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打脸连连看 > 二十二、突如其来的恶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杜皮来说,丁一虽然智力不达标,却是他这辈子的兄弟,容不得别人轻贱。

    当小朱说出“弱智”那两个字后,杜皮就已经决定,永远都不会再到这家名为“恒升”的银行来存款了。若不是隔着厚厚的玻璃窗,他甚至都有可能扑过去,赏小朱一耳光,让她从此学会尊重别人,特别是弱势群体。

    “我们走”,杜皮拉了拉谈兴正浓的丁一:“咱哥俩买糖吃去!”

    “欧耶,小哥哥万岁!”丁一开心的叫了起来,推着杜皮就往外冲。

    “唉,你们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小朱急得直拍窗户。

    她之所以不给丁一办卡,其实是想给杜皮压力,把更有价值的“许文强”变成自己的客户。几千万大奖的得主,光兑奖的那一次性转账,能把她一年的存款业绩指标都完成了,能不动心么?

    没想到,转眼间鸡飞蛋打,小朱悔得肠子都青了!

    一瘸一傻跑到大街上,吹了会小风,杜皮这才冷静下来,问系统:“这附近,还有别的银行么?”

    “肯定有了,你不知道,这同类的网点,都是喜欢扎堆的么?”系统先是笑着解释,接着感叹道:“真没看出,你小子还是挺重情义的……哎呀,不好!”

    “怎么了?”杜皮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左手已经自发行动起来,将丁一扶在轮椅上的双手轻轻掰开,然后将他用力往后一推,与轮椅脱离开来。

    “你这是干什么?”杜皮有心阻止,奈何双手此刻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看着丁一趔趄倒地。

    受这反作用力驱使,轮椅向前疾驰,杜皮只得把头和身子转回去。这头才扭过一半不到,朦胧的视线中,就有好几个黑乎乎的东西,向他扑了过来。

    狗,不叫的狗!

    一旦看清,杜皮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可是古往今来,乞丐最害怕的生物。他上辈子,被野狗们咬得,都对狂犬病菌,产生免疫抗体了。

    问题是,这么高大上的地段,怎么会有不受约束的野狗出现?而且,他杜皮何德何能,乍一出场,便可引得数只恶犬,群起而攻之?

    不管杜皮有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缘故,他那天赋异禀的双手已同时忙了起来,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几条恶狗的凌厉攻势化解掉,一口都没咬着。

    锋利的犬牙是给避开了,但从它们口中流出的那些液体,却是拦不住的,纷纷滴落在杜皮的身上,自上而下、由表及里,转眼间,便浸透了他大半个身子。

    这味道,闻起来怪怪的!

    不会吧?汽油!

    杜皮呆住:这世上居然还有不吐口水、只吐汽油的狗,真真长见识了!

    “呆子,汽油是那些狗含在嘴里,带过来的。我说他们怎么叫都不叫一声,直接就扑上来了呢?”系统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淡定与从容:“你的轮椅,不要再移动了,小心摩擦产生电火花……”

    话音未落,只听卡巴一声,轮椅的金属支架居然垮塌了,迸发出无数的电火花,将杜皮身上的汽油,瞬间点燃!

    那些狗日的恶犬,倒是很有策略,在刚才的攻击中,竟然趁乱将轮椅的金属支架也给破坏掉了。

    不用问,这是一次人为的、有针对性的攻击,目的就是要杀死杜皮。

    咬死,或者烧死!

    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孟霜反应最快,一个漂亮的急转身,然后以疾风扫落叶的速度,冲去恒升银行,拎起大堂经理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灭火器在哪里?”

    大堂经理倒还冷静,虽然也不免瞠目结舌并吓出几滴尿来,但还是相当配合地指出了灭火器的摆放位置……

    心急如焚的孟霜,并不知道,就在她转身后不久,杜皮便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把自己给救了。

    火苗刚起,杜皮便放了一个屁,一个惊世骇俗的响屁,差不多有120分贝。

    有多响,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屁,是从杜皮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同时向外喷射气流而产生的……所以,它把衣服,连带刚刚点着的汽油,全都给崩飞了。

    杜皮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倒在一大滩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的泥水中。刚刚那一神屁,把他体内淤积的杂质、毒素也都给轰了出来。

    杜皮没死,却有求死的念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尤其是身体表层的那层皮,就像被千万根细小的针扎过似的,又疼又痒。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武侠小说中,可遇而不可求的周身气脉打通,通的不能再通,所以才会这么难过。

    大泄之后便是大补,体内浊气排尽,现在的他,正在疯狂吸收天地精华,还都无需他亲自操劳,全程自动化。

    美中不足的是,在接下来的这几个小时里,杜皮是一点防御力都没有的,比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还脆弱;而且,神之左手的护佑份额已经用完,若是那疯狗去而复返,来个二次攻击,他也只能任其宰割了。

    还好,狗没回来,过来的是丁一和孟霜。

    “发生了什么事?”孟霜提着灭火器,看着光溜溜的杜皮,想喷又不敢喷。

    “冷!”杜皮的牙齿开始打颤。

    “你在忍忍,我去去就来”,孟霜一跺脚,又跑去银行要“支援”了。

    丁一眨了眨眼,先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笨手笨脚地给杜皮套上,然后又从裤兜里摸出一颗压得扁扁的奶糖,塞到杜皮嘴里:“小哥哥,别怕,有我呢!”

    这糖,真甜!

    杜皮流出了人生第一次幸福的眼泪,然后脖子一歪,倒在丁一的怀中,沉沉睡去。

    “这傻小子,把杜皮的气孔都给堵住了,不是影响他恢复元气么?”看着镜头里的动人场面,鼻青虽也掉了几滴泪,但还是对不合适的地方,予以指责。

    “你傻呀,那衣服是透气的!”脸肿甩了个白眼过去:“对了,你还打算提醒他多少次?毕竟是阳间的事,我们介入太多不合适,上头会有意见的!”

    “再等两天吧,怎么着也要确保系统运行正常了,我们才好撤出的,你说对不对?”

    “明明是你一直在干扰程序运行,我的设定中可没有那么个性化的提醒功能,你干脆直接过去帮他得了!”

    “可以么?”

    “不可以!”

    “那不就结了?我再帮他几次,谁还没有个适应阶段啊?更何况,他是我们两个负责跟进的,如果混的太差,或者没几天就死翘翘了,那不是打咱兄弟两的脸吗?你还嫌自己的脸不够肿么?”

    “……”

    孟霜没有要到毛毯,又担心地毯太脏,便本着“可着一个人欺负”的原则,威胁保安,把张富贵的一身衣服扒了下来。

    兴匆匆地跑出银行,孟霜立刻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

    刚刚的那些恶狗,居然又回来了,正奔向杜皮二人,有七八条之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