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偏心眼 > 103 霍忱的大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搞不明白。

    搞不明白,寇熇她妈死了,儿子没讲过她一句不对,那证明自己这个妈比老婆重要,那她和寇熇孰轻孰重,自然该她重的,可为什么次次碰壁呢?那个死丫头除了带衰,还有什么?

    寇银生不看他妈,只是直勾勾去看亲生女,看见她那腿的红,刺眼的红。

    寇老太太还在骂,骂声贯耳,寇熇怎么做她都不会觉得好,有寇熇没她,有她没有寇熇。

    霍忱看着眼前的人,一身的西装革履,和这栋楼格格不入,他见过寇银生的也不得不说寇银生的这张脸长得太高级,仿佛一切的财富就是为了搭他这张脸而来的,这个男人无论多大的年纪,他就是有那种资本让人的心蠢蠢欲动。

    现场的两个女人的心也跳得乱七八糟。

    不过一个是盼着儿子替自己出气,另外的那个正在装模作样的看戏。

    对,寇熇等着看戏。

    啪!

    寇老太太喘口气。

    舒服了!

    极度舒爽!!

    因为寇银生对寇熇挥了巴掌。

    寇熇被打的有点懵,不管她怎么作假,这巴掌不该落到她脸上的,寇银生这是打她的脸吗?

    下一秒就要向她爸的方向冲过去,她要撕碎寇银生这个王八蛋。

    明显有人比她更快一步,拖住寇熇不让她动,“你干嘛?撒开。”

    寇银生冷冷抛出一句,“这巴掌是告诉你,别以为全世界就你最聪明,疤你给我留着就当长记性了。”

    霍忱听懂了。

    寇熇挨的这一巴掌并不是因为她算计她奶,她诬赖她奶,而是因为她自己犯蠢把腿割破了。

    霍忱的手攥着她的胳膊,寇熇动弹不得。

    “我要报警,她虐待我。”

    寇银生淡淡开口,“行。”

    寇老太太的心跳加速,眼下这是什么情况?儿子为她出气了,可为什么要让那个死丫头报警?

    让警察抓死丫头片子?

    压了压。

    “算了算了,我命不好摊上这么一个孙女……”

    闹上派出所事情就大了,影响她儿子的名誉,叫人知道寇银生家里这么乱套,多难看。

    死丫头不替她爸着想,自己得替儿子着想。

    “电话。”寇熇对着霍忱伸手。

    霍忱将电话递给她,压着她手压低声音:“别沉不住气。”

    寇熇没听。

    还是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倒是来了,也把人都给带走了,进去没几分钟寇老太太又被车给接走了,寇银生黑色的皮鞋在寇熇的眼前一晃,车就开走了,她从里面拖着沉重的脚步出来。

    每次都这样!

    早就料到了。

    还是大闹一场好了。

    后面走出来的人,叹口气。

    “不回?”

    “你回吧,我太高兴想要找点高兴的事儿去做做。”

    寇熇迈开腿,后面人的声音悠悠传进耳朵里:“你爸打你并不是他向着你奶。”

    这点明知眼漏的事儿她能不知道?

    只觉得烦得很:“不管向着谁,最后挨打的人还是我。”

    “你腿要是没伤,或者他就不会打你了。”

    寇熇猛地回头:“没事别瞎分析,回家。”

    “喂……”

    后面的人闲凉凉喊她。

    寇熇不理他。

    “听说你发了很多的海参,请我吃啊。”

    她依旧一脸倨傲的样子,“行啊,请你全家吃都行。”

    ……

    寇银生坐在车里不吭声,寇老太太觉得儿子虽然站在了自己的一侧可态度不好,但毕竟打都打了,她就不和儿子过意不去了,试着缓和气氛:“你公司不忙啊?那个死丫头就会折腾你……”

    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她爸爸,从小就这样,就知道折腾,你要是个儿子你折腾也就算了,死丫头!

    每天街上那么多的人出车祸,你说你怎么没事儿呢?

