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0511章 香江能源安全保护神
    杰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九七三年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前,全球原油价格不超过每桶三美元;今年,也就是一九七九年,第二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前,全球原油价格不超过每桶十五美元;而按照各大石油利益集团之前的逐利表现来推断,接下来这个价格至少要涨一倍了。

    在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爆发的一九七三年,香江燃油消耗市场规模大约为十八亿港元;随着香江经济快速发展,比如表现之一的私家车数量增加,这个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了百亿级别。

    在这块蛋糕上,高兴能源及其伙伴占据了超过六成的份额,剩下的部分则由蚬壳、美孚、德士古等等瓜分。

    五年前,高兴能源之所以能从这些老牌国际石油巨头手里抢下半壁江山,一个原因是有备而战,更大的原因是,这些老牌国际石油巨头完全不顾及香江本地利益,不但接连涨价四次,还不能保障香江能源安全,彻底得罪了港府,乃至整个香江社会。

    如今,已成香江能源行业霸主的高兴能源,自然要吸取别人的教训,在考虑自身利益的同时,也要尽到应有的社会责任,包括保障香江能源安全,以及合理的价格上涨策略。

    高弦关注高兴能源的首要一点是,确认他所承诺的一个月储备。

    这些年,利用港府特批的优惠条件,高兴能源建设了一个配套的油港、油库配套系统,如今到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时候,更是高弦价值的一大关键体现。

    得益于高弦的预见性,高兴能源所作准备的充分程度自然无可挑剔。

    高弦正盘算着之前吃亏的国际石油公司们,会不会借这个机会兴风作浪,试图重夺香江能源市场统治地位的时候,港督麦理浩打来了电话,目的是,既然高爵士考察完中东地区,回到了香江,那就赶紧面对面地交个底吧。

    看得出来,港督麦理浩对香江能源安全相当在意。

    这也不奇怪,之前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发生后,香江受到重创:物价涨幅一度将近百分之三十;为了控制能源消耗,港府不得不实行灯火管制,比如晚上的霓虹灯早早熄灭,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资本主义特色夜生活严重缩水,以至于鸡的屁增长速度都从两位数跌到了个位数。

    见面后,港督麦理浩急不可耐地直奔主题,面对由伊朗政权更迭引发的世界石油危机,香江能不能安然度过。

    高弦泰然自若地说道:“根据我在中东地区的近距离观察,这场又是由正治原因引发的石油危机,估计至少要持续一年的时间。”

    “不过,我,高兴能源,以及同行们,完全有信心,在这一场世界石油危机当中,保障香江能源的安全。”

    说到这里,高弦把他亲自整理的文件交给港督麦理浩,并逐条解释道:“高兴能源在新界的油港油库系统有一个月的储备,提供足够的缓冲时间,等到来自文莱等地的油轮。”

    “与此同时,每年从中国内地运输过来的石油产品超过四十万吨,和高兴能源的供应能力加到一起,首先便会让煤油需求不成问题。”

    “当然了,即使有了这些保障,香江社会也应该倡导节约能源,但肯定无需上一次世界石油危机当中所采取的灯火管制措施。”

    “我认为,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应该预防诸如蚬壳、美孚、德士古等等的国际石油公司,乘机哄抬油价,人为制造市场恐慌情绪,从而牟取暴利。”

    “因此,我建议,正府可以联合媒体,参观高兴能源建设的储备油库,并适时举行新闻发布会,披露相关信息,稳住民众情绪。”

    见高弦都敢主动邀请正府和媒体前往高兴能源的储备油库参观,港督麦理浩自然完全相信了那些文件上的数据,松了一口气的他,脱口称赞道:“高爵士无愧是香江能源安全的保护神。”

    高弦连忙谦虚了一句,“多谢督宪的信任。”

    港督麦理浩稍微想了想,然后做出了指示,“高爵士,我想请你以行政局议员身份,主持一个新成立的能源安全保障小组,统一调度高兴能源、香江电灯、中华电力、煤气公司等等能源领域内的本地企业,以最大程度降低这场石油危机对香江的影响。”

    高弦听了之后,并没有意外,港督麦理浩做出这样的决断,算得上总结之前的经验,有感而发了。

    “我绝不辜负督宪的信任!”高弦简短有力地表态道。

    这件事敲定后,港督麦理浩才有心思谈及其它,其中颇显他对高弦信任程度地提到了一个已经确定下来的秘密行程,那就是,以港督身份北上,访问燕京。

    如此安排的大背景是,今年一月一日,米国已经和中国正式建交了,原来互派到对方首都的联络处,也随之升级为大使馆,中国和西方的外交关系完全正常化。

    在这种情况下,港督麦理浩以官方身份访问燕京,不存在任何正治争议,还能顺便试探一下香江前途问题。

    因为邓公即将访问米国,所以,港府麦理浩的燕京之行,会稍微等一下,但不会等太久。

    港督麦理浩貌似无心地问道:“高爵士,你认为,燕京会对香江前途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这么大的问题,高弦当然要小心回答,他沉吟道:“现实当中的问题,都能从历史里找出答案,而中国历史只有仔细研究才能懂得精髓。”

    外交官出身的港督麦理浩,自然明白高弦是在委婉地回答,并能毫不费力地品味出里面的潜台词。

    英国在处理殖民地方面太有经验了,但英国用出的套路能否被中国接受,就要看英国对中国的了解程度了。

    这是废话吗?就算是废话,也是在这个时候,颇具智慧的废话。

    换而言之,高弦这么举足轻重的人物,对港督麦理浩秘密访问燕京的前景,给出怎么样的预期,会流露出很多关键信息,所以他的回答在冠冕堂皇的同时,也必须滴水不漏,从多方面进行解释都行得通!

    就像现在这样,港督麦理浩的理解会趋向于,凭借英国的经验和智慧,他的燕京之行会取得理想的成果,进而体现出了高弦对港督的所谓“拥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