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塌陷下去
    就连《春秋》、《孟子》都能背下来。

    见苏棠短时间里将这些东西背诵下来,苏沫儿皱起眉头。

    虽说苏棠有这方面的天赋,不过,苏沫儿并不想让苏棠用,在短时间里把这些东西都给记忆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大脑造成负担。

    苏渠山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没人理会。

    脸上闪过失落。

    刚想往堂屋走。

    钱满溢拄着拐杖从床上慢吞吞爬起来。

    在钱满溢看来,住在别人家里,肯定要给当家主人打个招呼了。

    加上白吃白喝好几天。

    如果不出面,怎么都不合适。

    “苏……”

    一个字说出来。

    对上苏渠山疯了一般的眼神。

    钱满溢愣了一下。

    苏渠山将身上的麻袋扔在地上,盯着钱满溢:“你在我家做什么?”

    “受伤了,苏姑娘帮我诊治。”

    “诊治,你让一个小姑娘给你诊治。”

    苏渠山说着就要往钱满溢脸上打去。

    坐在房间里的苏沫儿听见外面的呵斥声。

    从屋子走出来。

    瞧见苏渠山失控。

    钱满溢那伤口刚刚好一点儿,可不能崩裂了。

    然而……

    苏沫儿出来晚了。

    苏渠山一拳头下去,钱满溢吃疼之下,手里的拐杖拿不住,掉在地上。

    人也摔倒了。

    腿上的伤口崩裂。

    鲜血瞬间将衣服染红。

    苏沫儿扯着就苏渠山将人甩开。

    盯着钱满溢的伤口。

    气的脖子都红了。

    作为大夫,辛辛苦苦将一个人的伤口治愈。

    结果……

    “你可真是……每次回来都不会有好事儿,苏棠出来。”苏沫儿对着堂屋的方向喊了一声。

    苏棠立马跑了出来。

    “帮忙把人抬到床上去。”

    “我自己……”钱满溢还处于清醒状态。

    想说自己可以回床上去。

    但是,被苏沫儿一瞪。

    立马就从心了。

    苏沫儿年纪再不大,但是医术确是他亲眼看见的,腿上被野猪獠牙钻了个洞,都能治愈了。

    若是还不信小姑娘的医术。

    可以直接去死了。

    苏沫儿跟苏棠两个人吃力的把人抬到床上。

    苏渠山不察之下被苏沫儿甩了一下子,火气蹭蹭的出来。

    尤其是看见苏沫儿跟苏棠关心一个外人,不理会他……

    更是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位子被人惦记了。

    “你你们真是够了,我在外面类似累活挣钱,你们弄个男人在家里养着,把我当成什么了。”苏渠山吼着的声音很大。

    然而……

    苏沫儿跟苏棠都没有理会。

    苏沫儿看向苏棠说道:“去烧水,多烧一点儿,烧水你会吧。”

    “会的。”

    苏棠跑到灶房忙碌起来。

    外面吵闹的声音把周氏给惊醒了。

    走出门就听见苏渠山的话。

    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

    伸手扶住门把。

    这才缓过来。

    周氏稳了稳心神,从房间走出来。

    看见院子瞠目红脸的苏渠山,说道:“回来就回来了,吵吵闹闹的做什么?”

    周氏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听着就舒服。

    然而……

    在苏渠山耳朵里,这就是嘲讽。

    就跟刚才苏沫儿说的一样。

    他一回来就把家里搞得乱糟糟。

    伸手把周氏一推,周氏栽倒地上,苏渠山咬牙说道:“行吧,我不该回来,我不回来了,可以吧。”

    周氏捂住肚子。

    脸色瞬间就白了。

    眼瞧着苏渠山离开。

    疼痛难忍的声音从嗓子里挤了出来。

    苏沫儿听见动静,快速简单处理的钱满溢的伤口。

    走出来就看见周氏躺在地上。

    盯着地面看了一会儿……

    没血!还好!

    “小棠出来。”

    苏沫儿知道自己一个人扛不动周氏,就算能够抗动,也顾及不了肚子,对着灶房吼了一嗓子。

    苏棠刚点着火,听见苏沫儿的声音,往灶膛里添了几根柴,立马跑了出来。

    “来,把娘抬到我房间去。”

    “哦。”

    苏棠比苏沫儿冷静多了。

    听见苏沫儿的话,主动抬着周氏的腿脚。

    把周氏抬到床上。

    苏沫儿开始把脉,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是动了胎气了。

    “娘,要不咱把这孩子引出来吧,您现在的身子有些弱,若是继续怀孕,身子可能扛不住,到时候说不准……”

    “说不准会一尸两命?”

    周氏惨笑一声。

    伸手在苏沫儿的脸上摸了一下。

    “生孩子本就是往鬼门关走一样,他不想离开,你看摔了一跤还能坐的住,肯定是想要来这个世界上看一眼,我得给他机会啊,我想生个儿子,我不是生不了健康儿子的女人。”

    “……”就算生了,小家伙也会先天不足。

    苏沫儿想说一下。

    但是……

    周氏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

    对于母亲,对着这个时代女人的生活责任,苏沫儿并不能感同身受。

    “丫头,你本事大,你就跟仙人一样,你救救你弟弟,好不好?”

