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第一厨 > 63 第63章
    浮云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唐代有三种不同的朝参形式, 分别是在太极殿举行的“大陈设”, 此乃一年中最隆重的朝会,只在元日和冬至日举办。稍次的是朔望朝参,在每月的初一、十五举行,地点是宣政殿正殿。以上两种朝会都比较隆重,是不可能面见平民的,所以莫文远来当日,圣人正在紫宸殿同其余官员进行常参, 无甚大排场,到的官员也少,相较于其他两种朝参, 压力减轻不少。

    然而压力与否都是相对的,莫文远穿过诸多官员时,能够感觉到他们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多为好奇的打量,有的则是审视,圣人坐在最上首,即便莫文远再想知道他长什么样,此时也万万不能抬头的,他行礼,头深深弯下道“草民拜见圣人。”

    圣人也无意为难小儿道“赐座。”

    他坐在一块蒲团模样的垫子上, 处于紫宸殿最中心, 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都钉在他身上。

    圣人倒是温和“不必多想, 我招你来不过是想听听压榨油法, 书信写得再详尽,也没直接听人诉说来得好,此法既是你提出,想来也无人比你知晓得更多。”

    论如何解释压榨法,莫文远已打了多次腹稿,解释的时候不紧不慢,语调平和,在圣人有所不解时还能徐徐解答,应对自如,便是常出入殿宇的老官都心道此子自有番气度,同寻常郎君很是不同。

    圣人道“听闻此法又是菩萨传授于你”

    这个又字让莫文远心中不是很安定,他道“蒙菩萨厚爱,总是传授我些利国利民之法,再令我禀报圣人,此乃天佑大唐之证。”

    此话一出,其他大臣看莫文远的眼神都变微妙了,此子真是伶牙俐齿,他们不刮目相看都不行啊。

    圣人听他说这话,轻笑两声,也没有太过为难莫文远,又问了些吃食相关的问题,还称赞莫文远“少年早慧”“一手厨艺出神入化”,便放他走了。

    莫文远全程注意力很是集中,应对过后松口气,心道终于结束了,便坐在车上悠哉悠哉回家,心想自己的回答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走后,圣人与群臣交谈,说起了另一件事“天竺之沙糖在我国应用广泛,自发现其妙用开始,每年都需从天竺进口大量沙糖。”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既需求量如此之大,何不让人前往天竺将制糖法学回来,传授给匠人农户,使他们多条求生之法”

    “巴蜀江南等地又种植了大量甘蔗,以往除非是制作石蜜,此物并没多大作用,即便是榨蔗浆也用不了多少甘蔗。”

    说到这,群臣对李世民的态度已经十分明了了,果真下一秒他就宣布道“我欲派人前往天竺,学习蔗糖制作之法,如此几地的甘蔗也有了用武之地,尔等看莫大郎可适合与否”

    魏征是头一个发话的,此事他已与圣人论过,二者皆认为莫文远是极好的人选“以我之见,西行之路道阻且长,莫大郎不惧妖魔,应会同玄奘法师一般走的顺利。”

    “当年天竺沙糖入糖便是莫大郎一手推动,此时让他取糖来,再合适不过。”

    “是极是极。”

    三言两语下,莫文远的任务就被定下来了,只不过当事人还不清楚。

    按照正常历史,唐太宗派人往印度取糖是贞观二十一年的事,此回贞观十五年就生出想法,定是莫文远造成的蝴蝶效应。

    圣人对熬油之法很上心,在得法之后便在黄河中游的城镇建立了专门的炼油厂,同时大力推广胡麻种植。

    相较于黄豆一石出十斤的油量,他更加看重的还是胡麻一石四十斤的出油量,现在胡麻产量不够高而无法随心所欲用其榨油,还能用到大豆油,想来等胡麻种植扩张后,植物油市场的主力军就会变成胡麻油了。

