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串门子?
    抬眼看向苏沫儿,这个时候秦大夫是有些心虚的。

    昨天跟苏沫儿一起给柳大壮处理腿上的伤,瞧见苏沫儿的手段,有心推荐苏沫儿去战场当随行的大夫,如果这种擅长处理外伤的人去了战场。

    大周朝的儿郎们存活的概率就会高处很多。

    然而……

    方才看见苏沫儿洗衣服,秦大夫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单纯。

    这女子如果上了战场,就算回来之后全须全尾的。

    估计也会被人小看。

    女人啊!

    不过,小姑娘不能上战场,但是这一手处理伤口的本事可以传下去。

    秦大夫开始打主意了。

    “……”没有来这里做什么?

    串门子?

    苏沫儿抬眼,看向秦大夫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狐疑。

    被苏沫儿这般盯着看。

    秦大夫眼神闪烁一下。

    “苏姑娘,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既然为难的话,那就不要讲了,对了秦大夫,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给我娘把脉一下吗?”

    苏沫儿一开口,秦大夫差点儿就自闭了。

    这个姑娘怎么说话呢。

    一般来说,遇见这样的问题,都会主动延续话题吗?

    怎么……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拒绝了呢。

    拒绝了就算了,小姑娘开口就让他帮忙,还真的是能够说出口啊!

    “可以。”

    秦大夫自觉脸皮没有这个小姑娘这么的厚。

    点了点头。

    苏沫儿起身将休息的周氏拉出来。

    “娘,这位是从县城里过来的秦大夫,医术好着呢,让他给你把把脉。”

    “嗯。”

    周氏点点头。

    走到秦大夫身边,略微局促的打了一个招呼。

    秦大夫没有摆什么架子,静静给周氏把脉。

    抬头看向周氏,问了一下日常中的问题,苏沫儿站在一旁,观看着秦大夫的脸色。

    见秦大夫没有露出难色。

    心里轻松一些。

    秦大夫收回手,摸了一下下巴上的胡子,看向周氏:“夫人还请放宽心的好,如果方便,可否观看一下夫人最近服用的安胎药?”

    “可以的。”

    不能周氏回应,苏沫儿答了一声,将自己开得药方子写了下来。

    递给秦大夫,秦大夫盯着宣纸上的字看了一会儿,眼神时不时往苏沫儿身上瞥。

    “苏姑娘,其中几种药可以改一下,那般会更温和。”

    “那就有劳秦大夫了。”

    “客气了。”

    秦大夫从苏沫儿手里接过毛笔。

    在宣纸上重新写了一个药方。

    看向苏沫儿说道:“苏姑娘这个字,可以多练练。”

    四四方方的就跟初入蒙学的孩子写的一样。

    虽然这样的字迹比较方便辨别,但是,拿出去的话,不好见人。

    苏沫儿嘴角抽搐一下。

    如果不是看在秦大夫好说话的份上,她得把人给赶出去。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盯着她的字迹。

    她就是一个小农女,要求那么高做什么?写的字不好看才符合现在的人设呢。

    此刻的秦大夫并不知道自己被腹诽了,还想着怎么从苏沫儿手里把处理外伤的法子学到手里。

    那种速度又有效的法子。

    “秦大夫长居县城,可有知道那个私塾比较好。”

    “好?苏姑娘说的是哪一种?”

    “正直不迂腐,端庄却变通。”

    “你这人要求倒高的很,简单的几个字,把县里大部分的先生给……排出了。”

    “这么说,还有小部分?”

    苏沫儿听见秦大夫的话眼睛一亮。

    虽说刚刚见到这位秦大夫的时候,觉得这位大夫有些迂腐,但是相处一下,了解一番,也没有刚刚见到那会儿的不喜了。

    人跟人还是得早些相处才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性子。

    “苏姑娘,我若是能够帮助……”

    秦大夫说话的时候,视线从院子里站着的苏棠身上划过。心里明了。

    “帮助令弟找到让你满意的先生,你可否也帮助我一个忙?”

    “什么忙?”

    苏沫儿追问。

    虽说她经常往县城跑,但是,对于县城里哪个先生比较德高望重,还是很难打听的。

    毕竟,她接触的圈子限制了。

    如果秦大夫能够帮忙自然是好的了。

    毕竟,一寸光阴一寸金,年幼时候的时间更是耽误不得。

    “老朽想要学一下苏姑娘处理伤口的手法。”

    “可以。”

    处理外伤的手段,在后世很普遍。

    百度一下,任何人都能了解。

    用这个交换,苏沫儿觉得挺值的。

    李大夫能够不求回报的传授她医术,而她,自然不能太自私了。

    “可以问一下,秦大夫学这个手法,是用在什么地方吗?断胳膊断腿这种伤,一般来说,并不是很多。”

    “边境不稳,老夫过些日子要去军营了。”

    “秦大夫大义。”

