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定海浮生录 > 第138章 尾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淝水已近乎被夷平, 然则逃散的士兵们,却依旧怔怔看着这一切, 继而回过神来, 各自大喊一声, 散入山野。

    谢玄头发散乱, 与一众晋将领们缓慢围聚而来。

    乌云退尽, 秦军大败而去, 慕容冲转身, 寻找苻坚的下落,却发现业已不知所踪。

    清河公主推开拦路人等, 冲向慕容冲,哽咽道“冲儿”

    慕容冲疲惫地出了一口气,抱紧了清河公主。

    小兽林王、石沫坤等人过来,逐一拍了下项述, 石沫坤亦战得筋疲力尽, 疲惫地抱了下项述。

    陈星已一屁股坐在地上,忽见有客人来, 只得勉强拍拍身上,复又站起。

    “小师弟”谢安在另一侧喊道,“你来看看接着这怎么办”

    项述朝众人示意,稍后再叙, 握紧了陈星的手, 将他带到战场上万人围聚的空地中央。

    不动如山插在地上,牢牢钉住了两条化为黑色火焰的小蛇。

    “蚩尤的天地双魂。”新垣平稍一沉吟, 便道。

    陈星试着想用心灯来再驱它,看看它有什么反应,却忽然发现,自己已无法再用心灯了。

    “不用再驱,”项述看了眼陈星的手势,说道,“驱不动了。就算有心灯,也驱散不了,这是神魂,不是人魂,心灯是古神留下的法宝,只能作用于比神低阶的万物,你净化不了神。”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陈星想起先前朝蚩尤问的问题。

    “没有人知道,”新垣平皱眉道,“他实在太古老了。”

    温彻皱眉道“一旦拔出来,说不定他就跑了,来日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我没有记错,”谢安说,“蚩尤三魂都无法被天地脉净化。还有一魂,成为了天魔种,反复吸收人间怨气,千年一轮回,对罢”

    项述马上道“不能放他走,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三只天魔了。”

    三只天魔万一合体,那麻烦简直远超想象,虽然魔心已殁,蚩尤的身躯也不可能再被复活了,但光是三魂也够受的。

    冯千钧思考道“那让不动如山钉在这儿,再加几个封印”

    “不行。”陈星当真烦恼,说,“日久天长,万一封印松动呢”

    这家伙太难解决了,怎么杀都杀不死,陈星开始领会到轩辕氏的无奈了。

    “当初是怎么弄他的”肖山说,“咱们带他回卡罗刹去,埋在地下呢”

    肖山拿了根树枝去戳蚩尤的两魂,陈星道“别玩啦这有什么好玩的你当是蚯蚓呢”

    陈星有点怀疑蚩尤的本体其实是条龙或者别的什么,但这下实在让他很头疼。

    “他的力量已经很弱了。”温彻想了想,说,“蚩尤的三魂,都以怨气为食,现在是它最虚弱的时刻,其实要封印他不难,用拘魂法阵能办到,难就难在,怎么保持这个封印,何况人间永远不会停下争斗,伴随着争斗释出的怨气,它又将渐渐强大起来。”

    谢安唏嘘道“依我看,要么还是尽力而为罢,谁也无法开口,说出千秋万世这四个字,是不是就连咱们的老祖宗轩辕,也无法一了百了,最终拦不住它想在后世复活。人能算上百年、千年已是不易,谁能知道万年以后的事呢”

    温彻与新垣平都忍不住点头,以他们的法力,维持一两千年的封印应当是能办到的。

    陈星陷入沉默之中,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觉得呢”项述握紧了陈星的手,与他十指交扣。

    陈星与项述对视,说“他还可以进一步削弱。”

    谢安还没问出口,隐约也想到了。

    “分魂法阵,”冯千钧说,“继续分他的魂。”

    “这可不容易啊,”新垣平想了想,认真道,“不过不妨一试。”

    鬼王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众人便一起望向鬼王,鬼王走向钉在地上的不动如山,朝众人说“将他的天地双魂分为数片,以我等法力引导,各封印入一件法宝之中。我们魃是永生不死的,便可世代看守这一法宝。”

    “好主意”谢安马上道。

    “可以吗”陈星想了想,说道,“好像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若是封印起来交由人族守护,实在无法确保人世世代代都遵守他们定下的规矩,更无法保证会不会有人动念,拿着法宝去做什么事。