    在历史中,唐朝时油还是个稀罕物件,但等到宋朝时,路边便有许多卖炸物的小食摊,宋人无论吃何物都要放进油锅里炸一圈才过瘾。这项改变,与油价下跌,油在市场上普及是分不开的,想来等植物油产量大增,价格下跌后,便是唐代也会出现“无油不欢”的场面。

    对这番未来景象,莫文远倒没很操心,他该光棍的时候也是很光棍的,想圣人会推动此事,就干脆做了甩手柜,开始烦自家店的油炸??饼了。

    不错,油炸??饼就是方便面的新名字。

    或者说,只是面饼的名字,调味包之类的物件莫文远还没想出来怎么做。

    或者说他是知道作法,却不知哪里有塑料皮可以实现真空包装,让调味包可以存在很长时间。此外还需要能够严格密封面饼,让其不受潮的厚纸盒,硬件条件的缺失让他始终做不出理想中的方便面。

    不过就莫小狗看来,莫文远的烦恼完全就是他对自己太严格了,在发现植物油用压榨法出油率很高,是店内可以负担之后,他就乐呵呵地把油炸??饼上架了,一大锅油可以炸出无数块金黄色的??饼,每块饼售价三文钱。

    价格也就比馒头脆些,但长安路边的??店中,便是一碗什么都不加的素面都要两文,买三文钱实在说不上贵的。

    初次卖时,便人有注意到了金灿灿的饼子,对伙计问道“此乃何物”

    伙计道“此物名为油炸??饼。”

    “油炸??饼”问声之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几词拆分开来他是懂什么意思,但是组装起来,那是何物

    伙计早就收到了东家吩咐,此物是可以现场泡开给食客看的,他掰碎了一小块饼子,放在碗里,随即又提壶热水倒进去。

    在他表演泡面饼时,周围已聚集了不少人,他们都盯着店小二看他的动作。

    几息功夫后,一小碗热气腾腾的面呈现在碗中,周围人大惊,他们从未看过此法

    有些见多识广爱吃粉丝的倒是言明“此法与泡粉丝之法相类似。”

    “但??和粉丝不同,是面做的,面泡开后竟也能如此”

    “不知滋味如何。”

    “小二,给我来一块试试。”

    “也给我来一块。”

    小二倒是实诚,卖的时候还问这些人道“客官是买了行路吃,还是就回家吃了玩玩”

    “此时买,当然是回家吃了玩玩的。”

    “既如此,调料我就包在纸里面给您了。”

    “调料,有甚调料”

    “不过就是些蒜粉、八角粉、盐粉残渣在一起的调味品,还有烘干的瓜茄。”他说话间给买油炸??饼的人送上一小纸包,说的那些调味粉都包在小纸包内,他道,“泡开面时把纸包内的料一同下下去便是,滋味更佳。”

    买家听后对其滋味更是好奇,有些都赶不及回家,坐在摊头上问伙计要热水直接冲泡,伙计也乐得有人帮自己打广告,送上大碗与热水就随他去了。

    方便面中的辣包、酱包是做不来的,但是粉状调味包以及烘干蔬菜包却不是很难做,只见食客把纸包中的物什一股脑倒进碗里,加开水冲,杂色的粉末立刻就被泡开了,而烘干蔬菜则漂浮在水面上打着旋。

    客官听小二说的,把放调味料的纸包展开,盖在大碗上,再在上面压了副筷子,不让碗里的热气跑走,不过几分钟的空,面就泡发开了,他闻其香味,食指大动。

    “刺溜”“刺溜”

    挑起两根面就拼命吸。

    “怎样怎样滋味如何”

    “嗯嗯嗯”

    嗯了半天就顾吃了,偏偏说不出什么话来,实在是急煞周围人,等一碗面吃了大半,那泡面之人才给出了还算中肯的评价“味道,自是没有莫大郎做得吃食好的。”

