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第一厨 > 61 第61章
    贞观十五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文成公主入藏。

    去岁, 松赞干布遣使入长安,求得公主 ,圣人经过深思熟虑,选一宗室女封为公主,入藏和亲。

    与以往丧权辱国和亲求平安的路数不同,文成公主入藏与其说是和亲,不如说是一汉化吐蕃的政治措施, 据吐蕃王朝世袭明鉴等书记载,文成公主入藏时,除了带各色金银财宝、珍珠玛瑙外, 还带走了多种书籍以及粮食种子等物,更可贵的是,庞大的随队人员中还有乐师、文士、医师、手工艺人、农民等等等等。

    和其他朝代和亲截然不同,文成公主入藏有深刻的意义。

    饶是莫文远历史学的一般般,都记得此事,文成公主入藏的大标题直到现在都在他脑中闪现,一听慧远和尚说他就想起来了。

    他好奇道“公主入藏可要从长安走”

    “自是要从长安走的,公主从宫中出嫁,不从长安走从哪里走”慧远和尚道,“此次公主出嫁, 声势浩大, 至于有多浩大, 到日子你便晓得了。”

    莫文远还有点期待, 他身上也有人喜欢凑热闹的天性,很想看看当日能声势浩大成什么样。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公主出嫁与自己还能搭上微末的关系,在公主带入吐蕃的物件中,粉丝、酱油,各色腌菜酸菜酒水赫然位列其中,而跟随公主一起走的手艺人中也不乏腌菜的好手。

    他做的食物竟然也成了能够代表唐代文化走向外界的一部分,真是想也想不到。

    又过些时日,任城王李道宗与吐蕃使者禄东赞启程护送文成公主入藏,全城人蜂拥而出,看浩浩汤汤的送亲队伍。

    莫文远坐在羊背上,视角不比其他人矮,他忽然想到了后市十里红妆的说法,心道文成公主何止十里红妆,队伍横无际涯,看不到边际。

    金银珠宝都是用车拉的,但它们的实际意义其实没有书籍还有技术人员来的高。乐师、文人、建筑师、医师百工皆在人送亲队伍之内,这哪里是和亲,分明是借文成公主入藏之名进行援藏活动,也难怪公主结婚后在吐蕃备受敬重了。

    中黑羊也看得目不暇接,即使他是很有神通很有力量的羊,见的世面却也不是很多,无论是仙人还是妖怪,生活都是很简朴的,就比如说成亲,盘踞一方山头的大妖怪还好说,结婚时总是搞出点花样,让八方妖怪都来庆贺。

    但是仙人,他们的成亲方式就非常朴实了,华贵的典礼基本是没有的,他们只需要在天道的见证下结为夫妇就好,简单快捷。

    中黑羊被大场面震撼到了,他“咩咩咩咩咩咩咩”。

    你们人族成亲都这么这么兴师动众吗

    思忖半天才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莫文远道“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街坊邻居也有成亲的,哪家能这样”

    “咩咩咩咩咩咩咩。”

    成亲的是公主所以才能带很多人

    “也不是。”莫文远绞尽脑汁用他解释道,“公主要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人的风俗与唐不同,没有成熟的农耕技术,没有丰富的农业知识,没有乐舞,没有书籍,公主嫁过去是为了让那些人学习这些。”

    中黑羊脑袋上的小灯泡亮了,他自动带入莫文远,当然,中黑羊不是很重视嫁娶的关系,谁叫很多非人的部落还是母系社会。

    莫小远嫁到天界,嫁妆是锅碗瓢碰大锅调味料食谱,然后教会天界人民如何做美食如何享受美食。

    中黑羊e

    听起来还不错

    夏种来临前,莫文远的绿豆推广计划得到了初步成果,村中每家每户都种绿豆。发动一村子人种,成果就是喜人的,他收了很多很多杂绿豆。

    有的商人敏锐地嗅到了绿豆的价值,没人规定只有莫大郎才能做绿豆,粉丝的制作技巧他们一时半会儿是琢磨不出来的,不过绿豆糕还是能做做的,还有绿豆沙,不少人都掌握了红豆沙的做法,想来绿豆沙如法炮制就没问题。

    李三娘食肆的糕点卖得红火,红豆沙也提早登上历史舞台,长安城的糕饼铺子不愿意让他们一家独大,也开动脑筋,发明出了各种各样的吃食,莫文远甚至买到过类似于瑞士卷的卷子,只不过中间涂抹的不是奶油而是红豆沙。

    长安的食肆糕饼屋美食相关产业,都为了争抢市场份额而打开想象的空间,一时间,美食界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这些充满竞争力的同行把主意打到绿豆身上,也是很正常的。