    交给魃王们,则将安全许多,他们是不死的。而且分魂之后,蚩尤寄存在法宝中的七块灵魂碎片亦已神志不清,不太可能蛊惑看守者将它们拼在一起。何况就算蛊惑司马玮与鬼王,他们曾被陈星点亮过心灯,蚩尤极难影响。

    谢安说“狰鼓、沧浪珠、天罗扇、白虎幡、驺虞幡、落魂钟,这里已有六件,四枚玺戒,只怕承受不住。”

    “不动如山不能拿来封印,”陈星朝项述说,“以后还要传下去,以驱天魔。”

    项述点了点头,肖山说“苍穹一裂呢喏,这可以的。”

    “稍等,”项述说,“且先别忙分派,魃王只有两名,哪怕分出七件法宝,每人一件,又由谁来守护”

    司马玮与鬼王对视一眼,温彻说“我与新垣平可各执一件,我们也勉强可算为魃。”

    “也只有四个人啊。”陈星说。

    由多指指自己,一手拍了下胸膛,示意他也可以。

    “五个。”陈星数了下。

    “算上我罢,小师弟。”王猛说。

    “大师兄”谢安惊了。

    “不认识你,别乱攀亲戚。”王猛看了眼谢安,答道。

    王猛在苻坚开战时便已跟来,陈星忽然意识到,问道“你将苻坚带走的”

    “他被魔神血侵入全身,充满毒素,已活不了多久了。”王猛答道,“我简单救治了他,让他回到他该去的地方,等待死亡罢,在战场上落败为俘,横遭折辱,又有多大意思”

    苻坚这么一败,想必已难再起,何况也已时日无多,北方将乱上好一阵子,任务算是完成了,谢安便不再提要求。

    项述看了眼陈星,陈星点了点头。

    “六个。”陈星说。

    谢安说“最后一件法宝交给我罢,这次打完,我也想辞官告老,专心当驱魔师了。大不了待我死后,你们再将我”

    “谢安,”新垣平皱眉道,“你很了不起,但你不行。”

    谢安顿时遭受重大打击,自己苦学了这么久,却最终还是得不到承认,一脸莫名。温彻不悦地朝新垣平道“你能别这样不你看都快把老头子说哭了。”

    新垣平一挨骂,马上解释道“不是说你修为不行,而是引导神魂碎片注入法宝的这个过程异常复杂,这等神魂不是凡人身躯能承受的,死气会流转你的全身,让你顷刻间化为魃,就连驱魔师也抵挡不住,除非你想成为我们的一员,从此永生不死,虽然你已有觉悟,不过还须慎重考虑。”

    项述看了陈星一眼,没有说话,稍稍扬眉。

    陈星知道项述想说你想想的话,我可以与你一起成为魃,永生永世相伴。

    但陈星却想到一个问题,成为魃以后,还能“那个”吗上回他还问了车罗风这个问题。万一不行,那可然而观察新垣平与温彻,好像又是可以的。他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只是显得稍微有点不太情愿。

    “你们也不行。”温彻想也不想就知道陈星的表情意味着什么,解释道,“你与武神,须得帮助引导法阵,不能掌控法宝。”

    项述“四下问问去说不定晋人的皇帝想当个活尸呢”

    “不要了吧”晋朝所有将领顿时色变,皇帝当一辈子皇帝已经够麻烦了,永生不死,统领千秋万世,那将是多恐怖的事

    “我觉得苻坚说不定想,”冯千钧哭笑不得道,“王猛你不该将他送走。”

    王猛淡然道“那也许会成为神州的灾难罢。”

    “我来罢。”一个声音道。

    众人回头,只见拓跋焱一手稍稍按着胸膛,来到空地上,手指缝里,心脏前被刺伤之处,朝外淌出少许黑血。

    “拓跋焱”陈星马上过去看拓跋焱。拓跋焱有点累,说“我坐着与你们说。”

    “你不是没事么”陈星焦急问道,“方才你说不碍事,伤得重吗”

    “我也许”拓跋焱说,“我好像,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拓跋焱有点茫然,说“我的心脏好像不跳了。”

    陈星“”