    “你上次带回家里的那个人,后来怎么样了?她年纪是不是有点大了,要是再生个孩子可能会不太顺利,这孩子啊还是自己生的好,时辰准八字才准,要是二十几岁的生起来会更有力气的……”她也不是说没瞧上姚彦的妈妈,就是觉得年纪偏大,她儿子四十岁多,可明明能娶个二十五六的呀。

    不是看重出身学历,娶个二十的也能娶。

    “她长得不好看。”寇银生开口。

    老太太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要什么样的?不行妈回头帮你找找。”

    要好看的还不容易。

    可也不知道儿子喜欢什么样的,还有她的那些朋友啊有本事的不多,上哪里找去呢?

    “像寇熇她妈那样的就行。”寇银生说。

    老太太胸口挨了一刀。

    这一刀直接穿透心肺。

    寇熇她妈长得很好看,要是不好看能那么招风吗?能……

    铁青着脸,扭着头看车窗外:“你别拿话来扎我,打她也是你自己愿意打的,别打了以后后悔怪我这个老太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魔力对你指手画脚的,说这种话噎谁呢,你的女儿是人,你的老娘就不是人了,那个死丫头就差气死我了。”

    寇银生脸上并无任何丝毫的震惊,仿佛早就习惯。

    “她想气你,你怎么就跑到她家让她气呢。”

    老太太:“……”

    老太太的脸孔气的发紫,并且越来越紫。

    临下车的时候听见儿子讲手机,好像是买了一块什么手表。

    什么牌子她没听清,听清也不认得,那些名牌让她认的很吃力,反正花钱多的就一定是好东西就对了,她的理解。

    “……就要那块。”

    “……好,我叫人去拿货。”

    挂了电话,挑眉看着站在车门前的老母,皱了皱眉头,还不肯走?还没发泄完?

    “你不用买礼服讨好我,我不吃你这套。”

    寇银生扯了扯唇。

    八百多万的手表买给老母?他还真的没孝顺到这种地步,这是买给那个小畜生的,为了让她下次接着闹,接着作。

    老太太清了清喉咙,她觉得表这个东西不就是钟,送表送钟都是一个意思,特别她这个年纪的人,听见这种词就会瞎想,可儿子要送,她拒绝又不好,银生有钱,送来的东西都很贵,算了算了,送就送吧。

    做好心理建设,回了家。

    只等着寇银生的那块表送家中来。

    寇熇站在厨房煮面,筷子在锅里搅着眼睛向外看。

    什么事情都能看得懂,可看懂不代表就得想通。

    寇银生对她再好也是欠她的,这是欠她妈的。

    欠了就得还!

    “干嘛?”

    被人摩挲着头发,一脸不爽瞪他。

    她有没有说过,别对着她动手动脚的?

    霍忱开口:“一件事儿反复想,越想越觉得别人做的不对,越想心情越不好。”

    “你教训我啊?”

    “我是在开导你。”

    “谢了,免了吧。”

    把你自己开导好了就得了。

    面煮的七七八八,关火。

    好像放的有点多,一碗直接分成两碗,往他的那碗里加了很多的小米椒。

    不吃辣算什么男人!

    “你放的你自己吃。”霍忱收起笑容。

    “哎,你天天在我家混,你奶不管你的吗?”

    这老太太可真放心。

    霍忱从她的手里接过面,端到客厅,仿佛这是他自己家一样的来去自由,留给她一双筷子,坐下吃面。

    “一会面坨了。”

    寇熇扁嘴。

    落座。

    “你觉得我无理取闹是不是?”

    他挑眉。

    他什么时候有这样说?

    他没有。

    “你脸上写的。”

    是吗?

