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四十六章 教书先生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氏声音拔高,苏渠海一惊,赶紧捂住了赵氏的嘴。

    “娘你可别嚷嚷,如果让老二那边儿的人听见了,他还会孝顺你吗?”

    “我是他娘,他就该孝顺我,如果不孝顺我就得天打雷劈。”赵氏小声念叨一句。

    苏渠海翻了个白眼,亲生的都不一定会孝顺,更别说不是亲生的了。

    老二就是一个窝囊废。活该把日子给过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苏渠海小声说道“娘,老二那边儿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你看看苏沫儿那个死丫头穿的棉衣崭新崭新的,有这样的衣服穿,那吃的肯定也好,苏沫儿这几天脸上都多了一层肉来,那边肯定有大米甚至还有肉,您的大孙子现在病着,可不得弄点好吃的补补,要不您跑一趟……”

    “那苏沫儿精的跟鬼一样,能把东西给咱。”

    赵氏念了一声,声音的怀疑很明显,她一把年纪了也不想跟时不时就砍人的苏沫儿打交道。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向来没脑子的贱丫头变得越来越难缠,

    “这就得使用谋略了,娘,你得试着对老二稍稍好一点儿,也许他一感动,就把东西搬过来了。”

    “对那个贱种好?”

    赵氏声音压抑中多了几分憋闷。

    这辈子都不要对那个贱种好。

    若不是死老头子盯得紧,这老二早就被她折腾死了。

    现在老大让她对贱种好一些,怎么可能。

    “娘,您不是对老二好,是对老二家里的东西好,现在您大孙子生着病,得好好补补,老二那边儿的东西,大概只有您能够要过来,是不是?有时候得为了孩子委屈一下自己。”

    “好吧好吧,我想想。”

    赵氏脸上带着难色。

    她就是死也不要对老二有好脸色。

    想到当年发生的事儿,就生气!

    苏渠海没有继续逼迫赵氏,有些事儿,说几句就成了,如果说的太多,就会被怀疑居心叵测。

    ,

    。

    苏沫儿休息一夜。

    清早醒来,从地上爬起。

    苏渠山似乎早就醒了,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

    苏柒也没有闲着,两个人一起学习,似乎很有竞争的样子。

    至于周氏,觉悟不够高,一天也就学个三两个字。或许,对于周氏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

    苏沫儿打了个呵欠,嘴边散发白色的雾气。

    走出柴房,外面天阴沉沉的。

    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下雪的样子。

    走到水井旁边,从水井里提出一桶的水,水上面还散发热气,凉水倒在木盆里,苏沫儿用井水洗手脸。

    井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凉。

    洗手用正好。

    温温的。

    大学毕业好几年的苏沫儿,早就忘了冬日里水井里的水比外外面的水温度高的原因是什么了。

    不过,常识依旧还留着。

    洗了手脸,用小块的方巾擦干净。

    抹上一点儿自己调配的油脂,光滑靓丽的。

    提着小木桶回到柴房,把早饭煮上。

    同时将正在睡觉的苏棠陈戚叫起来。

    三个人围着破庙跑了四五圈。

    再次回到柴房的时候,饭香已经在柴房里弥漫起来。

    白米饭里煮着几个板栗还有切成块的魔芋。

    虽说这边有白米,但是……

    也不能只吃白米。

    “姐,大早上你出去跑什么跑,这多走两步,肚子里的东西都会消耗不少,你这么一跑,肚子岂不是空荡荡了。”

    苏柒见苏沫儿碗里汤水要比干饭少,酸酸的话脱口而出。

    苏沫儿瞥了苏柒一眼。

    没有理会这个眼皮子浅的妹子。

    该吃的吃。

    吃完之后把苏棠托给陈戚,就往李大夫那边报道去了。

    昨儿给苏衡看病的时候,就暴露出水平不够的问题。

    知道自己水平不够,苏沫儿自然会更努力了。

    苏沫儿来的不早不晚,正好李大夫刚走到药庐里。

    “先生,我想学针灸。”

    “慢慢来。”

    李大夫不喜欢拔苗助长。

    医者的学习向来枯燥繁琐的,苏沫儿学的时间太短了,虽然进展快,但是基础有些薄弱。

    既然学了,往这条路上走了,那就得端正态度。

    不浮不躁。

    学医学的不仅是医术,还有学会做人。

    “去吧这些药捣碎碾磨三蒸三晒,搓成丸子。”

    李大夫随手扔给苏沫儿一点儿事情,就开始忙活起来。

    三天药庐没有开门,这次再开门,外面拍的队伍更长了。

    一眼都看不到头。

    李大夫脑壳有些疼。

    这么多人,得送出去多少药啊!

    幸好,这次采药都是专门挑着比较苦的采回来的,得治治这些人。

    苏沫儿也瞧见长长的队伍了。

    视线在李大夫的脸上停留一下,对上李大夫脸上的笑,苏沫儿有些看不懂了,这都还能笑的出来?

