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楼兰刀客 > 第146章 却入狼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李飞这次可学乖了,一声不出,迈着小步一点点往笼子里走。那和尚等得不耐烦,一脚就把李飞踹进去。

    李飞故意装做失去平衡,扑到那脏兮兮的人怀里。

    结果把李飞吓了一跳,这人竟然没死!可是没死咋那么臭嘞?

    李飞急忙嫌弃地退后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百无禁忌!百无禁忌!哎耶!”

    那人缓慢抬起头,目光一和李飞碰撞。浑身巨震,随后看了眼外面,见那和尚已经走远便沙哑着声音道:“李飞!是你吗?”

    李飞一听这声音虽然沙哑但也可分辨是个女人的声音。

    李飞急忙靠近,分看那蓬乱的头发后大惊:“左姑姑!你怎么在这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没有音讯的阿雪娘、赤剑女侠、左玉珠。现在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儿了。

    李飞怒从胆边生,咬碎钢牙道:“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我去把他千刀万剐了!”李飞晶莹的两滴泪掉在了左女侠的手上。

    结果奇迹发生了,只见这两滴泪一接触到左女侠那瘦骨嶙峋的手背,便消失不见。

    左玉珠顿觉浑身一震,从手臂开始想全身蔓延,皮肤在脏兮兮的污垢下放着荧光,直到脸和手脚。李飞立刻傻在那里,慢慢消化理解,渐渐想起了参仙的女儿那两滴泪。那两滴伤心透顶甚至是绝望的泪,融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有了灵识。莫非?这能力还可以传递?

    真就让李飞猜对了,这种灵力传递的通道就是爱心、怜悯心、痛苦心等极限情感爆发之后所打通的!

    李飞将大量内力灌输在这未来的岳母体内,几乎是左女侠原先功力的两倍了。左玉珠忙用灵识传递道:“孩子!别传递了,我化解不了会很危险的。”

    李飞把手从这蓬乱发臭的头发上挪开,小声道:“你尽快与自己的内力和功法融会贯通,我给你护法,我们时间不多!”

    左玉珠忙运息调和。很快就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一夜无话,凌晨天色微明之时。左女侠经历了人生从未有过的大起大落的刺激,就是生阿雪的时候都没这么刻骨铭心。她要杀了那个畜生,一个人面兽心,不!连兽心都比他强的魔鬼。

    左女侠若非还有阿雪这份牵挂早就自尽了。

    她不仅体力全部恢复,还突破了几十年也无法突破的玄关。换一种说法就是,原先是侠、是武者。现在是道、是武道大师。如果能参悟生死玄关,就步入了仙侠长生者了。

    她实际早就完成了身体的修炼,现在正沉浸在悟道之后的幸福拓宽阶段。

    以往觉得自己可以本能地、下意识地做出奇异高难度的动作招式,那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天赋。现在觉得那太幼稚了。武者就是无法主观操控这种本能反应。

    悟道者便是那可以主观操控本能潜质,发挥出奇招获胜的人。

    左玉珠想想就要笑,之前所受的屈辱现在觉得都是值得的,看透女人很多无法逾越的鸿沟,比如荣誉、美貌、贞洁等等。

    一个随意操控本能的人和盲目被本能牵引的人交手,那就是找虐。

    所以自己败给那魔鬼,现在觉得很服气。虽然被百般羞辱,但还没有太过格,怎么说这厮也是个得“道”者,虽然这不是什么正道。

    现在,这手铐脚镣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挣脱。

    左女侠试着用内力摧毁之,结果失败了。这材料估计也是那个秃驴有意制造的,是专门囚禁武林人士用的。

    李飞从修炼中睁开他那狭长的凤眼,发现左女侠在破坏脚镣!便急忙禁止道:“且慢!姑姑!先不要暴露你已经恢复,这是我预备的暗招,我让你出手的时候再出手。”

    左女侠现在可不敢小看这个小女婿了,没想到他的内力只给了自己一点点,就要把自己撑爆了。便满眼溺爱道:“嗯!都听你的!”

