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大唐第一厨 > 7.第7章
    浮云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是否让莫文远到兴善寺学习的事情尚未谈妥,铁娘子李三娘却与慧远法师说好了特供素斋的生意。

    在经过给西市酒肆供饼之后,李三娘的眼光变得更加长远,她深知做些零售生意虽然能够满足温饱,却不足以让饼屋规模扩大,只有成为大供应商才能赚得更多。

    都说是为母则强,李三娘相较于一般妇人,本就更有商业头脑,做起生意来更是一副铮铮铁骨,现在又有了莫小狗莫文远俩要养,她全身上下都燃烧着挣钱的熊熊火焰。

    慧远僧人精通俗物,除了俗讲之外,兴善寺的油粮米面采买等一系列事务也是他负责,寺内的蒸饼自做没错,笼饼馒头等却都是别店供应,在盂兰盆节过后,寺内就刮起“桃子馒头”的旋风,他也品尝过,确实好吃。

    光凭借这馒头,便可给李三娘的店一个机会,竞争大兴善寺的笼饼供应商,更不要说还有天赋卓绝的莫文远在,慧远和尚更是愿意卖好。

    李三娘知道机会来之不易,更是十二万分的尽心,在与寺院众僧约好八月头试吃后,就带俩小儿回家,开始琢磨素馒头的内容。

    ……

    店内全素包子出的不多,有芦菔馅、菘菜馅韭菜馅还有慈姑馅儿的,以上这些都是常见蔬菜,价格又便宜,李三娘将菜剁了之后加入荤汤,熬制馅料,明明是素食包子却带肉味,很受买家欢迎。

    但给僧众做得包子却不能如此,肉汤甚至鸡蛋都不可入料,李三娘虽没读过佛经,却也听闻过“一切卵不可食”的告诫。

    在没了肉汤与鸡蛋过后,如何将素包子做的好吃,已成为难题。

    莫文远对此倒有看法,他当庖厨时虽不是专门研究素斋的,却知道全素宴的根本核心是将素食做得跟荤食一样,也就是说,带肉味的素馅料才是好馅料。

    眼看李三娘在灶前急得团团转的模样,他将好不容易攒满的2000点花了出去,购买了《全素宴入门》。

    莫文远:哎,要学会开源节流,等成了大兴善寺的供应商,什么奖励点没有?埋藏储存法就等下次吧!

    是夜,莫文远闭上眼睛,意识沉入海底,进入厨神系统,他兑换的《全素宴入门》静静躺在“我的课程”里。

    这是他在获得系统之后第一次购买学习资料,莫文远很好奇,课是怎么上的。

    他念了一声:“《全素宴入门》,开始学习。”眼前场景便为之一变,空荡荡的房间里多出了料理台,煤气灶,还有蔬果等一系列材料,更夸张的是,眼前忽现一头戴高厨师帽,表情严肃的厨师。

    翻看菜谱后,他找到三道可用的菜,分别是“素排”“素汉堡肉”还有“无肉版京酱肉丝”,初级的全素宴中没有素肉馅,不过,一旦知道“素肉”的做法,还怕弄不出馅料?

    他道:“先京酱肉丝吧。”

    一脸严肃的老厨师点点头,料理台上出现相应食材:鸡腿菇、米酒、盐、甜面酱、黑胡椒盐等等。

    后两者在这一时代并不适用,胡椒之类的辛香料虽然可以买到,但价格过于昂贵,放在馅料中实在有点小题大做,而甜面酱更不用说,现在还没发明出来。

    不过,如果只是酱的话,却可以取代,用豆酱或者酱清岂不更好?

    传说中,酱是由范蠡无意中制得,在唐代已经得到了进一步发展,韩鄂的《四时纂要》秋令卷中就记载了多种酱的制作方式。鱼酱、肉酱、蚁卵酱等平头百信吃不起,但是豆酱却已经深入长安百姓的生活中,西市上五文钱可以打一罐,灶上现在就有一陶瓮的酱摆着。

    酱清则指从酱中提取的汁液,味道与酱油相似,但相较于普通豆酱价格更加高昂,用他来做调味料未免太过奢侈。

    想到这莫文远叹了一口气:“任重而道远啊!”他还想要把酱油、xo酱、豆瓣酱等的制作方法全部兑换出来,但看他换了素食后再度清空的奖励点,只能望洋兴叹。

    他心说自己在现代时怎么不多学学如何制作基础调料?厨房里用锅铲接老抽调味可爽?可惜他只会酿酒,做些加工过后肉酱,如何发酵黄豆,将其制成基础调味品一窍不通!

