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第一厨 > 62 第6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莫文远是个厨子, 一个做精致吃食的厨子, 就他的身份来看,以方便面为主的一切方便食品都应该算是邪教,毕竟对厨师而言,热水冲泡而成的面一定是没有现场下的面好吃的,更何况,如果世界上的所有菜都能转化成方便食品,那厨师的存在意义何在

    很可惜的是, 莫文远并不是严格意义上死板的厨师,他是个年轻人,勤奋好学, 接受能力强,在提升厨艺,获得相关知识的道路上广采博取,迅速接受新思想。有了这些特质,想让他对方便食品有意见都很难。

    粉丝用水泡后就能吃,莫文远也是知道的,但它被众多走南闯北的行商所喜爱,被行路之人大量推广就始料不及了,仔细一想,在真空包装技术防腐剂都未出现的唐代, 想要找到方便携带并且能长时间保存的干粮是很难得, 即便是晒干的蒸饼, 保质期也就只有一两旬, 夏日更短。此时,能够保存一年有余的粉丝就变得更难能可贵起来。

    粉丝在行路之人中走红后,莫文远便不得不想到了另一种方便食物,那就是方便面,真要说的话方便面的诞生时间并不长,却在世界各地迅速普及,以莫文远的角度看,它绝对称得上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两人一羊也被神奇的方便面给震惊到了,围着泡熟的面左右打量,他们不负之前大开大合的咀嚼,细细品味用热水冲泡的面与正常面的区别。

    “除了硬度以外,几乎无区别。”

    “非也非也,口感有差是因泡得时间不够长,再泡会子,其味便与寻常面无异。”

    “当真”

    叽叽喳喳讨论了好一会儿,他们终于忍不出抬头用探知的眼神看向莫文远道“大郎,此物如何做得”

    “不过是把面团成团,先用蒸锅蒸了,随后放在油锅中炸。”莫文远解释道,“油炸会让面中出现出现无数细小的孔洞,一旦这些孔洞被热水填满,面就会软化膨胀,复原成原本汤饼柔软的模样。”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一经蒸炸,存储时间就会大大提高,此面饼只要保存良好,不受潮,便是几月也是放得住的。”

    听起来是很诱人,但赵二娘与莫小狗的脸色在听见需要炸后就变了,尤其是莫小狗,跟李三娘呆久了,也有了些商人特有的灵敏度,他痛心疾首想道蒸,不是什么事情,但是炸

    “大郎可知,便是我们也出不起那么多油”

    “便是寒具,也是寻常人吃不起的,更别说是炸??了。”

    谁知莫文远就跟早想到他们会说什么一样,露出无比自信的笑容道“我知,所以我等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做出高产、容易推广、价格便宜并且配料易寻得的油。”

    莫小狗赵二娘“”

    你说甚

    中黑羊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莫小远你真是好棒棒哦

    厨子的发明创造道路与正经穿越者不太一样。正经穿越者是先搞出玻璃、蒸汽机、报纸,我们要科教兴国。厨子是古代劳动人民的幸福指数有点低,我们先搞出酱油、豆腐、东坡肉好了什么,出行人数太多出行时间太长,需要方便面哦,炸方便面需要油唐朝植物油特别少那我们来搞搞原料充沛制作不是特别难的植物油吧芝麻油、豆油都可以哦

    唐朝时虽有植物油,其数量还是很少的,市面上的绝大部分油都是动物油,即荤油。造成此情况的原用有两点,一是制取油的技术水平不够高,植物油的提取较之动物油还是略有些难度的。二则是因为并没有合适的榨取物。

    目前用的比较多出油率也很高的就是芝麻,芝麻也称为胡麻,是张骞出使西域后带回过的,出油率高达45。

    只可惜芝麻的种植量不够多,价格也相对较高,是大豆价格的好几倍,所以即便能出油,芝麻油的产量也挺低。而且唐人制作芝麻油用的都是石磨磨香油的方法,压榨油法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与后者相比,石磨磨油的味道虽好,却很少有人能奢侈至此。

    相较于芝麻45的出油率,大豆20上下的出油率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了,而且若技术不够,最后榨取出来的油能有10就已经算是多的了。因为出油率不够高,在漫长的时间中豆油都没有登上历史舞台,直到技术提高,大豆产量进一步上升,它才得以成为主要植物油之一。

    当然了,就算是以莫文远来看,如果花生已经传入了中国,它肯定是愿意用出油率高达45的花生作为原料,而不是大豆或者芝麻的,奈何花生现在还在美洲大陆呆着,他能够选择的品种就非常单一了。

