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补习班 > 第四八八章 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时间转眼过去三天,太原府衙门口的告示版在这一日的中午被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

  有识字的得意洋洋站在中间,被人簇拥着,高声念诵道:“今念并州百姓生活不易,特成立畜牧养殖合作社一间,以下简称作合社。凡我我并州百姓、突厥部众,皆可凭官府出据的本地居住证明,获得由合作社提供的养殖基金十贯文,具体申请细节如下……。”

  “哗……”围观的百姓瞬间就是一阵大乱。

  “十贯文?真的假的?”

  “天下还有这种好事?这不是白给钱么?”

  “怎么可能白给钱,你们是不是想多了,还是想想拿了钱之后,应该尽什么义务吧。”

  “在这里研究能研究出什么来,找明白人问问啊……。”

  “相比这些,我更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合作社在什么地方,钱在哪里领。”

  百姓之间说什么的都有,七嘴八舌讨论着所谓合作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何才能拿到钱。府衙的后堂,李昊坐在李瓖的书房,两人之间茶香袅袅,同样讨论着合作社的相关事宜。

  区别在于,李瓖坐的是最近大唐十分流行的椅子,而李昊坐的则是一个装满黄金的箱子,不大,但是很有份量。

  以致于李昊坐的位置虽然比较低,但说话的声音却比李瓖要大上不少。

  “怎么样,堂叔,今日我这诚意到位吧?五千两黄金的保证金,堂叔觉得可还满意?”拍拍屁股底下的箱子,李昊头抬的很高。

  李瓖端着茶沉默不语,但时不时瞟向那平时被他挂在嘴边、不屑一顾的黄白之物,纠结之色溢于言表。

  “德謇呐,你看这事儿闹的,叔其实也不是在想跟你要钱,但这么大的事情,叔要是连点保证金都不收,下面人难免会说些闲话,你说是吧?”

  “对,这我能理解。”李昊点点头:“所以我今天把金子带来了,回头堂叔你派人点点数,如果没差的话,给我开个条子,我也好拿回去充帐。”

  李瓖放下杯子摆手道:“不用不用,德謇你的人品叔信得过,不用点数。”

  “那怎么行,亲兄弟还明算帐呢,这数目一定要点的,否则出了这个门我可真不认帐了啊。”

  李昊半真半假的表情看在李瓖眼中,心里多少也有些没底,纠结片刻:“既然德謇你执意如此,那叔就做一回小人。”

  五千两黄金,说起来数目不少,但也就几百斤的份量,再铸成二斤一块的金块,真说起来也没有多少块,片刻之后便清点完毕。

  李瓖得到手下确认无误的眼神示意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李昊出具了证明,并盖上了太原府的官印与他个人的私印。

  至此,交接完毕。

  五千两黄金,归于太原府所有。

  李昊在拿过证明之后,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又在李瓖错愕的目光中,将那张加盖了印章的证明,亲手撕成了碎片。

  “德謇,你,你这是……”李瓖看着如雪花般落到地上的纸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李昊则是无所谓的笑笑,对着李瓖拱拱手:“堂叔,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回去还有事,告辞!”

  “哎,哎,德謇,德謇……”李瓖追了李昊两步,又想起还有五千两金子等着自己收拾,懊恼的收住脚步,一拍大腿:“哎,这叫什么事儿啊。”

  李瓖身边的长随满头雾水,看看金子又看看自家老爷,挠挠头:“老爷,这……,这李德謇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看不明白?”李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这小子是变着法的给老子送礼呢,五千两金子,好大的手笔。”

  “送,送礼?五千两金子?”长随晃了几晃,目光不由自主瞟向放在房间中央的那只木箱,那里面装的正好是五千两金子:“可这些金子不是要入库的保证金么?”

  “有证明那才是保证金……。”李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一个长随了,这个太蠢。

  长随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兀自喃喃:“可是老爷不是已经开了证……,证……。”

  话说了一半,长随突然愣住了。

  李瓖是给李德謇开了证明,可那份证明现在已经变成了满地的碎纸,正躺在他面前的地上呢。

  长随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紧张的舌头都大了,脸上尽是看谁都像贼的表情:“老,老爷……,这,这钱是,是咱们的了?”

  李瓖沉默不语,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现在轻轻一点头,地上这些金子就会成为他个人的私有物,不会有任何人外人知道。

  至于李昊,他既然这么做了,自然也没存着把钱拿回去的打算,将来自然也不可能再来找自己要这笔钱。

  不得不说,李靖家的小子果然够大气,五千两金子说送人就送人,连点犹豫都没有。

  要知道,这五千两金子若是拿出去换成银子,按照现在的兑换比例,五万两是绝对挡不住,至少也能换回五万五千两银子。

  怎么办,收还是不收。

  明晃晃的金子摆在那里,要说一点诱惑力都没有那是假的。

  但如果收下,则代表了自己跟李昊站到了一条船上,以这小子的胆大妄为,万一将来真搞出什么事情来,免不了要跟他吃刮捞。

  思想想后,李瓖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这唾手可得的五千两金子,直接让人贴了封条,存进了太原府的银库之中。

  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好了,反正钱放在哪里都是放,放在钱库之中也不会有人惦记,等过上一段时间,没什么事了,再决定是否收到自己家里好了。

  ……

  李瓖的纠结并未影响到李昊。

  从太原府出来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回了刚刚收拾停当的刘家大宅。

  在百余护卫不遗余力的赶工下,三天时间,杂草丛生的刘家大宅虽然说不上焕然一新,但至少住人是没问题了。

  李昊在回到刘家大宅之后,正好赶上午饭时间,索性叫上留在家里的刘封,两人弄了坛葡萄酿,小酌起来。

  两杯酒下肚,两人拉开了话匣子。

  刘封首先开口:“德謇贤弟,这次的事情,为兄先谢谢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还在过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李昊摆了摆手,替刘封把空了的酒杯倒满:“停,刘兄,你要是看得起我李德謇,这般感谢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俗气!”

