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第一厨 > 27.第27章
    回旅店路上,李三娘扬眉吐气, 最终酒楼以二十五两白银的价格成交, 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少些。从两人来往杀价中, 莫文远也是学到不少, 心痒痒的, 就期待能够学以致用,找机会小试牛刀。

    他将实际绎成理论,总结出了四字要诀,无非就是快准狠稳。

    李三娘牵着儿子的手,苦口婆心, 传递经验:“躲在阿娘身后是不行的,再有机会, 记得站在我身前, 你先杀, 我殿后。”说得很似战场上的猛将。

    “声音不比大, 但是抢白一定要快, 言辞不必粗俗,但表情一定要不屑, 尤其像是出过精怪的酒楼, 要信除了我们就没人买了。”莫文远连连点头, 用崇拜的眼神看向李三娘。

    “你自己先得信,只有信了, 气势才足, 如此便是再吝啬的卖家, 都要思考一二。”她不屑得哼哼,“尤其那老头还是有心卖的!”她连尊称都懒得吐露,可见那人给她多大恶感。

    莫文远道:“我省得。”

    “之前所说的寻梓人重建楼知事,阿娘考虑得如何?”

    李三娘稍作思索:“酒楼定是要重建的,我先前看过一圈,后厨不堪入目。”店才空几旬,绝不至于破败如斯,定是经营时就陈旧落魄。想到在地上趴着的多足之虫,角落乱窜的老鼠,墙壁上贴着的壁虎,结网的蜘蛛,她就觉得气顺不上来。都是搞饮食的,能不知道卫生的重要性?厨房如此,她都为曾经在这家吃过的食客担心,怕他们吃了不干净的菜上吐下泻。

    “至于院落,原本说重建是想去去出过精怪的晦气,单看陈设,我却觉得极好,不必大动。”

    莫文远道:“若不动的话,就先把院子借我一用。”

    李三娘道:“你要它有何用处?”

    “我欲在本地酿造牡丹酒。”他判断道,“我仔细看过,洛阳无论是牡丹还是其他几味材料价格都远远低于长安,再说牡丹酒最重要的就是牡丹,在洛阳收的花最新鲜,价格又低,适合酿酒。”

    “再说我那酒起码要酿上两个月才能开,若放上一年,味道只有更加醇香,不急的话今年酿造,等明年牡丹花会时正好售卖,届时阿娘你的食肆怕也经营起来了,正好在店内卖,不正好?”

    李三娘道:“好是好,不过酿酒的人手何来?”她在洛阳城中尚未扎根,找不到可信任的人,若真要酿酒,还不是要从长安找人?

    莫文远只能面带谄媚的笑容搓手手:“嘿嘿,今夏本就炎热,从长安到洛阳路不算远,但对牡丹花来说可折腾,保存不好到长安时花瓣就会蔫蔫的,香味也散了……”

    李三娘哭笑不得道:“行了行了,这事儿我会给你处理好的,你且等等吧。”

    莫文远却还没说完,他道:“牡丹花期不长,我看最多一两旬,就到收花瓣的时候了。”

    “还有我去岁就做好的曲菌,在家里头后院摆着,若去信长安让人来,一定不能忘了将我宝贝带回来。”

    李三娘道:“交给我便是,你就好好研究酿酒方法吧。”

    ……

    李三娘当晚便给陆忠递了封信,委托同去长安的行商带回,陆忠打包票保证,几日内定然送达,三娘算了一下,莫小狗是个能干事的,若当天到了后便找人整装待发,一旬左右人就能赶到。

    她得先做准备,把安置人的院落收拾出来,然后再去买酿酒要用的大小物件。种种事情加在一起,令她忙得脚不着地,就连莫文远几日内都不常见阿娘。

    当事人反而很闲,或者说现在正是他最后的闲暇时间,莫文远很清楚,等到长安的人手来了,就要忙碌起来了。

    酿酒的准备他之前就做好了,当然并不是蒸馏酒法,而是这年代就已经出现的清酒的酿造法的改良版。方法莫文远是在现代就学过古法,实践过几次,又加以改进,成果非凡。

    他的日程很满,前几年一直忙于打造豆制品王国,再加上唐代的技术不可与现代相提并论,便是从开始试验到培养出合格的酒曲菌,都花了大半年。

    在万事具备之后,莫文远也没有贸然行动,他还在琢磨,同样是卖酒,如何让自家的酒凌驾于其他酒水之上,更加有特色,更加高贵,也更加令他自己满意。到洛阳后,他终于有成算了。

    晃荡着晃荡着,莫文远行至南市,近日天下商贾小半聚集在洛阳城中,相较于东西二市,洛阳的南市珍品更多,世家大族的郎君更愿意往此地跑,时不时会淘到些稀罕货。

    李三娘从不吝啬于给莫文远钱花,她知儿子闲来无事喜欢淘香料以及新鲜食材,便给足了银两,莫文远走一步就叮铃叮铃响,成串的铜钱相互碰撞,发出“钱味”声响。

    忽然,莫文远看到路边放在布兜里的什物,他心一颤,猛虎下山扑倒布包边上:“老丈,可否一观?”

