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色衰爱弛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暗十一想到这些特别的有干劲儿。

    要知道暗卫都是生活在暗处的。

    想要出来体验一下正常人的生活,艰难的很。

    比如说……没任务的时候走在大街上,会因为旁边人路过,磕碰一下产生杀意,遇见功夫比较好的人,会率先去寻找这个人薄弱的地方,想着怎么才能一刀毙命。

    除非有长时间在明面生活才能把这种心理给扭转了。

    然而问题又来了。

    作为暗卫哪儿有那么多的时间生活在明面上。

    ……

    现在只要长时间给做口红,就可以在人眼看的肩地方晒太阳了。

    暗十一得意的回头看一一下屋顶。

    对上暗一嫉妒的目光。

    暗十一无声的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继续干活,以后坚决把这个事儿给捞到自己手里,不能让未来的夫人忒劳累了。

    苏沫儿被容珂拉到房间里。

    想到温九娘怀孕的事儿。

    盯着容珂看了好一会儿,试探问道:“今儿何大夫的医馆来了一个很特殊的病人。”

    “怀孕那个。”

    ……

    都已经知道了?

    算了,她果然是个有医德的人,不会出卖病人的身体状态。

    “嗯,你有什么感想。”

    “先看看在说。”

    “不怕传出去外人看你目光发生变化?”

    “有什么好怕的。”

    容珂盯着苏沫儿看了好一会儿,问道:“孩子,我也可以有的,对不对,苏小大夫。”

    “……”苏沫儿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正常男人都会有的。”

    “我正常吗?”

    ……

    苏沫儿没有理容珂。

    这个人最近变得骚了起来。

    以往的冷漠退去。

    就跟吃了药一样。

    或许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

    容珂,只是比常人来的晚一些。

    这么给自己解释一下,苏沫儿再看容珂就多了几分包容。

    “想生孩子了?你后院女人那么多……”

    “……”容珂眼神变得冷冽起来。

    “故意污我眼睛?”

    “不敢不敢。”

    苏沫儿讪讪笑了一声

    只是想想那样的画面,她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

    原来不知不觉的就爱一个人情深入骨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

    “最近灵泉出水比较少了。”

    “嗯?”

    “说不准以后灵泉水就会彻底没了?”

    “你的意思是?”

    “温九娘的特殊性要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

    “可能是因为被这方天地承认了,外带的东西要被消除。”

    “……”说的好神性。

    就跟真的有神明一样。

    苏沫儿没有在这个上面做什么评价。

    万一真的有神明呢?

    对于穿越,现在都没有人给她解释一下。

    她只能当成灵魂穿越时空。

    至于科学的解释,什么量子化,什么黑洞,那些她不太了解。

    “你要多储存灵泉水?”

    “不知道储存的会不会有用。”

    “没有灵泉水,对你身体里的蛊虫有影响吗?”

    “三年之内不会有影响。”

    “那三年以后呢?”

    “那个时候就没有蛊虫了。”

    “嗯。”

    苏沫儿点头。

    想要三年的时间快点过去。

    看着容珂恢复健康。

    “查出蛊虫是怎么回事了吗?”

    “先皇。”

    “嗯?”

    “容氏一族人太过于逆天,把容氏灭了,那位才能安稳……”

    “那陈戚……”

    “又不是先皇亲生的,加上有些灵性,推上那个位子,得把坟墓的人气的活过来吧。”

    “……”在这么一个小院子里,听见这么大的事儿,苏沫儿有些紧张。

    看着容珂的面容,依旧是一脸的平静。

    这般平静的说出自己被迫害的过程。

    ……

    更让人心疼了。

    “你这表情怎么回事,都已经过去的事儿了,我还能看不开。”

    “就是后悔没有早穿越几年。”

    “早穿越几年……可真的别。”

    早几年他还是一个悲惨的假太监,整天想的都是怎么隐藏好身份。

    怎么不暴露假太监的事实。

    哪儿会谈情说爱。

    哪儿会这般接纳他人。

    若是突然被人靠近,大概会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自己没有发现心思的时候,直接把人给消灭了。

    “你在怕什么?”

    “没有怕。”

    容珂摇头。

    看不懂苏沫儿是怎么想的。

    前些年的他,真的是低到尘埃里了。

    苏沫儿这日睡的很晚,次日赶去医馆,多了一对黑眼圈。

    何大夫瞥了一眼。

    叮嘱一声:“早睡早起,熬夜做什么?小小年纪就熬夜,以后可如何的了。”

    “知道了。”

    不熬夜才能更好的生活,这事儿谁都知道。

    但是,熬夜这种事儿,也不是能够控制住的。

    苏沫儿揉了揉脖子,开始打扫,地面拖一下,盘点一下药材,京城这个地方真的好地方,药材的质量都特别的好,不会有那么多不合格的。

    到底是天子脚下。

    依旧是看诊开药,行针。

    黄昏到来,苏沫儿到了回去的时间。

    走出医馆,身前多出一个人把前面的路给挡住了。

    “陈世子?”