    李飞感受到这左女侠的心灵有很大的改变,几乎是脱胎换骨了。从原先的孤芳自赏,不尽人间烟火,到现在的满满的母爱,温柔可人的转换,就只在一夜之间!闻着那满身臭气,都不觉得违和了。

    李飞把和阿雪的事告诉了左玉珠,明确了自己已经结婚了。阿雪要是想嫁人,李飞不会反对,如果愿意陪伴自己,李飞也不会拒绝。那就要看左姑姑的态度如何了。

    左银珠其实早都想好了,当时不就有那个叫什么叶子嫣的拦在二人之间吗,自己不是也没反对!有李飞保护阿雪,自己死了都踏实。这孩子本心纯善,不会对阿雪不好,但也招蜂引蝶。感情会很麻烦!可是又说回来了,世间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爱情故事!自己都是经历过来的人。于是,左女侠就双手压住李飞的手道:“孩子,我看好你,用心去对待爱你的女人就好!不要玩耍她们的真情就不会失去她们!”

    李飞道:“姑姑放心吧,我会去用生命保护她们的!”

    李飞说出这个“她们”一词就觉得不对,心里有点发虚,脸蛋子不知咋地就抽动了一下。

    但那个预感的耳光没来到。因为这个未来的美如天仙的丈母娘,可不舍得打这个大能可爱的小女婿了。

    李飞看了一下那边的人道:“那边那位是谁啊!怎么一直没动嘞?”

    “哎!那是王爷!他自尽了!绝望而屈辱的日子他说不如死了好!”

    “那个于师爷又去哪里了?”

    “他有个哥哥,把他救走了,说是保护起来了。哪知他就是这个什么般若密宗的走狗。

    欺骗王爷把大量的财宝运到了鲜卑山中,结果!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鲜卑山?是匈奴腹地里面的那片大山吗?”

    左玉珠道:“对!你怎么知道?一般人都会认为是李氏王朝(今朝鲜)的山名!”

    “我小时候跟外公去过那里!”

    “哦?你不是孤儿吗,咋还有个外公嘞?”

    “我早就应该告诉姑姑了,我母亲是金灵珊,我父亲是李重功,外公是金道元,是鲜族第一高手,刀剑双修,创建了李氏王朝的第一大宗:魏武刀剑流。”

    “慢!你说什么?金灵珊是你娘?那可是我心中的女英雄啊!怪不得,总觉得你哪里有点眼熟嘞!”

    李飞也兴奋起来道:“姑姑!你认识我娘?”

    “当然了,你爹没人不认识,那是探官总教头,你娘更是无人不知了!当时我们都接不下你爹三招的。只有你娘才配和他交手。但你娘虽然打不过他,每次还都赢他给我们出气。她那层出不穷的鬼道道你爹永远都猜不透。”说完左玉珠嘴角还噙着笑意。

    后来,老将军要你爹杀了你娘,你爹就反了,和你娘逃跑了。这事儿老将军嘴上不说心里后悔死了。从那之后老将军就再也不杀那些异族、外邦少年探官了。

    也正因为不杀,才被朝中奸人诟病说是勾结外邦,意图叛乱。最终屈死狱中。

    少年探官集训营也解散了。”

    李飞早就应该想到,左玉珠的职业就是探官啊。于是问道:

    “那!这么说姑姑也是探官训练营里出来的人了!”

    左玉珠陷入回忆……那里何止是我一个,还有很多啊!有些你都认识的!还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

    有些因你父亲母亲的恩泽,没被杀的,多有回国成了一宗的魁首,一国名将的。

    本土的也有成就非凡的,几乎很少有成为奸人的。像我这种一事无成的、和奸邪于安南都是个例外。于安南早就和那个般若密宗的大师兄关系密切。那个大师兄也感激于师爷当年妙计救得他一命。没被老将军处死。

    现在这个呼揭单于就是他犯戒所生,根本就不是罗伊拿烈老单于的儿子。看他长相就知道了。

    这般若密宗,举宗来参与战争更是大犯杀戒,秘密就在这呼揭多洛的身世上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