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杀手总在被迫营业 > 第29章 冲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夫人!”

  连嬷嬷大喊一声,想要追上她。

  哪知道霍夫人跑了几步就停了,她就这样立在高大的如来佛像前,抬头凝视着佛像的眼睛,用力喘了几口气后,她忽然身子一绷,就这样仰天倒了下去。

  她后面一僧人眼疾手快扶住她。

  上前来的连嬷嬷接过霍夫人,发觉她浑身都是僵硬的,眼睛死死睁着,仿佛是活活被吓死的……死?连嬷嬷面容失血,她伸出不断抖动的手指,放在霍夫人的鼻下探了探,方一触碰霍夫人的肌肤,她就跌坐在地,随即放声大哭:“夫人,夫人啊——”

  听到哭声的霍夕竹猛然一怔。

  青筠拉了她一把,将她的魂儿给叫了回来,她这才跑上前去,发现霍夫人双目圆睁,嘴巴微张,一只手还按在胸前,可是已经没了任何伏动。

  “阿弥陀佛!”

  主持也上前来探了探霍夫人的鼻息和颈脉,没有任何动静,便将霍夫人的眼睛合上去,向错愕在场的几个人道:“请节哀!”

  节哀?死了?夫人死了?

  纵然霍夕竹清清楚楚地看到霍夫人躺在自己面前,她还是没有缓过劲来——她是极恨她不假,也希望老天能够早点惩罚她,可从未想到,她会这么快就死在这里?

  她又抬眸看向那个佛像,不由想到。

  真是冥冥中天注定吗?

  ***

  霍夫人的遗体快马加鞭运回了将军府。

  事情来的太匆忙,以至于就算噩耗传了回去还是让人慌了手脚,彼此霍秋陵正被圣上留在御书房谈话,小厮不得相见,只得在天剑卫衙门等候。而霍大公子霍天鸿以为是旁人开的玩笑不予理会,等霍夫人的遗体进了门后,他才被管家从温柔乡的美娇娘床上给劝了回去。

  将军府的几个姨娘表面涕泗横流,其实背地里为了争夺主理丧事的权利而斗翻了天,关键时刻还是霍天鸿回来接过了主理权,在管家的帮助下暂且稳定了局面。

  霍金枝看着摆在屋里的棺椁,她整个人都懵在那里。

  听到旁边丫鬟的啜泣声后,她才回过神来,扑在灵柩上放声大哭,真是肝胆皆碎,令人不忍闻声。几个姨娘假意相劝,却被她粗力推开,她就这样挂着满脸的泪水,将红彤彤的眼睛对上霍夕竹。

  霍夕竹心头一紧。

  在霍金枝杀气腾腾冲上来之际,青筠连忙横在她们之间。

  果不其然,霍金枝的那一巴掌直接落在青筠脸上,她不顾在场众人的目光,指着霍夕竹道:“就是她,她和奸夫在永福寺私通被我娘抓了正着,这才对我娘痛下杀手!”

  “金枝,你休要胡说!”霍夕竹没想到她会这样诋毁自己。

  “我胡说?”霍金枝尖利地笑了几声,随后阴阳怪气道:“你和你的奸夫在房里私会,未免被人发现才烧了那间屋子,她们、永福寺的和尚可都看到了!”

  在不明内情的姨娘和下人们掩口作惊讶状时,她咬牙切齿道:“你为了掩盖你做下的丑事,竟然丧心病狂害死我娘,霍夕竹,我要你偿命!”

  “你!!!”霍夕竹退了两步。

  “四小姐,我家小姐可是清清白白的,我日夜都陪伴在她身侧,你口口声声说她和奸夫在房里私会,我怎么没看到呢?”这是关系到自家小姐的名声,青筠不计较她刚才的那一巴掌,也瞪着眼睛道:“夫人死的时候是在佛殿,和我家小姐有什么关系?”