    莫文远很高兴看见此等情况,能够抛砖引玉,让美食行业蓬勃发展,他真是在高兴不过了。

    有需求就有市场,行商上门收购,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农种植绿豆来卖,方里正不好意思地询问莫文远“莫大郎,以后我们若种了更多的绿豆,食肆用不完,可否卖给其他行商”

    莫文远哑然失笑道“当然可以,之前借给村民们的绿豆此次已经还清了,以后你们种多少、卖多少、留多少都与我没甚关系,我们食肆的伙计依旧会上门收购绿豆,只望村民们以后种了豆子,还是先考虑卖给我们店为好。”

    方里正的表情舒缓了,他道“这是自然的。”

    “如此,就多谢莫大郎了。”

    陈伯的新型绿豆也得到了大丰收,今年气候不错,雨水充沛,该有阳光时阳光也很好,从天竺带回来的绿豆得到了大丰收,即便是在土里刨食一辈子的陈伯看见产量翻倍,颗粒变大,也震惊得不行,同莫文远说的时候,难掩激动之神色。

    “若用此种,不出两年,绿豆产量还能翻上一番。”他感叹道,“而且,我从未见过颗粒如此之大如此之饱满的豆子。”他种绿豆已经种出点小经验了,能让陈伯发出此言论,收获的豆子自然是非常非常好的。

    豆子一多,产品供应也跟的上了,李三娘食肆的粉丝需求量本来就大,为了满足客官吃的需求,他们很少把晒干的粉丝饼拿出来卖,即便是卖也是限量的。现在就不一样了,一是他们有大量的绿豆淀粉,可以生产更多的粉丝,二则是村人学习完造粉丝技术后,也开始自己做自己卖了,他们不愧是工坊的伙计手把手教出来的,做得粉丝很好,同三娘食肆的粉丝质量不相上下,一旦李三娘食肆自己的粉丝不够了,管杂务的赵二娘就会遣人到村子里收购粉丝,村人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提升。

    绿豆生意与其他生意不同,莫文远平日里像是个技术入股的,就研究吃食,不太管杂务,绿豆生意不同,从一开始的种植到后期推广,全是莫文远跟进的,负责久了,他对此生意也生出点感情,闲来无事时喜欢到卖粉丝的摊子上转转,同来自天南海北之人聊天。

    长安是国际化大都市,往来城市间的不仅仅是南人北人,还有其它国家的留学生,西域的行商之流,后者外表上同汉人很不一样。

    莫文远发现,也不知从何时起,店里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那些行商、脚夫在买粉丝团的时候一定会购买咸菜。

    他心道这些人们莫不都喜欢咸菜拌粉丝滋味真的好

    他心头有疑惑就直接询问,恰逢此次来买粉丝的正是莫文远相熟的脚夫,他就直接问为何两者一起买。

    脚夫光棍道“因为两者都是能储存很长时间,并且能一起吃的东西。”

    “何意”

    “莫大郎也知我等走南闯北,在路上花的时间比停留在城市中的时间多多了。”

    “大郎也走过两京走廊,我猜你知在沿路途中生火做饭,猎到野味都并非容易事,至于锅煮粟米,花的时间很多。”

    “这我是知道的。”

    “蒸饼吃得最快,但可惜蒸饼是用面做的,放的时间实在不长,尤其是炎炎夏日,没过几日饼就坏了。”

    莫文远道“所以就买绿豆粉丝我们店的粉丝能放一年都不带坏的。”

    “我自然是知道,否则就不会买了。”

    “我们打发吃食向来容易,有时赶路途中,是万万没有烧火做饭的时间,最多烧点热水就算了。”

    “热水配蒸饼才是常态,不过在有绿豆粉丝后,吃食就丰盛许多。”

    “我等先烧开水,最后把粉丝团放在碗里,坛子里的酸菜夹出来连同汁水埋在粉丝底下,随后倒热水。”

    筷子插在粉丝里荡荡就可吃了,那滋味不比蒸饼好”

    莫文远听得目瞪口呆,热水泡粉丝他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还曾经跟孙悟空说可以这么干,吃点粉丝改善伙食,然从脚夫口中听得,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他一瞬间竟然想到了老坛酸菜牛肉面,只不过他们用的是老坛酸菜粉丝而已。

    脚夫道“莫大郎你看,我们这种吃法可使得”