    扼腕叹息过后接着学习,素肉的重点是如何让鸡腿菇有肉味儿,高帽厨先将其炒软,洁白的菇身上微微泛黄,随后加入盐米酒去腥,最后爆炒后调味。如何将起炒得软硬适中,口感同肉相似是关键。

    鸡腿菇包入酱汁,素京酱肉丝便制作完毕。

    他伸手挠挠下巴,心中有了主意。

    ……

    第二日,莫文远提着小篮子帮李三娘跑腿,坊内虽有果蔬摊子,种类却没有西市齐全,再加上李三娘指明要买笋干,光德坊内的摊子可没这什物。

    笋有春笋秋笋之分,夏日斑竹也产笋,嚼起来口感同嚼蜡,又味苦,无人想吃。

    储存到今日的笋干都经过脱水处理,春日挖出来沥水切片,在阳光下暴晒几日,直至晒干笋片中的水分再收起来,放在干燥通风的环境中保存。

    储存方式都差不多,但笋干质量却有三六九等之分,故而李三娘遣莫文远去买,她曾对林大娘说过:“我儿年纪尚小,对食材的敏感却是天生的,论其好坏,就算是我都比不过哩!”

    眼下便是如此,货摊的老板见莫文远迈着小步子来了,脸上带笑:“莫大郎来了?可是帮你阿娘跑腿?”

    莫文远笑嘻嘻的,露出缺牙巴,他道:“要菇和笋干,不要外面的笋,要晒得更干好吸水的。”

    老板老神在在道:“菇要什么?白玉菇?香蕈?猴头菇?”

    莫文远盘算一下,白玉菇切丝后口感与鸡腿菇相似,咀嚼起来很有肉的感觉,而香蕈也就是香菇,是李三娘常买的,切成丁后与吸饱了汤汁的笋干加入豆酱翻炒,褐色的酱汁颤巍巍挂在蘑菇丁上,鲜香诱人。

    他道:“香蕈与白玉菇。”

    几分钟后他领着一篮子食材摇摇晃晃往家去了。

    “阿娘,香蕈与笋买来了。”

    “搁台上便是。”

    “供给寺庙的馒头,可决定了?”

    李三娘道:“香蕈笋馅儿、桃馅、酱青炒冬瓜,还有菘菜馅儿。”她皱眉道,“就是单纯菘菜馅味不够浓,还要寻些蔬菜一起烫了才是。”

    “就不知有何蔬果味道与肉相似。”

    莫文远道:“白玉菇啊。”

    李三娘万万没想到会从他口中得到答案,嗯了一声后猛地抬头。

    莫文远装可爱咂嘴巴道:“前几日阿娘做了,我和堂兄都说好吃,很有嚼劲跟肉一样。”说着他还拿出一把白玉菇道,“阿娘,晚上想吃菇。”

    李三娘可没闲心管晚饭了,羊肉猪肉多带一股腥气,她烹调时喜欢加入葱段与酱清,如果用相同方式做白玉菇,会如何?

    想到这她就把白玉菇从莫文远手上接过去道:“晚上做给你吃。”

    莫文远道:“先用油炒一下,再加入料酒,汁水更多味更香。”

    李三娘哭笑不得道:“晓得了。”

    ……

    到了饭点,莫小狗与莫文远坐在坐垫上,眼巴巴看向台前。

    莫小狗:“婶婶做了甚?好香。”

    莫文远随口道:“肉吧。”

    莫小狗:“但以往做肉味可没这么香。”鸡肉羊肉还好,与后世口味相似,但没劁过的猪总有股挥之不去的腥臊味,饶是李三娘用葱蒜压味,也挥之不去。

    但今日莫小狗却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味。

    莫文远道:“许是换了别的肉。”

    莫小狗奇道:“莫非谁家跟耕牛死了?”

    不多时,一大碗黑乎乎的“炒肉”上桌,李三娘还切了笋丁放进去一同翻炒,用的油也是素油。

    素油即菜籽油,价格比荤油还贵,早在汉时,人们便开始尝试素油提炼,而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也压榨取油的记载。

    长安僧侣众多,许多人又严守清规戒律,故而此地素油很有市场,无论是僧人还是富有的信众都会购买。

    李三娘见素油价高,虽有些心疼,却还是买了一瓮。

    她心说,素肉包子的价得定高些。

    “开吃吧。”

    三人的筷子齐齐扎到装满“肉”的碗中,莫小狗也不顾烫,直接塞入口中。

    “唔——”

    他含糊不清道:“太好吃了!”

    “婶婶这是牛肉?”

    李三娘摇摇头道:“是白玉菇。”

    莫小狗大惊:“白玉菇怎会有肉味?”

    “不,比肉还要好吃。”

    莫文远也为其味感到惊讶,这年代的猪肉实在不好吃,相较之下白玉菇伪装的肉丝味道更好。

    他道:“阿娘,这菜叫什么名字?”

    李三娘一锤定音道:“就叫素肉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