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红妆 > 第三零二章 两个
    《大红妆》来源:https://www.read8.net
    ,

    入夜,亮起了灯,两个壮仆推门进来,手脚麻利地解开绳索,把吊在梁上的人放了下来。

    那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身上脸上伤痕累累,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

    壮仆把他扔在地上的干草里,少年仰面躺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个壮仆踹了他一脚,他在强撑着爬了起来,壮仆从饭桶里舀出一碗粥,居高临下俯视着草堆里的少年“想吃饭吗那就学着狗的样子爬过来,快爬”

    他们是府里的粗使仆役,不但要听主子的,还要看主子身边那些有脸面的奴才们的脸色,就连大厨房里长着水桶腰的胖丫头也不给他们好脸色,也唯有在这个少年身上,他们才能感受到乐趣。

    老爷心情不畅时就来对这少年抽上几鞭子,他们有样学样,打是不敢多打,少年已经伤痕累累,万一他们把他打死了,老爷不会饶了他们,所以他们也只能踹上几脚,让少年学几声狗叫。

    “快爬啊,快点”另一个壮仆喊道。

    少年蠕动着身子,一点点爬到壮仆脚边,壮仆伸出脏兮兮的鞋子,在少年的脸上蹭了蹭,道“叫声爷爷,快叫”

    少年似是早已习惯了,他抖动着嘴唇,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爷爷”,两个壮仆哈哈大笑,把碗里的粥放到地上,少年立刻爬了过去,大口地喝起粥来,喝得满脸都是。

    一碗粥喝完,两名壮仆却没有放过他,嬉笑道“把碗洗了。”

    少年立刻听话地伸出舌头去舔碗,像一只乖巧的小狗,把碗的里里外外舔得干干净净,他舔得仔细而满足,就像是在做一件最喜欢的事情。

    壮仆终于得到了愉悦,他们临走的时候,不忘对着少年的脸,肆无忌惮地放了一个屁,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走出这间由柴房改建的牢房,他们又变成府里最没有身份的粗使下人,干着最苦最累的活计,吃着最粗糙的食物。

    牢房里重又恢复了黑暗,终于听不到壮仆们的脚步声,少年吐出一口浊气,他的双眸穿透黑夜,冷冷地望向那扇被钉住的窗子,那里有一丝光亮,那是月光,久违了的月光。

    明天早晨,还会有人进来,把他吊到梁上,四肢用绳索固定起来,直到晚上才会放下来。

    他早已麻木,麻木到鞭子抽到身上也不觉疼痛。

    忽然,他听到有细微的咯吱声传来,他侧耳倾听,这是有人在用硬物刮门板,有人在门外

    他屏住呼吸,那个声音嘎然而止,紧接着,他听到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朗月,你要坚持住,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

    黑夜之中,那个声音如同从地府里传来,缥缥缈缈,直到门外恢复安静,朗月还在怀疑刚刚的那个声音,是自己的想像,还是真实传出过。

    韩无忌揉揉被自己捏疼了的鼻子,苦笑地摇摇头,沈姑娘说得对,朗月不但认识他,也熟悉他的声音,好在现在是只闻声不见人,他还可以捏着鼻子应付过去,真要看到他的人,他想瞒也瞒不住了。

    沈姑娘能让他混进孟府,他能找到这间牢房,并且在门处和朗月说上话,他们想把朗月救出去并非难事,但是沈姑娘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做的就是稳住朗月,不要寻死觅活,更不能死在孟家人手里。

    自从得知那天朗月是装晕后自己逃走的,韩无忌心里就憋着一口气。朗月是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跑的,虽然当时他晕倒了,虽然没有人责备他,可是这件事对他而言,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或许在沈姑娘眼里,已经把他当成没用的废物了吧。

    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来,即使冒着危险,他也要来。

    更何况沈彤属意的是阿少,他不能让阿少冒险,就像在那条破巷子里,他不能让阿少死去一样。

    牢房里,朗月久久地注视着紧闭的木门,那人是谁除了师傅,这世上还有谁会来救他

    师傅已经死了,他在孟老爷用鞭子抽他的时候就知道了。

    想到师傅,朗月的泪水便再也抑制不住,排山蹈海般涌了出来。

    师傅怎么会死呢

    孟老爷得知师傅死后表现得气急败坏,那就说明师傅不是被孟家寻仇而死,难道是南味坊的那些人他们还有余党

    再或者,会是沈彤

    朗月摇了摇头,连他都能从沈彤手里逃出来,更何况师傅呢。

    同样的夜晚,大饼躺在一座寮房的屋顶上数着星星。

    “一颗、二颗、三颗、四颗不对,刚刚那颗好像数了,重数吧,一颗、二颗、三颗”

    忽然,几只夜鸟扑腾着翅膀腾空而起,大饼就地一滚,滚进了月亮照不到的暗影中。

    一、二、三

    三条矫健的身影从夜鸟飞起的地方掠过,大饼屏住呼吸,看着他们从自己栖身的地方疾奔而过。

    最角落的一间寮房里,一灯如豆,欣妩正在灯下抄着佛经。

    德音寺里杀人的事已经尘埃落定,衙门的人撤出了寺里,陆陆续续又有了香客,但是德音寺里寄住的居香客,却只有欣妩一个人。

    别说是香客,目前的德音寺,连挂单的僧人也容留了。

    偌大的居士寮房里,只有这个小院子里亮着灯光,每到夜里,欣妩都会害怕,害怕的时候她就抄经,每天都抄到深夜。

    忽然,窗外传来沙沙的声音,像是夜风吹动树叶

    欣妩的心怦怦直跳,她似是感觉到什么,哆嗦着想去把窗子关上。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触到窗棂,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窗子与门只有两三步之隔,欣妩从窗子里可以看到那三条被月光拉得斜长的影子。

    “谁”她颤声问道。

    “屠卫。”声音不高,但是浑厚。

    欣妩松了一口气,但是单薄的身体却颤抖得如同秋末的树叶。

    她让自己强作镇定,一步一步走向房门,她在门边站了好一会儿,外面的人很有耐心,没有催促,四周一片寂静,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终于,她打开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