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四十七章 把我抗走了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沫儿等着霍枭说话。

    霍枭的眼神有些深沉,梳理整齐的头发上还带着皂荚的清香,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的,即使是夜里也让人心生欢喜。

    “……”霍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苏沫儿。

    苏沫儿嘴角抽搐一下。

    “你不说话,我可是要回去休息了,天不早了,又饿又累的。”

    “如果累的话就不要在李大夫这里做工了,反正我也可以养你。”

    “……”苏沫儿伸手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缓解一下一天下来的疲累。

    看向霍枭。

    真高!

    随后说道“你又不是我爹才不用你养。”

    “如果,你想叫我爹,也无所谓。”

    “……”古代就有干爹梗吗?

    苏沫儿有些凌乱。

    “你可别扯了,我是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事儿的,累也好苦也好,是我自己选择的,也许别的人女人喜欢被男人养着,但是我不一样,我不需要也没有人会愿意跟一个敢砍人的女人生活在一起……”

    苏沫儿说完看向霍枭“你懂吗?”

    “懂,不过若是累了想要放弃了,可以找我,我不介意你砍人,只要不在夜里砍我就成。”

    “……”不都说这年头的男人都比较自大的吗?

    赶着当备胎是什么意思。

    苏沫儿摆摆手,不需要的不需要的。

    人活着可以做的事儿很多,为什么必须得结婚生孩子呢?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见霍枭有继续聊下去的趋势,苏沫儿赶紧说道,如果不说的话,怕是离不开了。

    察觉苏沫儿脸上的抗拒,霍枭知道今儿只能说道这里了。

    把苏沫儿送到柴房门前,转身就离开了。

    小丫头的年纪还不大。

    慢慢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

    霍枭依旧没有放弃。

    苏沫儿走回柴房,看一眼空荡荡的柴房,米没了,剩余的布料没了,甚至角落堆放正正齐齐的干柴也没了。

    “这,这是什么回事?遭贼了?”

    话落苏沫儿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家里有人还能遭贼么,肯定不会的,伸手按着自己额头的青筋,有个愚孝的老爹真的辛苦啊,她有些担心自己承受不住眼前的打击,直接凉凉了。

    “可不是遭贼了,还是家贼。”

    苏柒冷声说了一句。

    随后低下头继续写写画画。

    苏渠山抬头看向苏沫儿,嘴唇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转过身子,背对苏沫儿。

    他自己理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遇见这种事儿,如果不好好办理,那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周氏耷拉脑袋一句话不说,把自己当成空气。

    苏沫儿走到苏棠身边,伸手摸了一下苏棠的肚子问道“吃晚饭没?”

    “没米了没吃,肚子饿了。”

    苏棠抓着苏沫儿的手,往自己的肚子放去,瘪瘪的肚子上面肋骨明显的很。

    只有陈戚,靠在墙角,一脸生无可恋,似乎对人性有了更深的认知。

    “我先给你弄点吃的,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苏沫儿话落从一旁的麻袋里捡了几个板栗,用菜刀别开外壳,把里面的肉抠出来。

    碾城粉末,稍稍添上一点儿水,又往里撒了一点儿的盐。

    放在简陋的箅子上,往瓦罐里添水烧火蒸熟。

    咸糯糯不加面粉木糯米粉的板栗糕味道并不好,但是……最起码可以填饱肚子。

    苏沫儿跟小宝一人分了三个剩下的塞到陈戚嘴里,将就的填满肚子。

    至于其他人。

    苏沫儿才不管呢。

    她已经费尽力气弄来吃的了,但是吃的没了……

    苏渠山就得受罪一下,才知道活着是如何的艰难。

    至于苏柒跟周氏……两个大活人都没有看住这里的东西。

    那就别吃了。

    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破庙,东西都堆放在眼前,即使这样都看不牢,日后生活稳定下来,有了家产岂不是更危险。

    苏沫儿躺在席子上,抱着散发热气的小宝,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周氏捂着肚子往麻袋那边走去。

    地上零零散散的还有几个板栗跟魔芋。

    捡起来洗干净,弄熟之后,分给苏柒一点儿“吃吧,先填饱肚子,剩下的事儿明天再说,有你姐在,咱们应该是饿不到的。”

    周氏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

    除了睡着的人几乎都可以听见。

    苏渠山点点头,觉得周氏说的很有道理。

    他的大女儿是有本事的人,能够弄来一次吃的就能弄来两次,实在弄不来米粮,不还有板栗么。

    虽然……

    破庙这边没有。

    不过,苏渠山坚信,苏沫儿肯定在别的地方藏着吃的。

    所以他才敢把这边的东西一大半的都让赵氏带走。

    苏渠山搓搓手,感觉今天一整天都跟活在梦里一样。

    娘跟他道歉,说这辈子最亏待的就是他了。

    说她对不起他!

