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四十三章 面子里子都没了
    《重生农女喜种田》来源:https://www.read8.net
    火星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羊肉的香味慢慢飘散,出门在外油料难带,烤肉的时候苏沫儿没有刷油,不过,羊肉自身也有脂肪,随着时间的挪移,羊肉里面的油脂被烤了出i。

    滴答滴答落在火里。

    往肉上撒一点儿盐巴。

    这一瞬间,烤肉的火变的更明艳了。

    同样香味也更加浓郁。

    铁蛮子站在一边儿,时不时往火焰上的烤肉看几眼,用力吞咽一下口水,大手捏在一起就跟看见心仪男人的小姑娘一样。

    这副馋哭了的样子把苏沫儿笑的够呛:“一边儿坐着去,烤肉熟了,我会给你送过去。”

    “为什么你烤出i的肉这么香……”

    铁蛮子用力吸了一口气。

    从身上拿出i一个硬邦邦的馍馍,放在嘴里啃了一下。

    嘎吱嘎吱啃饼子发出清脆的声音从铁蛮子嘴里发出i。

    好好的软面馍馍硬生生的放得比石头疙瘩还硬,也是一种本事了。

    铁蛮子啃了两口馍馍就放弃继续啃下去了,明明有肉为什么还要啃馍馍。

    “烤肉跟煎药一样也讲究技巧的,但是吧,这种技巧你是掌握不了的。”

    苏沫儿说着话,将串着的肉给拎起i。轻轻嗅了一下,说道“熟了,可以吃了。”

    “终于可以吃了。”

    李大夫站起i,跟铁蛮子一人抓着一块大个的羊排啃了起i。

    苏沫儿也没有闲着。

    羊排这种东西,以往可吃不到。

    现在……算是加餐了。

    不多吃一点儿都对不起自己。

    烤出i的不光有羊排,还有一根扬鞭。

    杨鞭苏沫儿无论如何也不会吃的,这东西忒羞耻了。

    苏沫儿吧烤熟的扬鞭丢给李大夫就不管了。

    这玩意儿最后到底落在李大夫肚子里还是铁蛮子的肚子里,苏沫儿没有太过于追究,以形补形,吃这个东西也不是见不得人的。

    整只山羊得三十多斤,铁蛮子一个人就吃了大半个,剩下的小半个,苏沫儿跟李大夫两个人竟然都吃不完。

    苏沫儿简单处理一下,把羊肉烤成肉干带在身上。

    三个人继续往山林深处走去。

    采药从i不是简单的事儿。

    一些名贵的药生长的地方也比较挑剔,山巅岩石或者缝隙峡谷,在山上这几天里,苏沫儿对于铁蛮子的功夫有了更直白的认知。

    轻功这种让人向往的东西或许不存在,但是内家功夫确实实打实的存在着。

    铁蛮子可以从三层房子高的地方跳下i,一点儿伤害都没有。

    也可以一拳头将巨石打碎,手背连个伤口都没有。

    这些功夫,放在后世……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所谓的拳王撂倒。

    见识过铁蛮子的功夫,苏沫儿再看铁蛮子的时候,眼神都多了小星星。

    武力值比较高的人向i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睐。

    虽然这种青睐,跟情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会让人更看重一些。

    铁蛮子有些受不住,被苏沫儿盯着,头皮都有些发麻。苏沫儿的眼神跟六月天的太阳一样,炙烤着人的的头发。

    “你别这么看我,我慌。”

    “这么大的块头白长了,怕什么怕,我还能吃了你。”

    “你现在这个眼神就差把我拆吃入腹了,我再次声明一下,我喜欢那种丰腴一点儿的,你这样的,一捏就碎了,惹不起的。”

    铁蛮子浑厚的声音在苏沫儿耳边震动。

    苏沫儿……

    苏沫儿突然不崇拜这个傻子了。

    竟然嫌弃她了,没眼力的家伙。

    翻了一个白眼:“你可放心吧,这世界上就算是没了男人,我也不可能看上你。”

    “那最好不过了。”

    铁蛮子松了一口气。

    李大夫听着两个人念叨这些,摇了摇头。感叹一声,年轻人就是有活力,继续寻找自己需要的药材。

    苏沫儿跟铁蛮子冷战没有超过三分钟,苏沫儿:“你这一身功夫是怎么学i的,累吗?”

    铁蛮子伸出自己的手臂。

    露出铁疙瘩一般的肌肉。

    “这些都是练出i的,从六岁开始就得跟着师傅一起扎马步,学硬功夫,每天从早上练到晚上,扎马步累了就打拳,打拳累了走桩,同时还得配合一些药浴以及饮食上事项,吃的顿顿都得有肉。

    喝的也必须是补充元气的,一天下i还得配合按摩推拿,练的不觉得累了,就出师了,坚持几年就这样了。”

    铁蛮子说着这些一脸的骄傲。

    苏沫儿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

    不赞赏不行啊!

