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白虎
    村长见苏沫儿注意正,就没有强迫苏沫儿过去。

    一个人往村里的祠堂走去。

    苏沫儿回到家里。

    饭菜刚出锅。

    苏柒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苏沫儿挑眉:“刚洗澡?”

    “嗯,顺便把头发也洗了一下,姐,咱家的皂胰子用完了。”

    “知道了,改天去买。”

    皂胰子洗衣服洗手洗脸洗澡洗头都能用。

    或者说,对于刚刚能偶吃饱的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用区分。

    反正都是去污的。

    分得那般细致做什么。

    有那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发家致富。

    “去把头烤干再出来,头发这么湿吹了风是要头疼的。如果睡觉前头发还没干,以后就遭殃了,不许养成湿头睡觉的习惯,知道吗?”

    苏沫儿说完,抬眼瞧了苏柒一下。

    苏柒点头,拿着毛巾把头发裹住。

    跑到灶房里。

    灶房温度比较高,锅灶里还烧着水。

    灶膛里面燃烧着干柴。

    苏柒坐在灶膛前面。

    拿着木梳毛巾。

    木梳把头发梳理顺畅。

    发烧的水积攒多了,用手里毛巾一擦。

    加上灶膛传来的热度。

    没一会儿头发就干了。

    从灶房走会堂屋。

    桌子上只剩残羹剩饭了。

    苏柒心里委屈。

    “怎么不等我呢?”

    “叫了你好几声,谁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听见。”周氏嗔怪一声。

    方才她大声喊了几句。

    谁知道人就不过来。

    为什么没有听见。

    苏柒脸红了一下。

    不过……刚从灶房走出来,灶房温度比较高,脸本来就红,这会儿心虚之下脸红了,也看不出来。

    她刚才想到了霍枭。

    偷偷往苏沫儿瞥去。

    见苏沫儿没有注意她,苏柒偷偷呼出一口气。

    低头开始吃饭。

    饭菜有些凉,不过没有凉透,现在吃起来正好。

    苏柒吃完,作为最后一个吃完饭的,自然得打扫房间,洗刷锅碗。

    ,

    。

    苏沫儿心里也有事儿。

    藏着的事儿还不少。

    容珂让她暖床?到底是怎么想的?

    在水盆里照了一下,说美吗?自然是美的,只是年纪太小,风情被限制,再长上五六岁,才能将这具身体最好的容颜展现出来。

    卧蚕桃花眼,本就代表风情无限。

    不过,容珂是什么人呢?

    摄政王。

    这天下最美的女人,最漂亮的躯体,全都在深宫之中。

    若是容珂有心想要得到谁,还不是很简单?

    毕竟已经是摄政王了。

    作为东西两厂的厂督,说好听点是厂督,说的露骨一点儿就是太监。

    一个太监自封成摄政王。

    还把持着朝政。

    已经是文人口诛笔伐的存在了。

    这般,若是淫.乱一下后宫,似乎也算不上什么。

    所以容珂为什么会选择她?

    难不成是看透了她有趣的灵魂?

    但是灵魂再有趣,也比不上被容珂带回去的温九娘,那位的灵魂才是最有趣的,甚至有可能还是这个世界天命之女。

    还有山上的出现意外。

    好好的村子突然不安全了。

    苏沫儿辗转难眠。

    月亮隐去一般。

    快要睡着的时候,床似乎变得拥挤起来。

    苏沫儿睁开眼睛。

    对上一双冷眸。

    “摄政王……”

    “别说话,睡觉了。”

    容珂话落,闭上眼睛。

    苏沫儿……

    苏沫儿又睡不着了。

    盯着床边多出来的人,想把人踹下去。

    当然也就想想罢了。

    往闭上眼睛,原本以为自己会辗转难眠,然而,并没有,闭上眼睛,就进入梦乡了。

    清早起来,房间里已经没有容珂了。

    似乎……

    她真的就是一个暖床的工具。

    被子上多了淡淡的冷香。

    证明昨夜容珂是真的来过,而不是她的一场梦。

    从床上起来。

    周氏坐在院子里。

    苏渠山出去了,同样苏柒也不在家。

    瞧见苏沫儿,周氏抿了抿嘴唇,眼里带着懊恼:“灶房里还热着饭菜,你爹被村长叫走了。”

    “……”苏沫儿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时候村长把苏渠山给叫走,能够是什么事儿呢。

    看向周氏的肚子。

    只希望苏渠山不会有事。

    不然周氏这肚子……

    一波三折的。

    如果周氏肚子里的孩子能够生下来。

    肯定是打不死的小强。

    如果是个男孩,说不准又是一个点家男主一样的人。

    ……

    苏沫儿洗漱一番。

    走进灶房,简单的用了早饭。

    继续给鸭子建造舒适的生活环境。

    春天里。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地面前几天还是枯黄色。

    到了现在,远远近近浅浅淡淡的绿色,还有空气中暖洋洋的味道,无一不是证明春天的到来。

    春天都到了,山里的动物也应该生小的了。

    为什么里面的野物还会跑出来?

