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哭起来要人命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看一下自家院子,指了指之前温十郎住过的房间,苏沫儿说道:“金宝跟魏梓你们两先一同住在里面,等主屋可以住了再搬出去。”

    “奴婢明白。”

    金宝乐滋滋的应了下来。

    一会儿奴婢,一会儿你你我我的,瞧着规矩学得也不怎么仔细。

    当然苏沫儿也在意,穷乡僻廊的,那么规矩做什么。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院子里多出来的两个女孩,苏渠山僵硬一下。

    盯着魏梓看了一会儿,视线落在金宝身上。

    赶紧的挪开,两个都是很好看的姑娘,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该不会是拐骗来的吧。也不对,自家孩子都是遵纪守法的人,不会干出不道德的事儿。

    “爹,这是买来的丫鬟,以后洗衣做饭扫地喂鸭子的事儿,可以交给她们的。”

    “对的对的,可以交给我的,我力气大,干活很快的。”

    金宝点点头。

    眼睛转动一下。

    明显的想要表示一下自己

    似乎担心会被赶走。

    这丫头,经历过什么呢?

    苏沫儿看一眼金宝说道:“这是我爹,你们可以叫老爷。”

    “老爷好。”

    金宝咧嘴笑了一下。

    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不笑的时候眼睛还挺大的,这会儿一笑,就跟前世芒果台的主持人一样。

    苏沫儿……

    心情稍稍复杂。

    “行行吧,你们安排吧,我去看看你们弟弟,对了小孩还没有起名字,你们有什么看法?”

    “……”苏柒看向苏沫儿。

    起名这种事儿应该交给家里最有文化的。

    现在苏棠没有在家,最有文化的就是苏沫儿。

    ……

    见苏柒跟苏渠山都盯着苏沫儿,魏梓嘴角抽搐一下。

    总觉得真的靠这位主子起名,以后孩子长大了,或许会后悔的。

    苏沫儿低头思考一下。

    苏家的名字,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尤其是她们这一辈的。

    苏棠苏衡苏护,男孩子都是单个字的名字。

    到了这个小弟弟。

    也得单个字。

    想了好一会儿说道:“要不就叫苏景。”

    “苏景?可以的,挺好的。”苏柒点点头。

    苏渠山也没有意见。

    苏沫儿起名上瘾了,大名有了,也得有个小名,比如叫苏棠都是叫小宝。小弟弟不能叫狗蛋之类的名字。

    但是是早上出生的孩子,小名就是朝阳了。

    “在咱家叫苏景苏景的似乎有些疏远,不如再来一个小名,就叫朝阳。”

    “小名朝阳?”

    苏渠山觉得很好,早上出生的孩子,叫朝阳有问题吗?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魏梓看一眼苏沫儿,对于这个主人有些不理解。

    起名字还真的随心所欲,苏景确实挺好听的。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若是需要字的话,也可以行止。

    “先去房间把自己的东西归置一下,一会儿出来了给你们安排事情。”

    苏沫儿话落,金宝跟魏梓就往房间走去。

    一张不大不小的床,睡两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房间里有两件男人的衣服。

    这房子的主人之前是男的。

    魏梓将房子的摆置过眼看了一下,努力把房间的东西记下来,等以后搬出的时候,要把房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算是对原主人的尊敬了。

    金宝依旧一脸欢喜。

    这个家对于金宝来说挺好的。

    刚才往灶房瞥了一眼,灶房里还摆着两条鱼,还有半只鸡。

    这是吃的起肉的人家。

    人生已经圆满了。

    “傻子。”

    见金宝这么欢喜,魏梓苦笑一声。

    把床单重新换了一张,换下来的扔到木桶里,对这边比较了解了,就可以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清洗一遍。

    明明没有了小姐的命,却还有小姐的病。

    受不了一点儿的脏。

    打扫好一会儿,房间里才达到魏梓能够接受的干净的程度。

    金宝往床上一做。

    院子外面传来婴儿哭声。

    对视一眼。

    往外面走去。

    婴儿跟妇人住在隔壁房间里。

    隔壁房间大了很多,不过依旧有些破旧,也就是不漏雨的水平。

    苏沫儿从房间走出来。

    看向金宝跟魏梓说道:“现在家里的活儿有推磨,早上是要和豆浆的,得有一个人推磨,金宝力气大,就交给金宝了。”

    “好的,我能推磨的。”金宝憨憨应了下来。

    本来很好看的脸,因为这憨厚的笑,生生减少了很多。

    苏沫儿继续说道:“家里有婴儿,洗洗刷刷的活儿得有人做。”

    苏沫儿没有指名让谁做。

    看着魏梓跟金宝。

    魏梓咬了咬嘴唇:“我应该可以的。”

    “那就你来,如果不会让苏柒教你,她会的。”