    莫文远品种少就品种少叭只要技术好,还是能搞一搞的

    当然了,在搞一搞之前他还是要给植物油的诞生找个由头的,尤其植物油压榨法在过去的典籍上还无甚记载。

    机智的莫大郎同小旋风一般冲进大兴善寺的厨房,做了顿色香味具全的素食大宴。

    寺内僧人一边按捺住自己进屋偷吃的欲望,一边暗暗奇道“怎今日做供奉一旬前莫大郎不是送过供奉了”莫文远送供奉的时间比较固定,一月一次,往往是在月中时送上,寺内僧人都已总结出规律,每到月中便远离堂前,免得自己被吃食勾住,做出甚大逆不道之事。

    竟敢想偷菩萨的供奉,胆子忒大

    做了很久的供奉,对菩萨的口味已有所了解。一开始,莫文远对菩萨是很敬重的,入梦对话都战战兢兢,口嗫嚅而不得语,便是要说什么,都要在脑海中再三思量,小心应对,就怕说错话。但现在,他看菩萨,已经不仅将其视为神仙人物,而是将其视为食客,视为对自己帮助良多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很爱吃美食,在吃食上又有自己的喜好,酸菜是不大吃的,至于其他吃食,以味道重或是甜蜜的点心优先。相信若他不是菩萨,绝对是百分之百的肉食爱好者,什么肉都愿意尝尝的。

    在掌握了菩萨的口味后,莫文远做供奉时也有针对,仿荤做得更加好了,像今日他就做了道素糖醋里脊,以告慰菩萨腹中馋虫。

    素鸡是仿荤食物的好助手,其近乎于肉的,充满弹性的口感在烹饪中得到了大量的运用,现代著名寺庙的素食宴中,有不少菜都是以素鸡为食材做的。莫文远先把素鸡用清水泡发后擦干,随后在外裹了一层薄薄的面粉,下到素油中炸。

    炸时中黑羊透着窗户口,对锅中吃食垂涎欲滴,莫文远自是不可能让他吃的,但在烹炸结束前同他聊聊天却没甚问题,权当做打发时间,他好奇道“我观寺庙内众僧侣,除不了那等热爱吃的,也没见谁对仿荤吃食太爱,菩萨怎如此爱味重之食”

    仿荤吃食是好物没错,然在自愿食素的僧人眼中,此物却不大成体统,既都发誓食素了,何必要搞一出仿荤来麻痹自己因此在大兴善寺中,有一小撮德高望重的僧人对此物实在是爱不起来,在莫文远搞清楚这些僧人的想法后,对菩萨的口味就深深地疑惑了,按理说来,菩萨为众僧表率,口腹之欲还要轻些,但就莫文远观之,他已就差吃荤食了,对退而求其次的仿荤很爱。

    中黑羊听莫文远的疑问,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噗噗噗噗噗咩咩咩咩咩。”嘲笑之意很是明显。

    他幸灾乐祸道别说是仿荤,菩萨现在怕是都后悔自己入了西天,不能尝美食了。

    “入了西天,此话怎讲”

    中黑羊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别看菩萨现在是佛门人物,他却是封神之战后被渡化入西天的,以前是道家神仙,更何况僧人食素也就是进百来年的事,以前都是吃荤的,他想食荤,倒也正常。

    莫文远恍然大悟道“如此我便明白了。”心中甚至有丝丝同情菩萨,哎,从入佛门之后就一直吃素还好,他这种以前食荤,后来被迫食素的神仙就有点可怜了。

    菩萨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素鸡被炸至酥脆后再加入盐、糖、醋等一起翻炒,裹满油亮汤汁的素糖醋里脊新鲜出炉,他立刻把此菜同其他菜色一并端了放在菩萨前的供桌上。

    菩萨一如既往慈眉善目,端坐在脸台上,表情悲悯,莫文远手持香心心念念道菩萨菩萨,我要做豆油与胡麻油了,可否假托您之名

    在他看不见的角落,菩萨的鼻子轻轻一吸,五官皱在一起,又来

    莫文远菩萨菩萨,若您答应了,就请给我指示,把这些菜都收去吧,若不答应,就,就不吃了

    菩萨像不淡定了,几欲破口大骂,莫大郎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然而即便知道莫文远在强买强卖,菩萨还是收走了那些吃食,无法,素糖醋里脊实在太香,闻着味道他就欲罢不能。

    莫文远看着消失的吃食,勉强松口气,心中忐忑道菩萨是答应了吧

    当天晚上,菩萨久违地入梦了,他看向莫文远,大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意思“莫小郎君,胡麻油我是知道的,但豆油为何物”