    大伙儿怔怔看着拓跋焱,温彻单膝跪地,为他检查,谢安、冯千钧纷纷围了上来,不少驱魔师涌向拓跋焱身前,毕珲眼里带着泪,问道“统领”

    “是吧,”拓跋焱问陈星,说,“我已经死了。”

    陈星看了眼项述,项述目光落在陈星的指环上,沉吟片刻。拓跋焱却仿佛知道他们想做什么,马上道“别你们又要重新再来一次吗千万别了好不容易才除掉了他”

    肖山跪在拓跋焱身前,拉开他的手,侧头听了下他的胸膛,沉默不语,最后抱了下他。

    “办不到。”项述沉吟片刻,说道,“首先过太久了,其次咱们借用了太多天地脉的力量,在这期间灵气几次爆发,尤其你控制天地脉那会儿,以及铸剑收光。这不像万法归寂,要逆转回去,须得耗费更多的灵气。要逆转法力不是简单借用天地灵气就够的,只怕还要献祭”

    项述走上前,拈着陈星手指上的潮汐轮,它自从显现过一次后,便奇异地出现在了现世,且戴在了陈星的手中。

    项述尝试着旋转它,潮汐轮却卡紧了不动。

    陈星知道项述曾经是定海珠,多少与这件法宝会有冥冥中的联系,于是叹了一口气。

    慕容冲看着拓跋焱,说“你应当在箭刺穿他胸膛,再刺进你身体时,就已死了。”

    “嗯。”拓跋焱说,“但我办到了,我只想让他回来。”

    慕容冲与拓跋焱沉默相对,拓跋焱朝慕容冲勉强笑了笑,慕容冲沉声道“值得么”

    拓跋焱没有回答,片刻后,又朝陈星说“我想当魃,陆影答应了等我。生前我只怕我等不到他”说着,拓跋焱竟是释然道“这下一千年、一万年,也可以等了。”

    肖山马上表情就变了,盯着拓跋焱看,拓跋焱朝肖山道“他会回来的,是吧他朝你说了什么”

    “你会等到他的。”肖山低声说。

    陈星眼眶发红,走上前,紧紧抱住了拓跋焱。

    “准备分魂法阵罢。”项述说,“拓跋焱,有失必有得,你这一生,从此也与天地共存,拥有无限的光阴,去体会人的喜怒哀乐。”

    “还不一定呢。”温彻说,“那杀千刀的尸亥本来也与天地共存,架不住他自己找死,还祸害旁人,罢了。”

    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那笑容里却带着少许苦涩之意,谢安沉吟不语,叹了口气。

    世人都道长生之好处,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晖,又何尝不是一种久远的寂寞当曾经相识、相爱、相许的人都逐渐离世,就像失去了姜瑶的牧神王亥,终其几千年的光阴,不过是折磨罢了。

    “人生苦短,”新垣平道,“却也正因苦短而快乐,不过我等是无法再明白了。”

    众人各自散开,拓跋焱与陈星抱了一会儿,拓跋焱抬手,摸了摸陈星的头,说“真奇怪,有时候我总觉得,我什么时候当过你的护法似的武神,你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

    “谢谢,”陈星低声道,“拓跋焱。”

    项述说“对不起,拓跋焱。”

    拓跋焱“”

    “开始罢”温彻说,“赶紧干完活回去了”

    新垣平说“要分蚩尤的魂,须得在地脉交汇点上,说不得还需再辛苦一小会儿。项述,麻烦你们了”

    陈星点了点头,新垣平化为蛟躯,谢安命人取来法宝,众人分了。拓跋焱说“我将它封在流云真玺上罢。”

    大伙儿于是议定,新垣平载着魃王们飞走,项述与陈星目送,青蛟消失在天际。

    “要是早点认识新垣平前辈,”项述说,“也不必天天骑着马到处找你,奔命个没完了。”

    陈星还在为拓跋焱伤感,听到项述这话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你要讨回场子么”陈星说,“我追你也追了”

    项述走到不动如山前,一手按在剑柄上,想了想,说“从敕勒川到平壤那段你没追。”

    陈星“”

