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要怨就怨我吧
    至于老苏头,低着头一脸的严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然,左右不会打什么好主意。

    “过来吧。”苏沫儿说道。

    苏渠海立马收回视线,对着苏沫儿笑了一下。

    笑容真诚的很,从外表看,根本就看不出苏渠海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这年头的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会做戏。

    带着两个人走进苏棠的房间。

    苏沫儿站在一侧。

    苏棠的房间比较简单,只有一个凳子,多余的坐着的地方都没有。

    老苏头坐在凳子上,苏渠海磨蹭一下,往床上坐去。

    “老二啊,你可是怨爹了?”老苏头浑浊的目光在苏渠山的肩膀上停了一会儿。

    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颤抖。

    苏沫儿看向老苏头,脸上闪过疑惑,老苏头这是打亲情牌了?想要用爱感化苏渠山?

    “老二啊,当初是我不对,跟爹没有关系,你是个听话的孩子,应该明白爹一直都对你挺好的,当时我看见那些野兽,心里害怕,手上就控制不住,你要怨就怨我吧。”

    “……’苏渠山眼神越来越复杂。

    怨吗?

    肯定是怨的。

    被老虎啃了那么一下,他都已经做好回不来的准备了。

    如果回不来,家里的孩子可怎么办呢。

    周氏是个软弱的,肚子里还揣着一个,下面三个孩子一个都没成人。

    那个时候甚至觉得,这亲人不要也罢。

    但是……

    他没死!

    没死就还是一个活人。

    人活着应该做些什么呢?

    不孝可以吗?

    他也想不孝!

    不讲亲情!

    但是下面有好几个孩子看着,他得以身作则!

    不能树立不好的榜样。

    苏渠山闭着嘴,好一会儿没说话。

    苏沫儿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苏渠山没有直接原谅。

    说明什么……这人还有改变的可能,就是想要改变难度有些大,代价有些高,很难罢了。

    “爹,儿子救您是应该的。”苏渠山叹口气,语气平平,不像以往对亲情那么期待!

    老苏头心里有些不舒服

    最听话的儿子啊。

    现在疏远了他。

    有时候感情这个东西,一旦破碎了,就粘不回来了。

    老苏头浑浊的目光落在苏渠海身上。

    苏渠海哆嗦一下。

    赶紧扯了扯苏渠山的肩膀:“老二你可别对爹有什么不满,当时发生的事儿,你应该记得,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不过我不是已经被沫儿处置过了吗?当初说好了的,这件事儿算是过去了。”

    苏渠山没说话。

    脸色瞬间惨白。

    肩膀被苏渠海扯了一下,疼的离开。

    那种钻心的感觉。

    他是一点儿都不想再次感受了。

    “大伯你松手。”苏沫儿发现苏渠山脸色的变化,目光瞬间就落在苏渠海身上,伸手打开苏渠海的手。

    苏渠山身上的伤口太严重了。

    即使不动弹都会疼痛难忍,在这种程度上还有酸酸麻麻胀痛的感觉。

    现在被苏渠海这么扯了几下。

    没有吼叫出来,已经是苏渠山比较有意志了。

    苏渠海被苏沫儿打了一下。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

    瞬间就肿了起来。

    这是用了多大力气。

    看向苏沫儿的眼神多了几分狠辣。

    “大伯还是回去吧,我爹的伤口被你扯裂了。”苏沫儿话落,再看苏渠山肩膀上的绷带,果然已经被血渗透了。

    然而这种伤口并不好处理。

    一大块的肉被剜下来。

    上药包扎,还得消毒杀菌!

    一个处理不好就会破伤风,苏沫儿对着苏渠山都没有好脸色了。

    如果不是苏渠山要见人,她早就把人给赶了出去,哪儿还有这么多事儿。

    “沫儿别生气,我不疼。”苏渠山忍着痛,嘴唇颤抖的咬出几个字。

    不疼?

    这样了还不疼!

    骗傻子呢!

    苏沫儿真想说一句活该。

    然而……

    苏渠海并没有离开,站在屋子里,黑着脸,还在懊恼被苏沫儿打了手背一下。

    对于苏渠海这种大男人来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小辈孩子的欺辱。

    苏沫儿看行老苏头。

    老苏头脸一黑一红的。

    本来这次过来是打算修复一下感情的。

    结果,这都什么事儿呢。

    “回去了,愣在这里干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苏头阴沉着脸,当着苏沫儿的面,骂了苏渠海两句。

    苏渠海当时就委屈了。

    还想说什么,一回头就看见苏渠山肩上绷带上的血。赶紧灰溜溜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的一瞬间,苏渠海是恨不得苏渠山这次就这么凉凉了。