    莫文远知他接收到了自己的意念,松口气,垂首而立道“豆油,顾名思义,就是菽压制吃的油。”菽,就是古代豆子的名称。

    “哦”便是见多识广如观音菩萨都奇了“菽还可做油”

    “自是可以的。”他顿声道,“不过出油率不比胡麻高,莫约只有胡麻一小半。”

    “当然,我说所用的制油法并非常见的石磨磨油法,而是蒸炒过后的压榨法,此法所能提炼出的胡麻油较之石磨法又能翻倍。“

    菩萨并非不事生产,他人间化身行走中国大地,无论种何都略有心得,所以他惊道“竟然能翻倍”

    莫文远道“只要压榨方式合适,定是会有的。”

    菩萨意味深长看他眼,也不问莫文远的榨油之法是从哪里来的,玄幻大唐神仙颇多,能人异士也不少,许多神通都无迹可寻,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在神仙心中,莫小郎君的吃食知识,也是如此。

    菩萨道“你若能做出来,假托我之名也无妨,不过在世人眼中,我怕不是要与神农氏抢职位了。”

    莫文远心道神农氏还真的存在啊,玄幻大唐真不愧是玄幻大唐。

    得到了菩萨的应许后他很高兴,于是便磨刀霍霍准备压榨出油了。

    在晚明作品天工开物中,作者具体介绍了十余种油料作物的出油率及油品好坏,其中排列前三的分别是胡麻、芦菔籽与黄豆。

    黄豆产量本就高,在豆制品风靡唐代后,更是产量翻倍,即便是普通农民都有意种植此物。而胡麻在唐代也是广泛种植的,否则寻常人热爱吃的胡饼从哪里来胡饼上可都是要撒大量芝麻的。

    在有了菩萨应许后,莫文远心道自己算是师出有名,便开始放手大干,压制植物油。

    植物油常见的出油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物理压榨出油,还有一种是浸出法出油,第二种方法是利用能够溶解油的溶剂,把植物中的油提炼出来,此法最常用于大豆。在唐朝浸出法是不适用的,莫文远也对化学试剂没甚研究,就干脆选择了出油率相对较低的物理榨油法。

    其法说来也简单,不过就是把食材捣碎后蒸炒,再在其上方以重物压榨,油便会渐渐从饼中流出,其法与磨制豆浆有异曲同工之妙,和几年前不同,现在李三娘食肆家大业大,还有专门的做豆制品的工坊,想要压榨植物油并非难事。

    莫文远一早就带中黑羊到了工坊,莫小狗与赵二娘也在,他们听莫文远说了压榨植物油的方法后目瞪口呆道“如此便可以了”

    “自然。”他道,“所以此物想要在全国上下普及还是不难的,只要掌握了压榨油法就可用。”他停顿后道,“而且此压榨油法并不仅仅适用于胡麻与大豆,其余菜籽,似芦菔籽、菘菜籽也是合用的。”

    闲话过后就开始干正经事了,他们与伙计都是提前说好的,莫文远在一旁看着,需要干啥都由他来指挥。

    为了对比胡麻与大豆的出油率,他们选择了用两种食材同时熬制。

    无论压榨何种油,过程都大同小异,先取黄豆与胡麻各自入釜,以文火慢炒,炒着炒着,香气就飘出来了,大豆还好,至多就发出一股焦香,而胡麻,那叫一个香飘四地,翻炒之人都吸鼻子了。

    炒后则开始碾碎上锅蒸,蒸熟后,用以稻秸与麦秸将碎渣包裹住,其型呈饼状,最后再在饼外面套一层铁圈。

    真说为何要将其包裹住,莫文远也不大晓得,但自古以来就有用秸秆将内容牢牢包裹住的方法,据说是包裹得越紧,出得油就越多。

    饼子做好之后,就只剩下碾的部分了,原本他们是准备找头耕牛来碾的,然中黑羊咩咩咩咩咩,自告奋勇,说要来帮忙碾油。

    莫文远看他不算很大的身板委婉道“你没有耕牛重,此项工作还是”交给耕牛吧。

    莫文远想不到的是,他话才出口,中黑羊的身型就膨胀一圈,陡然变成大黑羊了。

    莫文远

    “咩咩咩咩咩咩咩”

    此身型是暂时的,等我碾完油后就变回去了。

    “好吧好吧,那碾油就交给你了。”

