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我真不想当网红啊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药神》观影(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哇,我家女神好性感!”

    “这舞蹈好火辣,福利啊!”

    “跳的真妖娆……”

    电影院内,慕容冰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一改往日在荧幕上清纯冰冷的女神形象,一段极具诱惑力的钢管舞,那妖娆的小身段,极具挑逗的舞蹈动作,让现场的男观众血脉贲张,就连女观众也充满羡慕地看着她。

    这一段舞蹈她是花了大功夫的,在电影开拍前,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专门请了舞蹈老师,每天训练三四个小时,才有这舞台上不到一分钟的风采。

    “她这个样子,是他妈的病人?”

    程勇格外惊讶的大喊着。

    “她不是,她女儿是!”

    吕受益喊着。

    ……

    刘思慧的加入,让程勇的卖药之路成型,但他缺一个会英语的人,负责跟印度那方面沟通,于是经过吕受益的推荐,两人来到了一家教堂中。

    “我是基督徒,违法的事情我不能做。”

    教堂中,刘牧师一脸悲天悯人的说。

    “上帝不是说了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了让自己的卖药之路更加顺畅,程勇满嘴胡说八道。

    一旁的吕受益小声的提醒着:“这是佛祖说的。”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他一摆手,示意吕受益不要瞎说。

    “你自己也是病人,你知道正版药是什么价格,你光让他们信上帝,他们能有药吃吗?你这里每年死多少病人?人命关天啊!为了就人命而违法有什么错?”

    他一连串的发问,刘牧师的心开始动摇。

    但实际上对于现在的程勇来说,病人有没有药吃,死不死,他一点都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钱。

    他跟吕受益、刘思慧、刘牧师三人不同。

    吕受益是想活命,刘思慧为了女儿,而刘牧师则是为了广大的病患。

    可以说,这四个毫不相干的人组织在一起,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在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触动了三人后,他又开始用大义来压人:“上帝不是说了嘛,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这也是佛祖说的。”

    吕受益小声提醒着。

    “能不能把嘴闭上!”他恼火的说。

    这一段情节,王小白将程勇的小心思演的活灵活现,再加上旁边有个不断拆台的吕受益,电影院内发出了一阵笑声。

    看得出来,这部电影的主旋律是悲惨的,但王小白似乎想在绝望中加入一些希望,时常会在其中加入一些黑色幽默。

    “药我来卖,你就负责翻译啊!我保证你有药吃,而且你教会里的所有病人,我给你打八折!”

    他一股脑抛出自己所有的筹码。

    也不知道是哪里触动了刘牧师,他答应了,一个以程勇为首脑的卖药小分队,就这样形成了,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了影响力。

    ……

    一辆面包车中,吕受益在给病人分完药以后,躲在车上高兴的数钱。

    而这时,一个黄毛拉开了车门。

    吕受益抬头看着他,他也一脸凶煞的盯着吕受益,然后在吕受益的目光直视下,一瓶,两瓶,三瓶……

    “唉唉,你干什么呢你!”吕受益终于醒悟过来,拽着他的手,阻止着。

    黄毛抓起药就跑,吕受益直接摔倒在地上。

    他爬起来,看着大步流星向前走的黄毛,冲他喊着:“你是男人就不要跑啊!”

    黄毛止步,反身,朝着他走来。

    这下吕受益有点懵,这逻辑不对啊,我就放个狠话,你不是应该跑的更快吗?

    黄毛将吕受益彻底镇住,然后在他几分惊悚的目光下,弯腰,捡起另外一瓶因为逃跑而掉落的药。

    “哈哈哈!”

    “帅不过三秒!”

    “好强的求生欲!”

    这一幕极具黑色幽默的场面,让场内的观众笑疯了。

    ……

    程勇不是个好人,他自私,小气,爱财,打女人,一瓶两千块的药,他转手卖五千……所以,被抢了药,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他直接找到了那个叫彭浩的黄毛,一番殴打后,他明白这个沉默少言的小伙子为什么会抢药了。

    于是,黄毛成了他团伙中的一员。

    五人卖药团体,彻底成型。

    他们的“卖药事业”越发红火,每个人在其中都有各自的职责。

    刘思慧是负责联系买家,刘牧师负责联系厂商,黄毛负责押货,吕受益负责出货,而程浩则成了最大的财主。

    无数的病人挥舞着手中的钞票向几人求药,程浩的腰包鼓了起来,现金都是用塑料袋来装。

    他们的名气越来越大,而目标也就变得格外明显,医药公司找到了警方,一场针对他们而来的大网,已经悄然撒开。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曹斌,我手下最能干的刑警。”

    警察局里,王博一身皮夹克,带着几分痞气的出现。这是他在电影里第二次出场,第一次是在警察局。

    他用着愤怒的眼光冲着他低吼着:“再敢动我姐一下,我弄死你!”,把程勇吓得不行。

    “是这样,我们公司有一款抗癌药叫格列宁,一直以来被一家印度的假药厂仿制,最近这个假药居然在……”随着医药公司的诉说,观众们开始为电影里的程勇担心起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卖假药,而是因为他的卖的假药,比市面上的正版药便宜太多了,他的出现搅乱了市场,但却给无数人带来了生的希望。

    如果他被抓,也就意味着这些病人将再次面临绝望。

    ……

    程勇他们出事了,但出事的原因不是被警察查到了,而是吃了他们药的病人出事了。

    经过调查,他们发现市场上有一款真正的假药出现了,这假药的出现,危害了他们的利益。

    “在座的各位病友,有用过我们德国格列宁的请举一下手。”

    一家废旧的工厂中,一场假药的展销会,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召开。

    余山戴着一个口罩,一副专家教授的模样。

    程勇几人坐在台下,看着假药贩子在托的陪同下,展开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一场大型上当会开始了。

    “真他妈能忽悠,关键还有那么多人信!”