    那一天,淝水之战结束之后,神州大地万灵阵再启。

    地脉交汇之地,北斗七星的各个点上焕发出强光,天地脉再次温柔地短暂相连。

    匈奴阿克勒王长子,摇光魃王由多祭起白虎幡,引动天地灵气。

    开阳,鬼王立于哈拉和林石塔前,拈起狰鼓,朝向天脉。

    司马玮持驺虞幡立于阴山之巅,拓跋焱以流云真玺定洛阳,王猛持天罗扇定长安。

    温彻持落魂钟立于会稽,新垣平持沧浪珠立于襄阳。

    项述与陈星手按不动如山,天地脉中灵气涌动,幻化出分魂法阵符文,开始朝着世界扩散,这一刻,神州大地成为了封印蚩尤的法阵,两魂在痛吼之中,被分为七块碎片,接连送上天际。

    “啊”陈星抬头看天脉,惊讶道,“心灯”

    天脉中,心灯光华接连一闪,每一枚被送走的神魂碎片,都被心灯再加了一道封印,转眼间沿着天脉飞过千里之遥,进入各魃王身体,再顺着被送到法宝之中,七件法宝同时一闪,完成了在阪泉之战的三千年后,对兵主蚩尤的重新封印。

    建康,皇宫平台。

    晋帝司马曜抬头看天,不禁道“哟,哇,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一会儿亮,一会儿暗,一会儿刮风下雨,一会儿电闪雷鸣,转眼间又晴空万里,突然天黑,又突然天亮,还时不时闪光,眼睛都差点瞎了”

    濮阳在司马曜身后笑道“这是三千年一遇的祥瑞之兆,陛下,根据这天象推测,驱魔师们一定赢了。”

    司马曜怀疑道“当真”

    与此同时,一名内侍慌张道“赢了淝水一战,苻坚败退百万大军兵败如山倒”

    濮阳惊道“哪儿来的消息这么快”

    “刚刚外头,来了只会说话的鸟儿,突然说的。把我给吓惨了”

    司马曜顿时跳了起来,疯狂大笑,喊道“谢安谢安”

    谢安一脸呆滞,正在家中与王献之下棋,司马曜已与众大臣冲进来。

    “赢了赢了”司马曜大喊道,“赢了你说的没错”

    谢安麻木地被司马曜往外拖,两人一同绊倒在地,王献之先是大喜,继而大惊,忙道“陛下使不得他腰不好咦”

    只见司马曜手里拿着一只木屐,在门槛前摔了一跤,众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又一年建康,秋高天阔。

    长街十里张彩,谢安召集全驱魔司,齐齐施法。

    那一天,“天女散花”之术飞花处处,秋日建康红花万朵,落花足足将近一个时辰。冯府以锦带、丝帛装点,王、谢、朱、张、陆、顾全部到场。

    这是驱魔司自成立后的第一场婚事,冯家在厅堂中扯开万里江山锦绣图卷,新郎冯千钧一身锦袍,依旧作武人装扮,新娘顾青则穿一袭绣有凤凰百鸟的婚袍,盈盈来到堂前。

    冯千镒坐在高堂之位,微笑看着弟弟与弟媳。

    “铺毡”礼宾唱道。

    “共牢”

    “却扇”

    “拜堂”

    陈星与肖山、拓跋焱竖着耳朵,等到礼宾唱出“闹房”时,当即一起冲了进去,大伙儿协力把冯千钧抬走了。

    “哎”顾青道,“冯郞”

    数人骑在冯千钧背上,冯千钧不料被按着,狂叫道“等等啊我还没揭盖头”

    “你们又做什么”项述与谢安正说着话走来,见他们正使劲闹冯千钧,不禁皱眉道。

    陈星马上道“没做什么只是好奇他到底有没有九寸”

    冯千钧“我你天驰”

    “你自己说的”陈星说道。

    肖山与拓跋焱本来骑在冯千钧背上按住他,一见项述来了便跑了。

    冯千钧谢天谢地,拉好裤子,说“还好项兄弟你来了”

    项述却抱着胳膊,一步过去,也跨坐在冯千钧身上,面无表情道“你什么时候朝星儿说这等话了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

    冯千钧大喊道“救命啊”

    宴席一侧,鬼王与司马玮各自坐着,面无表情,还在等拓跋焱。

    “你成过亲么”司马玮朝鬼王问。

    “忘了。”鬼王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朝司马玮问,“你呢”

