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四十四章 眼皮子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苏沫儿知道苏衡心里不好受,但是这话不能不说,毕竟她的衣服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之所以对苏衡这么有耐心,还不是苏衡这个人比较中正,没有伤害过原主,身体上留着的血也是相同的,这样的人能拉一把就拉一把了。

    不过,上次留在这里的外袍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这次如果棉衣再消失了,她岂不就是冤大头了,才不要有这样的名声。

    “我去找李大夫去,让他给你看看。”

    苏沫儿说完往外走去。

    别说,冬日里北方的风冷冽的厉害。北风就跟冰刀子一样往人衣服里钻。

    揣着手臂走到药庐,苏沫儿抬头打了一个喷嚏。

    “你衣服呢?”铁蛮子往苏沫儿身上瞧了两眼,眼里带着狐疑,顺手将自己衣服拎出来,扔给苏沫儿。

    “谢了。”苏沫儿将铁蛮子的衣服穿在身上。

    没有扭捏。

    都已经落到这样的环境,扭捏个什么。

    铁蛮子这样的人只要吃饱喝足了,只穿个裤衩子,站在院子被北风吹上一天也不会发烧。

    所以苏沫儿连推脱都给省下来了。

    搓搓手看向脸上还带着疲累神色的李大夫。

    苏沫儿低头讷讷:“先生,我堂哥发烧比较严重,同时还有心火,我不敢下手。”

    声音里带心虚。

    李大夫这么累了,还让他去给人看病。

    真的是不尊师敬道啊!

    “这就不敢下手了?”

    “没把握,万一把人给治死了可怎么办,虽然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是,命知道您的医术比较好如果这个时候我还去逞能,就是对病人不负责了。”

    “小丫头你很有想法啊!”

    “可不是,我一直都很有想法。”苏沫儿嘿嘿笑了一声。知道李大夫这是同意了,替李大夫提着药匣子,两个人往大房那边走去。

    苏渠芙站在院子里,瞧见苏沫儿,眼神越发的阴狠。

    也不知道这三天里又被怎么刺激了。

    苏沫儿回头对着苏渠芙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竖起中指!有本事现在搞事情啊!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站在后头阴人。

    苏渠芙被苏沫儿的动作气的跺跺脚转身跑了。

    苏沫儿翻了一个白眼,她就知道苏渠芙是个没胆量的人。

    抬脚走到苏衡身边。

    李大夫瞧见苏衡身上属于苏沫儿的衣服,眼里露出欣慰的笑。

    他对苏沫儿这个人,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人呢……被外面的世界教会做人之后,心肠往往会变得比较硬,就跟石头一样。

    以往苏沫儿不管是对苏渠芙也好,还是对赵氏也罢,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宽厚的心思。

    知道赵氏跟苏渠芙的为人,李大夫自然不会觉得这是苏沫儿的不对。

    但是……

    女人呀,偶尔还是需要善良一点儿。柔软一点儿的,利用女人的优势,这样才会走的更远更顺利。

    这会儿瞧见苏沫儿对苏衡这么有耐心。

    李大夫放心了,小丫头不是冰冷无情,而是心理有谱,知道可以对谁好,不是对所有人都冰冷生硬,也不会去迁怒,这样最好了。

    李大夫给苏衡诊脉之后,开了个药方,递给苏沫儿:“你回去把药抓了,赶紧的煎药,病的有些严重,不能耽搁。”

    “晓得。”

    苏沫儿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苏沫儿走远之后,李大夫的目光落在苏衡身上。

    “我还没见过小丫头对谁有这么耐心的,日后她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这个堂哥得多包含,小丫头受的苦比较多,日后生活和顺了,你得多担待懂吗?”

    “学生明白。”

    苏衡微微起身拱了拱手。

    李大夫这些话是在警告他呢。

    然而知道也得接着,不仅得接着还得记在心里。

    这次生病,往日有些不理解的事儿都变得通透了,人情也好,与人相处也罢,都茅塞顿开了。

    苏沫儿回来的很快,手里捧着药。

    刚走进来就被赵氏把药给抢了。

    赵氏心里着急啊,嘴巴上好几个燎泡,这两日也睡不好,就怕苏衡有个好歹。

    大孙子小儿子都是心头宝,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也最难抵抗了。

    赵氏麻利的把药给煎上。

    李大夫开了药并没有离开。

    对着苏沫儿招招手。

    说道:“我再教你一套行针的手法,你看好了。”

    “嗯。”

    苏沫儿点头。

    用人体作为试验品教学的机会可不多。

    现在正好苏衡生病了。

    苏沫儿眼睛铮亮。

    苏衡……

    苏衡索性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这个是妹妹、是妹妹,看两眼就看两眼了。

    李大夫虽然上了年纪,但是拿针的手法依旧稳妥,一针一针落在苏衡身上。

    苏沫儿看的仔细,捻转提按每一个细小的步骤手指肌肉的配合都是无微不至的。

    跟李大夫一比,上次她给苏衡施针,就跟闹着玩一样。

    当然,效果也是有的。

    不过……

    不如李大夫这般有效。

    “这就是烧山火,透天凉。配合着药剂睡上一觉明日病就好多差不多了。”

    “真的?”

