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章 小气的很
    “……”苏渠山看见周氏哭了,立马慌了。

    伸手给周氏擦眼泪。

    至于苏辰已经被周氏放再床上。

    瞧着屋子里两人打情骂俏的,苏沫儿就牙疼。

    她怎么也搞不懂,这两人都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说起话来还可以这么酸。

    小心翼翼的把苏辰抱起来。

    起身离开房间。

    呆不下去了,真的呆不下去了。

    至于小弟弟苏辰,虽然说这个年纪还什么都不懂,但是不能欺负人不懂,就让人吃狗粮对不对?

    苏沫儿小心的护着苏辰的脖子走到自己的房间。

    拿起论语来,给什么都不懂的苏辰念了起来。

    文化涵养得从婴儿引导。

    苏沫儿念了两句,苏辰不给面子的闭上眼睛,呼呼呼的睡着了。

    苏沫儿气笑了。

    她主动想要教导小崽子容易吗?

    竟然这么的不给面子。

    苏沫儿正想把小毯子给小家伙盖上。

    外面小黄狗就叫了起来。

    走出院子,看见苏青柠还有老苏头。

    苏沫儿懒得出门。

    在灶房做饭的金宝听见动静走出来。

    看见苏青柠老苏头的瞬间,一脸的迷茫,在这边时间不短了,平日里经常串门子邓大头,钱满溢还有钱满溢家里的几个孩子都认识。

    但是眼前这两位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金宝看见苏青柠跟老苏头一脸迷茫。

    同样瞧见院子里多了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女,

    苏青柠也一脸疑惑,金宝长得不差,加上波涛汹涌的,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这边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

    苏青柠看向老苏头。

    老苏头心里也没数。

    狠狠的呼吸一下。

    视线往灶房那边看去。

    在灶房里还站着一个少女。

    十五六岁的样子。

    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他没有见过的。

    这把年纪里,按理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的。

    但是魏梓气质,长得也好,这辈子下来,还真的没有见过。

    老苏头就多看了几眼。

    金宝见老苏头盯着魏梓看,皱起眉头。

    挪动一步,把老苏头的视线给挡住了。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盯着魏姐姐看,老不修哦。

    “苏渠山呢?”

    老苏头声音很大,就跟闷雷一样。

    房间里正安慰周氏的苏渠山听见,立马站直身子。

    被周氏斜斜睨了一眼。

    苏渠山的背就垮了。

    “出去出去,找你爹去。”

    周氏把苏渠山推出去,还把门给关上了。

    苏渠山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走到老苏头身前:“爹,您怎么过来了?”

    老苏头皱起眉头,平日里过来都会第一时间被请到屋子里,现在竟然站在院子里说话,这算什么回事。

    果然是几天不见胆子肥了。

    不把他当爹了。

    “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你是我儿子,我过来有错?”

    “没错,爹您吃饭没,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饭。”

    “哼。”

    老苏头冷哼一声。

    既然过来了,肯定是要吃饭的。凭什么不吃,现在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老苏头越看苏渠山越不满意了。

    尤其是看见苏渠山肩膀上的石膏拆下来了。

    手臂动作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既然没有问题了,还跟老大生什么气。

    都是一家人,用的找生气?

    “老二啊老儿,你忒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老苏头闷闷说道。

    看向苏渠山的眼神越来越挑剔,越来越不满。

    苏渠山愣了一下:“爹您不要乱想,金宝快去准备晌午的饭菜,给你家小姐的爷爷也准备上。”苏渠山是个地道的山村里的人。

    即使家里有了丫头。

    也不觉得自己是老爷。

    更不觉得老苏头是老太爷。

    只觉得苏沫儿是两个丫头的主子,小姐。

    所以,一开口就给了老苏头一个怪异的称呼。

    老苏头气的差点闭气。

    小姐的爷爷?

    盯着金宝看了好一会儿,原本以为是个有来头的竟然是个丫头。

    长得也不错,看起来像个会生养的。

    尤其灶房里的那个,看起来气质更好。

    想了想说道:“你侄子年纪差不多到了该娶妻的年纪,这身边也没有知冷知热的,你家这边俩个丫头也用不了这么多,选一个给你侄子当暖床丫头。”

    “……”

    苏渠山懵了。

    这是什么话

    苏衡没有娶妻,跟他这个当叔叔的有什么关系。

    还有这些丫头都是沫儿买来的,平日里若不是忙不过来,他都不会使唤。

    现在,老爹说给苏衡当暖床丫头?

    暖床丫头?

    金宝力气大,干活好,沫儿喜欢的人。

    送人?不可能的。

    魏梓?

    识字念书好,还会绣花,绣花的收入就能把卖身契赎回去了

    怎么可能给人当暖床丫头。

    老爹是在开玩笑吗?