    司马玮若有所思,说“应当是有的,这几日里,我查了下生平事迹,有过夫人。”

    鬼王“唔”了声,说“我认不得如今的字,看不懂,过段时日,还须找个先生跟着学学。”

    “王猛呢”司马玮说,“怎么不来”

    “他又不认识他们,”鬼王说,“回去找苻坚了罢。”

    陈星在隔壁另一桌扔了枚花生过来,司马玮与鬼王便马上一起转头,都试着去接那枚花生,最后鬼王衔住了。

    陈星还要扔,项述说“别玩了,吃罢,吃完赶紧走,吵得头疼。”

    肖山与拓跋焱各拿了个唢呐对着吹,项述都快被吵疯了。

    陈星说“你就是想回家去,再不聚聚,以后能见着的时候都少啦。”

    项述说“那你与有九寸的人聚去罢。”

    陈星说“你不也有九寸我看还不止呢。”

    项述说“你又知道”

    “我现在给你量量”陈星按着项述就要摸,项述马上道“别闹”

    “怎么这么自觉”陈星抱着项述的腰,笑道。

    皇帝过来了,陈星马上放开项述,竭力憋出点大驱魔师的气势,笑道“陛下怎么来了”

    “来看看新任的大驱魔师。”司马曜难得主动来参加一次成婚之礼,说道,“两位好啊。”

    陈星站着行了个礼,项述这个时候实在不方便站起来,莫测高深地朝司马曜一拱手。

    “大单于当真要走了么”司马曜也不介意,在一旁坐下,毕竟项述也曾是国君,又道,“陈先生这大驱魔师也不当了”

    项述答道“不过随便走走。冯千钧也并非大驱魔师,只让他代管着,过得几年,待新人学起来,便也传下去了。”

    司马曜点头,叹道“两位一定要回来啊。”

    陈星答道“肯定的,为陛下找到生发灵药就回来”

    司马曜马上道“那很好,那很好”接着又起身,说“我看看谢安去。”

    项述只是坐着,又瞥了陈星一眼,陈星把手放他大腿上,随手摸了下,今天项述袍穿了白色的武裤,丝绸段子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胸膛上裹着的绸缎武袍也总忍不住让陈星想摸摸或捏几下。

    “下去了吗”陈星问。

    项述凑近些许,在陈星耳畔威胁道“方才下去了,你一摸又起来了。”

    陈星侧头看他,舔了下唇,说道“你一定不止九寸。”

    “待会儿让你用自己来量量有几寸。”项述又道,“教你量足三天三夜。”

    陈星“”

    “差个慕容冲没到,”谢安有点唏嘘,朝冯千镒说,“不然人就算真齐了。”

    “与他也不熟。”冯千镒说道,“清河倒是请了的,没有来罢了。”

    满厅正热闹时,谢玄忽然匆匆进来,看了眼,越过宾客,朝司马曜说“陛下”

    忽然间,厅内纷纷安静下来,谢玄声音不大,前来参宴的满堂宾客,却听得一清二楚。

    “苻坚崩了。”谢玄轻声道。

    太元十年,淝水之战后,慕容冲整军,收敕勒川鲜卑旧族,平幽州一地,攻陷长安,大败秦军,称帝于阿房宫,继大燕之正统。

    是年,苻坚逃离长安,败于姚苌之手,落俘。

    八月廿六,苻坚被姚苌缢死,大秦分崩离析,诸胡各散,北方重陷四分五裂,或回往敕勒川,或据地为王,苻丕于晋阳即帝位。

    同年,冯千钧成婚后,谢安一病不起,数日后咳血而亡。

    晋举国哀痛,谢安获“文靖”之谥,发丧当日,江南一地四百万百姓涌入建康,司马曜亲自扶灵,悲痛难抑,葬于钟山。

    驱魔司举司列匾万世恩师。

    建康满城哭声,灵枢缓慢前进,一人戴着斗笠,手上戴着四色玺戒,手里提的一双木屐只剩一个,好奇张望,唏嘘不胜,感动得老泪纵横,正是谢安本人。

    谢安蹑手蹑脚正想离开,一回身,险些撞在自己侄女谢道韫身上。

    谢道韫抱着手臂,面无表情。

    谢安“嘿嘿嘿。”