    周围人都用挺鄙视的眼神看向他,好像在说“废话”,谁让你跟莫大郎做得吃食相比了

    “但比之粉丝,我觉得此??饼的滋味更好些。”吃面的人是个脑子活络的,眼珠子转转便对伙计问道,“此物可保存几月”

    “不碰水的话,能保存六月以上。”

    六月以上此时间之长短虽不比粉丝,但却超出蒸饼多矣。此人眯眯眼睛道“若买的多了,可能便宜些”他是李三娘食肆的老客人,知道他们买的越多价格越便宜,无论是粉丝还是他物都是如此,果不其然,伙计道“买十块就能两文钱一块。”

    “给我先来二十块。”

    方便面的问世现在小范围内引起了轰动,在外行走的商贾相较于粉丝尤其热爱油炸??饼,早在唐代,??饼就已经走入千家万户,成为了主食之一,粉丝的口感虽新奇,但无论是历史之悠久还是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都是比不上博托的。

    一些唐人甚至有根深蒂固的想法,??是主食,粉丝,是零食。

    故而,油炸??饼上市后立刻得到了众多行商的厚爱,纷纷在李三娘食肆订购了大量的??饼,要带着上路,还有些行商嗅到了商机,不仅自己吃,还带到其他城市售卖。

    他们是大批打包买的,价值低廉,卖的时候就有了上升的空间。

    莫小狗与赵二娘看见新品销路通畅,都乐得合不拢嘴,夫妻俩合计后甚至准备先分居两地,一人前往洛阳置办炼油常加工??饼,一人留在长安城打理生意了。

    不过,中黑羊对??饼却没甚兴趣,他是个美食家,泡面吃几次还行,但吃多了就有点腻味,尤其是附带的调味包,味道着实单一,只有莫文远变着法地给他加料才愿意吃。到现在维持,他已经吃了肉酱面红烧羊肉面干切羊肉面老坛酸菜羊肉面海鲜面等各种加了特别调制配料,下出来的方便面了,已有点吃腻了。

    中黑羊,是很不好养的

    莫文远也知如此,他最近全力琢磨方便面,现在油与面饼之事是解决了,但是剩下的包装、酱汁调味包之事却没有解决,他估摸着这些大事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解决掉的,自己想也没甚头绪,就干脆放飞自我,走一步算一步。又开始回归老本行,做自己热爱的美食。

    然而可以做的美食实在是太多了,每时每刻千百个有关吃食的念头都在他的脑海中盘桓,莫文远一时半会儿竟然做不出选择,究竟是做什么吃更好。

    想着想着,孙悟空就翻跟头而来,他每次登场都挺声势浩大的,跟在莫文远身边的中黑羊挺不善地咩咩咩咩咩,问他来又有何事。

    孙悟空道“我看菩萨吃种新??,香气扑鼻,又不知使了何种法术,只要加热水便可泡得,见之实在心奇,便特意到长安来,想要买上几块带走。”

    莫文远惊讶死了“菩萨竟然也吃方便??”

    方便??是油炸??饼的另一名字,此时在长安城内已经传遍了,方便这词源于维摩经法供养品,有随机趁便之意,唐人日常生活中也会用到“方便”这词,故而在听见别称时无甚理解难度,相反,众人还觉得“方便??”之名朗朗上口,又简单易懂。

    “我未曾向菩萨供奉方便??,他怎么会吃”

    孙悟空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话又拽掉了菩萨身上端庄高贵的面纱,他抓抓自己的耳朵挺不解道“不曾向菩萨供奉,他就不能自己来长安城买吗”

    “菩萨自己到长安买”莫文远更愣了。

    中黑羊在旁边嘿嘿嘿嘿嘿嘿嘿,心道自己竟然还没把菩萨人间界化身的身份抖出来,真是头好羊,不对,好饕餮。

    哪里知道就要毁于孙悟空之嘴了

    孙大圣也是很聪明的,听见中黑羊古怪的笑声,便起了警惕之心,想着还是帮菩萨留点薄面吧,就打马虎眼过去道“他都能化作乞丐向我师父兜售袈裟了,怎么就不能泯然众人矣来买方便??菩萨的千变万化之神通练得很好,幻化成人身你莫越是看不透的。”