    “使得使得,当然使得。”莫文远拼命点头,他心道不仅使得,他还受到启发,欲做点能够真正方便人携带的新吃食。

    就是此种吃食在唐代实在难做,需要他做出一连串的准备才行。

    莫文远下了两碗面。

    他在做面时有自己的偏好,一些人喜欢把蔬菜瓜茄连同鸡蛋面片一锅炖了,还有些人喜欢面归面,菜归菜,做完后两两叠加,成盖浇面。

    后者想要做的好吃,无疑是比前者难的,青菜、白菜、菌菇一锅乱炖,不会做的很好吃,也不会做的很难吃,在煮面的过程中,菜清淡的香味已与柔软的面条丝相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盖浇面不同,盖浇的菜汁,大多是与面汤不融合的,淡了、咸了、苦了、辣了,都没个定数,便是菜做得不难吃,能否与面汤融合也是个未知数。

    绝大多数的菜汁都是不能与其相融的。

    莫文远做的,就是少数浇头,能与下方面条完美融合的浇头。

    中黑羊在厨房门口走来走去,莫文远说要秘密做道菜,等会儿让他品尝,便把已经能自由出入厨房的羊给轰了出去,当事羊受到如此对待也不气恼,相反他快活极了,一直在想莫小远要做甚新吃食。

    嘿嘿嘿,他好期待哦

    不多时,一股诱人的香味从门缝里飘出来,勾得他鼻子直痒痒。

    别说是嗅觉灵敏的饕餮了,就算是莫小狗都寻着香味一路从后院找过来了,他的表情非常陶醉,人恍恍惚惚,走一步拖拉两步,像在梦游。

    “什么味儿好香好香。”

    “大郎做了什么,我闻味道好像有酒”

    “咩咩咩咩咩咩咩”

    是有酒呀上好的黄酒

    莫文远做的浇头是花雕鸡,无论是单吃还是浇在面条上都很棒。

    追溯源头,花雕鸡属于粤菜菜系 ,是广东地方的传统名菜。花雕酒是黄酒的一种,莫文远也少量酿制了。

    按正常做法,花雕鸡是要整只放在小锅中蒸的,但为了能配合面吃,他把鸡切成了小块。

    鸡拆解好后先放入沸水氽,把绒毛污物等去除后捞出来晾干。

    等晾干的功夫,他便走到另一灶台前,看自己熬的蚝油有没有好。

    许多人听见蚝油之名,都以为它为油的一种,事实却并非如此,蚝油是种内含海味之鲜美的调味料,是水中生蚝后汤汁的浓缩品,只需要一锅水,几枚生蚝,花时间熬制就可以做出来。

    生蚝他是一早就放在鼎中炖煮的,鼎上压了木头盖子,热气在锅中翻滚,他方才掀起盖子,热气就喷了他一脸。浓稠的红褐色汤汁沉淀在大鼎底部,香味扑鼻,勾人食欲,这就是蚝油。

    他将蚝油与蜂蜜依次刷在每块鸡块的面上 ,随后换上铁锅,锅底抹油,把鸡块放在锅面上小火煎,葱、姜也贴着锅翻炒,呛人的香味顺风在屋内弥散,又穿过门缝,直接呲溜进了两人的鼻孔中。

    “”

    中黑羊和莫小狗露出了心旷神怡的表情。

    真香

    莫文远接着往里加花雕酒,爆香后又是酒香,敏锐的中黑羊能辨认出,莫文远此时用的酒比他在店内售卖的黄酒还要好,是酿造后私家品鉴的。

    用好酒烧的菜

    酒量很浅却喜欢喝酒的中黑羊更加激动了

    他拿了只勺子一勺一勺把鸡块生姜片连同汤汁往面皮上浇,莫文远准备了两种面,一种是普通的细面条,还有一种是现代人很熟悉的,炸过的面条。

    将两种面条分别放在碗中,他一共捞了六碗,不仅是中黑羊莫小狗,连赵二娘都想到了。

    盘子被莫文远稳稳当当现在手里,他推门而出道“可以吃了。”

    饭是在饭厅吃的,听闻莫文远做新吃食,无论手上的活计有多少,工作有多忙碌,赵二娘都要赶来一饱口福。

    两人一羊都很奇怪,为何会有两碗汤饼

    莫文远道“帮我尝尝这两碗有何区别吧”

    区别人与羊听后都很奇怪,不都是??能有什么区别他们不由细细端详,发现其中种面条的颜色偏黄,更接近于大麦外壳的颜色。

    中黑羊看的更仔细些,察觉出面条上还有奇特的弯折,与另一碗不同,然此时他并没有时间同莫文言一一汇报出自己的发现,吃货的心神完全被花雕鸡面的香味给勾住了,迫不及待想要刺溜刺溜。

    他变成了人的模样,赵二娘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被中黑羊的人型惊到,她感叹道“好俊俏的郎君。”

    “莫非精怪化形都如此比寻常人出众多了。”