    那老丈开口,音调古怪,莫文远辨认不出是哪里的方言,好在他仔细听后听懂了对方大部分的意思。“你这小童,观时小心些,可别弄坏了。”说得慢悠悠的,似随口提点。

    莫文远连忙点头,随即抓起一块干黄蜷曲的脆物,借阳光打量,甫入手,他就心中有数,知道它们是什么。鱼胶的制作方式,千年都没变过,现代鱼胶依旧是土法熬制,手感一模一样。

    “老丈可是潮州一代人氏?“潮州是现代的潮汕地区,莫文远曾听云游僧人说过,潮州等地海产极为丰富,当地人将鱼鳔晒干制成胶状物,作为贡品送入宫中,便是宫中的娘娘都很爱吃,世家大族的女郎偶尔也食用此物,言是对皮肤极好。

    莫文远当时便记在心中,上西市时想要找到鱼胶,没想到此时竟然在洛阳找到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小儿知道的还挺多。”老丈终于正眼看莫文远了,他说话还是不紧不慢,一点都不急着做生意,“如此,你可知此乃何物?”

    “可是鱼鳔晒干后所得?”他道,“煮熟后软糯可口,弹性十足,对女性极好。”

    “说得不错。”

    “这些银钱几何?我全要了。”

    老丈吐出一数字,价不算高到离谱,但放在南市售卖,自然同普通的食材相异,莫文远道:“可用银钱结得?”看他小身板也知身上没有带大串大串的铜钱,要不然早就被压垮了。

    老丈还是淡定点头:“可。”

    莫文远将装满鱼胶的布口袋扛在肩上,脸上写满兴奋,终于可以土法制甜点啦!

    ……

    静谧的月光洒在矮垣圈起的黄土地上,小黑羊轻轻一跃,蹄子踩地,无声无息,他的嘴中叼着几朵大花盘的牡丹,花瓣上尤带夜晚的露水。

    他施展了一个没太多用的小法术,能让花在脱离茎干后保持新鲜,法术是黑羊独创的,可以保证食材出于最优质状态。

    慧智已经懒得跟着他了,自送完鱼开始,每晚小饕餮都会如约而至,给莫文远送上最新鲜的食材,有的时候是鱼,有的时候是肉,有的时候是花,慧智认为自己也看遍了人间百态,饕餮的行为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君子一模一样。

    慧智:没眼看了!没眼看了!

    莫文远玩心大起,从与小饕餮的书信食材交流中获得了异样乐趣,夜间对方送上食材与纸条,熹微乍现时他则在院落中放菜肴与回件,从未见面,相处却无比和谐。

    同样是送牡丹,小饕餮送的与王蔚送的却很不同,后者都是紧价高得买,仿佛花的钱更多更好看,味道就更好似的,而饕餮,他有灵敏的嗅觉与挑剔无比的舌头,两者相叠加能让他成为最权威的美食批评家,成品菜肴以及未加工食材都套不过他的法眼。

    略看牡丹溜鱼片的制作过程,他就已窥得其中精髓,花的味道,色泽的艳丽程度都不是最主要的,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花香,故而他带来的都是香味浓的花盘。

    莫文远笑他字丑,自尊心高的小饕餮很是不服,今日留条前,他化作人身写废数张纸,终于挑出了一张满意的字条,不仅如此,他还拽文,将南北朝的诗句“流水桃花香“化用,写成”流水牡丹香“。

    留条时他很骄傲,小黑羊也去逛了牡丹会,知那些头戴大花自称为“文人”的丑男常在石板上留文字,他不懂凡人的交际之道,只能照葫芦画瓢。

    小黑羊美滋滋想到:有了诗句,莫小郎君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起码不会觉得字丑了!

    慧智冷眼旁观他忙东忙西,几次想要制止,还是没说出口,他心道,字好坏与是否留诗没关系,而且莫小郎君并不喜欢读诗,你找的又偏门,他说不定还觉得莫名其妙。

    而且,以莫小郎君之性,留花便好了,何必留话?

