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233章 虚张声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姚光远和寇谦之都急了,特别是姚光远,这位武公子的身份可不是一般人,若在这里出了事,他姚光远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他指着玉乾厉声大喝:“玉乾你想作甚,快放开他!”

    玉乾双眼通红,惶恐不安,似乎对自己的情况要失去控制的程度,他堆着姚光远大吼:“退后,我让你退后!”

    玉乾手上的力道加大了,武公子似乎要喘不过起来,舌头都吐了出来。

    姚光远吓得连忙一边后退一边大叫:“好,我退,我后退,你松开,他快要闯不过气啦来,他若死了,你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玉乾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武公子此时已经面色发紫,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大口大口的喘息。

    寇谦之沉稳一些,他阴沉着脸:“玉乾,你不要一错再错,现在你放开他,为师保你性命无忧!”

    “哈哈哈······”玉乾已经有些疯狂的节奏,“你这死老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就是一个老骗子,还有你姚光远,你他娘的也是骗子,你们都是言而无信的小人,你答应让我得到保护,答应把我调走的,如今我却被这该死的老骗子派人捉来要废我的武艺,没有武艺我生不如死!”

    赵俊生看见这玉乾情绪已经失控,稍有不是就会酿成大祸,立即走到前面来举起双手:“玉乾兄弟,你先冷静一下,你这样无济于事,只会让你自己陷入绝境,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咱们商量商量!”

    “商量个屁啊,这个老骗子说要废我的武艺,他就一定会做到!现在,你们给我准备两匹快马、十金,给们一盏茶的时间,如若不然我就杀了他!”

    赵俊生脸色一变,当即说:“那行,你杀了他吧,他也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相干的人,他若死了,这玄都坛道观顶多也就给他的家里赔偿一些钱财,官司都不用吃!而你想过你的下场吗?你要抓人质也要抓一个有份量的一点吧,比如抓一个皇亲国戚,诸位姚白鹭和寇天师就不敢轻举妄动了,还不是乖乖按照你的要求为了准备好一切?”

    寇谦之、姚白鹭二人脸色巨变,别人不知道这位武公子的身份,他们二人是知道的,若是武公子在这里出了事,他们两个全都跑不了。

    武公子听了这话气得破口大骂,“好你个赵俊生,你这是要还害死我啊,我哪儿得罪你了?你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其他人听了赵俊生的话都担心得要死,玉乾却是心里更乱了,完全不知所措,赵俊生说得没错,他抓住的这个人质份量太轻,无法成为他的护身符,不能让寇谦之和姚光远心存顾忌。

    就在这时,赵俊生抬起的手指突然一弹,内力在指头喷发将一枚缝衣针嗖的一下闪电般的射进了玉乾的额头。

    玉乾的身体突然一顿,赵俊生闪电般窜过去,抓住他的手臂把他从武公子身后拉出来,另一只手掌击打在他的胸膛,玉乾整个人倒飞出去,人在空中喷出大量鲜血,撞在墙壁上发出一阵噼啪的骨裂声,然后缓缓滑下来躺在墙角下。

    刚才这一连串的攻击速度实在太快,就连寇谦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玉乾就已经被击飞出去。

    三千大殿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过了好一阵姚光远才反应过来,快步上前询问:“武公子,您没事吧?”

    武公子这时也回过神来,看了看全身上下,松了一口气摇头道:“没有,我很好!”

    寇谦之也快速上前说:“武公子,你没事老道就放心了!”

    武公子点点头,面对赵俊生破有些难为情:“赵兄台,刚才······多谢你救了我!”

    “武公子不用客气,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赵俊生可没闲工夫在这里瞎耽误工夫,李宝已经没事了,他便对寇谦之拱手:“天师,此间事已了,在下就告辞了!”

    道观中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寇谦之也不好让赵俊生等人久留,作揖道:“贫道送送居士”。

    告辞了寇谦之,赵俊生等人下了山直向城门方向行去,这位武公子却是一路追上。

    “赵兄弟,拜师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答复呢!”

    “武公子,我先就跟你说了,别在我身上耽误工夫,你应该找寇天师,他才是最适合做你师傅的人,去吧去吧!那谁,姚白鹭,你还不把武公子送回家去?若是再出什么意外,小心他的家人把你的皮都扒了!”

