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第607章 欲出(1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里面的人走出来。狂沙文学网

    外面,顾海琼沈南川两人虽然看似一前一后的走路,但一个眉眼温和,一个浅浅带笑!

    两人站在一起,异常的让人瞧着和谐,温馨而自然!

    厅里头走出来的柳成家脸上的狼狈甚至都来不及收敛,三个人各自互看了一眼。

    他快速的深吸了口气,不是很自然的笑了笑,

    “你,你们回来了?”

    “我我就是过来看看爸妈,小悦想她们的……”

    对于他这话,顾海琼和沈南川两个人都觉得听听就好。

    或者,根本就不用入耳!

    吕悦会想吕家二老?

    哦,估计会想,会想着怎么恨他们,想着他们是如何的招她恨!

    “站在那里做什么,你们两个还不赶紧的进来?”

    吕老太太的声音从房间里头传出来。

    随着她的声音一块出现的,还有她的人以及她手里拎着的两个袋子。

    老太太直接塞到柳成家怀里,

    “这是你带过来的,我们家吃不起,赶紧的带走带走。”

    “以后你也不用来了,赶紧走。”

    吕老太太这会儿是真的在压着火,没一巴掌对着柳成家招呼过去那就是她脾气好!

    “妈,这个是我和悦悦买给您和爸的,真的……”

    “妈,怎么着您和爸爸养大了悦悦,还有如烟也是你们打小看着长大的,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矛盾关起门来慢慢说,那件事真的是误会,是那些人故意谣传,挑拨咱们两家关系呢,妈,您和爸可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呀……”

    刚才在房间里头吕老太太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这会儿眼看着吕老太太就要连着他和东西一块扫地出门,柳成家也顾不得自己会在沈南川顾海琼两人跟前丢面子啥的了,逮着机会使劲的游说着,恨不得把脑子里头所有的词儿都拿出来,劝说吕老太太清醒点,或者是改变对他和吕悦两个人的看法,别相信外头那些人的谣传!

    顾海琼站在一边,听到这话忍不住扯了下嘴角,

    可真是,满嘴的胡说八道跑火车!

    “儿子,让他走,赶紧的走。”

    再看一眼这个男人。

    吕老太太觉得她的火怕是要压不下去了。

    她扭头去看顾海琼,

    “走,咱们进屋去,妈刚才得了个好东西,你看了一准喜欢。”

    “那我先谢谢妈了。”

    顾海琼笑呵呵的上前,伸手扶住了吕老太太的手臂,

    “妈您小心点,我扶您。”

    眼看着那两个女人走进了房间,再也看不到影。

    柳成家只好收回自己的视线。

    心思转了下,他的视线落在了沈南川上,

    “那个,有时间吗,咱们聊一会儿?”

    沈南川眉头微拧,没空两个字还没出口,柳成家已经再次苦笑着开了口,

    “十分钟,不耽搁你太长时间的。”

    顿了下,他一脸的认真,“哪怕就是真的犯了罪的人,法庭上还有自辩的机会呢,你说是不是?”

    “行,那就十分钟。”

    沈南川没所谓的点了下头,十分钟,他也不怕这人能说出朵花来!

    吕家院子外头。

    柳成家看着沈南川一脸的亲切笑意,

    “小沈呀,我这样叫你没什么问题吧?我知道你打小没在这个家长大,对我和你姐也没什么感,更是因为这几年发生的事,让咱们之间发生了不少的误会,可是小沈你相信我,你是我们的弟弟,是家人,我和你姐是真的都很高兴你能回到这个家,真的……”

    沈南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柳成家,浓眉一扬,

    “九分钟,你还有九分钟,继续说……”

    柳成家,“……”

    心里头叹了口气,这两个男女,果然不愧是一家人。

    没一个好相与的!

    不过,脸上的笑意不断,但终究却是不敢再多说别的,万一自己真的说多了,超过了时间,他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可眼前沈南川却直接就掉头走人,他得多怄?深吸了口气,“小沈,我知道你和爸最近一直在查多年前大哥出事的事,也有不少的谣言是冲着我和你姐,还有我们柳家来的,可是小沈,你相信我,相信你姐,这些事真的只是谣言,是那些人故意说的,她们的其心可诛!”

    “他们就是想看咱们两家反目,想看咱们家的闹。”

    “爸和妈上了年纪,又因为大哥的事有所冲动,想的没那么周全和长远,但是你可不能和爸妈一样随便下决定啊。你以后可是要撑着整个吕家的,是爸妈的依靠,有什么事得想好了,不能冲动和意气用事,更不能被感所掌控……”

    吧啦吧啦的说的可起劲了。

    瞧着柳成家那样子,似是恨不得把一颗心都挖出来剖给沈南川看,

    我真的就是为了你好,为了吕家为了吕家二老好!