    如果凉了,他就不用这么低声下气了。

    送走苏渠海老苏头,苏沫儿重新给苏渠山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次苏沫儿没有用麻醉的药。

    看着苏渠山死去活该,死去活该,嘴唇都被咬破皮儿,身上的汗水也够二斤的。

    如果用了麻药,苏渠山就不长记性。

    而且……

    甭管什么时代的麻药,对于人的神经都有一些损伤。

    苏渠山身子已经够遭罪了,如果再用麻药,就算身子好了,估计跟半身不遂也没有什么区别。

    她是一个合格的大夫,怎么能够让人沦落成那个样子。

    自然是不能用麻药了。

    苏沫儿给苏渠山处理好伤口,回头瞧见周氏站在门口。

    周氏脸色苍白。

    可能刚才被刚才的画面给吓到了。

    苏沫儿走了出去,周氏跟在苏沫儿身后,轻轻问了一句:“你爹那个样子,没事儿吧!”

    “再有什么能够多严重,反正日后不能干力气活了,就算手臂好起来,学会做账,也不能长时间写字,受过伤的人自然比不上正常人。”

    对着周氏,苏沫儿一点儿也没有隐瞒。

    或者也不需要隐瞒什么。

    总不能所有心理身体上的沉重都要她一个外人担着吧。

    “能活着就好,不能干活,以后就养养鸡养养鹅。”

    “您倒是能够想开。”

    苏沫儿笑了一声,看向周氏目光多了几分审视。

    突然发现周氏跟苏渠山似乎都在变化。

    变的有判断了。

    这是好事儿啊!

    证明她这么辛苦没有白忙活。

    只是……

    还是有些心累!废了那么大的精力,在她放弃的时候,这些人突然发生了转变。

    那种感觉,就跟打游戏一样,甭管怎么玩都不能闯关,打算卸载了这个垃圾游戏,瞬间就通过了。

    就跟被一个精于算计的人监视着一样。

    不太好受啊!

    “没有想得开,只是,都已经那样了,能够捡回来一条命就是很难得了,不是吗?”

    周氏被苏沫儿突然的笑搞得有些惶恐。

    赶紧解释一下。

    苏沫儿摇摇头。

    周氏现在这么怕她?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但是……她为什么就没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呢。

    不应该很激动吗?

    就跟走到人生巅峰一样?

    她果然不是小白文的猪脚。

    “您若是没事就休息着吧,仔细调养身子,还有四个多月就要生了。”

    “是呀要生了。”周氏伸手摸了一下肚子,脸上露出恬淡的笑。

    苏沫儿赶紧招来小老虎。

    抱着雪球回到自己房间了。

    孕妇的心情,真的奇怪的很,猜不透不想猜。

    休息一日。

    次日,老苏头又带着苏渠海过来了。

    苏渠海走路的时候脚一颠一颠的,就跟臀.部受过伤一样。

    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的。

    生怕走路的时候会碰触到臀.部的伤口一样。

    苏沫儿看见人说道“我爹还没有醒来,昨天失血过多,阿爷您如果真得有心,就等我爹身子好了,去找您吧!”

    苏沫儿话落。

    老苏头回头瞪了苏渠海一眼。

    说道:“你爹受伤不能动,你娘又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了,我就暂时在这里住上几日,等你爹身子好了,我在会去。”老苏头话落,苏渠海额头开始淌汗水了。

    什么情况。

    爹要跟二房住在一起。

    这不是诚心让大房没有脸吗?

    “爹,您不能……”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娘不还在那边儿,你担心什么?”

    “……”苏渠海抿了抿嘴唇。刚想说些什么,就见老苏头要脱鞋子。

    对于老苏头的鞋底,苏渠海是害怕的很。

    转身立马就跑了。

    这会儿脚不疼了,手也不扶着屁.股了。

    老苏头瞧见苏渠海这么一点儿出息,心里更郁闷了。

    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儿子呢。

    “给我腾一个房间。”老苏头看向苏沫儿。

    苏沫儿摇摇头

    “这还真没有,阿爷啊,您如果真的要住在这里,就得把猪窝修一下,不然,您要么我我娘一个房间,要么跟小柒或者我爹一个房间睡觉,只是我娘就算是个孕妇,您也不能睡在一起。

    扒灰这种事儿传出去多难听啊!

    至于小柒的房间,您如果能够忍受小柒打呼噜倒是无妨,我爹受伤了,床上肯定只能睡一个人。”

    苏沫儿话落,瞧见老苏头脸色变黑。

    手里的鞋子对着她落下来。

    苏沫儿赶紧挪开。

    她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

    也知道这些话不仅不好听,还有些惊世骇俗。

    如果现在没有分家,如果现在一家之主还是老苏头,如果老苏头还有对她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她肯定不会用这些话来刺激老苏头。

    但是……

    分家都分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