  “贱婢,这里轮得到你说话?”霍金枝理亏,欲伸手再打。

  “说不过我们,就要随便打人,好啊!你打!”青筠毕竟年少,气到头上就一股脑全豁出去了,“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看看这个世上还有没有天理!”

  “今天我就打死你!”霍金枝说着就动手。

  “住手!”霍夕竹挡在青筠身前,将霍金枝抬起的手腕捏住,“金枝,我念在你失去母亲的份上不与你计较,若是你真要诬陷我害死夫人,我不怕与你对簿公堂!”

  “好啊,对簿公堂让大家看看,你和你的奸夫到底干了什么龌龊事情!”

  “够了——”喝声打断她们之间的争吵。

  围观的下人们散开一些,本在后面处理丧事一应事务的霍天鸿闻讯而来,见到亲妹妹霍金枝这样不顾形象地吵闹,他自觉脸都丢尽了,不免冷声道:“金枝,你到里面去!”

  “哥!”

  有撑腰的来了,霍金枝一下子就飙起了眼泪,她指着霍夕竹声泪俱下地控诉道:“他们害死娘,你就真能这样放过她?”

  霍天鸿道:“我会查明,你先进去!”

  霍金枝跺了跺脚,不甘不愿回到灵堂里。

  霍天鸿将目光落回到霍夕竹的身上,停留了须臾,他唇角微微一弯,说道:“夕竹小妹,方才金枝因丧母之痛,情绪难免偏激了一些,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正当霍夕竹要说没事时,他又紧接着问道:“我母亲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夕竹心中霎时凉得刺骨。

  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她这个问题?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怀疑?

  对上霍天鸿含笑实则暗藏杀机的眼,她顿了顿,如实答道:“今早我们陪母亲去佛殿听经时,母亲突发心疾,便没有能救回来。”

  “真是这样?”霍天鸿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旁边瞧热闹的下人。

  旁边那两个随行的丫鬟被吓得不敢说话,只眼巴巴瞧着大家,就怕自己说错一句话给自己带来灾祸。而那两个姨娘眼看着他们闹起来,真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霍天鸿看了眼灵堂前形容枯槁的连嬷嬷,再将目光落回霍夕竹的面上,阴沉沉道:“不是大哥不信你,可金枝方才说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霍夕竹心中暗惊,他们定然是想借夫人的死拉自己下水,甚至将小星搅和进来……对上那双双看好戏的目光,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迅速分析了情况后,她仰起头道:“金枝只是遭人蛊惑,永福寺里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大哥若是不信,不妨找永福寺的僧人问一问。”出家人不打诳语,何况,还有哥哥安排的天剑卫为证呢!她不需要慌。

  霍天鸿“哦”了一长声,冷冷注视着她,愈加觉得他这个三妹不简单。

  ——无形的暗火在两人中间升起。

  “大哥这是在怀疑小竹?”霍秋陵的出现打破僵局。

  霍天鸿打量着匆匆而来的霍秋陵,见他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官服,瞳孔不自觉微微一缩,而后不着痕迹地收起锋芒,轻轻笑了一声:“二弟误会了,我也只是问一问情况而已。”随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后面被天剑卫押着的一个丫鬟身上,看样子,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

  霍夕竹看向这个丫鬟,她隐约想起,这是最近才出现在霍金枝身边的人,而霍金枝近来有这么大的变化……一下子,事情的脉络都清晰了。

  “二哥哥!”

  霍金枝飞奔出来,抽抽噎噎哭了两声后,她问道:“杜鹃这是怎么了?”

  霍秋陵示意下属将人放下。

  没有人押着的杜鹃一下子瘫倒在地,她瑟瑟发抖地看着面前的霍秋陵,呜咽着朝霍金枝爬来,一边抓住她的裙摆:“小姐、小姐,你要救我呜呜呜呜呜……”

  霍金枝看向杜鹃满是血的手,惊道:“二哥哥,你为什么要对她用刑?”

  霍秋陵看了眼霍天鸿,面无表情道:“就凭她心肠歹毒,怂恿自己的主子害人!”