    沈南川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他说。

    到最后,柳成家才反应过来,刚才,好像是自己一直在说,沈南川一句也没回?

    这么一想,柳成家心里头就是咯噔一声。

    他慢慢的吸了口气,抬头朝着沈南川尽量平和的一笑,“小沈呀,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可都是真心的,咱们好歹是一家人,两家就是一体的,吕家伤了柳家没好,柳家要是倒了,这吕家能得什么利?”

    “哎,小沈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不出声的人最讨厌!

    柳成家这心里头还在想着呢,一侧,沈南川淡漠的声音响起来,

    “十分钟结束。”

    啊?

    十分钟结束?!

    等到柳成家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对面不按牌理出牌的沈南川已经扭头走人!

    柳成家,“……”草!

    房间里头。

    吕老太太虽然正在和顾海琼说话,但眼角余光却是一个劲的朝着门外瞟。

    怎么还不回来?

    直到看到沈南川高大的影出现在房间门口。

    老太太声音有些不满,

    “和他有什么好说的,不是说了让你直接把人撵出去就行了?”

    就那么一个白眼狼,黑心肝的玩意儿。

    听他说话?

    那张嘴里头吐出来的别说没有一句实话。

    怕是半个字都不能让人相信!

    “妈,也没说什么,就是把他送走在门口站了一下。”

    沈南川和在外头的漠然不同,眉眼里头透着暖意,“妈,以后你不想见他就别让他进来。”

    省得看着心烦。

    再把老太太自己给气到了。

    端着凉茶刚好走进来的李姨听到这话一脸的自责,

    “都是我不好,沈先生,是我没拦住他……”

    本来她也没想着让柳成家进来的。

    可是谁知道他竟然不顾风度就那么一路的闯了进来……

    这也就是老太太没出什么事。

    万一真的被气出个好歹啥的,她不得后悔死?

    “下次看到他们就关门。”

    顾海琼一边叮嘱着李姨一边伸手接过她手里端着的凉茶,抬手给老太太倒了半杯,

    “妈这茶您可不能多喝,喝一点去去火就行,喝的太多会伤胃的。”

    “你啊,什么事都cao)心,也不怕累。”

    话是这样说。

    但吕老太太却是眼底都笑意,

    儿媳妇关心她。

    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午饭过后。

    沈南川陪着吕老太太说了会子话,看着老太太连着打了几个呵欠。

    他便站了起来,“妈,我送您回房间休息。”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老太太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对着沈南川摆摆手,

    “不过几步路,哪里还用得着你送啊,你妈我又不是泥捏的要去过河,还得让你背着看着的。”

    沈南川只是站在那里听着,看到老太太起要走。

    他则抬脚跟在后头。

    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子,老太太笑着摇摇头,由着他跟。

    “你快去看看小顾吧,一会有空就送她出去,你一个男人在家里头呢,对着自家媳妇好点儿。”

    “这样你走后她才会高高兴兴的帮着你cao)持这个家啊。”

    不然,人家凭什么为着你受苦受累,闹腾又折腾的?

    “妈放心吧,我会的。”

    心里头却是有些想笑,他这个妈呀,真不知道是他亲妈还是自家媳妇的亲妈!

    哪次叮嘱都是让他对顾海琼好点。

    别人家的婆婆媳妇所谓的婆媳关系大问题,在自己这里竟然好似一点儿都不存在?

    嗯,果然是自家媳妇最厉害,最能干!

    看看,把他妈给哄的多好?

    哦,还有自家老头子,就那子,瞪起眼来能吃人似的。

    可看看,对着自家媳妇说话哪次不是先带着个笑?

    越想越觉得自家媳妇简直是太厉害了啊。

    他这会儿也不想想,这被哄的是谁啊,是他亲爹妈。

    换成别人,当儿子的说不定就要生气,

    你怎么能糊弄我爸妈?

    可是在沈南川这里吧,这事儿完全不是问题!

    他根本就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以自家媳妇为荣!