  “那成,我不说,一切都在酒里,来,饮胜。”

  “饮胜!”

  酒到杯干,两人菜没吃几口,酒已经下去了一半。

  微醺之下,李昊拍拍刘封的肩膀:“刘兄,这次你就跟着兄弟我,咱们两兄弟齐心合力,再创辉煌。”

  刘封这些年酒喝的差,酒量自然是赶不上李昊的,此时喝的舌头都有些大了,傻笑附合着:“对,再创辉煌,绝不让那些老家伙传美于前。”

  “嗳,这就对了。”李昊笑呵呵的又给刘封满上一杯,随后说道:“你那五千两金子,我今天送出去了。不过你放心,这钱算是你的投资,用不了两、三年就能收回来,以后就算刘公的事情不能拨乱反正,你也可以安心的做个富家翁。”

  没反应,李昊有些纳闷,盯着刘封瞅了一会儿才发现,这家伙竟然坐着就睡着了,口水流出来老长,看着有点恶心。

  安排铁柱将刘封送回房间,反正该交待的已经交待过了,至于听没听到那就是刘封自己的事了,跟老子可没啥太大关系。

  身边没了碍眼之人,李昊终于有了一刻属于他自己的时间。

  坐在屋檐下,手中晃着一杯猩红色的葡萄酿,望着外面萧瑟的院落,李昊已经可以想到数十年后,告老还乡的日子。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已经快要贞观四年了,回首往事,有满足也有遗憾。

  自己的到来改变了一些事情,比如老杜,估计短时间内是死不了了。

  但有些事情还是按照历史的惯性在前进,比如平定突厥,比如对大唐敷衍了事的高句丽。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想退休还是有点早啊。

  铁柱在安顿好刘封之后回来了,傻傻的站在李昊的身后,酒杯里的酒没了也不知道倒上。

  算了,不跟憨憨一般见识,只要心中有酒,手中有没有酒都无所谓。

  程音音那小丫头也不知道又跑去哪里闲逛去了,不过有薛仁贵跟着,应该出不了大问题,太原城里能打的高手没有几个,老薛应该能搞得定。

  也不知道李瓖那老货会不会收下那些金子,想要安顿好突厥各部,离不开太原府的配合,这老小子应该不会人心不足蛇吞象吧。

  希望他能识相一些,否则别怪老子调你去岭南去守香蕉。

  酒喝的有点急,有点多,李昊的脑子里一会儿跳出一个问题,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

  程音音正坐在床边,两只眼睛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

  “怎么了音音,谁欺负你了?”

  李昊本想关心一下这个放在后世还应该在读高中的小姑娘,结果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就好像破了口子的风箱,嘶哑的厉害。

  程音音的反应有些慢,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才确定他真的醒了,憔悴的脸上绽放出熟悉的笑容,眼中的泪却再也止不住,扑到李昊身上:“德謇哥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呃……”李昊本想拦一下程音音,结果一动之下才发现身体软的厉害,动一下都困难,闷哼一声被扑了个正着。

  此时他就是正蠢,也知道自己应该是病了,苦笑着伸出一只手,无力的在程音音的头上揉了揉:“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儿了么。”

  李昊无所谓的态度让惹得程音音大怒,一下子坐起来,嗔声道:“怎么会没事,大夫说,如果你今晚醒不过来,就再也不会醒了!”

  “这么严重?”李昊愣了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闷声问道:“你……该不会把他给打死了吧?”

  “我……,我才没有。”程音音的脸瞬间就红了,吱唔道:“人家,人家就是把那个大夫关起来了,万一你真的没醒,人家,人家就让他给你陪葬。”

  陪葬……,一个大夫?

  李昊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瞪了程音音一眼:“胡闹,还不快去把人放了。各人生死有命,和大夫有什么关系,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病人医不好就让大夫陪葬,以后哪还有人敢做大夫。”

  “好了好了,人家知道了嘛,你就知道欺负我,早知这样,就让你一直病着,哼!”小姑娘被说的有些委屈,哼了一声,跳起来跑开了。

  好无奈,怎么就病了呢,真丢人。

  程音音跑了,屋中恢复了安静,只余铁柱傻夫夫的站在床头边上,时不时挠一下脑袋吭哧了半天才咕哝出了一句:“少爷,你可吓死俺了。”

  “吓死个死,多大个事你就吓死了。”李昊翻了个白眼,想了想说道:“没事儿,我这可能就是有点水土不服,你别放在心上,过些日子也就好了。”

  “哦。”铁柱应了一声,站在一边又不出声了。

  李昊躺的有些无聊,睡肯定是睡不着了,索性瞪着眼珠子找铁憨憨聊天:“柱子啊,我睡了多长时间?”

  “一天两夜,现在外面天快要亮了。”

  “有人来看过我么?”

  “没有,仁贵说此事不宜宣扬,所以对外一直说少爷这段时间有些累了,谁也不见。”

  “合作社的事情怎么样了,有人来报名没有?”

  “不知道!”

  “刘封在干什么?”

  “不知道!”

  好吧,这憨憨还真是什么都不关心啊!

  聊了几句,李昊发现选择与铁柱聊天是自己醒来之后犯的最大的错误,索性不再理他,独自思考自己这次生病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