    “赵氏听见李大夫的话,立马就凑了过来。

    自家大孙子这两日就跟快要死了一样,她心里着急啊!

    现在李大夫说马上好了!

    赵氏就算再关心苏衡,都有些不敢相信。这谁还不知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呢。

    如果病那么好治疗,破庙这一亩三分地也不会就剩下这么几个人。

    “难不成你想要是假的,煎药时候仔细些,文火,可别焦了,别走神。”

    李大夫声音淡淡的,赵氏听了也不追着李大夫要答复了,赶紧的走到药罐那边,瞪着眼睛仔细盯着。

    李大夫回头看一眼还在喘息的苏沫儿,叮嘱道:“等时间到了,你把针拔了就行了,我先回去了。”

    “先生早些休息。”

    苏沫儿说着,将地上放着的药匣子递给外面站着的铁蛮子。

    铁蛮子上身就穿了一件汗衫,肌肉暴露在冷风里,但是这人身上一个鸡皮疙瘩也没有。

    体质真好!

    如果可以的话,苏沫儿想让苏棠体质也这么好。

    只是……

    想到铁蛮子经历过的童年,想想也就算了。

    太辛苦了。

    小宝不需要把日子过的那么累。

    只要不生病,健健康康的,对她来说就是很好的结果。

    “堂哥,是不是困了,要不是休息?”

    苏沫儿蹲坐地上,感觉到苏棠的目光,低头说道。

    苏衡摇摇头。

    睡了好久了,已经不困了。

    针灸之后身体通畅了很多。

    就连脑袋都不是那般沉甸甸的。

    趁着清醒多看看多听听,将以前念书的时候可以排斥的东西都给抓回来。

    “堂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苏沫儿说道。

    苏衡听罢笑了一声:“经历过这样的生活,若是还不能看透,岂不是白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堂妹变化不也是很大吗?”

    “……”

    苏沫儿讪讪笑了一声。

    自己的变化到底是因为什么,可不能给外人说。

    跟这位堂哥一点儿也不一样。

    堂哥是一朝顿悟。

    她是芯子换了。

    “有没有觉得针处火热。”

    “嗯,热乎乎的还在体内形成细流,慢慢流淌着。”

    “这就可以了,堂兄闭上眼睛,我把针收了。”

    苏沫儿说完,苏衡就闭上眼睛。

    苏沫儿收了针。

    这边赵氏也把药给煎好了。

    苏衡不是孩子喝药也痛快。

    瞧见苏衡把药喝完,苏沫儿起身走出这里。

    赵氏瞥了一眼苏沫儿的背影,这才瞧见苏沫儿身上披着的属于男人的衣服,尤其是这件衣服还很眼熟,就跟李大夫身边那汉子的衣服这样。

    赵氏低声嘀咕一句:“这不安生的贱蹄子,要把我们苏家的脸都给丢光了,男人的衣服也敢穿,之前是霍枭,现在招惹一个铁疙瘩,哼。”

    “……”

    苏衡瞧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如果他不是苏沫儿的堂哥,身上披着一个女人的衣服,那又算什么呢。

    苏衡抬眼看向赵氏说道:“奶,你安静一会儿,我吃了药要睡觉。”

    “睡觉?赶紧睡赶紧睡,奶奶这就闭嘴,你可得好好的。”

    ……

    发现赵氏一??伦彀途屯2幌吕矗?蘸馐度さ谋丈献彀?如果说些其他的,谁知道会引出什么样的话题。

    赵氏说了好一会儿,没有人搭理,慢慢的闭上嘴。

    ,

    。

    苏沫儿回到柴房。

    站在门前,清晰的听见里面背书声音。

    推门走进去。

    背书声瞬间停了下来。

    按键苏沫儿,小宝立马站起来,像个小炮弹一样,对着苏沫儿扑了过来。

    “姐姐,你回来了。”

    “嗯呢,姐姐回来了,有没有想姐姐。”

    苏沫儿一个用力就把苏棠从地上给抱起来了。

    苏棠虽说快七岁了,但是,瘦巴巴的身上加起来也不够二斤,想要抱起来,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苏棠这样的孩子,她一个人可以抱两个。

    抱着苏棠跨进门台,腿往后一蹬,大门就被关上了。

    外面的冷风被挡在外面。

    陈戚眼皮子往上抬了一下,对着苏沫儿冷哼一声。

    这两日如果不是他一直教导柴房里几个人认字。

    怕是连吃的都没了。

    苏家这些人……眼皮子真浅。苏沫儿不在这里,这些人就打算把他给饿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