    “爹,您刚才说啥,儿子没有听清楚。”

    “……你这个不孝子,手里有钱了,就看不上你爹是不是?连话都不听了,学坏了?”

    苏渠山见老苏头的脸气的通红。

    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盯着老苏头看了一会儿。

    “爹,我是您儿子,这些年做的事儿您都看在眼里,说句贴心话,您真的觉得儿子是不孝顺吗?”

    “还敢废话,老子抽你。”

    老苏头脾气上来,从地上捡了一个棍子。

    对着苏渠山砸了过去。

    金宝一怔,身子比脑袋反应快,伸手把棍子夺了过去。

    她金宝站在这里,还能允许眼前这个糟老头子打小姐的父亲?

    不存在!

    从窗口看见外面发生的事儿,苏沫儿推门走了出来。

    盯着老苏头,似笑非笑的眼神,把老苏头的脸都给看红了。

    “爷,您不说以后不找茬吗?现在奶跟大伯娘不过来了,轮到您亲自上阵了?”

    “我是你爷爷。”

    “哦。”

    苏沫儿回头看了一眼苏渠山。

    苏渠山挠挠头,转身往房间走去。

    周氏正哭着呢,他当男人的得扛起这个家,得哄好周氏。

    至于他的父亲跟母亲。

    劳累辛苦半辈子,手臂又成了这样,算是换了那所谓的恩。

    以后,每个月给一百文钱,作为应该付出的赡养费,其他的不过问,不关心!

    周氏早就不哭了,见苏渠山从外面走进来,没有管老苏头,露出一脸见鬼的表情。

    苏渠山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他之前都做了什么,自己的女人啊,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这么惊讶。

    他以前真的不是玩意。

    伸手搂住周氏,闭上眼睛无声的哭了起来。

    院子里。

    苏沫儿嫌弃热得慌,看了一眼金宝。

    金宝秒懂。

    从灶房里拿出来一个蒲扇,对着苏沫儿扇了起来。

    “阿爷您说什么?继续说呀!”苏沫儿一脸的笑吟吟的。

    似乎在挑衅老苏头。

    老苏头使劲儿呼吸一下,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呵斥几句。

    衣服被苏青柠拉住了。

    “爷,您消消气,咱们过来可不是为了生气,有话好好说。”

    苏青柠最关心的就是炭窑。

    至于这边两个出挑的少女?

    嫉妒吗?

    嫉妒死了!

    但是,苏青柠分得清轻重,当过丫鬟的人一辈子都是丫鬟,长得好看也是丫鬟,日后婚嫁,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去处,

    就算真的被达官贵人看上了,也只能是个妾,嫉妒归嫉妒,但是犯不着为了这个把初衷给忘了。

    老苏头在苏青柠暗示下冷静下来,说道:“村口那个炭窑,你们怎么交给外人打理,你大伯跟三叔都挺清闲的,完全可以打理好,把邓大头还有钱满溢给撤了换成你大伯。”

    “……”

    苏沫儿快要笑死了。

    老苏头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了?

    她是那种把自家的东西交出去的人吗?

    想了想说道:“为什么?我家的炭窑为什么给大伯,再说咱们分家了,分家了,代表就是两家人,爷您不会不懂吧。”

    “分家了你爹也是我儿子,我也是你爷爷,还不是我说的算。”

    “这样啊!”

    苏沫儿一脸的恍然大悟。

    突然开口:“既然这样的话,我爹跟大伯都是您儿子,要不让大伯的儿子过继给我爹,只要身份文书一改,甭说炭窑了,就算是官道上的茶棚也能给大伯,阿爷您说怎么样?咱们反正是一家人,想来甭管堂哥叫谁爹都是一样。”

    “一样个屁。”

    老苏头忍不住骂咧一句。

    回头瞪了苏青柠一眼。

    都是这个死丫头出的主意,现在惹出这样的事儿,他活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爷,您别生气,堂姐年纪还小不懂这些,晌午了,您还没有吃东西,要不咱们回去吃饭去。”

    “吃什么吃,气饱了。”

    苏沫儿目光挪到苏青柠身上,这人,又来蹭饭。

    蹭饭还不摆出一个好脸色。竟然用语言挤兑她。

    以为这样她就会留下这一老一小吃饭了?

    不可能的。

    家里的饭菜是留给讲道理的人的。

    不讲道理的人,哼~她小气的很。

    苏沫儿站在院里,瞧着老苏头说道:“您都不饿了,就回去休息呗,大晌午杵在在这里做什么,您不睡觉别人还睡呢!”

    老苏头脸色直接变成青色的,或许是当局者迷,老苏头弄死苏沫儿的心思都有了。

    以往老苏头可以比较冷静的约束赵氏跟方氏,还不是因为旁观者清,不设身处地的跟苏沫儿争执,哪儿能知道苏沫儿讲出来的道理这么多。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