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想不想讨欢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兜售马儿的男人连忙摇头。

    甭管温十郎说什么挑刺的话,男人都会怼过去。

    若是不知详情的人瞧见这人脸红脖子粗的,还以为这是要干架。

    其实呢……

    在集市上很多这种事儿。

    一旦到了讨价还价的环节,就会因为杀价吵翻天。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以后,又都是可以好好说话的场面。

    苏柒掐着腰,小脸通红,指着母马从马鼻子眼睛蹄子等等挑拣着毛病说,说道最后成功杀下来把半两银子。

    苏柒呼出一口气。

    看向苏沫儿:“就这样吧,不能继续便宜了,再喊下去我嗓子就哑巴了。”

    “成!”

    苏沫儿拿出银子。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把温顺的马儿套在车上。

    苏沫儿看向温十郎。

    “去请教一下怎么赶牛车?”

    温十郎嘴角抽了抽。

    他早就料到,赶车的会是他。

    不过没关系,被用的越狠,这个家就会越离不开他

    到时候再说去京城把姐姐接出来的事儿,就越有底气。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概就是这样。

    温十郎走到贩卖马匹的人身边,询问了一下应该注意的事儿。

    “这个啊,简单!”老板这会儿很好说话,每个细节都跟温十郎说了。

    中间一点儿不耐也没有。

    温十郎本就聪明,听上两遍就记得差不多了。

    回头看向苏沫儿跟苏柒问道:“我敢把车赶回家,你们敢坐吗?”

    “笑话,怎么会不敢。”苏柒挑眉。

    小脸上全是挑衅。

    现在的苏柒张扬的很呢。

    苏沫儿站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

    反正……

    她比较从心,不会坐马车的。

    走动一下身体健康。

    苏柒推开马车车门坐了进去。

    一点儿都不带怂的。

    苏沫儿往后退了一步,看向温十郎说道:“我回家等你们。”

    从心的苏沫儿靠着双.腿走回家。

    至于苏柒,坐在马车车厢里面,嘴巴就没有合上。

    车厢的座位上包裹着上好的布料,坐上去,软软的。

    在车里还有一个小桌子,桌子四周有小抽屉。

    抽屉里面虽然说是空荡荡的。

    但是……这几个抽屉上还带着小锁,往抽屉里放一些东西,锁上就不会丢了。

    真好!

    坐在车厢里,苏柒都不想出去了。

    晚上睡觉都想在马车里睡觉。

    心里正美着,马车突然往前窜去,苏柒抓住车厢里面一切可以抓的。

    速度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甚至还会突然左拐右拐……

    苏柒觉得温十郎可能是故意的。

    到了家门口,苏柒从车上跳下来,走到粪坑旁边,再也忍不住了,捏着自己的脖子吐了起来。

    吐够了。

    对上周氏担心的眼神。

    强自欢笑说道:“没事的,在路上有些颠簸,颠到了,嗯,那你好好休息。”

    周氏给苏柒送了一碗水,苏柒漱漱口。

    回头看向一侧的温十郎。

    温十郎脸上带着关切。

    手伸出来又放回去,似乎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原本苏柒觉得温十郎是故意颠簸的,现在呢……

    瞧见温十郎不似作假的样子,心里又有些疑惑。

    “你……”

    “你赶紧去休息吧,明儿还有好些事儿要做,虽然现在不用亲自砍柴烧炭,轻松了很多,但是并不代表明天不用去县城,你不用孤寂我,我牵着马车出去练习一下,总能学会的。”

    “……”苏柒觉得温十郎的话非常有道理。

    于是往卧房走去。

    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睡梦里都不**稳,似乎床榻一只摇晃似的。

    一觉睡的昏昏沉沉。

    睁开眼睛,外面已经黑了。

    苏柒从房间走出去,腿还有些软。

    至于温十郎,已经牵着马车走了回来。

    院子里多了一个马棚。

    是钱满溢跟邓大头修起来。

    钱满溢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毕竟没有骨折只是伤口吓人,情况与苏渠山还有柳大壮不一样。

    现在的柳大壮还在床上躺着呢。

    苏渠山坐在院子里,看着干活的人,眼里流露出羡慕来。

    健康的身体多重要呢?

    即使不停的干活,即使很累,他也想健康。

    马棚修好之后,邓大头跟钱满溢每个人提着二两肉外加几个鸡蛋还有馒头往家里走去。

    村里人帮忙,一般时候是不会给钱的。

    拿一些吃的用的,就可以。

    把马儿拴在马棚里,苏渠山突然说的,以后我给马儿割草。

    虽然只有一只手能够动,但是割草这么简单,一条手臂不方便归不方便,还是能做的。

    “好吧。”

    苏沫儿瞥了一下苏渠山的臂膀。

    最热的时候才能拆下来。

    对于正常人来讲,一段时间不劳作就会浑身不舒服。

    苏渠山再不做点儿什么,估计得被逼疯了。

    一只手割草怎么割来着?