    “去对面和茶!”

    “不去。”

    “……”陈无言脸都黑了。

    一个小小的娈童,竟然可以这么不给他鞭子。

    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再说一遍。”

    “不去。”

    “你……”

    陈无言手里的剑瞬间出窍,冷芒闪过,也是这个瞬间,暗一的身影飘忽出现在苏沫儿身前。

    “陈世子。”

    暗一开口,声音里带着警告。

    陈无言盯着暗一看了好一会儿。

    咬牙说道:“那位竟然还让暗卫保护你。”

    “可不是,谁让我是他的心肝,怎么,若是陈世子你羡慕,大可以尝试一下投怀送抱。”

    “……”陈无言差点再次把收回去的剑给拔出来。

    如果不是搞不过,肯定是要撕起来的。

    瞥了苏沫儿一眼,咬牙说了一句:“小心色衰而爱驰。”

    “人生匆匆几十年,自然是先快活一波了。”

    “……”

    陈无言没有见过这种,当娈童还当出来优越感的。

    那些青.楼卖笑的,那些小倌,那个上来不是卖惨,所有的原因都是生活所迫。

    不会让人觉得他们是故意这般的。

    真是一个奇葩。

    陈无言转身离开。

    暗一盯着陈无言的背影。

    第一时间把这里发生的事儿,传到了容珂那边。

    陈无言离开之后,苏沫儿再次被人给拦住了。

    站在眼前的可不就是方然么。

    方然盯着苏沫儿……眼神很复杂。

    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怎么这么自甘堕.落。”

    “堕.落吗?”

    “你……”

    “我怎么了?”

    “你枉为人子。”

    “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我枉为人子,还有其他的吗?”

    “……”方然脑子翻遍所有恶毒的骂人措辞,然而不管哪种似乎都打击不到眼前的人。

    脸皮怎么就那么的厚呢。

    “你你,你……”

    “好好说话,怎么就结巴了。”

    “我,我……”

    “看吧结巴了。”

    苏沫儿笑了一声,往国子监那边走去。

    担心有人跟踪,还走到中间换成女装。

    回到小院,呼出一口气。

    在这里住着,早晚都会暴露的。

    方才在接到上争执,也不知道李翠心看见没。

    ……

    京城这地方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男人的身份给她很多帮助,如果马甲给扒了,肯定会顺藤摸瓜找到柳家屯。

    应该不会那么速度的。

    苏沫儿琢磨着这些,对上铁青脸色的容珂。

    “发生什么了?”

    “小皇帝翅膀硬了。”

    “嗯?”

    “开始想要掌权了。”

    “……”苏沫儿没有说话。

    陈戚现在年纪不大,三五年之后就会具有个人的判断力……

    现在就开始夺权是被人教唆了,还是他自己的主意。

    “能应对吗?”

    “可以的,会比较忙。”

    “忙你的就是,我这边医馆还是比较稳定的,如果担心我会跟苏棠牵扯上,再把事儿复杂了,那我就先去你容府住着。”

    “去容府吧。”

    “嗯。”

    苏沫儿点头,看着容珂往书房走去。

    心情沉重起来。

    容珂真的能够顺利的解决这里的事儿吗?

    应该可以的。

    权倾朝野的人呢,如果这点风浪都解决不了,还怎么当摄政王。

    相信他就好。

    如果真的做不好。

    那就不好呗,谁的人生能够是顺顺利利的呢?

    苏沫儿次日就搬到了容府,至于小院这边,自然会有人看守。

    最起码得有人打扫着,每月苏棠休沐的时候,苏沫儿还是得过来住一下。

    还是那句话,不能让小孩觉得孤单。

    重新回到熟悉的卧房,苏沫儿有些不能直视房间里的大床。

    以往不知道容珂是完整的人,每天是同吃同睡。

    那个人是怎么熬过来呢?

    想一想其中的煎熬,苏沫儿就佩服容珂的忍耐力。

    走回容府,最高兴的莫过于翡翠。

    “公子,您回来了?”

    “回来了!好久没有见雪球了,咱们去看看。”

    “哦,去看看!”

    翡翠眼睛抽搐一下

    同手同脚的跟在苏沫儿身后。

    好几个月没有去那边了。

    据说现在的雪球已经变成了一只猛虎了。

    还会那么好招惹吗?

    还认识人吗?

    翡翠僵硬的走动几步。

    小声说道:“听说雪球最近越发霸气了,公子,你注意安全啊!”

    “注意着呢。”

    苏沫儿点头,至于翡翠的话有没有放在心上。

    那肯定是没有放在心上了。

    雪球可能对任何人都恶意,但是唯独对自己不能有。

    动物有也拳拳之心。

    虽然这辈子不再是兽医。

    但是,这点儿苏沫儿还是敢肯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