    赵俊生的话让姚光远深以为然,他若不在也就罢了,武公子是死是活与他无关,可他在这里,他就得为武公子的安全负责,急忙拦住武公子说:“武公子啊,现在天色已晚,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明日再来如何?”

    趁着武公子被姚光远拦住的工夫,赵俊山等人立即混入大街上的人群之后,转眼消失不见。

    武公子急得不行,一连踩了姚光远两脚,叫道:“姚光远,你气死我了,你到底帮谁的?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武公子,你别跑啊,大街上车马多,别撞着了!”姚光远在后面大喊,带上随从手下追上去。

    太阳落下山了,兴隆客栈里的灯笼点亮起来,赵俊生等人在房间里啃着蒸饼,桌上摆着几碟酒菜,赵俊生一边吃一边对李宝说:“吃完饭把东西都收拾好,明日一早咱们启程返回金陵大营!”

    李宝嘴里含着饭食,含含糊糊点头答应:“唔,唔!”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

    一个亲兵放下筷子走过去开门,打开一看是姚光远,回头喊道:“少爷,有人找!”

    赵俊生抬头一看,“哟,姚白鹭,你迟到了啊,进来吧!”

    姚光远弯着腰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随从抬着一个大木箱子走了进来,他快步上前对赵俊生点头哈腰,正想叫人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出,叫赵都尉?对赵俊生不太尊敬啊,他自己的脸面也不好看,叫名字就更不妥了。

    “那个······居士,正吃着呢?”

    赵俊生扒拉着筷子:“等了你好半天了,左等右等你总不来,我们就先吃上了,这酒楼条件一般,你若不嫌弃就添一双筷子!”

    姚光远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这个······这是姚某一点小小心意,还请居士千万别嫌弃!”

    他说完对后面一招手:“你们两个还杵在那儿作甚?还不快抬上来?”

    两个随从抬着木箱子走上前来放下,木箱子被姚光远打开,里面露出一片金光闪闪。

    赵俊生瞟了一眼,这箱子里装着全部都是一片片金叶子,少说也有两百金,他看着姚光远向吕玄伯、李宝等人挥手:“你们几个先出去!”

    吕玄伯、李宝等人起身行礼后退了出去。

    赵俊生用筷子指了指桌子对面,姚光远恭恭敬敬坐下。

    “小姚啊,你弄这么一箱金子来是何意啊?送礼也用不着这么破费吧?”赵俊生说完夹着一筷子菜吃了起来。

    姚光远看了看赵俊生的脸色,小心翼翼说:“居士,那个······对李宝兄弟动手并非是姚某的本意。当然,他们是姚某的下属,他们做错了事情,姚某要负责,这都是姚某的错,那个······能不能请居士把姚某体内那一道劲力化去?他们日后绝不敢再冒犯居士了!”

    赵俊生一边吃一边问:“你怕死吗?”

    姚光远面露尴尬:“居士说笑了,试问这天下谁能又不怕死?姚某······自然是也不例外”。

    “放心吧,你死不了,明日午时这道劲力就会自动散去,不过今晚子时你会遭点罪!”

    “啊,这这这······”

    姚光远的话被赵俊生的目光打断了,赵俊生嚼着花生米,喝了一口小酒,“小姚啊,你觉得以我这本事想要做官容易吗?”

    “当然,当然,就您这本事,若是皇帝陛下得知,必然奉为上宾啊!”姚光远连忙说。

    “可我现在只是一个辎重兵都尉,这个官做得很舒坦啊,好吃好喝好玩啊!呆在皇帝身边是很累的,伴君如伴虎啊,所以还是做一个小官来得自在!日后若是再让我发现有人在后边盯梢,你就死定了!”

    姚光远如蒙大赦,起身连连作揖:“不敢、不敢!多谢居士,日后居士有用得着姚某的地方尽管说话,若无其他事情,姚某就告辞了!”

    看着姚光远走下楼去,赵俊生长出一口气,他刚才只是以姚光远怕死的心理将其吓住了,姚光远并不了解内力真气才会心生恐惧害怕,若此人不怕死,派大量杀手过来,即便他武功盖世也只能落荒而逃,朝廷的暴力机器绝不是吃干饭的,内力的确有其玄妙之处和很强的杀伤力,但也有耗尽的时候。

    想起跟宗爱约好去拿药材的事情,赵俊生朝斜对面喊了一声:“李宝,备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