    苏沫儿对眼前这个黑脸大夫更佩服了。

    “今天时间不早了,我明日开始教你。”

    “苏姑娘倒是跟一般的女子不一样。”

    “……”苏沫儿有些方,她现在最怕的评论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似乎很神秘’之类的评价。

    她就想苟着猥琐发育。

    如果太打眼了,就会被容珂弄走,那位眼里是真的容不得沙子。

    “一样的一样的,一个鼻子两只眼睛。”

    苏沫儿讪讪笑了一声。

    秦大夫没有在苏沫儿这边多留。

    说了几句话,就往村长家里走去。

    村长儿子腿上的伤,还得仔细盯着比较好。

    目送秦大夫离开,苏沫儿看了一眼秦大夫开的药方,感慨一句,果然是术业有专攻。

    在中医这个范畴里,她还是初入门庭的小萌新。

    “娘,明天让小柒去医馆重新抓药,您的身子,可是拖不得。”

    “重新抓药,得花钱,咱们家还有银子吗?”

    “上次爹的工钱不是没用,还有小柒有一个银簪子呢,您放心就是。”

    苏沫儿随口扯了一句。

    安慰一下周氏,就往院子走去。

    木盆的水已经凉了,苏棠蹲在地上,拿着衣服在搓板上搓洗。

    小小的拳头通红通红的,捏着厚重的布匹,累的脸都憋红了。

    扯来苏棠,苏沫儿说道:“去休息一会儿,这些事儿交给姐姐。”

    “我要帮忙呀。”

    “你想帮忙呀,那就去烧上一些热水,盆子里的水已经凉了。”

    “哦。”

    苏棠应了一声。

    转身往灶房走去。

    苏沫儿碰了一下水盆里的水。

    想了想没有为难自己。

    等着灶房的热水烧好了,才继续搓盆子里的衣服。

    这年头没有洗衣机,没法烘干,洗了衣服,用清水冲洗一遍,双手向着反方向一拧。

    拧不动了,将衣服展开,晾晒起来。

    晾晒得有个五六天才能干,苏沫儿这会儿有些期待春夏了,最起码到了夏天,衣服洗干净了,放在院子吹一下风瞬间就干了。

    洗完衣服就到了煮饭的时候。

    一天下来,明明感觉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偏偏没有闲着。时间呢,也过去了。

    真的奇了怪了。

    苏沫儿煮好饭,苏柒从外面走了回来。

    瞧一眼苏柒,苏沫儿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去砍柴了,不是多了一个新客户吗?不放心让老于一个人砍柴,只能才县城回来之后,三个人一起砍柴。”

    “昨晚上没有睡觉都不需要补一下?”

    “在路上睡了个来回,就不困了。”

    苏柒回了一声。

    坐在桌子旁边。

    苏沫儿将周氏吃的药需重新从医馆抓的事儿跟苏柒说了一下。

    苏柒端着碗的手抖了一下。

    抬眼看向苏沫儿,幽幽叫了一声:“姐。”

    “嗯,别慌,等咱家养了鸡鸭鹅,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可以每天睡到太阳晒屁.股再起来。”

    “……”

    苏柒低下头,不想跟苏沫儿说话。

    养鸡!

    话说的真好听。

    养了鸡以后,鸡要卖给谁呢?鸡蛋卖给谁呢?

    怎么换钱呢。

    县城里的酒楼食铺都有来源,她们如果横插一杆子,是要得罪人了。没有门路不管做什么都艰难,就跟卖炭一样,一家一家经营,到现在才稳定下来。

    食锦轩那边的掌柜似乎不打算继续合作下去。

    明年还得继续找合作的人,意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不好做。

    瞥了苏沫儿一样,苏柒没有被忽悠住。

    苏沫儿笑了一声,果然,经常出去的人就会有些见识。

    不好骗了呢。

    “鸡鸭跟炭不一样,吃的东西,要比炭好卖多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别慌就是。”

    “……姐,要不我把炭的生意还给你。”

    “小柒,作为女人你不努力提升自己,以后可怎么办呢?知不知道就算跟人成亲也得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咱们家老爹是指望不上了,你只能指望你自己,如果现在把卖炭的事儿还给我,你怎么锻炼自己,怎么提高自己,难不成以后你想跟娘一样,嫁给一个爹一样的男人,每天生活苦不堪言?”

    “……”周氏幽怨的目光在苏沫儿身上停留一会儿。

    怎么,她就不要面子了。

    想到苏渠山好久没有回来。

    周氏担心起来。

    担心苏渠山在外面会不会吃不好,会不会睡不好。

    “娘,您又想什么呢,心情不要那么沉重,多想一些开心的事儿。”

    “……好,听你的。”

    周氏嘴角露出浅浅的笑。

    苏沫儿简直要被周氏气死。

    瞧着周氏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是离开苏渠山就不能活的模样,心里对于婚嫁更恐惧了。

    她的未来,肯定不能跟周氏一样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