    苏沫儿眼里露出笑来,她还担心魏梓接受不了现在的生活状况,会沉默一段时间。

    没有想到,原来可以这么容易就想开了。

    这样也挺好的。

    主动融入现在的生活,远比怀念以前要好。

    而且,魏梓会的多。

    如果是个聪明人的话,应该会把自己身上的特长变现。

    比如让人看见她的价值。

    从而提高待遇。

    洗尿布这种事儿,顶多就是两年。

    “那金宝你把灶房的活儿也给包了吧,魏梓扫院子,其他的先不用你们插手,临时有事儿会主动吩咐你们的。”

    “奴婢明白。”

    金宝依旧是中气十足。

    看起来在蒋黎那边,吃的挺饱的。

    苏沫儿看一眼魏梓,说道:“你去跟着苏柒适应一下现在的生活。”

    “奴婢,明白。”

    魏梓走出房间。

    苏沫儿看向金宝,眼里的笑更浓郁了。

    她就喜欢这种一根筋儿的

    虽然有时候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总不会带累她。

    带着金宝走进灶房。

    “我先教你做些简单的吃食。”

    “我会擀面烙饼包饺子蒸馒头,还会炒菜煮稀饭。”

    “会的真多,不过还是要学的。”

    这年头普通农户做出来的东西,精致跟味道上会差一点儿,但是新鲜程度上却高一筹。

    如果能够做的更精致一下,更美味一些,那就更好了。

    看一眼金宝,苏沫儿说了一下炸酱面鸡丝面注意的事儿。

    除了面条,还交给金宝煎鱼炖鸡。

    周氏的身子,现在需要的就是大补。

    鸡鸭鱼能不断就不要断。

    金宝听着,口水都快流淌出来了。

    鱼还可以这样做。

    炖鸡的时候还有这么多讲究。

    一些药材竟然可以跟鸡一起炖。

    “姑娘,这鸡汤里放了药材,还好吃吗?”

    “喜欢吃的那是好吃,不习惯的,就觉得不好吃,比如当归鸡汤,习惯当归味道的自然喜欢的很,不习惯当归味道的,如果都不会喜欢的。”

    “哦。”

    金宝点点头。

    苏沫儿站在一旁看着金宝动手。

    得为食材跟食物负责。

    苏沫儿可不会让金宝一开始就自己做。

    油多了少了?盐撒的时间都是有讲究的。

    晚饭端上饭桌的时候,苏渠山惊呆了。

    又是鸡汤又是鱼肉,还有豆腐跟肉末,吃的有些好了。

    看一眼周氏睡觉的房间,忽然的也不觉得太好了。

    家里有周氏,做什么吃的都不过分。

    盛出一碗鸡汤,苏渠山尝了一口,鸡汤很淡,适合生了孩子的女人吃,端着碗往房间走去。

    苏沫儿看一眼站在门口的金宝魏梓。

    说道:“家里现在房间不多,就不用讲规矩,上桌一起吃吧,等小楼可以用了,你们可以带回自己房间吃去。”

    “谢姑娘,姑娘您真好。“

    金宝立马往苏沫儿身边一坐。

    魏梓看向苏柒。

    苏柒点点头。

    魏梓往前走了两步,停顿一下:“谢姑娘。”

    道谢之后坐在苏柒旁边。

    拿着筷子尝了一下碗里的面条,味道还不错的样子。

    至于鱼更鸡汤有些淡了。

    四个人坐在一起,瞬间安静下来。

    周氏现在还不能下床,苏渠山又得伺候着。

    屋子里没有超过一代沟的人,虽然安静了点儿,但是氛围还算不错。

    晚饭,一个金宝吃了足足四碗的面条。

    苏沫儿看一眼金宝的肚子。

    并没有凸出来。

    ……

    视线落在胸口上。

    得供养这一对,似乎真的得多吃一点儿,不然,营养不够,说不准得瘦上几斤。

    相对于金宝,魏梓吃的就很少了。

    一碗面条没有吃干净,就放下筷子。买来的两个使唤丫头还真的是两个极端。

    苏渠山伺候好周氏吃东西,回到灶房的时候,四个女孩已经吃饱了,苏渠山一个人在灶房吃饭,舒坦了很多。

    如果有魏梓跟金宝守着,苏渠山的心里就别提多别扭了。

    家里多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适应的。

    但是……

    随着两个女儿本事越来越大,就得习惯有人伺候着。

    说不准过上几年,他就可以享受老太爷一样的生活了。

    夜里苏柒叫魏梓洗苏晨用过的尿布。

    苏柒脸上没有嫌弃。

    魏梓刚开始的不适应,洗着洗着就没有了。

    一日过去。

    新的一天,苏沫儿正睡着,听见院子的石磨转动声。

    推开窗子,看见外面忙碌的金宝。

    对于现下生活更满意。

    关上窗子睡了一个回笼觉,再次醒来,早饭已经做好了。

    院子里很干净。

    小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

    没了雪球还有些冷清。

    也就这个时候,苏晨发出响亮的哭声。

    也不知道谁招惹了这位小祖宗。

    哭起来简直就是要人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