    苏渠山觉得自己一辈子的奢望似乎满足额了。

    ,

    。

    “孩子他娘,还有吃的没,给我弄点。”

    到了夜里还没有吃东西,苏渠山就有些熬不住了。

    跟那些饥一顿饱一顿把饥饿当成家常便饭的人不一样。

    苏渠山最近一段时间,虽然吃的依旧跟不上,但是最起码还是有吃的的。

    现在到点儿了没有往肚子里塞东西,可不是还有些承受不住。

    周氏看一眼瓦罐里不多的吃食。

    硬气说道“这点儿都不够小柒吃的,要不你去娘那边吃去,反正你娘疼你,肯定不会饿着你的。”

    周氏说完直接往苏柒手里塞栗子。

    两人就跟仓鼠一样,在苏渠山身前,将所有的板栗给嗑完了。

    苏渠山咽了一下口水。

    背过身子往地上一躺,催眠自己,睡着就不饿了。

    夜里渐渐安静。

    冬日里的夜晚除了呼啸的北风还有山里的狼嚎虎叫,几乎听不见别的声音。

    一夜过去。

    清早睁开眼睛。

    苏沫儿带着陈戚苏棠两个人出去散步。

    既然开始锻炼身子,甭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停止,不就是没了吃的。

    没了还能抢回来。

    在外面跑了一圈,苏沫儿就带着陈戚苏棠往赵氏居住的地方跑去。

    老远的就能闻到肉味,苏沫儿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伸腿踢门将虚掩的门给踢开。

    里面赵氏跟老苏头手里捧着破旧豁口的碗碗里的碎肉粥都快溢出来了。

    香味儿不受控制的往外窜。

    苏渠芙盯着门口站着的苏沫儿,眼神闪烁一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璃儿低着头,大口大口吃着粥。

    这边的两房的人凑在一起,还有赵氏老苏头跟苏渠芙,人头要比柴房那边儿多的多。

    还有一个黑漆漆的大铁锅,铁锅里面还剩着一点儿米。

    清汤已经被盛走了,锅里的米煮得很烂,开了花,看着就是很好吃的样子。

    “陈戚,进去盛饭。”

    “哦。”

    陈戚迈步往里走去,寻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饭碗。

    这就有些尴尬了。

    视线落在苏沫儿身上。

    “愣着做什么,没有碗就把锅端走。”

    “……”很有道理的样子,铁锅两侧有个把手,陈戚端着就走。

    处于震惊中的赵氏终于回头神来。

    “小比崽子你敢。”

    赵氏起身吼了一句。

    端着铁锅的陈戚走的更快了。

    肚子事大,失节事小。

    在这里又没有人知道他是皇帝,还不放飞自我,日后回去了就没机会了。

    赵氏跑出去追了两步,奈何路滑不好走,身子骨又差,经不起摔,根本就追不上陈戚的步子。

    赵氏回头,盯着苏沫儿,眼睛里露出凶光。

    “死丫头你找死。

    “你还打算把我给弄死哦,这些米都是我弄来的,我想吃就端走了,咋地,我自己的米我还不能吃了。”

    讲道理这种事儿,苏沫儿从没有输过。

    如果口头上输了,那么就得再其他地方赢回来。

    比如……

    刀子上!

    被苏沫儿反驳一句,赵氏老脸都红了,屋子里这么多人看着,大人小孩的,关键还有她日后要考功名的大孙子,内心里,赵氏不想让苏衡觉得她不讲道理。

    “死老头你还不管管你这个孙女,无法无天,要造反了,这些米都是老二孝顺的,当长辈的吃点儿东西怎么了,难不成要饿死。”

    赵氏这次精明了,直接对着老苏头哭,想让老苏头解决苏沫儿。

    毕竟……

    前几次亲自上手,都没能解决了这个问题,还惹了一鼻子的灰。

    这次让老苏头出马。

    铁定不会吃亏了。

    如果能够把二房的两个姑娘都给卖了就好了,两个小年纪不大的姑娘,可以卖好多钱哩,就孙氏家里那个丑巴巴的小蹄子还卖出了四两银子。

    放在光景好的时候,这么多钱,够两年嚼用了。

    “嚷嚷什么,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老苏头慢悠悠把碗里最后一口饭咽下去。

    放下手里的碗,精明的目光落在赵氏身上。

    “……”赵氏被老苏头怼了一句,老脸一黑。

    “老二家的大丫头,你规矩都学到狗身上了,如果想要吃饭还能不让你吃,把锅端走什么回事,你爹你娘平日里就这么教你?”

    “……”苏沫儿翻了个白眼。

    老苏头吃饱了有精神念叨。

    她可还是饿着呢。

    “爷,你吃了我的喝了我的,现在还教训我,我咋觉得咱苏家人的不要脸都是给你学的。”

    “你畜生。”

    老苏头猛地站起来,使劲儿咳嗽几声。

    一口气憋在嗓子里不上不下的。

    “我是畜生,您岂不是就是老畜生了?”苏沫儿说着,就往屋子里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