    周氏抓着苏沫儿的手臂,眼神变成渴求。

    “值得吗?”

    “值得的。”周氏笑的温温柔柔。

    苏沫儿闭上眼睛,点点头:“我尽力。”

    拿出银针给周氏快速施针。

    待周氏昏睡过去。

    苏沫儿又跑到苏棠房间里,继续给钱满溢诊治。

    这么两遍来回折腾,到了天黑,苏沫儿都没能闲下来。

    月亮挂在天空,皎洁的很。

    苏柒笑着从外头跑回来。

    她今天可能干了。

    又跟两个人谈好了木炭供应的事儿。

    谈了两家,每天挣钱又多了。

    不过,这两家只需要供给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天不怎么冷了,人就不用炭了。

    时间上虽然短了一点儿。

    但是……

    苏柒还是很高兴。

    生意是她谈成的。

    走进家门发现家里的氛围有些怪异。

    她回来这么晚,竟然都没人问候一声,灶房里也没有饭菜的香味。

    看见钱满溢的方向亮着烛光,还是六七只蜡烛。

    苏柒心里一阵心疼。

    推门走进去。

    入眼的就是血腥画面。

    苏沫儿拿着剪刀,在钱满溢的腿上剪来剪去的。

    苏柒差点儿尖叫起来。

    关键时候苏柒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以免发出声音惊扰里面的人。

    她虽然不是大夫不会医术,但是眼前这么血腥的场面,肯定是不能打扰的。

    悄悄的把门关上。

    瞧见院子里的苏棠。

    问道:“娘怎么还没有做饭?”

    “晕倒了,在那里!”

    苏棠指了指苏沫儿的房间。

    苏柒转身走到苏沫儿的房间。

    推开门,点着油灯,凑到床边,发现周氏嘴唇干裂。

    脸色也不大好看。

    心里猛地一悸。

    她才一天没在家,这是怎么回事?

    恢复很好的钱满溢被剪刀戳来戳去。

    娘也……

    “小棠,这是怎么回事?”

    在苏沫儿潜移默化之下,苏柒也不叫苏棠小傻子了,指着周氏问道。

    “爹回来了,生气了,把娘推到了。”

    “那个……禽.兽,我去杀了他。”苏柒把手里的油灯往桌子上狠狠一按。

    转身就要离开。

    走了两步,回头看向苏棠……

    “你怎么不拦着我。”

    苏棠迷糊一下,嘴角露出笑来:“二姐加油,杀了他。”

    “……”苏柒撅起嘴巴。

    往地上一坐。

    她生气归生气。恼怒归恼怒。

    但是杀人……还是生父,得了吧,没胆子,也舍不得,纵使父亲现在变得无理取闹,但是之前的父亲还是很好的,就跟大山一样。

    只是,如果苏渠山回来。

    她也不会想要见到。

    坐在地上苏柒委屈的哭了起来。

    明明日子稍稍好过了一点儿,怎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却越来越多了。

    就不能一家人住在一起,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吗?

    苏沫儿处理好钱满溢的伤口,夜色已经很深了。

    原本处理外伤并不专业。

    但是……

    有了钱满溢两次当实验体。

    苏沫儿觉得以后如果再遇见这样的事儿,她肯定不会手抖了。

    从房间走出来,脑袋晃悠一下,脑门子对着地面,直接栽倒下去。

    哭泣着的苏柒瞪大眼睛。

    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跑到苏沫儿身前。

    想要伸手把苏沫儿给接住,但是……

    还没有来得及。

    就被苏沫儿当肉垫了。

    苏柒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惨兮兮说道:“我的姐,你脑袋是石头做成的吗?我肋骨都快被你砸的塌下去了。”

    苏沫儿一手撑地,从地上站起来。

    看见苏柒捂着的地方。

    幸好她的脑袋不是石头做的。

    不然……

    小姑娘要哭死了。

    胸口塌陷下去,以后可怎么传漂亮衣服啊!

    也幸好苏柒还没有发育,也没有觉悟。

    在苏柒脑袋上揉了一下,苏沫儿变得格外温柔:“我去看看娘怎么样了,你如果不累的话,就去煮点粥。”

    “哦。”

    苏柒点点头。

    现在这情况,两个躺着不能动弹。

    一个累的差点摔倒。

    能指望的只有她了。

    苏柒往灶房走去,煮了一锅小米粥。

    从酱菜缸子里挖出两根酸豆角,用肉末炒一下,出锅端到堂屋去。

    看一眼亮着烛光的房间。

    起身走过去。

    这会儿周氏已经醒了。

    苏沫儿正跟周氏说着话。

    “娘,你的身子,如果坚持生孩子,就算真的生下来,您也会落下病根的。”

    “娘都过了半辈子了,可以满足了,如果不能动弹了,就只能指望你个小柒了,到时候不要把娘扔到山里自生自灭就好,随意给口吃的能活下去就满足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开玩笑。

    母爱有这么伟大吗?

    再者,周氏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生出来。

    顶多就是一个胚胎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