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十章 剃头
    《重生农女喜种田》来源:https://www.read8.net
    差点儿变成杀戮的机器。

    苏沫儿可算懂了,为什么上战场的将士们杀敌之后,会有专门的心理医生来安抚。

    杀人……

    最容易让心里产生畸变了。

    看一眼方氏,苏沫儿努力将心里暴戾的冲动给压制下去,她才不要被那种疯狂的想法给左右了,生而为人,就应该用人应该用的手段处理事情。

    “有道是父慈子孝,若是长辈不慈,那……”苏沫儿意有所指。

    同时余光瞧了一眼苏衡,这位堂哥可真的赤子之心,放在后世当之无愧的‘好学生’。

    这样的环境了,还拿着一本书翻看,摇头晃脑的,仿佛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堂哥你是读书人,你说父慈子孝是怎么解释的?”

    苏衡抬眼。

    落在苏沫儿脸上的目光有些空空的。

    状态很怪异。

    过了好一会儿才念道:“夫风化者,自上而行于下者也,自先而施于后者也,是以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则弟不恭,夫不义则妇不顺矣。父慈而子逆,兄友而弟傲,夫义而妇陵,则天之凶民,乃刑戮之所摄,非训导之所移也。”

    苏衡话落。

    方氏没念过书一脸迷糊。

    但是……

    苏渠海脸色瞬间就绿了,这死孩子读书读傻了吧。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心里是一点儿数也没有啊!

    苏渠海瞪了苏衡一眼。

    苏衡一脸的无所谓。

    话落,继续翻看手里有些破旧的书。

    看书的时候,一脸的满足。

    只有读书才能做官才能有所发展。

    如果当官了还会沦落成难民吗?

    还会饥一顿饱一顿的吗?

    自然不会的。

    苏衡觉得自己是个有理想的人,有理想的人总会经历一些困顿。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不是吗?

    至于现在矛盾的氛围,苏衡如同没有感觉到一样。

    苏沫儿从苏衡嘴里得到自己想要听见的答案,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落在老苏头身上:“阿爷,您呀太偏心了,父慈方能子孝,您呀,可别指望我大伯,您瞧瞧他连兄友弟恭都不懂,指望到最后是指望不住的,还不如我老爹靠谱,阿爷,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柴房住着?”

    “……”苏老头还没有说话。

    赵氏当场就愤怒了。

    阴测测的眼神落在苏沫儿身上:“你个死蹄子哪个茅坑爬出来的赶紧滚回去,骚玩意生下来贱胚子,小小年纪就想着勾搭人。”

    赵氏话落。

    苏沫儿惊呆了。

    苏衡也惊呆了。

    什么死蹄子,贱皮子,骚玩意的……

    都是正经人家说的话吗?

    虽然说农家人话比较糙。

    但是……

    这么指着自家人大骂的还是少数。

    苏衡伸出袖子把自己的脸挡住。丢不起这个脸啊!

    老苏头瞪了赵氏一眼:“行了行了,都是孩子,说这些算什么。”

    “老不修的。”

    赵氏骂了老苏头一声,转身跟个老祖宗一样寻了地方坐着休息,方氏立马走到赵氏身边,又是捶腿又是揉肩的。

    别说多狗腿了。

    苏沫儿眯起眼睛,方才赵氏的话,很有深意啊!

    方才赵氏骂人的时候。老苏头的老脸竟然红了一下。

    这么一个厚脸皮的人,怎么会脸红。

    苏沫儿将怀疑放在心里,再次说道:“昨儿我爹弄来不少粮食,总不能我们一家饿死了,大伯跟三叔还肠肥肚圆吧。”

    苏沫儿的话犀利的很。

    直接把苏渠海用什么孝道掩盖的事实给挖出来,事实就是这边儿的人在啃人血馒头,打算把二房的人饿死。

    “你们最近不是在吃鬼头芋么?”

    “那东西是会吃死人的。”

    苏沫儿抿唇,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严肃。

    说话的时候,视线从这边所有人的脸上划过。

    大房的苏衡一直用袖子捂脸,苏璃儿嘴上带着嘲讽的笑,苏璃儿脸上的表情可以说跟方氏如出一辙了。

    可真的是亲生母女,长得也像,同样厚实的嘴唇。

    至于三房……

    三叔苏渠田脸上的尴尬都快爬到额头去了。

    三婶程氏一脸冷漠,窝在程氏身边的小男孩探出脑袋往苏沫儿看去,苏沫儿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这边的人大概是什么秉性,苏沫儿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转身欲走。

    “贱蹄子跑的倒是快,早晚给你好看。”

    方氏低声叫骂声又传到苏沫儿耳朵里。

    苏沫儿回头,这次是真的控制不住手里的菜刀了。

    前世,苏沫儿没少干过给宠物洗澡剃毛的活儿,现在看见方氏顶着一脑袋杂草一样的头发。

    手心就痒痒,算了……

    “大伯母,您头发有些糙了,侄女帮您换个发型。”

    苏沫儿话落,手里的菜刀挥舞起来。

    心随意动,苏沫儿从不知道,她可以把菜刀用出剃头刀的手感。

    瞧瞧……

    新出炉的光头!

    哇!

    这灯泡真亮。

    苏沫儿贴近方氏的耳朵说道:“大伯母可得管好自己的嘴巴,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苏沫儿话落,瞧见苏渠芙手里捧着一个瓷碗。

    瓷碗里装着一碗蒸熟的麦仁。

    苏沫儿觉得既然跟着老苏头姓苏,那……

    就得对得起这个姓氏。

    苏老头脸都不要了,她还这张脸干什么?

    越是要脸的人越容易被欺负。

    不想被欺负的苏沫儿,伸手把苏渠芙手里的碗给夺走了。

    顺手还从苏渠芙脑袋上?了一根老银簪子。

    这簪子可是银的,苏渠芙的胆子真大,都已经沦落这种地步了,还敢带着银簪子,就不怕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来。

    “啊…啊……我的簪子。”

    “现在是我的簪子了。”

    苏沫儿大大方方的把簪子插在自己脑袋上。

    转身就走。

    后面赵氏骂咧声、苏渠芙大哭声还有一些男人安抚的声音往苏沫儿的耳朵里钻去。

    苏沫儿摆摆手,这些跟她就没有关系了。

    苏渠海用孝道从便宜老爹那里把粮食搞过去,她呢,把方氏头发剃了,还从苏渠芙头上弄来一个老银簪子,不赔不赚,正好正好。

    苏沫儿回到柴房。

    把手里的饭分成两个碗一个给小宝,一个留给陈戚。

    苏沫儿对于苏渠芙吃过的东西一点儿也没有兴趣。

    陈戚似乎瘦了一点儿,也得养一下。

    苏渠山啃了鸡腿填饱肚子,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的油。

    脸上带着憨憨的笑看向苏沫儿。

    苏渠山这会儿是想要道歉的,至于为什么道歉,苏渠山自己也想不明白,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哪儿做的有些不对。

    就是觉得道歉了心里才能好过一点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