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甭管是谁,都看不上
    赵氏站在堂屋里。脸色越来越难看。

    死老头子竟然说她比不上一个小丫头。

    本来挺喜欢苏青柠的赵氏,这会儿,对苏青柠是真的怨上了。

    女人一旦变态起来,男人都想不到会有多疯狂。

    苏青柠感觉到赵氏落在她背上的目光,轻轻叹口气。

    ……

    幸好,她从头到尾能够指望的人只有大哥。

    娘不行!

    当姐姐的苏璃儿就是一个蠢蛋,不用她护着那个蠢蛋,就是好的了。

    就不用指望当姐姐的护着她,至于老爹,那个人骨子里也是自私的,靠不住的。

    走进苏衡房间里。

    苏衡正在写字。

    耳朵里还塞着一团棉花。

    伸手把棉花抽出来。

    苏青柠看一眼苏衡说道:“咱们出去走走,总是在房间里看书,你就不闷的慌?”

    “走走就走走。”

    苏衡点点头。

    柳家屯就这么大。

    走了几步,就看见村头山脚苏家二房的宅院。

    在大门这里还有两个人走着。

    靠近一些,苏衡看清楚树下的人。

    一个是苏棠,另一个苏衡不认识。

    不过……来都来了,自然要大哥招呼的。

    “苏棠?今儿是休沐?”

    “堂哥。”

    苏棠松开落在肚子上的手,看一眼靠近的苏衡。

    按着宋淮安教导的礼仪行了一个礼。

    苏衡愣了一下,在村子里还没有人这么给人打招呼的。

    也就是进了县城,跟同窗或其他读书人会这般见礼。

    视线从宋淮安身上瞥了一眼。

    对苏棠回了一礼。

    “你姐呢?”

    “院子里,累的够呛的。”

    “我去看看。”

    “哦,”

    苏棠对于这个没有什么意见。

    虽然对那边的人都不喜欢。

    不过,对于苏衡……就没有那么讨厌了。

    这个人一般都是不开口不干预,从不会主动欺负人。

    虽然算不上好人,但是也不算恶人。

    相处起来,看的过去就成。

    也不用太尊敬了。

    苏青柠见苏衡走进二房院子,低头笑了一下。

    她带苏衡出来,本就是为了来这边。

    据说这边的饭菜很好吃。

    人都来了,还是刚吃完饭这个时候,如果开口讨要一碗饭,应该不会被拒绝的。

    苏衡走到苏沫儿。

    “堂妹?”

    苏沫儿听见苏衡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秀才老爷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语气里还带着一些讽刺。

    苏衡心情有些复杂。

    对于苏沫儿,他是想要护着的,但是自身并没有什么能力,就算是秀才,除了帮着家里免除一些睡前徭役之外,也没有什么用。

    事实上,眼前的人也不用他保护。

    想到小姑跟方氏从土里挖出来的事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得说一句,女儿家的怎么这么狠毒。

    然而……

    他似乎也没有资格说别人恶毒。

    毕竟,偷东西的是他的母亲。

    想想还有些脸红。

    如果传出去,他这个秀才,怕是就成了笑话。

    “恭喜了,以后有新的宅院了,堂妹运道果然好。”

    “运道?”

    苏沫儿撇撇嘴。

    她的钱全是靠自己努力换来的。

    跟运气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要知道现在家里还住着一个没法处置的讨债鬼,冷漠了不行,太热情也不行,只能让苏柒随意使唤着。

    “不说这个了,堂哥过来这边,就是为了恭喜一声?”

    “嗯,除了恭喜也没有其他能说的。”苏衡笑了一声。

    苏衡很苏沫儿说话的功夫。

    苏青柠已经凑到了周氏身边。

    跟周氏说了一句话。

    开口闭口二婶二婶的,时不时夸赞苏柒苏棠一句。

    这不……

    周氏一开心、

    就给苏青柠盛了一碗饭。

    还塞给苏青柠一个白面的大馒头。

    苏青柠蹲在地上吃了起来,虽然说他比较讲究仪态,但是仪态这个东西在村里也不会有人注意。

    就算苏棠身边跟着一个看起来就很有来头的人,那跟她也没有关系。

    苏青柠吃的很开心。

    即使晌午的时候在家里吃了饭了。

    但是,三婶作的饭怎么能够跟二房比呢。

    苏衡跟苏沫儿说了几句话,就沉默下来。

    似乎没有什么好说的。

    想要找些可以谈论的话题。

    但是……

    两个人很少见面,哪儿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

    “若是需要帮助,堂妹大可开口。”

    “有村里的人帮忙,不需要帮助了。”

    苏沫儿笑笑。

    苏衡看向苏青柠打算带着苏青柠一起离开。

    视线落在大吃特吃的苏青柠身上。

    这……

    什么情况?

    怎么就吃了起来。

    “堂哥那边还没有吃饭?”

