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自己领悟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刘翠心呼出一口气,过来的不是找茬的,都知道东家姓苏,还带着舞龙的过来给增添人气,那肯定是东家的朋友是,说道:  “我们东家今儿有事儿耽搁了,这位公子可是要进去喝一杯茶。”

    “新铺面开张第一天就有事,想见一下都见不到,失算了。“

    商九自己嘀咕一声,对着刘翠心拱拱手:“喝茶就不用了,苏老板没在,我就不打扰你做生意了,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商九说了几句场面话,离开了这边。

    但是舞龙的一串人可不敢离开。

    收了商九的钱,不把这活动给做到最后。

    谁敢离开呢。

    锦绣衣阁的东家今儿也在铺子里,看见商九的一瞬间,眼里闪过惊愕。

    商九是什么人?

    皇商里排行老九。

    当然,这并不代表皇商有九家人,这代表的是皇商一家人九兄弟里的老九。

    这些人能够把生意做这么大。

    身后的靠山来头肯定小不了。

    最起码所谓的萧家不会硬碰硬。

    看一眼刘翠心,在心里感叹一声,没想想到这人运气这么好。

    竟然能够弯弯绕绕的跟商九爷扯上关系。

    怀着这样的想法,迈步往千娇百媚里走去。

    ……

    走进铺面的一瞬间,锦绣衣阁的东家脚步顿了一下。

    这种风格的……

    还真的是第一次看见。

    总觉得走进店面里,就明亮了很多。

    瞧着玻璃展柜上一只只柱形的东西,锦绣东家愣了一下。

    这又是什么东西。

    伸手拿出一只,就听见刘翠心的声音:“前东家,不是这样用的,您拿的这一款有可以使用的使试用装。”

    “给我看看。”

    张锦绣也就是锦绣衣阁的东家,开始寻找起试用装。

    刘翠心麻利的摸出一只口红,扭开之后带着棉签地给前掌柜。

    张锦绣虽然名字听起来像是十几岁的少年,但是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多了。

    跟鲜嫩的小姑娘一比,气色差了很多。

    每次出门都会有很长一段的时间用在装扮上。

    这会儿手里多了一只口脂,还有甜甜的味道,作为高素质的人,不用刘翠心讲解,就理解棉签的作用,涂了一层口红在嘴唇上。

    微微抿了一下。

    嘴唇就多了几分光润感。

    “还不错,这只多少钱?”

    “四十五两。”

    “还可以,包起来。”

    “张老板如果喜欢,可以买这一款的成套系列。”

    “成套?”

    张锦绣的目光落在刘翠心身上。

    四十多两银子对于她这种开着成衣铺子的女人来讲,算不的多,但是这就话总觉得有些耳熟,似乎刘翠心在她那边上工的时候,就喜欢说这句话,本来来铺子里买鞋子的人会卖上一套衣服回去。

    这种带着诱.惑的话。

    当初还有些唾弃,现在呢……

    似乎逃不开这样的诱.惑。

    真香!

    “拿来我看看。”

    “成。”

    刘翠心本就是随口一说,以为这个前任的东家不会被挑起购买欲.望。

    然而她想的有些简单了。

    购买欲.望还是被挑了起来。

    捧着一盒子的口红放在张锦绣眼前。

    张锦绣抿了抿嘴唇。

    这些颜色都不一样呢,虽然都是红色,但是有些显眼,有的沉重。

    不同的天气,就应该使用不同的口脂。

    不同的心情,就应该有不一样的颜色。

    想到这些看一眼刘翠心是:“一套多少钱?”

    “三百两银子,也不贵。”

    ……

    确实不贵,她隔壁若是能够卖出两套衣服,钱就会挣回来了。

    然而,账本不是这样的算的。

    虽然说她那边的衣服贵了一些。

    但是衣服上繁琐的刺绣,以及密集的针脚,甭管是背后的绣娘还是裁缝都会分润一部分的钱,加上铺面的租金,以及铺子里伙计需要薪水,还有就是给上面人的打点,周周转转下来,剩余的钱其实并不是很多的样子。

    然而,千万个原因挡不住喜欢两个字。

    张锦绣抱着口脂离开了铺面。

    这个时候,刘翠心就开始招待其他人了,

    因为舞狮这样的热闹的活动,委实吸引了不少的人过来。

    开张第一天,刘翠心累的腰酸背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舒服的。

    ……

    坐在隔壁酒楼的苏沫儿送了一口气。

    真的没有想到商九竟然请了舞狮的。

    从酒楼回去,苏沫儿走到家里,看见院子里枣树下下棋的容珂跟苏棠。

    苏棠在山上呆了一个月。

    这两日就是休沐。

    看见苏沫儿的瞬间下棋的心思瞬间都没了。

    然而……

    容珂怎么会允许苏棠离开,要知道耐心这个东西都是需要培养的,如果没有耐心,甭管多聪慧的一个人,都会一事无成。

    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初心,这样的人才会有成功的机会。

    苏棠低下头,继续下棋。

    围棋是个极为复杂又考验智力的竞技事项,苏沫儿看了一会儿,眼睛都疼起来。

    黑白的棋子在棋盘上对峙。

    看的时间长了脑壳都疼。

    走到灶房,魏嬷嬷正在里面做饭。

    看见苏沫儿问道:“生意做的怎么样?头一天开张,姑娘可还满意。”

