里。”最后一句,她说得很轻,只让身边的沈大听到,沈大瞪大两只牛眼,气得脸发紫。

    沈依离开沈富家打铁乘热直接去了沈大安家,沈大安一家都中了毒,他们还以为自己得了莫名其妙的病,深怕下一刻就死掉,一听沈依是有解药的,立刻将田契给了她,拿下解药解了毒再说。

    钱财的确是重要,否则哪来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还是没有命重要,没了命,要来了钱财也没用。

    “没想到你这小妮子心肠如此歹毒,到底是谁教你用毒药的,”沈大安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沈依这个人,以前只知道她就是个孤女没依没靠的还要想方设想养祖母和弟弟,是个可怜人,他料准一个小姑娘是撑不了多久的却不曾想她还撑了好几年,要是她能一直撑下去也是沈婆的福气。

    可现在看来,她撑下来却不是他们的福气。

    “那又是谁教你们霸占别人的田产,不顾别人的死活,咱们同宗同族不求你们施舍照顾也就罢了,你们倒好,雪上加霜恨不得直接将我们祖孙三人推进火坑里去,二堂叔,人在做天在看,这是天教我的,教我怎样去惩戒恶人。”田契到手,她也不想与他们废太多话,家里还有祖母和弟弟等着她,她太久没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沈大安夫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们的命都握在沈依的手里,眼下只能任由她摆布。

    “好你沈依,别以为这样就能如愿以偿了,你们家没有半个人会种田地,要了也没用,只会放着长草,白白浪费。”沈大安气急败坏。

    沈依头也不回,“这事儿就不劳二堂叔担心了,我不会种我可以卖啊,总比白白的被你们抢去得好。”

    等沈依到了五表姑家里,身为媒婆有一张利嘴的五表姑早就知道前头发生的事,不巧的是她家也有人吃了沈依送来的果糕,五表姑夫家姓叶,庄子里的人都唤她一声叶婶子,这算是尊称了,许多人家里有儿子的更是对叶婶子多番奉承,就盼着有朝一日找叶婶子帮忙,她可以为自家小子寻一门好亲事。

    叶婶子自个儿没有吃沈依送来的果糕,她也是嘴馋,虽是一块不起眼的果糕可好歹是糕点,她留给了家里的孩子吃,全家就只有她一人没有吃过果糕,其他人都毒发了,她还好好的,一家子正愁好好的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村头刘家媳妇来一说,她终于知道都是因为吃了沈依送来的果糕中了毒。

    好黑心狠毒的小妮子,存心不想让人活,存心想要毒死人,叶婶子立刻花钱请了大夫,可大夫怎么瞧也没瞧出个究竟来,只说是吃坏了肚子,开了个药方要叶婶子自个儿去买药来煎。

    说起来这洛庄只有几个赤脚大夫,小病小痛的倒是能行,遇上复杂点的症状他们也是一头雾水胡乱的开些药蒙人。

    家里的孩子年纪小的被毒发折磨得嗷嗷叫,叶婶子在自家门口指天骂地的已经骂了好一会,沈依到了叶家门前,叶婶子还在骂,她一见沈依上门,立刻泼妇一般的上前揪着沈依的衣襟,沈依身上穿的是旧衣,好几年缝缝补补的没有一处完好,叶婶子使的力道一点不轻,一拉一扯就将沈依的衣裳撕了一道口子。

    “你下毒,你敢下毒就跟我去见官老爷,好你大胆包天的沈依,你这是谋财害命。”叶婶子胀红着脸,拔尖着声叫喊道,她要在气势上压倒沈依,要让沈依知道她这样做是犯法的,她可不像沈家那两个贪生怕死还没脑子的,不过是几块果糕一点毒罢了,她就不信沈依当真敢害人性命。

    平时的沈依可是个胆小如鼠的,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稍大些,唯唯诺诺孤僻自卑。

    她甚至连与人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可眼前这个——,叶婶子总感觉有哪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人是会变的,沈依刚刚死里逃生,或许正因为如此才导致她的性情大变,叶婶子可不打算如了她的愿,否则,她叶婶子在洛庄以后还怎么混,岂不是时时要被人嘲笑,还有谁敢找她说媒。

    “五表姑严重了,也冤枉我了,我一没有谋财,二没有害命。”

    “还说没有,你对我们三家下毒就是谋财害命。”

    “没错,我是下毒了那是为了自保,而且,你们也没死生命没有多大威胁就是人难受些,再说我谋什么财,我讨的是我家自己的东西,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五表姑难道是要装傻吗?若是请了官老爷那倒好,咱们就当着官老爷的面好好说道说道,五表姑是不是讨了我家的一亩田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