    “便宜啊,病急乱投医嘛。”

    “我觉得他说的蛮真的……”

    “真个屁啊,你个傻子!”

    车上,几人从会场上回来,开始吐槽着。

    然而,他们发现老刘不见了。

    ……

    闹哄哄的购药现场,一群人像在菜市场抢着打折的鸡蛋一样,蜂拥着。

    而这时,谁也没注意到,一个老头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台上,拿着话筒颤颤巍巍的说着:“大家请安静一下。”

    乱哄哄的场面,一下安静了下来。

    “各位病友好,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这个张院士啊~”他拖长了音,张长林还以为是表扬自己的,十分谦逊又认真的冲他点头。随后,老刘的语气变得慷慨与愤怒起来:“——是假的!是骗子!这位大姐是托儿!这些德国格列宁是假药!大家千万不要买啊!我教会里有个病友……”

    他大声说着,搅乱了张长林辛辛苦苦策划的卖药会。

    于是,保安将他架着出去了,他的嘴里还念念叨叨。

    影院内,观众们替这位善良的牧师担忧起来。

    这个老头太可爱了。

    “啪!”

    “下你妈的地狱啊!带下去!”

    张长林一巴掌抽在老头的脸上,愤怒的不行。

    “上帝一定会惩罚你的!”

    他这还在叫着。

    而这时,黄毛直接在桌子上来回蹦跳,然后一脚将张长林踹倒在地。

    刘思慧大步流星朝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拿起皮筋扎头发,然后顺手拿起一个椅子,冲进了战场。

    “哇塞,这个动作真帅!”

    “我的心彻底被女神的这个动作给征服了!”

    “……”

    影院内,刘思慧的这个动作,不知道让多少观众看得血脉贲张。

    “怎么办?”吕受益问。

    “还能怎么办?打呗!”程浩很不想搀和这破事,但几人都打起来了,谁也没办法。

    ……

    谁也没想到,一场打架风波,会导致一个团体的分崩离析。

    张长林抓到了程浩的把柄,几次威胁之下,再加上警察查假药的力度越来越大了,他怕了,退缩了。

    “生意兴隆,生意兴隆!”

    “大家干杯!”

    一家小餐馆内,几人热情地坐在一起,觥筹交错。

    程勇满怀心事,与大家碰杯。

    “我跟你们大家讲一个事儿,认识大家算是缘分一场,你们叫我一声勇哥,我也很谢谢大家。”他抽着烟,说着,言语间透着一种无奈。

    “勇哥!”

    “勇哥……”

    “……”

    几人消息得叫着。

    一开始,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聚集在一起,但现在,他们的命运已经被绑在了一起。

    一群人笑嘻嘻的说着。

    程勇说:“但是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他一句话,改变了整个餐馆的气氛。

    他将自己的决定通知众人。

    众人感到了背叛,他们愤怒,无助,又彷徨。

    黄毛倒了一杯酒,一副想哭又强忍着的样子。他站起来,说:“我谢谢你,祝你开个更大的神油店!”然后,一口饮酒。

    啪!

    杯子狠狠砸在桌子上,鲜血顺着他的手流下来。

    随后,他冒着雨,不顾吕受益的喊叫,消失在雨中。

    刘思慧走了。

    刘牧师走了。

    吕受益还在,他哭的像个孩子,委屈,无助,彷徨,绝望,哭的让影院的观众们鼻头一算。

    他强忍着悲伤,挤出一抹熟悉的笑容,可是里面的温暖却已经不再,让人心疼。

    他说:“是不是都喝多了?”

    “滚啊!”

    程勇大喊着!

    小团体,在这个雨夜,彻底解散。

    ……

    然而谁也没料到,下一次的相聚竟然会这么难。

    吕受益死了,而他的死,唤醒了程勇的良心。

    他决定东山再起。

    但警方对假药的打击力度之大,令所有人都没想到。

    ……

    “领导,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别再追查印度药了行吗?我病了三年了,四万块一瓶的药,房子吃没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现在我好不容易弄来了便宜药,你们非说是假药?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这药才卖五百块钱一瓶,药贩子根本没赚钱。谁家还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大荧幕上,老太太说出这番话,电影中除了凄惨哀怨的音乐,鸦雀无声。

    影院内,所有人沉默,悄悄擦着眼泪。

    ……

    “他才二十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你说话!”

    医院的走廊上,程勇拽着前小舅子的衣领,愤怒的喊着。

    这一幕,与开头他冲着程勇喊的画面何其相似?

    影院内,又是一波烟雾弹,观众们继续抹着眼泪。

    ……

    “开慢点。”

    囚车上,一个警察对他的同事说着。

    程勇从失落中,缓缓回神,看到了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法院道路两旁,挤满了一个个戴着口罩的人。

    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眼中满怀感动,望着这个囚车。

    程勇的目光渐渐有了光彩。

    人群中,他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有刘思慧,有吕受益的妻子,有老刘,还有死去的吕受益和彭浩。

    这一刻,无言的感动默默在人们心头萦绕。

    ……

    程勇出狱了,而格列宁终于不再是人们吃不起的药了。

    皆大欢喜的结局。

    ……

    在片尾,已经无关正文,但人们却不舍得离去,盯着上面的字幕,慢慢的等待着。

    直到影院内的灯光响起。

    没人离场,但所有人却都起立了。

    啪啪!

    掌声响起。

    他们用起立,用掌声,感谢王小白,带给了他们一场心灵的洗涤,也感谢他告诉了人们,原来这事儿是真实存在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