    “还好。”

    坐在酒楼上,可以看见几乎每个从铺子里出来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纸包的盒子,那是千娇百媚特有的包装。

    口红价格卖的那么高。

    其他的地方,就得多一些用心,不然,以后口红是怎么做的,流传出去,她的千娇百媚就做不下去了

    至于保密?

    这世界上有什么是可以保住的。

    即使后世,手段那么多,照样会有商业上的间谍。

    所以呢,想要把生意做好,就得用心。

    不然都完犊子。

    “嬷嬷准备了什么吃的?”

    “煲汤,小公子正好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排骨汤,就煲了冬瓜红枣排骨汤,还有蒸鱼,梅菜扣肉,爆炒兔肉,凉拌小白菜。”

    “辛苦嬷嬷了。”

    “姑娘又说这话,摄政王可是给过工钱的,老奴可没有白做,您就是这般客气。”

    “是吗?”

    苏沫儿笑笑,跟着魏嬷嬷聊了几句。

    外面的棋盘结束,苏沫儿带着两个人一起坐在饭桌前、

    关心一下苏棠的课业、生活,烛光跳跃起来。

    魏嬷嬷把饭菜端进来,这一瞬间,苏沫儿觉得人生如果可以继续这样,那就圆满了。

    容珂解下身上的大氅,随着天气一天比一天温热,小姑娘现在已经变成大姑娘了,女人买的大氅已经不能穿了。

    继续穿下去,燥的慌。

    心里有几分遗憾。

    瞧见容珂的表情,苏沫儿说道:“搞出这副怪模样做什么,难不成出门还不会想着你。”

    ……

    容珂眼睛亮了一下。

    他活着的二十多年,很少有这种期待。

    现在心里多了一点儿牵挂,说真的,感觉蛮好的。

    “明天给你买。”

    “好。”

    容珂应了一声。

    一旁吃饭的苏棠觉得自己心里酸的慌。

    但是想到在山上宋先生的说过的话,又把这点儿情绪给压了下去。

    看向容珂问道:“又要打仗了?”

    “你知道了?”

    “宋先生分析出来的。”

    “宋先生,是个治世之才,三年以后朝堂肯定有他的一席之地。”

    “为什么三年后,现在不行吗?”

    容珂笑而不语,苏棠虽然聪慧,甚至妖孽,但是经历跟年纪的限制,有些事儿到现在还是看不明白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

    现在小皇帝还没有掌权,如果宋淮安出仕,要么走他这一路子,从今以后变成千岁爷摄政王的人,要么呢,就得去那些恶臭的文人一派。

    想要中庸几乎不可能的。

    但是,小皇帝年纪一年比一年要大,三五年的时间里必然是亲政。

    这朝堂上的官员在那个时候就要面临清晰。

    像宋淮安这样的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被清洗了。

    所以呢,三五年之内,这个人是不会有出仕的机会的。

    就算有这样的机会,也得努力推脱了。

    “不说就算了。”

    苏棠低头,小脸上带着郁闷、。

    容珂叹口气:“不是不说,而是这些问题你得自己领悟,以后总归要走上这条道路的,若是没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行事风格,那很容易被人动摇。”

    容珂鲜少说这么多的话。

    说完就往房间走去。

    洗漱一番,继续处理公文。

    都知道摄政王权利比较大,但是谁又明白,这个世界上的摄政王,也很累,大多数人休息的时候,所谓的摄政王还得处理地方甚至朝堂上乱七八糟的事儿。

    容珂处理完手里的事儿,天已经很晚了。

    伸手在胸膛出摸了一下。

    这蛊虫,真想早些拔除了。

    夜深,休息下。

    次日清早。

    旁侧多了一个人,睁开眼睛,看见正在睡觉的苏沫儿。

    眼神闪过一瞬间的迷茫。

    他昨儿晚上没有失眠,就没有往隔壁房间去。

    现在这事儿……

    盯着苏沫儿砍了一会儿,确定睡觉的是苏沫儿不是什么牛鬼蛇神易容后的产物。

    突然笑了一声。

    这女人,这点儿事儿也计较,是因为昨儿他爬过去没有道歉。

    所以今天就用相同的办法,想要惩罚一下他?

    然而,这哪儿是惩罚,这是甜蜜的负担。

    旁边多了一个女人,大.腿还被纤细的腿压着。

    动弹不得,只能重新躺回去。

    旁边女人的呼吸很轻微,很平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