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灰色临界 > 三一八、定(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不能去!”皇甫秀山扶着门,淡淡的说道。

    秀秀目光一凝,恨声说道,“原来,你一早就知道了。”

    皇甫秀山转身望了望空荡荡的过道,绕过妹妹,进到屋内。

    俩女略一犹豫,只得关好门,跟着回到里间。

    “三天后,二海会与公孙兰订婚。”皇甫秀山自顾自倒了杯热水,抱着杯子说道。

    温如玉立在中厅,皱着眉头说道,“他给你留话了?”

    皇甫秀山摇了摇头,望着手中的杯子,缓缓说道,“是崔颉找上我的。”

    “崔颉?”秀秀疑惑的重复了一句。

    “最初,龙小年的事儿就是他在hk曝的光。后来单辉插手,龙小年应声落马。他……不是跟着单豆豆跑到大马了么?”温如玉知悉部分内情,明白崔颉一直都是任凯的后手。

    “名义上,他确实已经离境。”皇甫秀山抿了一口水,小声说道。

    两女一惊,相顾骇然。

    秀秀紧走几步,来到哥哥身前,问道,“情况已然严峻到这个地步?那他……”

    皇甫秀山望着满脸惊慌的妹妹,喟然长叹道,“这一天,他应该是早有所料。所以,留给二海两条路选择,二海……没有选择离境。崔颉这才找上我,让我将你们拦下。”

    温如玉听完,抬眼望向秀秀,喃喃低语道,“莫非,破局的关键……是在吴家?”

    加拿大多伦多,午时将至。

    单豆豆、赵薇、赵玫玫、金子默,四人望着茶几上的手机,默然无语。

    “崔颉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情况不是很乐观,可他却留下话,让我等。接下来怎么个走法,大家都讲一讲。”单豆豆看了看其他人,最后把目光落在赵薇的脸上。

    赵薇目光低垂,没有作声。

    “既然二海选择了公孙兰,一切自有吴家出头。公孙兰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大伯子把牢底坐穿吧。”金子默望着赵玫玫的俏脸,希望能看出她的想法。

    赵玫玫皱起眉头,怔怔的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单豆豆见赵薇不肯开口,叹了一口气,看向金子默,说道,“吴家势大不假,可再大,还能大过国法?他之前大杀四方,毫不留情手。如今败走麦城,落井下石的人,怕不在少数。”

    赵薇干咳一声,淡淡的说道,“抱歉,我昨晚没休息好,午饭就不陪你们了。”说罢起身径自离去。

    “你……”单豆豆大怒。

    “豆豆姐,按崔颉所说,二海有两条路可选。为什么他单单选了第一条?”赵玫玫笑了笑,柔声说道。

    赵薇身形一滞,脚步慢了下来。

    单豆豆鼻子里哼了哼,说道,“也许二海是真心喜欢公孙兰呢。”

    赵玫玫点了点头,轻声笑道,“我也相信是这样。可吴家……怕不会因为二海的喜欢,就把公孙兰嫁给他。”

    单豆豆默然。她身为大马豪族新一代当家人,日渐接触到集团的核心,越来越明白,在庞大的利益面前谈情义,会有多么幼稚。

    “你是说,任凯手中握有利器,足以震慑到吴家?”赵薇回过身,皱眉说道。

    “利器一定有,要说震慑么……却不见得。有时候双赢会更吸引人。你老公是什么样的人,赵薇姐应该心中有数。他怎么会平白树起像吴家这样的大敌?”赵玫玫笑靥如花的说道。

    “呵呵。”赵薇看了看赵玫玫的小腹,摇头笑道,“牝鸡司晨,惟家之索。任家有你,真是祸福难料。”说完推门离去。

    单豆豆没有说话,望向赵玫玫的眼中已有了警惕之意。

    赵玫玫淡然一笑,低头轻抚小腹,小声说道,“相煎何急?”

    金子默突然插口,说道,“他只说要等,却没有说等到什么时候?难道要到年后?那也太久了。”

    单豆豆不动声色的看看两人,说道,“既然是腊月二十三举行文定,那任家的老爷子自然要到场。一切等到那天再做计较。广叔,开饭!”

    午夜,京城吴府佛堂。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吴世让拽了拽大耳,阴着脸,对跪在地下的公孙兰说道。

    公孙兰一言不发,只是磕头。

    “一个破落户,借着几个寡妇,侥幸挤进所谓上流社会的门槛儿,就不晓得天高地厚了,连吴家也敢耍弄?文定之事,是他自己认下的,吴家逼他了吗?现在居然想反口,嘿嘿,简直……”吴世让见二哥不做声,心里直打鼓,气急而道。

    “四伯父,二海没有反口。是……我不愿意。”公孙兰趴在地上,咬牙说道。

    “你算个屁。吴家养了你二十六年。临头了,你一句不愿意,就没事儿了?你才认识他几天?还分的清里外吗?”吴世让大怒,一边呵斥,一边用余光扫了扫身旁喝茶的吴白眉。

    “只要……放过二海,我愿意为吴家做任何事情!”公孙兰没有抬头,缓缓说道。

    “你……放肆……”吴世让大惊,还待说话,却被吴白眉摆手止住,只得惊疑不定的看着二哥,不敢作声。

    吴白眉呵呵一笑,轻轻放下茶盏,温和的说道,“妮子,要知道,这个任何事……可是不能随便说的。”

    吴世让急忙接过口,压着嗓子喝道,“为了一个外人,你连顶嘴都学会了。还不赶紧向二伯父磕头认错!”