    沈南川走到院子里头,顾海琼已经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他站在那里笑着走了过来,

    “韦昌打过来电话,说让我过去一趟。”

    “行,那我送你啊。”沈南川笑呵呵的,“这可是妈说的,她说让我在家里头就得对着你好点,勤快些,不然,妈怕你跑了我可就找不到媳妇了,媳妇,你可得给我这么个机会啊。”

    “嗯?这下知道紧张了啊,害怕我跑掉了啊,那可要记好咱妈说的话。”

    顾海琼笑呵呵的回去房间拿了车钥匙,抬手丢给沈南川,

    “喏,我就委屈下,给你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多谢媳妇。”

    两口子眉眼带笑的耍着花枪走了出去。

    “媳妇请上车。”

    沈南川快步上前,帮着自家媳妇把副驾驶门打开。

    “谢谢啊,沈先生。”

    两人上车,沈南川正想开车,扭头扫了眼边的顾海琼,眉头一拧弯腰给她系好安全带,

    “老是不系安全带。”

    顾海琼看着他的后脑袋勺嘿嘿笑,“这不是开车习惯了。”

    不管是接送孩子还是送吕老太太几个。

    还是出去工作。

    她都是开车的那一个!

    这一下子坐在副驾位上,有点不习惯。

    沈南川听后这话满脸的心疼,

    “是我不好。”

    如果他不是天天朝着外头,一年四季的经常不回家,自家媳妇哪里用得着这么辛苦?

    “你可别又来啊,这些话我耳朵都听腻了,赶紧的开车。”

    “还有,以后再说这话我可真的和你急。”

    沈南川哈哈大笑中把车子开了出去。

    三天后。

    吕老爷子和沈南川两个人关在书房说了半天的话。

    不过,他们没说,吕老太太也没坚持的问。

    然后父子两个便各自忙碌起来。

    只是随着沈南川吕老爷子父子两个人的进展顺畅,柳家那边的气氛却是渐低落。

    特别是柳老爷子。

    前几天还算是稳的过,但也不知道最近听到了什么风声。

    反正这两天在家吧,柳老太太就没看到他露出半点的笑模样儿!

    连说话走路都带着一的戾气!

    看的柳老太太是胆颤心惊。

    到最后,实在没忍住找了个时间堵住了柳老爷子,

    “你最近怎么回事儿?”

    “你也是这样,老大也是这样,两个人都忙的不见人影,回家个个板着个脸,看的人心里头不安的紧。”

    “老头子,不会是外头出什么事了吧?”

    看着自家老伴脸上的关切,柳老爷子神缓了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工作上的事出了点漏子,我和老大正在善后,你放心吧,没事的。”

    “真没事儿?”

    “真的。”

    柳老爷子点点头,安慰老太太,“就是真的有点什么损失,咱们柳家也承受的起。”

    “这倒也是。”

    现在的柳家也算是家大业大。

    金钱事业什么的少点就少点,只要家里头的人好好的,几个儿子平安就好!

    柳老太太这么一想,也就收声不再多问,

    外头的事,还是让他们男人去折腾!

    她却是不知道,就这么一宽心般的想法,却是直接导致整个柳家差点完全的垮下!

    一处极是普通丝毫不显眼的会所。

    柳成家夹着个黑色皮包脚步匆忙的走进去,抬头看了下房号,他冲着左侧一头的房间走了过去。

    轻轻敲了几下门。

    柳成家也没有等到里头的人回应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房门打开又关上。

    坐在房间椅子上的人,是柳老爷子,以及另外一名中年男人。

    “爸,叔。”

    柳成家和柳老爷子打过招呼,视线在中年男人上扫过。

    打招呼的声音充满了恭敬!

    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出声说什么。

    倒是柳老爷子,看着自家这个大儿子,脸色沉沉的点了下头,

    “坐下来说话吧。”

    “爸,叔喝茶。”

    柳成家看了眼自家亲爸的脸色,心里头咯噔一声。

    但脸上的表却是半点没变。

    亲自给两人倒了茶,还端到了两人的手边,对着那个中年男人更是语气真诚极是客气。

    中年男人终于正眼看了下柳成家,呵呵一笑,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贤侄这几年的发展不错啊,我可是很看好的。”

    “谢谢您。”

    柳成家被中年男人夸了这么两句,语气激动。

    颇有几分受宠若惊感!

    柳老爷子声音平静的开了口,“抬了,不过就是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

    “呵呵,这算什么麻烦,谁家没有经过风雨波折?”

    中年男人开口说话的声音很是温润,他看着柳成家,眼神满满的都是鼓励,以及安定人心的安慰,

    “不用担心,这些都是小事,等到风雨过后,必见彩虹嘛。”

    “贤侄,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话罢,他起对着柳成家点点头,看向柳老爷子开口时温和的声音透着疏远和漠然,

    “那就按之前说的做。”

    “还有,遇到什么事你自己拿主意,别再来找我!”

    ------题外话------

    推个短篇征文,作者黑桃十一的《婚姻是藏不住的殇》,亲们有空过去转一圈呀。我闪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