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剑骨 > 第二十章 大隋天下裴灵素
    《剑骨》来源:https://www.read8.net
    “我没躲。”

    姜麟语气有些无奈。

    他指尖并没有发力……在这个角度,他只需要轻轻弹指叩击一下,随便一震,便可以把对方震得倒飞而出。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并不讨厌,这位许多人都讨厌的东妖域重楼郡主。

    姜麟叹了口气,松开手指,那个绷紧的剑弧瞬间弹开——

    “刺啦”一声!

    郡主惊呼一声,她万万没有想到姜麟就这么松手了。

    自己紧绷的剑气,就这么向着姜麟肩头刺倾泻而去。

    剑气呼啸。

    这柄剑极其锋利。

    姜麟的肩头,一角衣袍瞬间被剑气崩开,然而也只是衣袍被崩开。

    剑气冲刷,仅仅只是在他肌肤上磕出了一个白印。

    这等体魄,实在骇人。

    姜麟身子不退反进,轻柔抵肩,化解了对方的冲势,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探出,搂住那位郡主的纤细摇身。

    两人面贴面,在空中轻轻转了一圈。

    而后姜麟在极其恰当的时机松手。

    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相当的正人君子。

    并没有占一丝一毫的便宜。

    重楼郡主轻飘飘落在云雾楼阁的廊道上,对着姜麟咬牙切齿,怒其不争。

    姜麟淡然道:“白早休,你来的正好。今日是师父归城之日。”

    言外之意是,不要吵,不要闹。

    白郡主听出来了。

    她冷哼一声,道:“哪又如何?我要向先生告状!”

    姜麟皱眉,告状?告什么状?

    接下来,白早休的一句话,惊住了所有人。

    ……

    ……

    “你是不是喜欢上人族姓裴的那个小丫头了?”

    这句话说出来。

    冰雪龙辇上的古王爷神情有些呆滞。

    身形飘溢后退的火凤二师兄,面色愕然,紧接着恍然大悟。

    人族姓裴的小丫头?

    “啧啧啧……”火凤看着自己小师弟,喃喃自语道:“有些意思。”

    那位白郡主的话,不知是否属实。

    但这个猜想的确颇有意思。

    若是真的,那么火凤心中早已存在的一些疑惑,便迎刃而解。

    怪不得灞都城外面送来的那些炉鼎,哪怕生得再好看,自己小师弟一眼也不看,全都送走。

    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觉得师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小圣人。

    清心寡欲的。

    别是被东妖域的金翅大鹏种下了“佛种”。

    他隐约纳闷……小师弟的妖血呢?不会沸腾的吗?

    “胡言乱语,你在说什么?”

    姜麟冷下脸来,没好气道:“你要是再胡乱造谣,我今天就替你哥教训你。”

    白郡主沉默下来。

    她的容颜,三分英气,立马变得柔和。

    她的眼眶红了起来,像是受了委屈,一字一句缓慢道:

    “姜麟。你从麒麟古冢出来,我陪你修道,伴你化形,可你拜入灞都城后……可曾主动到东域来见过我?”

    姜麟沉默下来。

    他木然道:“闭关修行,无暇顾及其他。”

    “闭关?修行?又是这一套说辞?”

    白郡主笑了,声音颤抖,道:“我每年入两次灞都城,你都是找借口推诿,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字,要么闭关,要么修行,我就问你一句话……我就这么讨人厌吗?”

    她看着姜麟,深吸一口气,道:

    “你若是点头,我今日离开灞都城后,便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

    姜麟皱眉看着自己对面的白早休。

    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可见她确实被伤到了心。

    他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姜麟认真道:“白早休,今日是我破境的庆功宴,师父也要归城。大好的日子……你我二人的私事,就不要再提了。”

    一个台阶。

    但白早休并没有顺着台阶去下。

    她咬着牙道:“我偏要提。”

    ……

    ……

    灞都城内,许多妖修,大部分都是南妖域的妖族势力。

    此刻他们的神情有些精彩,今日是姜麟小王爷的庆功宴,东妖域的重楼郡主却来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颇为“暧昧”,那位重楼郡主,在东妖域地位极高,每年都有诸多大势力登门提亲,但可惜被她一一拒绝。

    内外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位白郡主后来被逼急了,说出了自己的心上人。

    不是别人……

    正是灞都城的姜麟。

    两人之间颇有渊源,姜麟在麒麟古冢之中尚未启灵之时,白早休便陪在其身旁,若是拿大隋那边的俚语来形容二者的关系,“青梅竹马”便最是合适。

    姜麟在遇到灞都城老人,启灵之后,成了灞都城的关门弟子。

    东妖域乐于促成这门“喜事”。

    然而,让东妖域,以及重楼郡主的那位哥哥不太高兴的事情……是姜麟似乎对他的妹妹,并没有那么多的“喜欢”。

    这几年来,妖族天下年轻一辈的头名之争越来越重。

    因为此事,金翅大鹏族的那位“太子爷”,已经几次表达过对姜麟的“约战之意”。

    他放出话来,要与姜麟对决一场,然后打服姜麟。

    姜麟根本懒得理会。

    灞都城只是当个笑话。

    两者之间的确应有一战,但绝不是因为一个女子……这样的约战,他姜麟若是接受了,到时候声名又当如何?