    “吃了的,可能这边的饭菜比较香,我等她一会儿。”

    “那等着吧,我去洗碗了。”

    苏沫儿才不会主动问苏衡要不要来一碗。

    虽然并不在意这一碗吃的。

    但是……

    那得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苏衡这个人,她不喜欢了。

    没有把人打出去,已经是在维持表面的功夫了。

    苏青柠把一碗乱炖吃完,还剩下半个馒头,把馒头放在袖子里,走到苏衡身边:“哥,你怎么不吃点,很好吃的。”

    “不用了。”

    苏衡余光从苏沫儿身上瞥过。

    发现苏沫儿根本就没有看他。

    苦笑一下。

    带着苏青柠离开了院子。

    苏青柠回头。

    视线落在苏沫儿身上……将苏沫儿打量一番。

    心里算是有数了。

    这个堂姐,不吃亏,也不讲情面。

    大哥秀才老爷上门,竟然就这么晾着。

    ……

    走出小院,苏青柠往苏棠身边走去。

    随口问了一句:“小棠在县城念书怎么样?还可以跟的吗?先生会不会打人?”

    苏棠抬头。

    瞧见苏青柠。

    低下头:“都很好,不用关心,据说前几天大伯娘生病了,堂姐还是去照顾大伯娘吧。”

    苏棠说着,眼里露出恶意。

    为什么会生病,苏柒方才拉着他说了一番。

    把人给埋到土里。

    他的大姐,永远都是那么聪明。

    什么招都能想出来,如果换成他肯定不会想出这样,既不招惹人命,也不会让自己委屈的法子。

    真是……

    苏青柠脸色变了一下。

    知道在苏棠这边不能讨好,往苏衡身后走去。

    两人一起离开。

    苏衡低头,看一眼苏青柠:“明知道不受待见,为什么还凑上去?”

    “大哥,我就是关心……”

    “是关心吗?”

    “……”苏青柠低下头。

    怎么可能关心,一个傻子,继续傻下去不行吗?为什么好好起来?

    为什么要去读书?

    为什么这么衣着鲜艳。

    “既然二房已经分了出去,你就不要总是过意不去了,哥知道最近你辛苦,压力比较大,不过我已经筹到去秋试的银子了,你不必那么辛苦了。”

    筹到钱了。

    那就是不用苏渠芙嫁到县城里了?

    “哥你怎么筹钱的?”

    “跟同窗借用的,到时候还是得还的,不过,如果这次不能中举,我就在县城找个活儿给人当启蒙先生,或者其私塾之类的,可以一边挣钱一边自习,一年下来也能够把钱给还了”

    “哥,你仔细读书就成了,怎么能够……”

    “为什么不能,我又不是缺手却胳膊的,不要小看你哥,天太热了,走了回去了,以后你就不用发愁钱的事儿了。”

    苏衡说完,心里微微轻松一些。

    对于一个男人,有自尊的男人,读书也好交友也罢,用的是妹子辛辛苦苦挣的来的钱,他心里有愧。

    回到家里,苏衡跟苏青柠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苏青柠看一眼床上摆着的绣绷子。

    洗净手脸,还往手上抹了一点儿油。

    一针下去,直接把手指给刺破了。

    ……

    心情有些起伏。

    推门看向对面苏渠芙的房间。

    不行啊!

    小姑姑在家里,她的日子总是不太舒服。

    就当不知道算了。

    家里钱多了,是个好事儿呢。

    而且,绣房的姑姑说的男人,长相不错,家里的情况也不错。

    如果非得挑出一点儿不好的地方。

    就是……

    不喜欢女人。

    要娶妻子,不过是想要生个孩子。

    这样也挺好的,不喜欢女人,就不会纳妾,男人不纳妾的情况还是很少的,小姑那个人吧,也就窝里横,走出家门,谁都能欺负一下的。

    这样嫁给那人,似乎挺不错的。

    而且,就小姑的智商,只要那边的人稍稍用心隐瞒一下,就能把小姑骗一辈子。

    越想越觉得靠谱。

    苏青柠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至于苏衡……

    坐在说书桌旁边,手里拿着春秋。

    心里,总觉得小堂弟身边坐着的那个人有些眼熟。

    只是……

    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了。

    ,

    。

    苏沫儿这边,建房子还在继续。

    天气有些热,苏沫儿煮了一大锅的凉茶。

    苏棠跟宋淮安往山上去的时候,还用竹筒提了两桶的凉茶,山上寻找水不容易,渴了热了都能喝点茶水。

    走到山上,宋淮安喝了一口凉茶。

    温热的水从喉咙进入肚子,整个人都舒坦了很多。

    看一眼苏棠:“你姐,还挺能干的。”

    “那是自然,我姐姐是最好的最优秀的女人。”

    “……”就不能谦虚一点儿吗?

    宋淮安盯着苏棠瞧了一会儿,这种不羡慕又?N瑟的小模样,可不是他教的。

    “先生,我娘说姐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我觉得吧,这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配不上我姐,这可怎么办?甭管是谁,我都看不上?”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