    谢道韫“快来看一看啊谢大人根本就没有死”

    谢安赶紧捂住谢道韫的嘴,把她推到箱里,说“叔得走了还给你磕头不成别闹”

    谢道韫眼眶通红,忽然抱住谢安,哽咽不已。

    谢安笑了起来,摸摸谢道韫的头。

    傍晚时分,一声清啸响彻山林,谢安背手,驾驭飞剑,破空而去。

    是年,深秋。

    陆影坐在鸣沙山下茶棚中,将信折上,附了一张小小丝笺,分作两封,又在内里放上两片树叶,写上“肖山启”与“拓跋焱启”,交由过路驿使送走,再持一根木杖,跟随商队,走向更西方。

    暮秋节前三日,肖山回到敕勒川中,继任匈奴单于之位,这一年的暮秋节隆重无比。

    这天清晨,肖山正升帐接受祝贺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喊,所有人忽然齐齐转头,下一刻,全部涌了出去,将肖山扔在匈奴王的帐篷里。

    肖山“”

    肖山也跟了出去,只见项述正在敕勒川外拴马,陈星则将马车上带来的南边的货物分给族人们,笑道“我回来啦”

    肖山登时大喊一声,冲上去,骑在陈星腰间,搂住了他。陈星顿时失去平衡,被肖山扑倒在地。

    “你已经十八岁了”项述怒道,“比陈星还高,还这么扑”

    “你是匈奴王了”陈星也怒道,“怎么还跟小孩儿一样”

    肖山正高兴被教训了,只得站到一旁,不住瞥两人,不片刻又嘿嘿笑了起来。

    “还好赶上了。”陈星无视了哄抢马车的一群胡人,说,“快给我回帐篷里坐着,正想给你封王呢”

    项述将一个包袱扔给陈星,肖山走在前头,生气地回头说“我以为你们不会来了”

    “本来不想来的,”项述说,“是陈星闹着要来。”

    肖山说“哥哥,你怎么总是这么口不对心”

    陈星哈哈大笑,说道“他不就是这么一个口不对心的人么”

    肖山又问“他们呢”

    “谁们”项述皱眉道,“我俩陪你还不够还想找谁”

    肖山不说话了,陈星说“道韫本也想来,不过刚好成亲,说明年再来朝你补道贺,冯大哥与青儿去她婚礼了。”

    陈星拍了拍肖山的肩膀,鼓励地笑了笑。

    “魃糖呢”肖山问的是司马玮。

    “与鬼王在路上了。”陈星说,“贺过你接任小单于后,他俩正想去卡罗刹玩。由多来了吗”

    “来了,”肖山说,“和他爹娘在一处。拓跋焱呢”

    “去丝绸之路了。”项述不耐烦地答道。

    “温彻与新垣平去了襄阳,”陈星说,“没通知上。慕容冲当上皇帝正忙,清河也走不开呢。”

    肖山只得作罢,转过身倒退着走,他已有了大人模样,但朝着项述与陈星时,仿佛又成了小孩。

    陈星看见不远处的阿克勒王与王妃,那多罗已经会走路且跑得飞快了,由多正坐在树下,朝他们仰头示意。

    陈星吹了声口哨,喊道“项述过来”

    项述“”

    那狗一听到陈星声音,顿时警惕转头,继而吐着舌头,尾巴狂摇,朝他冲了过来,扑上陈星就要舔。

    “你怎么吃得这么胖了”陈星难以置信道,“这才多久”

    项述“就是,陈星,你怎么这么胖了”

    “别狗明明叫项述”陈星纠正道,“来,小单于,请升帐让我等行礼。”

    陈星带着众胡人进了帐内,肖山眼眶忽然发红,坐到王榻上,陈星预备行礼,笑了起来。

    “别”肖山道。

    项述却抬起一手,制止了肖山,吩咐道“坐好。”

    项述曾是大单于,不必朝肖山跪拜,陈星乃是有羽冠之人,按敕勒川的规矩,佩羽冠者与单于平处而论,其实也不必拜,但陈星依旧以汉人身份,站着朝肖山行了个汉礼。

    “四海草原乃大单于之地,”陈星笑道,“匈奴人千里沃野,乃小单于伊图邪山的天下,我等奉大晋驱魔司各长老、代管大驱魔师冯千钧、某散仙谢氏,并七位天下魃王,特贺小单于升帐。羽冠一顶,聊表心意。”