    “我妈跳楼死的。”

    霍忱:“你说过。”

    “我爸当时生意出了点问题,很大的问题,靠着自己完全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被抓起来了,然后你知道的……我妈死了我爸就被放出来了……”

    霍忱的筷子停了停。

    “别说了。”

    他觉得她不是坚强早就哭出来了。

    这种自掀伤疤的事情他做就够了,她不需要。

    无论有没有理由,她做的他觉得就对,不会认为她胡搅蛮缠,不会认为她作。

    她做的都对。

    “我妈以前陪人的,那人她以前跟过……”

    伤口连续捅个百八十次的也就不会疼了。

    霍忱只是静静听她讲,一句话不说。

    寇熇自嘲:“我爸也没好到哪里去,大家同样的出身凭什么瞧不起,你听着觉得很纳闷,我怎么知道那人是谁,我连我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奶嘴里也不是一句实话都没有,有些是真的,不过别人听听也就笑笑而已……”

    那么些年,她奶总是很努力地去抹黑她妈,说词换了一万种,这里面唯一没变的就是,她妈偷人,她妈偷的是过去认识的人,她妈的出身……

    沉默良久过后,霍忱开口:“寇熇。”

    “我们俩比比惨吧,你觉得自己挺惨了是不是?和我比呢。”

    她笑。

    大声笑。

    是不是她更惨啊。

    她托生在这样烂的家庭里,她爸爱她,你看这样好的爸爸他对老婆一点良心都没有,他老婆死了啊,他有一丁点的觉得过意不去吗?

    没有。

    所有人都活的好好的,所有人都在享福,只有她妈那个笨蛋死了,毛都没捞到一根。

    “我就想不明白了,她这样的出身什么话没听见过,干嘛想不开去跳楼。”

    怎么想也是想不通的。

    他的手递过来纸巾。

    寇熇抬眼看他;“干嘛?”

    给她纸巾干嘛。

    “擦擦汗。”良久以后他如此说。

    她在哭。

    “我不用你同情我,我什么没有,我什么都有,什么都得到了,我不开心我就闹一场,他们不爽也得忍着……”

    她的话里有得意,可得意不过短短几秒,桌子上的碗筷被扫荡到地上去。

    “我就是个神经病,我就是不高兴要让所有人都不高兴……”

    霍忱离开自己的座位,坐到她的椅子旁边,单手按着她的头,他想坐在同一侧的话,她哭自己也就看不见了,没看见就是没哭,她还是那个强到爆炸的寇熇。

    “……你妈跑了算什么,她至少还活着,为自己着想有错吗?”

    她宁愿她妈也拿钱跑了,人跑了可命至少在。

    会跑总比傻缺的去跳楼强的多。

    我能为你争个碑,我还能为你争什么?

    她不知道寇银生这是容忍她,不然连她一块儿扫地出门。

    过了好一会……

    霍忱:“你不涂身体乳了?”

    寇熇情绪刚刚平复,就被他来的这么一句气的岔气了。

    “不涂皮肤就不好了,就没有资本了。”

    把她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寇熇爱美。

    特别喜欢美。

    寇熇推开他的死人肩膀。

    “涂不涂?”

    她咬着后槽牙;“涂。”

    她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涂身体乳的机器。

    “那我吃饭了。”

    霍忱坐了回去,似乎只对眼前这碗料十足的面条感兴趣,筷子夹起面条,往嘴里送着。

    他不吃辣,不爱吃辣,可刚刚寇熇为了泄愤往他的碗里加了无数的小米椒,味道有点冲有点呛。

    难怪她脾气不好,总吃这么上火的东西,没有火才怪呢,名字里也有火,火高嘛,火气不大才见鬼。

    “我这碗没动,我和你换吧。”

    她的这碗里面辣放的少些。

    霍忱笑着骂她:“吃你的吧,神经病。”

    “我神经你神经?”别以为她不知道……算了算了。

    说破就有毒了。

    给你留点面子。

    离开桌子,去涂身体乳,往脚上和腿上使劲擦擦,总是擦东西的腿手感就是不一样,她得为自己未来老公的手和眼睛着想着想,她寇熇浑身上下就没有不好的地方。

    “你干嘛呢……”她手里的身体乳对着他的脸就砸了过去。

    偷吃!

    霍忱从她的碗里夹牛肉,见有东西飞过来正好砸到头顶,顺着头往下掉,他接住然后反手又对准她砸了回去。

    寇熇歪头躲开。

    “小贼,偷吃我的牛肉……你是不是男人,你还打女人呀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