    用了将近一上午的时间,苏沫儿终于把鸭子生活的场地给圈了起来。

    这个时候,苏沫儿是非常的希望山里的大型动物别下来。

    毕竟……

    这个地方她用了将近半个月才圈起来的。

    走回家里。

    已经是晌午了。

    苏渠山蹲在院子里,脸上带着愁苦。

    “村长怎么说?”

    苏沫儿洗手的同时问了苏渠山一句。

    “得去山里看看,明天就去。”

    苏渠山说着话伸手在脑袋上锤了几下。

    今儿上午又有人在山上出事儿了。

    说是看见了两只老虎。

    还是白老虎。

    自古就有把白色当成祥瑞一说。

    比如白鹿,每次出现都会产生一个圣明的君主。

    现在如果出现的是白虎。

    怕是要惊动上面的老爷们了。

    ……

    对于国家来说,出现这样的祥瑞应该是好事儿。但是对于靠近山林生活的人来说,这就不是好事儿。

    毕竟……

    听着村长话的意思,就算上面来人了,也会主要活捉。

    活捉白老虎。

    这得用人命来填!

    “明天就去?”苏沫儿擦了一下手,村长突然变得急迫起来?

    “今天又有人出事了,说是看见白虎了。”

    “白虎?”

    苏沫儿皱起眉头,事情的发展从不会在控制中。

    苏渠山继续说道:“村长会跟隔壁村子联合起来,多一些人,安全才能有保证。”

    “……”如果真的是白虎,那结果只能是白虎伤人,人不敢伤白虎。

    “怎么安排的。”

    苏沫儿问了一下。

    苏渠山说道:“如果有人贡献牲畜就不用人冒险了,不贡献牲畜的就得出人,每家每户最少出一个,咱们分家了,咱家这里我的去,那边你大伯、三叔跟你爷都得去。”

    “……”那边成年男人除了苏衡都出去了?

    苏沫儿稍稍动一下脑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苏青柠先是凑近村长媳妇儿利用人家,给出想要结亲的意思,现在又把人给戏耍一番,村长再怎么称职,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要是人,就会有私心的存在。

    平日里村长没有去找茬。

    甚至,柳大壮为了感情冲动摔断了腿也什么都没说。

    还以为村长真的是个好人,现在,哪儿有什么纯粹的好人。

    明明就是忍着忍着。

    现在寻到机会,一焖子下去。

    那边估计都得爆炸了。

    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当然村长也不算什么恶人。

    “行吧,爹你先做饭,我去村长家看看,都有几家准备用牲畜代替的,村里大概出多少人,什么时候从那边上山。”

    “你去吧,你跟村长比较熟,也好说话。”

    苏渠山叹口气往灶房走去。

    甭管遇见了什么事儿。

    该吃饭的都得吃饭。

    吃饱了遇见危险才能跑的动。

    苏渠山有些庆幸,他自从离开破庙脱离难民生活之后吃的一直都挺饱的。

    身子也很健康。

    如果真的遇见什么事儿。

    就算跑不过老虎,也能跑过同村瘦巴巴的吃不饱的人。

    苏沫儿离开家里,寻到村长家。

    这会儿村长家有不少的人。

    乱糟糟挤在院子里。

    苏沫儿走进去,院子里的人瞥了苏沫儿一眼,随即就不关注了。

    江氏瞧见苏沫儿。

    凑了过去。

    “沫儿你来了,是来看大壮吗?我们大壮这两日都在念着你,可想你了。”

    江氏说着话,还对苏沫儿挤挤眼睛。

    苏沫儿……

    眼睛疼。

    还有,柳大壮念着她?

    她每次过来给柳大壮上药,都把柳大壮折腾的要死要活的。

    这种情况,还会念着想着?

    有病吧!

    哥斯摩尔德综合征?

    “他脑子有坑吗?”苏沫儿推开江氏,挤到堂屋里。

    村长坐在里面,跟几个头发灰白的老头子说话。

    村长看见苏沫儿,对着苏沫儿笑了一下。

    “怎么这会儿过来了,现在可没有时间招待你,要不去你去找大壮说说话?”

    “不用了,村长我就打问一下,村里有多少人用牲畜代替人?”

    “邓大头一个,柳鹏飞一个,柳程旭一个,还有柳新安一个,一共四个人贡献牲畜,除了这些还有几家人用银子代替了,交上了可以买一只牛羊的钱。”

    村长说着,脸上严肃的表情终于轻松了一些。

    上山的时候要把这些牲畜的腿给打断,这样的话,真的遇见老虎了,四条腿的才能跑的慢一点儿。

    “邓大头?”

    邓大头有多宝贝他家的牛?

    没人比苏沫儿更清楚了。

    现在邓大头竟然用牛代替人去山上了。

    看来山上真的很危险了。

    “邓大头新买了一头小牛犊子,用小牛代替的。”

    “……”小牛的价格也不低。

    在有些人家,宁愿出人也不想出牛。

    毕竟怎么说呢?

    一头牛要比一个人在农活里出力更多。

    “行吧,我知道了,您忙就是了。”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