    中黑羊很聪明,莫文远说怎么碾就怎么碾,不一会儿,体型很巨的大黑羊已完成了任务,缩小回了原来的样子。

    剩下人也来不及感叹中黑羊的变形之法,纷纷被油的产出量惊呆了。

    莫小狗负责上称测量最后得到的油重量,他宣布道“一石胡麻可得四十斤油,一石豆可得十斤油。”

    中黑羊力道不小,反复践踏饼几次后,榨干了其中的每一滴油,而最后的成果也是喜人的,且别说是胡麻的出油量,便是大豆都让他们一惊。

    相较于荤油与目前素油的价格来说,这么多可谓是成果惊人。

    莫小狗结结巴巴道“此法大郎欲做何处置”

    莫文远笑道“我欲先将结果书信告知阿娘,如若得当,便将此出油法献给圣人。”

    别看莫文远这些年搞出了多样食品创新,送给圣人的只有雕版印刷术。此法是他十多年前呈给圣人的,到现在为止,雕版印刷术已在神州大陆普及,运用途径很丰富。

    依莫文远看来,炼油之法的重要程度某种意义上与雕版印刷术类似,是可以造福全民的技术,这种技术握在手中盈利,是不道德的。

    他已经有足够多的能够盈利的法门,炼油技术还是广而告之吧。

    李三娘的信是快马加鞭送回来了,都说知子莫如母,从莫文远的文字中李三娘便知自家儿子心意已决,她也并不劝阻,而是言支持莫文远的决定,让他放手去做,莫文远看后很是感动,随后便找住纸张,将炼油之法细细写在上面,还画了图,最后更是附上了油的产量。

    莫文远虽与大兴善寺紧密相连,但此法并非在兴善寺拿出来,所以他便按照规章制度,将书信送给长安县的县令。

    长安县令见送上信件的是李三娘食肆的莫大郎,唬了一跳,又层层上报,隔日,莫文远的信件就上了圣人案头。

    圣人仔细看过了压榨油的方法,除了榨油方法之外,莫文远还呈上了关于后续豆饼的运用方法,芝麻饼是没甚用处,但豆饼则不然,蛋白质含量很高,是最好的饲料之一,他言可以将大豆榨油后剩余的残渣喂给牲畜吃,保证能把牲畜喂的膘肥体壮。

    对莫文远,圣人向来是关注良多,他从小表现就异于常人,又被寺庙宝贝着,年长后更是有降妖除魔之能,在这人与神仙与妖怪并存的年代,想不知道他都不行。

    “莫大郎年纪莫约有十四吧。”

    “回圣人,是有十四了。”

    若按掐头去尾的虚岁算,莫文远差不过多有十四岁,也算是个小大人了,在唐代,若是父母健全之家,此岁数距离顶梁柱还有点远,但若是在女户家中,就已经是可以代替母亲姐妹出面料理大事的壮丁了。

    “既已十四岁,就让他进宫来讲解何为压榨油法。”圣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奠定了莫文远进宫面圣的命运。

    “诺。”

    面圣之事,在唐代是经常有的,地方有名的文人、才子、隐士,只要名气大到能让圣人听闻,并且令圣人好奇,大多都会有面圣的机会。

    像是玄奘法师当年就是被召入京面圣后,封为御弟。

    莫文远是全国名人,又是佛子,他被召面圣,众人也不太惊讶,只觉得这天总是要来的,倒是他自己,见当地刺史上门,恭敬道“莫大郎,圣人召你三日后入宫面圣。”还有点新奇。

    他也要面圣了

    莫小狗与赵二娘听了刺史的话,都很高兴,与有荣焉,尤其是莫小狗立刻念叨“只可惜婶子远在江南,不能立刻得知此事,进宫面圣,多大的荣耀。”他们家从没出过此等人物。

    赵二娘也道“立刻往江南去信,早日让婶子知晓此事。”

    中黑羊看家中人激动,却不是太能感同身受,他“咩咩咩咩咩”问道莫小远,我可与你同往

    莫文远犯难道“怕是不能的。”便是从家中至宫门口,都需要有官员前来传唤,随后以车马载入宫殿,中黑羊便无用武之地了。

    中黑羊又“咩咩咩咩咩咩咩”,伤心又失落,他向来伴随莫文远左右,此次进宫,竟然不能同往,真是让他难过极了。

    就在他伤心之中,三日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宵禁刚过,坊门打开,就有小吏上门,传唤莫文远进宫面圣,他跟随吏员进入宫门,看见中正宏伟的太极殿,也激动起来。

    他竟然要进宫面圣了,哎,终于有穿越唐朝的实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