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打脸连连看 > 一一一、差点失手的技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皮连忙掐断表演术,可佟晓乐看上去还是浑浑噩噩的。

    坏了,没效果。

    只能用治愈术了,还不能被人看出破绽。

    而且……但愿不会将用表演术覆盖掉的记忆恢复吧!

    杜皮有些头疼,但还是很坚决地,用能治病的左手,上去给了佟晓乐一耳光:“这位警察叔叔犯癔症了,得打醒他!”

    耳光很响,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包括杜皮。他哪里知道,就因为一句“打醒”,便被他体内仍处于“自我发挥”状态的搏击技能,默认为一次主动攻击,力度自然小不到哪里去,没把这倒霉孩子嘴里的牙打飞就不错了。

    看着被一巴掌就打肿了半边脸的手下,刘涛的脸色想不难看也不行了,对着杜皮发出一声冷笑:“小伙子,挺能耐的啊,警察都敢打!”

    杜皮没敢反驳,不过还是偷偷瞥了一眼被打的佟晓乐,见她没啥变化,仍是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这才有些急了,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好像没好啊!要不,我再来一下?”

    “有胆你试试!”刘涛的言语中,带着满满的杀气。

    “好的,那我就再试试!”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杜皮,又上去给了佟晓乐一巴掌。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下自然就轻的许多,基本上就是在脸上一拂而过。

    杜皮是问心无愧,可看在别人眼中,却是对刘队长一次实实在在的打脸了。也就是警察的身份在那摆着,否则刘涛早就十几个耳光扇回去了。

    治愈术的功效自然没得说,只是杜皮身上的技能多了,调用起来还不够得心应手。

    所以,当所有人都用一种“你死定了的”眼神关注杜皮的时候,杜皮却再次出人意料地,笑着喊了起来:“好了,好了,我就知道……”

    “刘队……”佟晓乐不但醒了,脸上的红肿也消失不见。

    “你……没事了?”刘涛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中邪了,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佟晓乐的脸蛋。

    很光滑,手感不错!

    杜皮的治愈术买一送一,顺便帮这小子做了一次美肤,顶级的。

    刘队长莫名其妙的“亲近”,让佟晓乐有点不适应,红着脸向后退了一步:“我能有什么事,队长你是不是累了?我们还在工作呢!”

    最后一句,帮刘涛化解了尴尬,借着一声咳嗽,把脸板了回来:“小佟,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

    “还没”,佟晓乐小声回了两个字后,便看到了刘涛眼中的失望,想到刚刚被摸脸的那一幕,心一下子就软了,连忙打起精神,双脚一并,挺胸、抬头、收腹,大声喊道:“出来了!”

    “说结果!”,刘涛抬起手,将刚刚飞进眼中的小虫子挑了出来。

    “那小子,屁事没有,好着呢!”

    围观者发出一阵嘘声:这女人,为了给自己摆脱嫌疑,居然睁眼说瞎话,包庇罪犯。刚刚那么大的声音,还是用铁家伙,砸在已经受伤的脑门上,怎么可能屁事没有。

    虽然,他们的视线都被杜皮挡住了,可这结论,是个正常人就能推断得出来。

    刘涛是老警察,自然听得懂群众的声音,也注意到佟晓乐的前后变化,不由得又是眉头一皱:“小佟,你要是累了就去休息一下,这鉴定的事,可不是随口说的,要记住……”

    “我们是警察,对吧?放心,我记得很清楚,也对得起自己的专业!刘,大,队,长!”佟晓乐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育自己,心里也不痛快了。

    刚才摸人家脸蛋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自己是警察了?

    “真的没事?”刘涛听出了其中的火药味,但出于职业本能,还是谨慎地又问了一遍。

    而且,听门外的动静,这一次,出动的警察还不少。除了密集而整齐的脚步声,刘涛甚至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

    “收队!”刘涛下完命令,又狠狠瞪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老九,便拉着杜皮的手,向门外走去。

    “不放心就自己看去!”佟晓乐拎起工具箱,头也不回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在心里不停地骂着:臭男人,当街吃老娘的豆腐,人家都没怪你,却一转脸,就拿工作上的事来挤兑我,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不远处躺着的那个家伙,他也认得,好像叫酱豆腐吧,还是这里的打手,既然现场没人提及,他也懒得去关心了。这种垃圾,死了才好。

    就在这时,外面又响起了警笛,就在大门口。

    至于眼前这几乎已确定是闹剧的案子,刘涛已经不打算去管了。他知道这家名叫“不问人间”的会所不干净,而且背景很深,在没有掌握切实证据的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找麻烦的,包括这次大惊小怪的报警,就不追究责任了。

    刘涛也知道摸人家女孩子的脸不对,心中有亏,所以也没敢拦着佟晓乐,但也没有直接接受对方给的结论,而是蹲下身查看。

    幸运的是,那个警察没有让人追他,刚子仗着对地形的熟悉,三窜两窜的,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事实胜于雄辩,刚子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没事,也让刘涛松了一口气。小佟同志虽然身体有恙,专业度还是够的,没有说瞎话,更没给警队抹黑。

    这一队警察,居然是到了门口才拉响警笛。

    当然,这个小伙子他得带走,作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警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还是希望能够保护弱小群体的。

    这是一种来自潜意识的警觉,从大大小小近千次街头打斗中培养出来的本能。

    他已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他很清楚一件事:如果有警察敢找上门来并把他打晕,那就是后台出了状况,若是再被警察留下来当污点证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现场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张嘴,他可不能给人家落下口实,说警队的不是。

    要不,晚上请她吃个饭,赔礼道歉?

    刚子眼皮只是张开了一个小角,就看到了熟悉的制服,来不及再往上看脸,直接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摆脱了假想中刘涛的“控制范围”,然后借势起身,撒丫子就跑。

    被杜皮治疗过的刚子,身体已无大碍,只是仍处于不深不浅的轻度睡眠状态,暂时没有醒来而已。加上刚刚佟晓乐已经查探过一回,对他已有惊扰,这睡意已去了大半;等刘涛蹲下来,想要去触碰他时,刚子立马就惊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