    果然……

    李大夫是个好大夫。

    拿着药锤捣碎药钵里的药。

    一下一下,就跟和尚敲木鱼一样没有停歇的时候。

    敲的手有些酸了。

    李大夫又发话了“去看看你堂哥身子怎么样了,昨儿已经开药施针了,按理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毕竟是你堂哥,亲眼看一下比较放心。”

    “好的。”

    苏沫儿应了一声,将捣碎的药放到小磨盘里。

    准备从大房那边儿回来了继续碾碎。

    大房那边,苏衡身上裹着一件跟自己身子不恰合的衣服。

    坐在角落里。

    眼睛里多了一些迷茫。

    原本以为要死了,结果又被治好了。

    破庙这里的李大夫还真是有本事的人啊!

    之前在村子里的时候,谁家人生病发热了,顶多就是找一个行脚大夫,但是多数都是治不好的。

    苏衡瞥一眼手里抱着的书。

    再想想现在过的日子。

    瞬间升起无力感。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似有黄金屋,书中还自有千钟粟……

    但是……这书都要翻烂了。

    别说颜如玉了,就是一粒米都没有看见。苏衡头一次对自己读书到底是对还是错产生怀疑。

    “咯吱……”

    大门从外面推开。

    苏衡的注意力被门口的人吸引了,扯了扯身上不合适的衣服。走到苏沫儿身前。

    “堂妹。”

    “病好了?”

    苏沫儿的视线在苏衡脸上停留一会儿,苏衡的脸色还是很好的。

    毕竟洗过脸了,眼里的眼屎也不存在了,瘦弱但是精神很好。

    “嗯,昨日那位李大夫针灸之后,就觉得身子里产生一股热流,舒服得很,喝了药睡上一觉就好了。”

    “好了就好。”

    苏沫儿这次彻底省心了。

    视线往屋子里瞥了一眼问道“奶奶呢?”

    “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苏衡也没有瞒着,他醒来之后就看不见人了。

    父亲说,奶奶是给他弄好吃的去了,要给他补补身子。

    不过……

    这些话,谁敢信呢。

    现在是什么光景,又不是霍枭那种有本事的人,可以从外面弄来吃的。

    父亲的话就跟笑话一样,苏衡不想说这些。

    于是就没有跟苏沫儿说。

    看一眼苏沫儿身上的衣服,苏衡脸色变化一下。

    “你的衣服。”

    苏衡说着,伸手打算解开身上的小袄。

    这小袄有些小了。

    穿着也不合适。

    尤其是,苏沫儿身上的袍子很大的样子。穿在身上也不合适。

    “不用脱了,小袄里面是崭新的棉花,堂哥身子不好,穿着就是了,好好养身子,明年春试不得去参加一下。”

    “春试……”

    苏衡脸上多了几分为难。

    童子试需要几个秀才共同推举,才能有资格考试。

    现在生活都没有安定下来。

    考试有些远了。

    “堂哥要放弃么?”

    “有些难。”苏衡实话实话,虽然有些丢人,但是……都已经是流民了,面子里子早就没了,再多丢一些脸面似乎也无妨。

    “这点儿难题就把堂哥给打败了?”

    “……”苏衡没说话。

    毕竟科举,对于他来说就如同看不见未来一样。

    “就算考不上也可以找个地方给人当教书先生啊,该不会就这么绝望了?”

    “教书先生?”

    苏衡抬眼。这个选项还没有在他的人生里出现过。

    今天是第一次。

    然而……

    突然觉得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对呀,永远不要放弃自己。”

    给苏衡灌了一碗鸡汤,苏沫儿就离开这里。

    回到李大夫药庐继续沉下心思配药。

    对于这些繁琐的事儿,苏沫儿一点儿也不觉得烦躁。

    毕竟……

    中医,不能只会看病开药而不会配药,每行每业都有其衍生出来的职业,对于衍生行业也必须得了解。

    转动手里的小磨盘,将药磨成粉末。

    放在锅里蒸了起来。

    蒸熟之后,晾晒的院子里。

    继续手里的事儿。

    一天下来,苏沫儿都在捣药转动磨盘,到了深夜,才从李大夫的药炉走出去。

    夜里的破庙有些荒凉。

    时不时还有女人的哭泣,老人的叹息,小孩的叫骂……

    总归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少有人能够笑的出来。

    苏沫儿看一眼站在院子里的霍枭。

    脚步停顿一下。

    抬眼问道“在等我?”

    霍枭没有否认,建议道“嗯,一起出去走走?”

    “外面太冷,不想出去。”

    “那就站在这里说几句话。”

    “你说。”

    知道不让霍枭把嗓子里的话说出来,她就走不了,苏沫儿倒也干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