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罪恶无形 > 第五十三章 大言不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这两人知道他们要找的那个当年的孩子已经死了,是什么反应?”夏青问。

    “哎哟,别提了,那两个人到现在都不信,非说人家那一家子是做戏给他们看,为了骗他们,让他们死心。”老孙有些头疼地摆摆手,“你们一会儿自己去感受感受吧,看看什么叫做跟正常人的思路两股劲儿!”

    如果可以选,夏青绝对不会想要去见这种预期到一定会让人很头痛的角色,但是没有办法,调查需要,这两个人刚好这种时候跑到朱家去闹,已经等同于瞌睡送枕头,算是送上门来的好事了,怎么可能不去见上一见。

    老孙带着他们过去见那两个人,因为他们两个实在是有些吵闹,又需要等夏青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跟刑事案件有所牵扯,所以自然不好让他们跟其他人嘈杂地混在一起,就被带到了二楼一个空办公室里面。

    派出所的民警不比一般单位,能在单位里面坐班的凤毛麟角,大部分一天到晚都在外面跑来跑去,所以别的不好找,空着没人在办公室倒是不缺。

    夏青因为之前听说的一些事情,对那对“买家”夫妻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脑海当中想象着这两个人说不定是那种看起来就有些獐头鼠目,颇为难缠的面相,到了二楼,老远就从敞开的办公室门口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人,这一看才发现,相由心生这个词似乎也不尽然,因为这两个人的面相看起来……居然还透着一股子淳朴劲儿!

    然而这种错觉就只存在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随着他们走进屋子里,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看到老孙带人来,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开口就破了功。

    “你们到底要让我们等到啥时候啊!”她讲话带着一股子浓重的地方口音,乍听起来和X大学的保安马明辉一家三口似乎很像,仔细听又能分辨出有所不同,“那又不是光我们俩动了手了,那家也动手了,你们咋不抓他们来?咋?他们有钱你们就不敢抓啦?就欺负我们没能耐呗?!”

    “你们别胡搅蛮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难道心里还没有数儿么?”原本陪他们等在那里的派出所民警一听这段话就有些恼火,“你们跑到别人家堵着门大吵大闹,还跟人家打起来,把家里头的老人都给折腾医院去抢救了,让你们在这儿接受调查,等待处理,有问题么?!合着总不是人家堵你们家门口吧?”

    那女人一听这话,眼珠子一转,翻了一个白眼,鼻孔里面哼了一声,悻悻地坐了回去,嘴里面还在嘟嘟囔囔,骂骂咧咧,因为声音不算大,所以听得也不是特别清楚,大概意思就还是说民警欺负人,看他们老实巴交没文化,所以就故意唬他们,他们说又说不过,就只能吃哑巴亏。

    那个守着他们的民警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老孙,还有老孙身旁的纪渊和夏青,叹了一口气,摊开手摇摇头,表示一直就是这样,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老孙声音不大,对纪渊他们说,同时冲他们递了一个颇为头大的无奈表情。

    “辛苦了,这里就先交给我们,你们休息一下。”纪渊对老孙,也对屋子里面的那位民警说,虽然说他们在场也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很显然这两个人是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愿留下的,看他们的神情,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果然,他这么一说完,原本在屋里的那个民警就立刻对他们点点头,起身跟老孙出去了,还不忘从门外帮他们把门给关上,动作麻利,毫不拖泥带水。

    夏青哭笑不得,心里暗暗感叹,这对夫妻到底是有多让人头疼啊!

    原本派出所面熟的警察一离开,这对夫妻看着面生的夏青和纪渊,也有些发懵,两个人面面相觑,又从头到脚的端详夏青他们,眼神有些困惑。

    为了调查工作当中行动方便,一线刑警没有每天都要穿制服的硬性要求,夏青和纪渊是没有着装的,都穿着自己的便服,一下子也让人很难从外表就判断出他们两个人的身份来,也难怪这对夫妻要感觉茫然,闹不清楚状况。

    “你们是干啥的?姓朱的那家人咋一个都来?他们咋不来见我们?”那个女人先开口问夏青他们,而她的丈夫则在一旁一脸警惕的盯着他们看。

    “你们怎么称呼?”夏青问,之前他们还一直不清楚当年“买家”的身份,现在毕竟是要打交道,总不能真的开口闭口叫他们“买家”吧。

    “我叫李静,他是我男人,叫陈红宝,咋啦?!”女人凶巴巴的说。

    这对夫妻长得颇有些夫妻相,都是一张没有什么棱角,轮廓模糊的圆脸,皮肤颜色比较深,脸蛋上带着一点质朴的红色,小眼睛,薄嘴唇。

    光是他们的面相上就能感觉到,当初他们把朱浩瀚买回家里去养的时候,这对伪装的父母看起来和孩子有多么的不和谐。

    陈红宝在妻子答话的时候,皱着眉头死死盯着纪渊和夏青来回看,然后忽然一拍大腿,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我知道你们是干啥的了!”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夏青和纪渊的目光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也包括了坐在旁边的他的老婆李静,三个人都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陈红宝似乎觉得自己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破有些得意的伸手一指夏青他们:“你们俩是姓朱的那家人雇来的律师啥的,对不对?!我看电视里头都是这么演的!他们家有钱,就花钱雇你们当狗腿子,来吓唬我们的!什么如果我们不怎么怎么样,你们就要去法院告我们,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夏青和纪渊这边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旁的李静就先眼珠子一转,又冲他们狠狠的抛出了一记卫生球白眼,还配上了一脸的鄙夷。

    “二位的想象力可以暂时收一收。”纪渊板着脸,掏出证件来,“我们是负责调查朱浩瀚遇害案的刑警,现在找你们了解一些情况。”

    “嘁——!”李静充满不屑的撇撇嘴,“为了吓唬我们,你们还真舍得下本儿!”

