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灵气逼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擦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杀我。”

    谢俊武的声音就像是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随时都会被撕个粉碎。

    他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痛哭流涕,“求求你,别杀我,我已经什么都说了,你答应过的,我们两个可以活一个,大军已经死了,死了!”

    洪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不会说出去,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

    谢俊武尖叫,“我是个聪明人,我知道该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是警方来了,我就说,就说我的大脑受到刺激,什么都不记得了!”

    洪磊还是一言不发。

    “真的,我不会出卖你——如果我出卖你的话,你随时可以回来报复我,甚至杀我全家,我又何必做这样两败俱伤的事情呢?”

    谢俊武的脸色愈发苍白,呼吸也愈发急促,“而且,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爸是市议员,杀了我只会给你带来极大的麻烦,不不不,你当然不怕麻烦,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怕,但万一警方大肆搜捕,对你寻找那个杀死小飞的凶手,也很不利吧?”

    洪磊歪着脑袋,思索了很久,朝他走过来。

    “啊!啊!”

    谢俊武尖叫。

    除了尖叫,还是尖叫。

    直到洪磊接上了他的双臂关节,又丢给他几沓钱,告诉他:“把这些钱,死死按在伤口和大腿根部,就可以延缓出血,我本来就没伤到主动脉,没那么容易死的。”

    谢俊武如蒙大赦,几乎要哭出声来。

    顾不上双臂剧痛无比,他抓起两沓钱,死死按住伤口和大腿根。

    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满脑子都是劫后余生的侥幸和百倍报复的痛恨,偷偷用无比复杂的目光,看了洪磊一眼。

    这一眼,就令他刚刚凝聚起来的三魂七魄,再次跌落冰窟。

    在他捂住伤口的时候,洪磊捡回了自己的工具袋。

    并且,从他的指尖和毛孔中,渗透出了一丝丝如同蚯蚓和虫豸般的黑色黏液,蜿蜿蜒蜒,流淌到了各种维修工具上。

    螺丝刀,冲击钻,小号圆锯,高温焊枪……沾染着斑斑血迹,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机械,被黑色黏液糅合到了他的肢体上,令他变成了一头扭曲的怪物。

    谢俊武的目光一寸寸往上挪。

    他看不到洪磊的脸。

    洪磊的脸被一副锈迹斑斑的电焊面具遮掩住,宽大的弧形墨镜里是黑黢黢一片。

    就好像,他的头颅,变成了一个黑洞,地狱的入口。

    电焊面具上方,有一道弯弯曲曲的黑色闪电,分不清是油漆,锈迹,还是血痕。

    谢俊武感知到了对方坚硬如铁的杀意。

    捂住伤口的手和钱不由一松。

    鲜血稍稍凝滞,又在心脏急促的挤压下,以十倍速度激射而出。

    “你,你说了要放过我的……”他喃喃道。

    恐惧的神经崩断,只剩下困惑。

    “是的,洪磊已经放过你了。”

    电焊面具后面,传来了沉闷的声音,“但是我没有,我绝不会放过你,绝不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

    “你是……谁?”谢俊武的声音,像是沼泽中溺水者的咕噜声。

    “你可以叫我——黑色闪电。”

    这个通过黑色黏液和维修工具结合到一起,甚至整张面孔都粘在电焊面具上的怪人,大步朝谢俊武走过来。

    在谢俊武发出更加凄厉的尖叫之前,他打碎了谢俊武的喉结。

    然后,他在谢俊武身上,把所有的维修工具,都使用了一遍。

    如果不是里面的房间传来动静,他应该用五分钟完成自己的工作。

    房间里的呻吟,令他迟疑片刻,直接捏爆了谢俊武的心脏。

    随后,在谢俊武支离破碎的尸体上,擦拭了一下血迹,他朝里走去,看到了大床,床后面的铁栏杆,栏杆上各种能给人带来极度痛苦和极度欢愉的工具,还有床上的少女。

    少女体内的药性,渐渐释放殆尽。

    在虚拟游戏中过度亢奋的神经,也一点点恢复。

    已经恢复到,足以令她嗅到血腥味和危险气息的程度。

    当他在外面一片一片撕碎谢俊武的时候,少女正在床上蠕动和挣扎。

    刚才的呻吟,就是少女一不小心掉到了床下。

    两人对视,他看到了少女高高隆起的脸颊上,猩红的掌印,还有外套里面深深藏起来的校服。

    少女亦看到了他身上,比屠夫更加腌臜的血迹,和各种可疑的肉块。

    “啊!”