    从头到尾,姜麟都没有表达过对“白早休”的“喜欢”。

    若是答应了,显然可以预见,妖族天下会沸沸扬扬一个消息——

    东妖域金翅大鹏族的太子爷,为了自己的妹妹,与灞都城“负心人”姜麟决战。

    碍于身份,那位太子爷不好亲自上灞都城,去提自己妹妹的事情。

    而如今,正主来了。

    在姜麟庆功宴上。

    躲也躲不掉。

    逼得姜麟要给出一个回答。

    ……

    ……

    两人的私事,被摆在了台面上。

    那一句“我偏要提。”

    便让所有的退路,都崩塌了。

    姜麟有些失望。

    他默默看着眼前的白袍女子。

    扪心自问,姜麟不讨厌白早休。

    但不讨厌,并不意味着就是“喜欢”。

    从修道的一开始,他就遇到了“白早休”,这是出现在自己生命之中最早的那个人。

    若是有可能,他希望“白早休”能够过得平安如意……但他实在不想去见面,每一次见面,白早休都会“挟恩”一般,提到曾经的往事,再把两种不同的情感串联在一起。

    姜麟无法接受。

    两人之间已经有了过多的纠缠。

    闭关不见,是因为累了。

    这位白郡主的性格实在刁蛮,他伺候不来。

    姜麟看着白郡主,道:“我原先不讨厌你。”

    原先?

    两个字戳在白早休的心底。

    她自嘲笑了笑。

    “我之前做错了一些事。”姜麟低垂眉眼,缓缓道:“的确不该让你吃那么多次的闭门羹。但今日……你确实有些过了。”

    白早休声音沙哑道:“是因为‘裴灵素’吗?”

    姜麟面无表情。

    他不知道白早休从哪里搜刮到的这个名字。

    东妖域的情报势力,的确本领滔天。

    姜麟直截了当道:

    “与裴灵素无关,即便没有她……我也不会喜欢你。”

    他顿了顿,道:“若你今日来,是想问这个问题,那么如你所愿……你已得到了答案。”

    没有声音了。

    云雾楼阁的走廊里,一片寂静。

    古王爷的神情不太对劲,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小师弟,说的话,有些伤人。

    白早休默默攥了攥衣袖,她再也没有之前那副趾高气昂的傲气模样,从见到姜麟的时候,这位高高在上的东妖域郡主,便变得卑微起来。

    单方面的喜欢一个人,会让一个人变得卑微,即便是被东妖域捧在掌心的“白早休”,也不例外。

    姜麟平静开口。

    “还有问题吗?”

    白袍女子摇了摇头。

    没有问题了

    她已经得到答案了。

    “既然如此,郡主请便吧。”姜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道:“今日之后,若是郡主愿意来灞都,那么在下……不会再刻意避着了。”

    白早休笑了笑。

    果然……之前是刻意避着……

    她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在心底轻轻念了一遍那个入骨极深的名字。

    大隋天下,裴灵素。

    ……

    ……

    灞都城内,许多妖修抬起头来。

    破风之音!

    一道长虹从云雾之中,猛地拔起,气势磅礴,瞬间冲破云雾。

    奔向重楼郡主来时的方向。

    下方的妖修满面愕然,心想这是发生了什么?

    云雾楼阁上。

    两位东妖域的妖君,神情无奈,连忙抽身,化为两道漆黑影子,追赶郡主而去。

    姜麟皱了皱眉,他原本准备施展极速,去追上“白早休”。

    但是犹豫了刹那。

    灞都城,古钟再次响起——

    “铛”的一声!

    冰雪龙辇上的古王爷,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站起身子,深深揖了一礼。

    姜麟身旁的二师兄火凤,眼里闪过一丝古怪色彩。

    他同样恭恭敬敬揖礼。

    灞都城内,所有等待已久的妖修……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妖圣归城。

    姜麟压下所有的念头,弯腰躬身。

    云雾楼阁,一道四四方方的门户,燃烧破碎,磅礴的威压泄露了一丝,便压得城下一些妖修喘不过气来。

    火凤和古王爷,看着那扇星火燃烧的门户,眼神炽热,恭敬道:

    “恭迎……师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