    一旁的陈红宝却并没有和她一起发牢骚,而是仔细盯着纪渊的证件瞧了瞧,不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犯了会儿琢磨,然后才问:“那孩子真的死了?”

    以纪渊的性格,这种答案已经摆在明面上的问题,他自然是不屑于回答的。

    “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朱家?”于是他无视了陈红宝的问题。

    “我们找他们家咋了?我们又不知道那孩子是真死了,还是他们说瞎话蒙我们,不让我们见他的!之前见到还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二十多岁,又不是什么小病鸡,那还能说死就死了?!那我们肯定不信!”陈红宝哼了一声。

    “你们中间的这二十年,和朱浩瀚有过联系么?”夏青问。

    陈红宝看了看李静,李静也正瞄着他,俩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陈红宝开的口:“我们倒是想跟他联系,那我们也得找得着他们算啊!当初那警察上门来,把孩子硬生生的就从我们身边给抢走了,走了以后也没说给我们留个地址联系方式,就是我们想要见孩子,那我们也得见得着算啊!

    哦,还有,那时候警察还吓唬我们,说我犯法了,孩子得带走,看在我们没打骂孩子,没不给孩子饭吃的份上才判了我一个啥缓刑,没让我去吃牢饭,我要是敢再去找那孩子,要是敢再从别人手里买别的孩子,马上让我蹲监狱!”

    “警察从你们手里‘抢走’孩子?”夏青饶是已经在进门之前被老孙打过了预防针,现在听到陈红宝这么颠倒黑白的话,也还是觉得有些无法适应。

    一个因为买孩子被判了缓刑的人,还能坐在派出所里面,当着警察的面,如此淡定的说出这样违背正常认知的话来,心理素质实在是有些太好了。

    “那本来就是,还不行让人说啦?!”李静一看夏青质疑自己的丈夫,连忙开口维护起来,“我们那是结结实实花了好大一笔钱买回来的孩子,买回来之后那也是跟宝贝一样的养活着,哪一点我们也不比他亲爹亲妈对他不好了!而且好端端的我们搭人又搭钱的养了那么久,说抢走就给我们抢走了!

    都不说是人了,就算是我们家一条狗养了两三年,那你们能说暴走就给我们抱走了?花出去的钱也没有人赔给我们,那还讲点道理不讲?”

    夏青看她这么胡搅蛮缠,干脆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做出回答:“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依据刑法应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或者拘役。你们当年不仅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小孩儿,甚至还在公安机关对进行解救的时候加以阻挠,判缓刑已经是从轻处理了。”

    说完之后,她见李静一脸不服气的想张嘴说话,便直接抬手示意一下,没有给她机会开口:“如果这么说你们还是觉得不能理解,那我就再举一个例子。”

    夏青停顿了一下,伸手一指李静,问一旁的陈红宝:“现在有个人把你老婆骗走了,卖到离你家很远的地方去给别人做老婆,过了两三年,公安机关把她解救出来,送回家,但是花钱买她做老婆的老头儿要求你把他买媳妇的钱还回去,最好把这两三年他用在女方身上买衣服和吃饭的钱都清算一下,可以么?”

    “那肯定不行!”陈红宝没有多想,当时就做出了回应,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意味着什么,顿时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

    “瞧,这么一换位思考,你们不是什么道理都懂么!”夏青笑着耸耸肩,“既然道理都懂,咱们就别明白人还故意说糊涂话了吧。”

    纪渊在一旁看了看夏青,嘴角轻轻勾了勾。

    故意胡搅蛮缠的招数被夏青给拆了,陈红宝拉长了脸没有接话,李静也只能是讪讪的抱怨夏青怎么举那么难听的例子,说她被卖去给老头儿做媳妇,除此之外倒也一句都不敢再颠倒黑白的去控诉了。

    “按照常理来说,当初因为买了朱浩瀚回家去,套用你们自己方才的话讲,差一点就吃了牢饭,你们应该对朱浩瀚存在心理阴影吧?为什么还想要找他?”夏青见他们两个人都老实了不少,便开口继续向他们询问起来。

    陈红宝方才吃了亏,现在看样子是不愿意开口说话了,李静比他憋不住话一些,听夏青这么问,就做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说:“那孩子在我跟前养了两三年的时间,天天我搂着他哄他睡觉,做饭给他吃,所以他被带走之后,有一段时间我那一天天也是饭都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干啥都不对劲儿!

    那我们不就是想,一条狗你养它一段时间,就算被别人抱走了,再见到也还认识你呢,那人还能不如狗讲感情么?所以我们就想看看他,跟他一起找找以前的感情,这都那么多年没见了,看看他还记不记得我们这爹妈。”

    纪渊皱起了眉头,夏青也觉得李静这话让人听着浑身都不舒服。

    这已经不是这对夫妻第一次把朱浩瀚和狗放在一起去打比方了,现在更是大言不惭的以朱浩瀚的“爹妈”自居,这种言论在任何一个三观正常的人听来,都是不可理喻,并且也恬不知耻的。

    “既然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他了,怎么突然之间就能那么准确的找到朱浩瀚的地址?”夏青继续问,“这一次是你们第二次来找他吧?上一次是在他的学校里面,对吧?你们是怎么知道朱浩瀚在X大学的?”

    “就是有人往我们家送了一个快递,”李静回答说,“一打开里头写的一个地址,还有一个学校的名字,还写了说如果想要找朱浩瀚,就去这个学校的体育馆就能见到,他现在是可有名的啥篮球明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