    次日早,莫文远准时将盘子放在残垣旁,他身形才消失不见,小黑羊就冒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盘子,精准用嘴将碗碟边缘衔住,撒蹄就跑。

    慧智现身于小树林中,他自认为断绝口腹之欲,每次却都为莫小郎句于厨道上的天赋倾倒,即便知道饕餮不会分给他哪怕米粒大小的吃食,他也会伸长脖子,看每日做何不同吃食。

    “此乃何物?”他看向颤巍巍的奶白色果冻,“可是豆腐?”

    小黑羊不屑地咩咩咩咩咩。

    豆腐,豆腐有奶香味?

    “若不是豆腐,又是什么?”

    小黑羊才不理他,他纠结了一秒,运转丹田中的灵力,化作人身,右手拿莫文远配上放边的木勺,无师自通寻得了吃果冻的方式。

    轻轻舀下边角的奶白色冻,只见它颤巍巍地躺在木勺中心,便是动作再轻,果冻还是左右摇晃,它在半空中划出美妙的圆弧,像是楚王宫殿中摇摆柔嫩腰肢的舞女。

    “啊呜——”

    舌尖追逐小果冻块,比豆腐更加细腻润滑的口感撞入心田,他小心翼翼挪动牙齿,将其切碎。

    不可思议!小饕餮头上的毛都要竖起来了!锋利的牙齿精准地将其分割成了小块,柔软的舌头无论多用力,却都无法将果冻块碾碎,惊人的Q谈触感让他忍不住睁大眼睛。

    被杏仁过滤的羊奶不带腥臊,奶味在舌尖绽放,敏感的味觉神经向他的大脑传递香甜的信号,蜂蜜混着奶味,两者叠加,渲染出幸福的味道。

    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好吃啦!

    小饕餮想要把果冻连同盘子咬碎,却又不舍得一口将其吞进,他纠结而小心翼翼地品尝来之不易的美味,发誓定要搞清楚这玩意儿的做法,让莫小郎君日日给他做!

    果冻的魔力已经彻底将他俘虏啦!

    ……

    “这这这这这是何物!”

    相同的场景出现在旅店大厅中,王蔚手持木勺,招子紧盯奶味胶冻,仿佛他多看两眼其就能飘出花来。

    “豆腐?豆花?我怎么没吃出豆味?”

    王蔚不讨厌豆子,相反他很喜欢豆制品中清香的豆味,多奇妙,对世家郎君来说,黄豆是种低贱的食物,少有人愿意吃,然当黄豆磨碎,成了豆浆或者干脆做成豆腐,却成了风靡全国,人人称道的美食。

    他以为莫文远开发出了黄豆的更新做法,用崇拜的眼神看他。

    真是吃货的福音啊!

    莫文远却摇摇头道:“你可从中吃出了黄豆味?”

    “并无,小郎君你使用了各种方法,竟将豆味都去了?”

    听墙角的小黑羊不屑地打响鼻,豆子,开什么玩笑?他的舌头可没吃出豆味!

    果然,绝大多数人族都是愚蠢的,连原材料都分辨不清!

    只有莫小远才聪明!

    “既然没有豆味,又怎会是豆子?”莫文远网后厨走,回来时手持布包,他伸手抓了把黄色蜷曲脆片,放在桌上。

    王蔚道:“此乃何物?”

    莫文远道:“这道点心,我只用了四种食材,杏仁、蜂蜜、羊乳,还有此物。”

    “它名唤鱼胶,是我同一潮州老丈手中买来的。”

    “鱼?!”王蔚失声喊道,“鱼怎么会有这味道?”

    小黑羊也很激动,他不由自主甩动尾巴,细短的黑条前后左右到处摆动,慧智看了都手痒痒,恨不得揪一把。

    咩咩咩咩咩!

    怎么会是鱼!一点鱼腥味都没有啊!

    “此乃黄鱼鱼鳔晒干后制得,少腥味,我将其做去腥处理后,同羊乳混合,隔水蒸炖两时辰,待鱼胶完全煮开后连同碗放入凉水中,羊乳便会逐渐凝结,待凝结好,就得到了你所吃的羊乳冻。”

    王蔚猛地一拍自己脑袋:“黄鱼鱼鳔,我知是何物!”她阿娘寻常总吃此物,然烹调方式与莫小郎君完全不同,不过是合水煮了,他尝过一次,只有口感可取,味如白水,哪有羊乳冻好吃!