    铁蛮子这些话听着似乎很简单的样子。

    但是……

    实际操作怕是比后世军队那些特种兵的训练还累。

    毕竟……特种兵里能够练出内劲的不多。

    而且,后世那个大环境下,也没有那么多罕见的中草药可以供给调理身子。

    军队那些人出生入死的特种兵,多多少少都伤到了身子。

    补身子需要的药材忒珍贵。

    比如……壮骨的虎骨。

    在古代若是有本事就能弄到虎骨配成药方调理身子。

    到了后世,老虎都是保护动物了。

    谁敢拿着虎骨调配壮骨的药方,调配那些药是要进去吃不花钱的饭的。

    ,

    。

    苏沫儿伸手想要在铁蛮子肩膀上拍几下。

    但是,铁蛮子的个头太高了,踮着脚尖也拍不到,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伸出去的手立马就收了回i。

    两个人跟在李大夫后面仔细听着李大夫的教导,下手挖药,或入山涧,悬崖。采药的过程一点儿也不轻松。

    不过……

    幸好有铁蛮子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相对的轻松了很多。

    采药很累,但是因为有人陪伴,还学到不少东西,也就不觉得那么累了。

    在山上呆了三五日,苏沫儿还从铁蛮子身上学到了怎么在山林里分辨方向,如何判断什么地方适合露营,甚至简单的打猎埋设陷阱,也学到了精髓。

    这次上山对于苏沫儿i说算是受益匪浅了。

    身上的干粮吃完,需要的药材也满足当前需求,李大夫就带着苏沫儿跟铁蛮子两个人往山下走去。

    回到破庙。

    依旧是阴霾暗沉。

    在山上几日,渐渐放松的心情因为破庙的现状渐渐下沉。

    生活在这么一个压抑的环境里,谁的心情都不会好的。

    苏沫儿刚走到破庙这边,耳边就传i赵氏的吆喝声。

    苏沫儿扭头看过去,赵氏头发有些凌乱,眼睛周围一遭黑眼圈,瘦小的老太太跑到苏沫儿身边。

    扯着苏沫儿的手臂喋喋不休:“快去给你堂哥看看,明明要好了要好了,昨天突然又发热了。”

    “……”

    又发烧?

    都已经烧了一天了。

    苏沫儿吸了一口气。

    如果她在山上继续耽搁下去,苏衡又得不到治疗,怕是苏家又要多一个傻子。

    “先生,我先过去看看。”

    “去吧去吧。”

    苏沫儿这会儿也不跟赵氏一般见识了。

    毕竟……

    苏衡现在的情况有些不清明。

    小跑到大房那边。

    苏沫儿发现方氏耳朵上多了一块被指甲掐出i的疤。

    苏璃儿捂着脸,也不知道脸上怎么了。

    才离开几天这里发生了什么呢。苏沫儿忍住心里的好奇,走到苏衡身边,苏衡这会儿的呼吸似乎都有些艰难。

    而且……

    上次她留下的衣袍也没有了。

    生病的人,不做好保暖工作,这是拿着自己生命开玩笑呢。

    “堂哥,这才三天不见,你怎么把自己糟蹋成这个样子了。”

    “……”苏衡睁开眼睛。

    眼角周围多了一些黄色呈颗粒状的眼屎。这情况,上火有些严重啊!

    “这次大概是真的救不i了。”苏衡轻轻笑了一下,笑完又使劲儿咳嗽起i。

    苏沫儿听着都觉得自己喉咙不舒服。

    手指落在苏衡手腕上。

    眉头慢慢皱了起i。

    视线落在苏衡眼上说道:“气大伤身,甭管为什么生气,都得把心里的火给熄了,不然,这条小命即使华佗i了也没有办法。”

    苏衡苦笑一声。

    情绪这个东西,哪能真的控制的了。

    苏沫儿摸了一下苏衡的额头……

    沉吟一会儿:“我救不了你,你现在病的太严重了,我去把李大夫叫过i,还有多喝热水,烧开之后的水,你的身子可经不起水里的虫子折腾。”

    上火上成这个样子。

    不降火是不成的。

    除了上火还有发烧,还有外界的环境。

    人活着就不会太容易了,这个堂哥还不珍惜,明明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又病的这么严重。

    不停医嘱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苏沫儿的视线落在赵氏身上:“给堂哥烧点儿热水,还有我上次留在这里的衣服呢,这么冷的天衣服去哪儿了。”

    苏沫儿类似质问的话,让赵氏脸色扭曲起i。

    衣服能去哪儿了,一个贱蹄子从她大孙子手里骗走了。

    不仅骗走衣服骗走吃的,然而这种丢人的话也不能说,只能憋着。

    男人都贱得慌,甭管有没有读过书,外面狐狸精一撩拨就控制不住自己。

    房间一阵安静。

    苏沫儿有些气。

    赵氏身上就一件单薄的袄子,老苏头身上的衣服也不厚实,至于其他人,大房这边儿的人估计没有人还有多余的衣服。

    毕竟衣服跟粮食不一样。

    存不住,也藏不起i。

    所以上次落在苏棠这里的衣服,是被外人弄走了。

    苏沫儿没辙,大房难得有个明白事儿的人,死了有些可惜,把身上的新棉袄脱下i,放在苏衡身上。

    “堂哥,这衣服如果你不要就还给我,可不能随便给别人。”

    “……”

    苏沫儿话落,苏衡脸上罕见的多了一丝红晕。

    能不脸红么,被一个女人这么说,他还是读书人呢,面子里子都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