    少女尖叫。

    ——在一场惊险刺激的虚拟游戏之后,迷迷糊糊地苏醒,就看到这样一头仿佛从梦魇中走出来的怪物,少女也只能尖叫,叫得比刚才的谢俊武和大军更加凄厉,也令人更加烦躁。

    他叹了口气,似乎在哀叹少女,小飞或者自己的命运。

    然后,他伸出了由维修工具组成,寒光闪闪的利爪,大步朝少女走去

    ……

    “是,是,我知道,我应该提前和您说,不应该一个人就闯过去扮演孤胆英雄,但我不是让小宫主和您说了吗?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不相信当局,更不是不相信俞大姐您,我就是随便过去看看。

    “是他们先动的手,您都没看到,那些保安一个个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膀大腰圆,力拔山河,手持各种尖端武器,真的,我最近有点儿修炼过度,体质弱,真有可能被他们活活打死,所以我纯属正当防卫,和执法权不执法权,没有任何关系。

    “话说回来,俞大姐您这么护着他们干什么,该不会,您也在这个地下游戏中心里有股份,剧情这么老套吧?

    “没有没有,开玩笑开玩笑,行行行,我这不是把所有的数据资料,都留给你们了吗,至于我现在哪儿……哎呀,我好像迷路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真的,而且这儿信号还不太好……喂,俞大姐……大姐?”

    楚歌“喂喂喂”了几声,干脆利落挂掉了电话。

    把手机揣回兜里,楚歌抬头看看路牌。

    花园东街。

    左边走几百米,就是垃圾街的城中村。

    右边是一条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两侧的楼房看着都有些年纪,往外面突兀挂着霓虹灯和招牌,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

    疯猫网吧的招牌,就在不远处。

    招牌上面,还有一只巨大的招财猫,却被涂抹成了五彩斑斓的迷幻色彩。

    规模果然不小。

    楚歌估计,如果有人在疯猫网吧里找刺激,玩到半夜的话,出来之后,走到垃圾街去吃一顿宵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如此一来,一切都对上了。

    楚歌信步朝疯猫网吧走去。

    他也没真想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不过随便来转转,碰碰运气而已。

    所以双手插在口袋里,吹着荒腔走板的小调,心态很放松。

    夜已深,对城市的其他区域来说,可以说是“夜深人静”。

    但垃圾街附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不少人从网吧出来,打着哈欠,换下一场。

    亦有不少人和楚歌一样,踏上台阶,准备去网吧里消磨一夜。

    但就在楚歌推门而入的刹那,却忽然,感到门把手仿佛通了电,一道电流,直刺他的心脏。

    楚歌瞬间瞪大眼睛。

    右手抽出口袋,楚歌不可思议看着不断颤抖的尾指。

    不,不是恐惧。

    而是兴奋。

    他的右手,竟然不由自主,想从屁股后面抽出匕首!

    这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上次出现,还是在丛林深处,搜索“疯子”宁晓峰和“兵工厂”刘斌。

    “怎么回事?附近有高手!”

    楚歌凝神静气,细细体会,“而且,是刚刚动过手,血气翻腾,不能自己的高手!”

    楚歌压低帽檐,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向四周打量。

    看上去很正常。

    有人在拍桌大叫,有人在紧张操作,有人在视频聊天,还有人在柜台开机和结账,都是普通人。

    还有一名维修工人,背着鼓鼓囊囊的包裹,和他擦肩而过,推门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