    他狼吞虎咽,几口便将羊乳冻吃完了,腆着脸对莫文远道:“羊乳冻可还有?”

    莫文远似笑非笑道:“便是有,也不能予你,我阿娘也很喜羊乳冻,她近日日夜操劳,我这做儿子的不能做什么,吃食上总不能再亏待阿娘。”

    想占李三娘的鱼胶冻,门都没有!

    而且,莫文远心说,鱼胶的价格很贵,他买了都肉疼,给王蔚一碗果冻就差不多了,多了他是真的送不起。

    王蔚急了,他同莫文远相交几日,知他对李三娘异常看重,从他阿娘口中夺食难度不亚于虎口夺食。

    他恶胆向边生,将主意打到自家阿娘重金买的鱼胶上,一旦物件名称与模样对上号,他便能从家中堂前把鱼胶偷渡出来。

    “若我给你鱼胶,你可愿帮我做?”他比划道:“同你这袋分量相似,你给我做10枚如何?剩下鱼胶归你。”

    莫文远也不太愿意占他便宜,他计算量道:“你给我此袋四分之一,我给你二十枚羊乳冻。”

    王蔚确定这是笔顶划算的买卖,他道:“一言为定。”

    ……

    王家乃洛阳当地豪族,于此地盘桓多年,便是新皇也不可轻易撼动。

    王蔚行三,与上俩兄弟岁数差很大,他是王家夫妇老来得子,大孙子小儿子老人的命根子,两人从小对他就颇为宠溺,无论做何事都放任自如,待他长大后便养成了现在的性子。

    虽不算游手好闲,却也不干正事,弱冠之年,身无长物,也就养牡丹的手艺好些。不过匠人手艺,难登大雅之堂。

    王蔚昂首挺胸走进厨房,房内厨娘见他,急得不行,有年岁大的体面下人问道:“君子远疱房,三郎何故来此?”

    他张口便网罗谎话,脸不红气不喘:“我同阿娘谈天,偶尔说到鱼胶,她言其有滑肤补气之用,我很很是好奇,想一睹此物面目。”

    老人都知王三郎君好奇心重,明明到弱冠之年,有时行事还同垂髫稚子一般,问题很多。

    他将装鱼胶的袋子拿出来,挑出几片黄色胶道:“此乃鱼胶。”

    王蔚故作好奇,将其放置手掌心,反复打量,末了似乎觉得没甚意思,便将其扔回袋子道:“可否予我些。”

    “啊?郎君要鱼胶何用?”

    “只是觉得它有趣得紧,想要拿些罢了,你别多问,先予我吧。”

    鱼胶价格不便宜,但王蔚是府上三郎君,下人哪里敢违背他所言行事?更何况鱼胶价格虽巨,却只是针对其他食材,与府中金银财宝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不值钱的。

    王蔚不费吹灰之力便要到鱼胶,美滋滋走了,庖厨中人现面面相觑,末了还是决定同夫人说。

    ……

    “太多了吧!”莫文远看王蔚堆在他面前的装满鱼胶的布口袋。

    “我是不知这么多能做几枚羊乳冻,反正多多益善,小郎君你就全做了吧。”

    莫文远哑然失笑:“话不是这么说的,凡事有度,羊乳冻便是好吃,也不能吃太多,暴饮暴食,损伤脾胃。这样吧,我帮你做二十枚,你给我丁点儿鱼胶做报酬便是,剩下的还是都拿回去吧。”

    “单作羊乳冻也没甚意思,我帮你做几枚花冻、果冻,滋味同羊乳冻不同,也很美。”

    王蔚连忙好好好好好:“都依你!”

    旅店中其他人竖起耳朵,听两人对话,很是羡慕,他们早上也见过羊乳冻,更是看了王蔚吃它时的表情,都口舌生津,恨不得大快朵颐。可惜鱼胶价格太贵,寻常人享受不起,便只能“望冻兴叹”。

    王蔚带来的鱼胶质量与莫文远收的不同,不过一个小时便煮开了,他依次做了五枚羊乳冻,五枚牡丹花冻,还有十枚两种口味的果冻。

    其中羊乳冻凝结地最好,奶水中有物质同鱼胶江湖反应,令其口感Q弹,与现世加工过的各色果冻不相上下。不用羊奶凝结的牡丹花冻,口感类似于慕斯,在凝结时,莫文远往化开的胶中塞了几枚花瓣。鱼胶质地不同于水,即使化开,都比水厚重,花瓣夹在其中,不上不小,好似困在琥珀中的小虫。

    等了大半日,各色果冻新鲜出炉,王蔚心情很好,指挥小厮将其收了,往家去,他甚至开始盘算,今日晚上吃十枚果冻,明早再吃十枚。莫文远不可暴食的叮嘱早就给他抛到角落了。

    “三郎。”

    王蔚才到家,就被叫住了,转身只看见满头华发的阿娘,阿爷跟在阿娘身后,虎着一张脸,其表情之严肃,让他忍不住打颤。

    “你要鱼胶做甚?”