  霍金枝霎时想到了永福寺的事情被他知道,一张脸都吓白了,别说是替杜鹃求情,此刻她自己的腿都软了,好在,霍秋陵并未为难她,而是向杜鹃道:“还不从实招来!”

  杜鹃惧于他的严刑,哭着道:“奴婢看到三小姐总是往假山那去,便半夜守在那里等着,果然看到一个男人过来,就告诉她三小姐在永福寺有危险,将他骗到永福寺后,再让四小姐带人过去‘捉奸’……”她拼命朝他磕头,“我错了,二公子,二公子,你饶了我吧!”

  “带下去!”霍秋陵看都没看她一眼。

  “小姐,小姐救我啊!”杜鹃的声音越来越远,霍金枝都不敢去看霍秋陵的眼睛。

  倒是旁边看了半晌戏的霍天鸿反应过来,假意恍然大悟道:“这样说来,夕竹小妹果然夜间与人相会了?”

  “那是我的人。”霍秋陵不屑,“不过将计就计而已。”

  “……”霍天鸿无话可说。

  “二哥哥,你……”霍金枝是真的见到问星的面貌,知道他是在替霍夕竹遮掩,这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忍不住道:“她做了对不起霍家的事情,你到现在还偏袒她!”

  “……金枝?”霍秋陵的目光有几分吓人。

  “金枝,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霍天鸿都看出来了,霍秋陵这是在给她台阶下,这件事情不管霍夕竹到底有没有与人私通,与丫鬟密谋陷害自己的亲姐姐,这种事情若是继续追究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他迅速给了霍金枝一个眼色。

  霍金枝不敢继续放肆,只是擦着眼泪委屈地立在一旁。

  霍天鸿打圆场道:“二弟回来匆忙,不妨先去叩个头,将衣服换了吧!”

  ***

  将军府乱成一团之际,问星已回到了天命楼。

  在随着玄素进入到那个神秘的大殿后,问星瞬间被周遭紧迫的气氛压抑得难以呼吸,他看向这个神秘莫测的天命楼之主,回想着玄素早前的话,不由整颗心都悬起来。

  “楼主。”玄素带着他上前。

  问星只觉眼前一晃,纵然武功如此,他也没看到对方是什么时候动的,回过神来之际,他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双眸,仿佛在窥探他所有的秘密,这双眼睛凉的人心底发颤。

  在对上问星茫然的眼神后,这双面具上的眼睛忽地一笑,隐去方才的所有痕迹。

  “问星。”他开了口。

  “属下在。”问星淡淡应声。

  “我这里有个任务,非你莫属。”楼主说着,将一封信甩到他面前,在问星迅速扫了眼上面的内容后,他接着道:“任务紧急,你即日启程!”

  问星应了声是。

  他的命都是天命楼的,既然楼主亲自下达任务,他焉能有推辞的机会?甚至在旁人看来,能见到楼主,能得到楼主的垂青,那可是无上的殊荣……可他,并不想走。

  楼主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道:“玄素,你留下。”

  问星握着手中的任务,退出了这个偌大的内殿。

  他立在阳光下看着手中信上的内容,上面写的极为简要,可是,楼主亲自派遣的任务,岂能是简单可言?何况,上面的“塞北”两个字还是让他心生无奈。

  那么远的地方……他要何时才能回来?

  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见她一面。

  ***

  空荡荡的大殿之中。

  玄素立在方才的位置,连大气都不敢出。

  天命楼楼主凝视着他,讥诮道:“他果然长得很像夏樱珠,玄素,你瞒得好紧啊!”

  玄素立即俯身:“楼主息怒,属下未曾见过夏樱珠。”

  楼主瞟了他一眼,看破不点破,“夏樱珠当年为了詹王而背叛天命楼,后又进了将军府投靠了霍世明,所以……”他冷笑,“不管他是谁的儿子,都不能再留在天命楼了。”

  “玄素,这件事情要怎么做,你该知道!”

  “……属下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