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打脸连连看 > 四十六、消除疤痕算个事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星恨自己的听力太好,便打开了她能找到的每一个水龙头,放至最大。

    哗啦啦的水声,屏蔽了外界的一切,也让她慢慢冷静下来。

    这是怎么了,自己?

    莫非,喜欢上了那个目不识丁、欺男霸女的臭流氓?或是,莫名怀念起,当初那个不畏权贵、有情有义的小残疾?

    还有,作为一名敢说敢做的正义记者,要不要把他的恶劣行径,进行曝光呢?

    夏星陷入纠结,杜皮那边进行的也不算太顺利。

    没办法,虽然那方面的“思想教育”接受了不少,但两人都没学过“生理卫生”,不知道最关键的一步在哪里,如何进行。

    所以,从扑倒的那一刻起,杜皮就在摸,不停地摸,到处的摸。而且,他还不敢把右手腾出来,只让左手在那里忙活,搞得自己跟神雕大侠似的。

    也是哦,他也有只雕,虽然不是一个品种的,却都很厉害!

    当然,摸着摸着,杜皮也就有了章法,先是那些自己没有、比较好奇的部位,接着是光滑细腻、手感不错的肩、腰、臀……而一旦,遇到坑坑洼洼、手感不佳的疤痕,他就像搓泥一样,在那里蹭来蹭去,直到把它削平,再次变得光滑起来。

    不知不觉中,杜皮的左手已将程蕊身上的伤痕尽数抚平,包括脸上,一次性恢复了她的完美无瑕。

    虽然算不上完整意义上的男欢女爱,但杜皮专注、程蕊享受,这不就够了么?

    也幸亏杜皮懵懵懂懂,否则,就凭程蕊的未成年身份,右手也会毫不客气地赏他一个霸道的耳光。而他无意识“疗伤”的善举,也掩盖了他亵渎对方身体的真实企图,竟被苛刻死板的系统,默然接受。

    终于,杜皮累了:“我歇一会,行不?”

    “嗯?好的”,程蕊其实也很辛苦,哪有一个劲上发条,却不启动的。

    杜皮没舍得离开,侧着脸,趴在程蕊的胸口:“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说吧,有啥愿望,看看我能不能满足?”

    “管吃、管住,有零钱花……”怕打扰了杜皮的雅兴,程蕊刚才一直不敢动弹,现在终于能抽出手来,便在脸上摸了几下,随即怔住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脸上那么长的一道疤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只要是个女人她都会激动的。

    “啊?”杜皮以为她说的是那事,不免脸红心虚:“那个,我原本也没想过的。这不是看你没反对,好像还挺热情,就一下子控制不住了么!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让你负责了,我说的不是做……”,程蕊毕竟是个女孩,那个爱字说不出口,红着脸调整了一下情绪:“能不能,给我找面镜子?”

    这个房间,杜皮还没她熟呢。

    不过,他虽然不知道小镜子在哪,大的却见过一个。

    也没多想,杜皮直接抱着程蕊下了床,大步流星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大记者,麻烦你再把眼睛闭上,我们要进去一下!”

    里面水声太大,夏星压根就没听到他这句话,待她发觉门口有异动时,两个白花花的身影,已经闯了进来,不由得她不闭上眼睛。

    已经懒得骂了,她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家伙是故意来示威的。就因为,昨天晚上,她只是让他抱了抱,没解馋。

    臭流氓!

    夏星在心中默念上百遍,各种口音!

    杜皮正一心一意地讨好程蕊,根本没空考虑夏星的感受,抱着小美女走到洗脸池前,用手一指那半人多高的大镜子:“这个,行吧?”

    “嗯,可以了,谢谢!”,程蕊声若蚊呐,脸蛋烧的像熟透的红苹果。虽说经历完杜皮的一番折腾,她的思想上有所放开,但毕竟这里还有个第三者。

    娇羞归娇羞,脸还是要看的。

    程蕊哭了,而且一发不可收,很快便是泪流满面。

    动静不大,但绝对的我见犹怜。

    杜皮最是心虚,连忙把她放了下来,右手扶稳,左手去抹眼泪:“我没欺负你啊,怎么好好地,又哭了?”

    “我脸上的……”程蕊肩膀抽了抽,又是一股热泪涌出:“疤没了!”

    杜皮一听坏了,她脸上那疤,不会是胎记吧?小丫头父母双亡,没准就靠这个和阴间那边保持联系呢,那个左手也是真讨厌,抹哪不好,非要抹脸……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该道歉还是得道歉的,不管是谁的过错。

    “没事的,我哭一会儿就好了!”程蕊很识大体。

    可是,犯了这么大的一个错误,杜皮哪好意思就此揭过啊:“要不,我再想想办法,看看还能不能把你脸上那道疤,放回去?”

    “你说什么?”发出质疑的是夏星。大家离的不远,她在听到哭声后就把眼睛睁开了,虽然很快又闭上,但已不影响她对两人后面对话的理解,所以才在这时仗义执言。

    杜皮没料到她会插一杠子进来,连忙用程蕊挡住自己的身体:“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还有没有点廉耻?知道我光着呢,还不走远一点,凑什么热闹?”

    就这种人,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还好意思跟我谈廉耻?

    夏星简直是无语了,把身子一扭,赌气地闭着眼睛,大步流星……

    扑通一声,她掉池子里了。方向没选对。

    等夏星惊慌失措,从已经囤了半米深冷水的池子中,爬起来的时候,恰好听到加看到,程蕊对杜皮深情款款地说了一句:“谢谢!”

    噗!

    一道水箭,从夏星嘴中射出……

    浑身湿透的夏星跑别的房间凌乱去了,杜皮把房门重新锁好,爬回床上,与程蕊依偎在温暖的被窝中……当然,动手动脚还是少不了的。

    程蕊没有抗拒,但也没再刻意迎合,几番犹豫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不该把我变得这么漂亮的!”

    “为什么?”杜皮正在头疼,该把那一直不肯软下来的命根子放在哪里,才不会碰到怀中的美女,所以没怎么思考她这句话里的深意。

    “我怕,将来……你会舍不得让我离开!”程蕊轻咬嘴唇。

    “为什么要离开?”杜皮把手从自己的胯下,移至程蕊的胸前,把她抱的更紧了些:“怕在我这住不惯,还是担心我没钱给你花?你不知道……”

    “我要报仇!”

    “我帮你!”杜皮放下心来,只要不是嫌弃自己就行。

    但是,在程蕊看来,杜皮听完这句话后,抱自己抱的就没那么紧了,显然是有所退缩。小小的失望在心中如流星般闪过,程蕊又平静说道:“不是什么事,你都能帮得了的。何况,你已经帮了很多,哪好意思再连累你。”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杜皮听出来了,这不是客套话,于是,马上就怒了,还赌气地把命根子往她身上一顶,非要咯她一回:“之前你这么讲,我没话说。可现在,你都是我女人了,你的事儿,那还不就是我的事儿么?”

    “你也说了,我只是你现在的女人”,程蕊把身子转了过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杜皮:“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变的,就像外面的这个世界一样!”

    “不,不会的!”杜皮拼命摇头,同时双手收拢,想要抱得更紧些。

    “别,你戳痛我了,把你那撒尿用的脏东西,放远一点成不?”程蕊最讨厌别人的孩子气,眉头皱了起来:“你要真的想让我多陪你一段时间,就先帮我做件事!”

    “你说!”

    “我的亲叔叔,你见过吧?”

    “嗯”,杜皮点点头:“你说的是程思远?”

    “对,就是他,一个大财迷。我想让你,用钱砸死他,很多很多的钱!”程蕊咬牙切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