    “我今早吃了道名菜,乃鱼胶所制,其口感细腻远胜豆花,吃后久久不能忘怀,便取了家中鱼胶,给小师傅做,先才做还带回。”

    “以鱼胶做?”阿娘将信将疑,她吃鱼胶从来都是煮沸了混汤,此法所做鱼胶,食之无味,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好吃。

    王蔚忍痛道:“我分您一枚尝尝?”

    “甚好。”

    “咳咳。”他阿爷发出暗示性机强的咳嗽声,王蔚痛心疾首道:“我也分阿爷些。”

    结果,两名从来没有接触到果冻的老人立刻被其味道口感给俘虏了,他阿爷很大爱无疆道:“既是此等美味,不若分你兄嫂侄子吃。”

    王蔚眼泪都要哭干了,他的果冻啊!分一圈还剩多少?

    心疼地抱住萌萌的自己。

    ……

    黄鱼鱼胶,别说是唐代,现在都是稀罕物,造价高,难提取,价值远高于普通水产品。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莫文远:=口=!!!

    此时此刻,他站在院落中,月光皎洁而明亮

    ,万籁俱寂,他只能听见急促的呼吸声与心跳声。

    便是夜间出没的小虫似都陷入了梦香,不愿打破一室的寂静。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淡黄色的鱼胶表面,以莫文远的视觉看,胶似乎变成了白色,从下往上看,无数鱼胶堆叠在一起,下多上少,呈现出金字塔似的三角形状。

    这是多少鱼胶啊!他忐忑不安、哆哆嗦嗦,几乎是他买来的几十倍几百倍!

    纸条从半空中轻飘飘落下,翩跹优雅的蝴蝶也不过如此,他眼明手快,攥住纸条打开。

    丑而圆润的字挤满纸张。

    “我想吃羊乳冻,鱼胶都给你。”

    “我特意从潮州捕鱼,去水晒干,你得做百枚冻犒赏我。”

    他将纸张折叠在一起:“且别说是百枚羊乳冻,便是万枚我也是做得的。”谁叫这里有小山似的鱼胶?

    不过,到潮州捕鱼,又在几天内加工出如此之多的羊乳冻……

    莫文远的心情有点微妙,好了,他可以确定与自己用纸条相交多日的是个可爱的小精怪,而且他跟脚肯定很好,小小年纪法力无边。是未来的大妖怪。

    他心中早有猜测,此时并无恐慌,正相反,莫文远蓦地想起了净土寺内吃斋拜佛的硕鼠精。

    你们精怪,都这么会吃的吗?

    将有限的法力投入无限的吃货事业中,也难怪东土大唐如此和平了!

    ……

    送上鱼胶山后,小饕餮惴惴不安。笨蛋笨蛋笨蛋!送鱼胶就送了,干嘛送那么多,这不是明摆着说我是精怪吗?要是莫小远害怕了不做冻该如何是好?

    慧智安慰道:“我看不见得,莫小郎君可是会□□怪的人,区区鱼胶山吓不到他。”

    小黑羊全身羊毛高高竖起:“咩咩咩咩咩!”

    没吓到他但吓到我了!他再一次陷入差点被吃的恐惧之中。

    慧智:“……”

    你们得了厌食症的敏感饕餮真麻烦。

    不安中小饕餮迎来了新的黎明,百枚果冻端端正正放在庭院中。

    小饕餮:!!!

    很显然,他赢得了来自莫小远的可贵友谊。

    “送鱼胶可以,别送那么多。我没法和阿娘解释!”

    ……

    李三娘看着鱼胶山,只感到一口气在胸中翻腾,不上不下。

    “你说这些都是菩萨送的?”她面无表情,声音更无起伏。

    莫小远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表情严肃,恨不得发毒誓证明自己的清白:“不错,我夜中梦到菩萨,他端坐莲台上,手持净瓶,慈眉善目,凑近我言想吃羊乳冻。半夜醒来便看见院落中堆满鱼胶,真乃神迹也。”

    菩萨:???

    你瞎说!!!

    别污蔑我们出家人,我们不吃鱼也不吃羊乳!!!
    浮云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