    苏沫儿想象一下,觉得有些艰难。

    于是又叮嘱一下:“爹,你可得注意身体了,受伤的手臂是绝对不能动弹的,你受伤多严重,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有数。”

    “有数有数的。”

    苏渠山嘿嘿笑了一声。

    只要让他做事儿就好。

    快慢注意的多也无所谓。

    总比在家闲着发霉要好。

    看一眼院子里的石磨,这几天很少用石磨了,石磨推起来太费力了。

    小柒年纪还小没有什么力气,沫儿给人看病号脉,行针动伤口,对手形要求也高,推磨这种事儿偶尔干干就行了,时间长了肯定不行。

    苏渠山看向温十郎。

    脸上露出慈爱的笑。

    他可没有忘记家里的孩子都喜欢喝豆浆。

    对着温十郎招招手。

    温十郎走了过去。

    苏渠山指了指院子里的石磨说道:“想不想讨小柒跟沫儿欢心?”

    “……”温十郎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表情来。

    总觉得现在甭管说什么,他都是要被坑的对象。

    “自然是想的。”温十郎点点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纯良好骗一些。

    苏渠山说道:“小柒跟沫儿都喜欢喝豆浆,如果豆浆里面掺些蜂蜜更好,只是现在季节不对,找不到那么多蜂蜜。”

    “豆浆……”

    温十郎是会做的。

    在家的时候温九娘教过他。

    还说若是哪天沦落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步,还可以卖豆浆换钱。

    现在,似乎比当成说的还惨。

    温十郎点点头,不就是磨豆浆吗?只要能够哄得苏沫儿开心,让他磨豆腐都干。

    “叔叔放心,我明儿一早就磨豆浆,现在先去挑选一个大豆。”

    “去吧,可以放在小棠的房间里,我跟你一起捡大豆。”

    “这不用了,又不是力气活。”

    温十郎立马摇摇头,让苏沫儿的父亲干活,他又没傻,这种事儿是万万不能做的。

    夜里正挑着黄豆。

    抬头看见苏柒。

    苏柒的脸色有些惨白惨白的。

    想来是坐车晕的。

    温十郎有些心虚。

    “好点儿没?”

    “好多了,你以后可得好好学学,不然可没有人敢坐你的马车。”

    “好嘞,我会注意的。”

    温十郎郑重点头。

    把苏柒折腾的这么惨,他也有些后悔来着。

    “你,可以帮我隐瞒一下吗?”

    “隐瞒什么?”苏柒见温十郎在烛光下捡黄豆,心里升起一种叫怜悯的情绪。

    夜里本就是各种情绪容易滋生的时候。

    两个人心理又都有缺陷。

    坐在一起,似乎多了几分契合。

    不过……不管是苏柒还是温十郎都没有往情情爱爱上想。

    一来两个人年纪都不大。

    二来,苏柒刚刚在霍枭身上栽了个跟头,哪儿会继续想这个问题。

    同样,温十郎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不会有不该有的心思。

    苏柒帮着温十郎挑选黄豆,速度就快了很多。

    “你挑这个做什么,不累吗?”苏柒想到温十郎学了一天赶车,脸上的怜悯一闪而过。

    “苏叔叔说了,你姐喜欢喝豆浆,我给她磨豆浆喝啊,我对她好了,她也会对我好是不是?”温十郎说完,看向苏柒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期待。

    “会的吧。”

    苏柒有些不确定。

    苏沫儿的性格,她都有些不敢确定。

    经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儿。

    又无迹可寻。当然,只要做事不出格,也不会过的太难的。

    不过什么叫出格,怎么才算出格呢?

    苏柒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疼。

    看一眼温十郎:“你乖乖听话我姐就不会把你赶出去的,毕竟我家能够干活的人不多。”

    “哦。”

    温十郎羞涩的笑了一下。

    苏柒更心疼眼前的少年了。

    拍了拍温十郎的肩膀说道:“加油吧。”

    时间不早了,总是留在异性的房间也不大好,苏柒乖巧走了出去。

    温十郎目光凝在苏柒背上。

    好一会儿才关上门。

    躺在木板床上,温十郎心里有些不安稳。

    到底不是自己的家。

    在这里睡觉怎么可能安稳的了。

    ,

    。

    隔壁村子的张家。

    张富贵吃了晚饭,躺在床上。

    没一会儿肚子就饿了。

    睁开眼睛,仔细想想了晚上吃的东西,糙米饭,水煮青菜,还有几根小咸菜,儿子还偷偷给他弄了一盘剩下的红烧肉。

    肉烧的有些焦了,味道跟刚烧出来的也不能比。

    但是他一个人足足吃了一盘子。

    按理说应该不饿了。

    为什么肚子还空虚呢?

    可能是受到惊吓。

    其实不饿的。

    这么想着,张富贵又睡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