    莫文远听得一愣一愣的,勉强接受了孙悟空的说法,但他琢磨琢磨,总觉得孙悟空的话有点怪,给玄奘法师袈裟与到他这里买??是能相提并论的事吗怕不能吧

    孙悟空叶不愿莫文远追究下去,直接岔开话题道“我虽看过方便??泡开后的样子,原样是不曾见过的,味道也没尝过,可否先买块吃吃”

    莫文远一边“当然当然”,一边悄悄同中黑羊吐槽道,“菩萨竟然没与大圣分享”常人不是会直接泡碗新的请人吃吗??的价格也不贵。

    中黑羊不屑一顾“咩咩咩咩咩”,怎么可能,菩萨是很小气的,尤其是味美得吃食,谁都别想从他口中夺走哪怕一口。

    莫文远e

    菩萨的人设有点厉害哦

    孙悟空不用说,吃了方便面后赞不绝口,又说他们那儿还有些酸菜腌菜,等??泡开之后可把菜堆出尖尖角,滋味更佳。

    “此乃行路之人的福音啊”

    莫文远听后也很高兴,他做方便面的本意就是给走南闯北之人以方便,现在看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待孙悟空走后,中黑羊矜持地走到他身边,询问莫文远有没有想好做何吃食,若没想到的话,不如听听他的建议

    然而莫文远却道“想是没想好的,我欲先问问菩萨,有何想吃的,可做后供奉予他。”

    中黑羊如蒙晴天霹雳,怎、怎么这样

    为何要听菩萨的

    莫文远好笑道“菩萨这些年帮我多次,我也没甚回报他的好方式,思来想去也只能做点他喜爱的吃食罢了。”他安慰中黑羊道,“你有甚喜欢的之后同我说便是,我哪次不给你做此次还是先问菩萨吧。”他对中黑羊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哄家中小孩儿“先把玩具借给妹妹玩玩,更会儿给你买新玩具”的家长一样。

    中黑羊听后都要飙眼泪了,差点剁蹄子撒泼。

    不啦不啦不啦我不要让给菩萨

    他暗戳戳记恨上菩萨了

    慧智“阿嚏”

    正在吃??的菩萨忽然听见了莫文远的声音“菩萨菩萨,可有何想吃的吃食”他很是关注莫文远,故而对方在他像前说的话,想的事,菩萨都是可以听见的。此刻乍一听见他的话,菩萨立刻睁大眼睛,连调味包都无法吸引他了。

    庄严肃穆的声音忽然在莫文远耳边响起,只可惜内容不大严肃“想吃什么都可”

    莫文远笑对道“我正准备做新菜,却拿不准做甚样甚味道的,想到菩萨对我帮助良多,无以为报,便想借此机会表达我的感谢之前。”

    菩萨心花怒放莫小郎君真是知礼的小郎君啊深得他心。

    他假咳两声矜持道“就,做些甜的糕点吧。”强调道,“要我能吃的甜吃食。”之前莫文远做的蛋糕等物,几乎都有鸡蛋,油也是荤油,要不然就含有动物的乳汁。

    这些点单独拿个出来,他都是不能吃的,所以菩萨虽想吃甜食,碍于清规戒律,却很少吃得。

    甜的吃食菩萨的要求虽然宽泛,在莫文远心中却是很容易细化的,他略想了会儿,心下就有决定,对菩萨道“菩萨红枣可吃,薯蓣可吃”有些人对特定食材是会过敏的。

    菩萨严肃道“万物皆平等,哪有什么可吃不可吃的道理”他说得是充满了佛性,奈何莫文远已经听出了菩萨的另一重意思,那就是什么都是可以吃的,不吃的东西,不存在的。

    “如此便好,那我就用红枣做几道甜丝丝的吃食供给菩萨。”