    说着,陈星持包袱,解开,项述取出其中十六色羽冠,肖山满脸震惊,稍稍低下头。

    项述亲自为他戴上,这十六枚尾羽,来自与驱魔司中渊源颇深的十四人与魃,陈星、项述、谢安、冯千钧、顾青、司马曜、慕容冲、清河等等所赠,

    除此另有一枚凤凰羽、一枚孔雀翎,乃是陈星与项述途经太行山时借宿,某日醒来,忽见桌上出现,想来是重明与孔宣赠予他们留念,亦是妖族予人族的馈赠。

    恰好借花献佛,陈星做这顶羽冠时,便将它一并送给了肖山。

    项述正过羽冠之后,沉声道“你将是一位了不起的单于,伊图邪山。谨记从今往后,止息兵戈。”

    陈星又认真道“愿神州天下,汉人与胡人,再不开战。”

    这一年的暮秋节没有下雪,拓跋焱等魃王抵达敕勒川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项述却与陈星动身离去,一路往西,绕过敕勒川。

    “接着去哪儿”陈星说。

    “找车罗风下落。”项述说。

    陈星心想为什么又是去找车罗风既给他添堵,又给我添堵吗

    然而陈星一动念,项述便感觉到了,说道“你不喜欢我去找安答为什么你能这么绝情”

    陈星道“我没有好好吧,找就找罢,柔然人后来迁去了哪儿”

    项述想了想,又叹了口气,说“果然你还是无所谓,也不像从前,终日吃车罗风的醋。看来已不怎么在意我了。”

    陈星又抓狂了,怒道“什么都是你说完了,我不让你去找他有用吗明明你也不会听我的啊。”

    项述不说话了,陈星郁闷道“你看别人家,新垣平是怎么对温彻的”

    项述“新垣平是驱魔师,温彻才是护法。”

    “我不管”陈星不悦道,两人共乘一骑,陈星坐在前面,项述骑在后面,陈星转头,忽然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下。

    “喂规矩点”项述一脸漠然看着陈星,“又乱摸”

    “今年塞外挺暖和啊。”陈星脸上有点发红,说,“先前你答应了我什么可不要赖账。”

    项述却变戏法般,手指间亮出一条黑布。

    陈星“”

    “干吗”陈星茫然说,“看不见了。”

    陈星被蒙着黑布,就像那年,在一片黑暗里走进牢房,凭着心灯的指引,找到了命中注定的项述一般。

    “当初你不是装成小瞎子,在朱序的牢里找到了我”项述在陈星耳畔说。

    骏马转过阴山山脚,视野忽然变得无比开阔。

    陈星说“对啊,你喜欢这样吗”

    项述环住陈星的腰,从背后搂着他,侧头端详他蒙上黑布后,高耸的鼻梁与红润的唇,眼里带着笑意。

    “那现在来吗”陈星心心念念,特别是在奔马上玩的那天。

    枫林掠过,项述一夹马腹,马匹经过清澈的小溪,满溪流水,漂满了如繁花一般的枫叶。

    “其实孤王没有骗你,当真不会奏琴。”项述忽然又说。

    陈星“”

    “都是后来学的,”项述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因为想弹琴给你听。”

    骏马载着他们,驰过铺满红叶的枫林,掠过草原的秋风散尽,枫叶纷纷落下。

    宴席总会散场,风亦会停散,雪也将消融,但在那桃花盛开之地,终有一片温柔乡。

    骏马在漫天飞舞的枫叶中穿梭,载着他们驰过无数光影,一片片落下的枫叶映在暮秋节后灿烂的金阳下,就像窗棂上一道道天光映入的画卷。

    枫林尽头,与天地相接之处,出现了饰满繁花、草海中央的一座金钮青庐,背后是绵延的雪山。

    一念千万里,一眼千万年。

    就像天地间所有的色彩,都被一笔收入了这绚烂的画卷里。

    在这画中,有雪、有云,有山,有海。

    停散的风复又开始卷动,吹起远方的幡旗,指引着他们跨过山海,直到那座小小的青庐。

    定海浮生录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