    饕餮的虚荣心有点强,非常喜欢听别人夸赞自己,无论是夸他吃得多还是夸他长得好都能让其喜悦非常,所以他一边吸面条还一边含含糊糊回答赵二娘道“就我长得俊,他们是不行的。”非常大言不惭。

    家中三人听见饕餮的回答不由喷笑,当然他们发出的都是善意的笑声。

    “别笑了别笑了,汤饼喷出来了。”

    “怪恶心人的。”

    没有名字的饕餮想,不愧是莫小远做得吃食,还一如既往地好吃,如果用黄金单位衡量花雕鸡面的美味,那他愿意付出千金就吃一口花雕鸡。鸡肉的质地十分柔嫩,炒得半熟不仅没有让其变焦,反而让最外层的肉呈现出介于软硬之间的神奇口感。炒完之后,都应该是干的,然而吸收了满满的花雕汁后,肉变得富含水分,每挤压一口就有同时带有鸡汤鲜美与花雕余香的汤在唇舌中喷出。

    他胃口大开,急急忙忙吃完了第一碗,随后磨刀霍霍伸向第二碗。

    与中黑羊惊人胃口相配的,是他远超众人的吃饭速度,赵二娘莫小狗他们用的是小碗,两碗面,每个碗都不大,而饕餮面前的是巨无霸碗。

    “咦”

    沉溺于吃面的中黑羊忽然愣住了,他看向面条眼中充满探究之意。

    这面

    莫文远看他难得深思的表情,嘴角轻轻勾起,心道中黑羊与他果然就像是俞伯牙与钟子期,刘备与诸葛亮。乐器大师与懂自己的听众在一起,才能创造出高山流水,刘备得到了诸葛亮的帮助,就像是鱼得到了水一般,能够自由自在游动。

    哎,得到了中黑羊的帮助,他是很感激的,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莫文远用殷切的眼神盯着三人,希望他们说说感想,莫小狗先发言,他讪讪道“都很好吃。”

    然后、然后就说不出话了。

    赵二娘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他,似乎在讲你说甚废话,她的评价专业点“颜色发黄的汤饼口感略硬,寻常汤饼做不出此口感。”

    她也没别的想法了。

    “浇头很好。”

    莫文远笑盈盈看向饕餮,希望他能给自己更多的回应。

    饕餮也不负众望,说起来头头是道,嘴巴吧啦吧啦吧啦像是机关枪在扫射“花雕鸡的味道是一样的,若要说有何不同就是汤饼的饼不同。”面条在古代的称呼多种多样,汤饼就是其中之一。

    “口感略硬,颜色偏黄是因为你炸过,这是很正常的,弹性比寻常汤饼要好许多,吸收汤汁的能力也很强。”

    “有一点我是不大明了的,我吃此汤饼,并未在汤中寻得汤饼特有的,面粉被煮开的味道,不知为何。”

    寻常人在煮碗面条后,汤会变成浅白色,这是因为沾染在面条上的面粉被一并煮开了,面汤的味道是十分不错的,尤其与白水比,否则许多人吃面时也不会连着汤一起喝完了。

    莫文远不由抚掌,他高兴极了,中黑羊句句都说在点子上。

    “我确实炸过它,不仅炸过还蒸过。”他解释道,“你看面中可有不正常弯折处寻常面可有”

    饕餮恍然大悟“自是没有的。”

    “至于为何汤中会没有寻常汤饼特有的面粉味,这点你不妨亲自来看看。”

    莫文远邀请饕餮进入自己的圣地厨房,另外两人也紧随其后。他平时是不大卖关子的,现在却神神秘秘,定会送他们一大惊喜。

    进入厨房后,饕餮看见台面上放了三样东西,一个干净的陶碗,一被压成厚饼状的,炸过的面饼,还有才烧开的滚烫的水。

    莫文远把水放在鼎上又烧了一遍,确定水正处于沸腾状态。

    “此汤饼当然没有面汤。”他微笑道,“我在做面的过程中,不曾用水煮。”如此怎么会没有淡白色的汤

    说了此话后,他把金黄色的面饼放在碗里,随后加水“略等一会儿,你们便可看见其变化。”

    有了莫文远的话,在场的三人都耐心等待,饕餮很善于抓住细微之处,尤其是与吃食相关的,他十二万分的精力都集中在汤饼上。

    紧实凝结成一团的汤饼在热水中微微松开了。

    饕餮哎

    莫文远拿出一副筷子,插入松散的面饼中间荡了荡,饼散得更开了,又过了一会儿,原本凝结成一团的饼,就成了一碗热气腾腾的??。

    “尝尝看吧。”

    三人都试探性地拿起筷子,挑几根面条丝往嘴里塞。

    “”

    真的是??

    热水一浇就有??吃了,这是什么神奇的法术

    莫文远方便面的法术呀xd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