    莫文远很擅长用时令菜做吃食,且别说是唐代的科技水平不够没有大棚蔬菜可言,便是在现代,比起买反季节蔬菜,人们也更倾向于购买应季的时蔬。应季菜有应季菜的魅力,无论是味道也要,蔬菜的状态也好,都在巅峰。

    枣子某种意义上算不上是应季的吃食,因为莫文远用的可不是八月后甜味正佳,肉头饱满的大枣,而是第一场霜降过后,体内甜度彻底发酵的甜蜜的干红枣。

    农历十月后就是红枣的天下了,无论是出于滋补之用,还是小孩儿喜其中的甜味,都让此种食材在上市后就变得炙手可肉。李三娘食肆更是一大袋一大袋地购买红枣,即使他们没有红枣主打的菜肴,在熬汤时扔几颗进去,健康又美味。

    莫文远要做的两种糕点,都不是很难,和桂花糖藕一样,重点是耐得住性子,愿意花时间,他准备做的两道红枣点心分别是红枣糯米粒与山药枣泥糕。

    山药枣泥糕并不难做,然处理材料实在是太麻烦了。薯蓣,是山药在唐代的别名,据说是因为薯蓣二字与唐代宗李豫撞了名字读音,就被改成了山药,当然现在山药还老老实实叫薯蓣,一时半会儿改不掉名。

    山药的处理方法就是将外皮洗刷完毕后直接上锅蒸,等蒸熟透后,山药里馅的硬度也会变软,用勺子压压碎。但在上锅蒸之前,他还花了一番气力挑选山药,原因无他,这年头的山药大多涩嘴,做出来的泥也不好吃,想要找到肉质细嫩不涩的山药,需要细心挑选。

    而红枣也是不要皮,只要肉,为了要去最外面一层皮,要先用水浸泡一个时辰,之后再用锅蒸熟。

    山药泥红枣泥相间,结结实实地码在一起,最后再用压花压出一块块糕点,简单又好吃的糕点就做好了。

    另一种红枣糯米心做法要复杂一点,不过其成品是在味美,便是莫文远都很喜欢吃。先找到大粒的红枣,开膛破肚,把红枣核取出来。紧接着用蜂蜜、糖调和糯米,将其捏成其一粒粒小面团,再塞进红枣粒中,最后在成品外刷上一层糖水在锅里蒸熟。

    成品颗粒十分饱满,糯米粒涨大后迫不及待想要冲破束缚,几欲膨胀而出。

    糯米与红枣皮表面都有层可以拉丝的,黏糊糊的糖水液,莫文远看后都心痒痒,忍不住用筷子挑一粒往嘴里塞。

    “”他捧脸,眼睛幸福地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糯米与蜂蜜与糖是绝配,能够将粘稠又柔软的甜味发挥到极致,丝丝缕缕缠绕在他的唇舌间,红枣在晒干后本来就是甜的,枣泥同糯米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融合,相互促进,他的嘴中正在上演古早味甜品的美妙乐章。

    中黑羊“咩咩咩咩咩咩咩”

    给我吃一颗给我吃一颗就行了

    莫文远挑了粒最大的塞入中黑羊的口中,他先是被甜味俘虏,幸福地转耳朵,随机想到这道菜是莫文远为了菩萨做的,心中充满了愤愤不平。

    哼便是为了他做的李三娘所得莫小狗赵二娘或者研制新品时做的他都不会有如此态度,但是为了菩萨去

    就很不开心

    可以说是非常双标了

    又过一日,收到莫文远额外供奉的菩萨欣喜若狂。

    他在海外仙山吃得不停,一边吃一边念叨“莫大郎真是极好的做的菜甚合我口味”

    又一个跟头翻来找菩萨的孙悟空“”

    “那红枣吃食,可分我吃粒”

    菩萨勃然大怒“好你个泼猴,怎么每次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吃吃食时来你是不是故意的”

    真是愤怒至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