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打脸连连看 > 三十五、老头变雕喜忧参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皮打了个激灵,却终于没有逃之夭夭。

    因为,胆小的夏星已经先行一步,躲到了他身后,瑟瑟发抖。

    用不着辨识出这是哪种雕,有什么习性,知道它是食肉的这一点,就已经够了,够她做出最基本的条件反射。

    杜皮目前的实力和气势,介于英雄和狗熊之间,略偏向前者的某一点上。

    当那金鹏开始俯冲、收翅,迎面扑上来的时候,他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双臂张开,做出母鸡包护小鸡的那种感觉,还硬着头皮,对着金雕吼道:“停!”

    如果不是担心被误解为其他意思,杜皮差点都要喊出cut了!

    金雕好像听懂了他的话,稳稳落在杜皮张开的右手臂上,虽然抓得他有点疼,但是很明显,它并无伤害他的意思,反而,看起来有些亲近。

    夏星把头露出来,一看这架势,不免困惑:“这鸟,是你养的?”

    杜皮摇头苦笑,他上辈子也只养过虱子,哪碰过这种高大上的宠物。

    丁一虽然童心较重,毕竟不是真的傻得没救,见那金雕尖嘴利爪的,也不敢靠前,远远的躲到一旁。

    三人一雕,僵持了大约十分钟,杜皮撑不住了:这鸟也忒沉了,吃秤砣长大的么?

    不敢惊动这尚无恶意的金雕,杜皮小心翼翼地,把左手按在识别器上。虽然通常都是用右手来设定密码,可这雕太沉了,还是按照先左后右的顺序来尝试吧。

    咔吧!

    门居然开了,杜皮一时放松,下意识去用右手抹汗,结果惊动了已经有些倦意的金雕。

    金雕腾地一下跃起,先是左爪在门上一勾,将门拉开;接着扑棱了几下翅膀,直接飞了进去,转瞬不见。

    杜皮见那金雕一点都不客气,像是把这小洋楼当成自己家一样,随随便便闯入,也不免有些疑惑:莫非,这鸟和我的新身份有旧?而且,关系还是不一般的亲近!

    看看这大院,这房子,倒也是个能养得起这种大鸟儿的主。

    只是,若被这畜生察觉出来,自己和它前主人,其实并无多少相似之处……岂不要糟?

    那可不止是个宠物,想到那金雕可以把出租车轻松玩弄于股掌之上,杜皮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偷懒的都没有。

    杜皮想逃,却被身后的夏星轻轻推进了门中:“帅哥,你的家可真大啊,带我们参观一下吧!”

    很显然,这个智商不输于颜值的小记者,也把那金雕认作是杜皮的家宠,心里的恐惧一旦消除,便悠然自得地享受起客人的待遇来。

    家,是啊,这是我重生后的家,神仙给的!

    杜皮被夏星的话触动,暂时没了逃跑的念头。想想也是,再苦的日子,也都挺过来了,还怕一个多少有些渊源的畜生不成?

    “屁大个地方,哪里还需要我亲自领路,你们自由参观吧!”杜皮笑着放权。

    “那,我可不可以,自己选个房间?”,夏星见杜皮笑得这么开心,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可以!别说一个房间了,就算你把哪个楼层给占了,我也不会反对。”难得做回土豪,杜皮那是相当的大方。

    “真的?你可不能骗我!”夏星激动得,半边脸都红透了。

    当然,如果杜皮同学能够更大方一点,允许她把占用的房间,都租出去的话,就更好了。

    杜皮没有理她,领着大跟班丁一,逐个房间去补充他在这里的存在感了。

    没过多久,丁一相中某间儿童房后,便赖在那里不肯走了;小记者夏星,则是在三楼和四楼之前,不停往返,认真比对着这两层的优劣势……

    杜皮独自走进二楼的大书房,看着那数以万计的藏书,也是一阵感慨:把它们留给我这个文盲,白瞎了啊!

    摇摇头正要离开,突然听到角落里传来一声咳嗽。

    我靠,这里还有人啊!

    杜皮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却是只见雕,不见人。

    谁能想到,那金雕进来以后,哪都没去,却选了书房来落脚。

    杜皮心中的悲哀更深了,倒不是感慨这畜生都比自己好学,而是,他突然想到,若是这鸟儿把书房当成窝,这满屋子的藏书,可就真的要白白糟蹋了。

    纸屑满天飞的日子,不远了。

    “小子,过来一下!”金雕突然说话了,声音还挺熟。

    杜皮想起了梦中那个,说要给自己当三年保镖的白胡子老头,头皮一阵发麻,转身要逃时,书房那厚重防火的大铁门,已自动合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出不去了!

    杜皮在棋局中耍了赖,之前以为不过是个梦,倒也没啥心里负担,如今发现那梦其实是真的,还被正主找上门来,还把退路给封上了,心里自然发虚。

    “老……老前辈,我之前跟你开玩笑的,您用不着当真!”杜皮硬着头皮走向金雕,小心陪笑:“那个,我都已经安全到家了,也就没您的事了……”

    “笑话,我是那种输了不认账的人么?”金雕扑腾了几下,扇起不少浮沉,呛得杜皮直咳嗽。

    “好吧,您继续做我的保镖”,杜皮哪敢拧着来啊:“你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我现在就去买……”

    “我要吃的东西,你用钱是买不到的”,金雕打了个旋,变回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冲着杜皮招了招手:“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不会是问我的身份和家世吧?那个,我也不清楚啊。

    杜皮心中忐忑,脚下却是不敢停留,转眼到了老头身前。

    “这些,都是你赢的?”老头的手,指向一侧书架的底层。在那里,一溜摆放着十几个奖杯,旁边还堆放着厚厚一沓证书。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想不承认也不行啊。那老头,铁定是看过里面内容了,否则不会把他们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杜皮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心中则是不断咒骂鼻青脸肿:不知道老子大字不识么,给我找个这么高大上的身份,存心看我笑话不成?

    上辈子的他,连打架骂人这种小事,都没赢过一次,更不要说什么奖杯了。

    “难怪我会输给你”,老头却是一脸沉思,冷冷的目光,刀子似的在杜皮眼前划过:“围棋神童,不简单啊,难怪敢跑去跟我叫板!”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杜皮连连摆手,他也冤枉啊,不过是坐在车上打了个盹,谁曾想,会摊上这种稀奇事儿啊?

    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对面这老头是何方神圣呢,只知道,他很厉害的样子。

    “你别害怕,我不会赖账的”,老头见他吓成这副德行,也是忍不住笑了:“其实,我也没啥特别的要求。只是希望,你以后再去比赛的时候,能把我带上。你也知道,老头子我,生平没啥爱好,就喜欢下个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