    吴白眉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弟弟,才对地下的公孙兰说道,“东门外的胡家,前半年为其三子求娶于你,被你一口拒绝。hk李家的老五,更是被你泼了满脸的糊辣汤。还有那个不会说中国话的印度华裔,是叫尕度吧……”

    “二哥,胡老三年少白头,看起来比我都老面。李老五更是风流成性,估摸着连子嗣都成问题。那个印度人最过分,前次来家里,连门房老耿的女人都想上,吗的,那可是奔五的女人,腰比守夜的老冯都粗……”吴世让忍不住打断二哥的话,因为吴家人都知道,白眉一笑,离翻脸就不远了。

    “一切听从二伯父的安排。”公孙兰霍然抬头,咬牙说道。

    “放屁,没大没小的。你……”吴世让额头见汗,拍案而起。

    “呵呵,好,好,好。”吴白眉打断弟弟的话,点头说道。

    吴世让干咳一声,强自笑道,“二哥……”

    吴白眉没有理他,低下头端起茶盏,说道,“出来吧。”

    墙角小门一响,从静室里走出一人,神色淡然,嘴角上扬,正是任二海。

    吴世让惊的目瞪口呆,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公孙兰却是脸色大变,急忙跪行到吴白眉脚下,连连磕头,嘴里央求道,“还望二伯父能饶过此人,所有过错,皆由我一人承担……”

    二海此时亦来到几人近前,慢慢的跪在公孙兰身边,仰头望向吴白眉说道,“你输了。”

    吴白眉听了,白眉一轩,点头笑道,“不错,我输了。”

    吴世让与公孙兰这才停下所有动作,呆呆的望着两人。

    一时间,屋内静的连血液流动的声音都能听到。

    “腊月二十三是个好日子。希望那一天能与你

    父亲当面对酌。”吴白眉说完,便起身离去。

    吴世让狠狠的瞪了二海一眼,急忙跟在后边,亦步亦趋。

    “傻子,值当的么?”二海跪在公孙兰身旁,拉着伊人的手,低声说道。

    “你赢了什么?”公孙兰眼睛亮晶晶,恍若天上的星辰。

    “赢了天下。”二海怜惜的将女子搂入怀中,淡淡的说道。

    “天下?”公孙兰心有所悟,俏脸一红,低声问道。

    “你,便是我的天下。”二海凑过去,在佳人耳边一吻,柔声说道。

    屋外一角。

    “二哥,这……”吴世让借着院中的灯光,看了看手中的线装《红楼梦》,疑惑的说道。

    “世良怎么会作无用功?这本手抄《红楼梦》里隐藏着天南官场真正的生死簿!”吴白眉立在风口中,白眉随风而动,几欲飞出面门。

    “什么?”吴世让倒吸一口冷气,接着说道,“是那小子带来的?”

    吴白眉摇了摇头,叹道,“黑师爷名不虚传。这册子一早就进了吴家。可其中的玄机,却是刚刚捅破。”

    “二哥,这种东西,于吴家来讲……未必是福啊。”吴世让咧了咧嘴,小声说道。

    “唉,大姑娘在咱家睡了几晚,要说什么都没干,谁信?好在那小子自己就是本活的生死簿。只要他没事儿,火就烧不过来。”吴白眉笑了笑,语气说不上是沮丧还是欣赏。

    “二海知道吗?”吴世让略一踌躇,小声问道。

    “呵呵,他自身难保,又怎么会让自己的亲弟弟涉险?你以为他跟你一样,专门算计自家兄弟吗?”吴白眉笑着望向弟弟,眼中却一片冰冷。

    “哎呀,肚子疼,要拉稀。搞不好会拉在裤子里。走了,走了……”吴世让脸色一变,捂着肚子,弯下腰一溜烟的跑了。

    很难想象,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会跑的如此之快。

    “呵呵。”吴白眉望着弟弟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大家都老了。人一老,心就容易软。唉。”

    龙城山南招待所。

    “怎么?心软了?也好,把事情交代清楚,早点回去陪老婆。”郭建军望着于东来脸上的鼻血,淡淡的说道。

    于东来笑了笑,捏着鼻子,说道,“郭书记,我年纪还小,没到软的时候,倒是你……早就软了吧。哦,我想起来了,龙小年那本日记,第一页就是……”

    话未说完,郭建军已经冲了上去,又是一顿拳脚,于东来躺在地上,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呵呵,郭书记,到底年纪大了,拳头都握不紧,跟个娘们似的。抖什么?难道说,你在害怕?害怕那人?”于东来蜷缩在地上,笑着说道。

    “怕?任凯现在自身难保,我……有什么好怕的?”郭建军打了个寒颤,声音大的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哦,任凯?任凯是谁?再说,你用得着那么大声吗?”于东来慢慢的坐起身,揉着面颊,笑道。

    “你……”郭建军抬起脚正要踢出去,被一旁的米德生拦腰抱住,劝道,“郭书记,可不敢再打了,万一……不好收拾。”

    “滚开。”郭建军将米德生一把推开,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米德生看了看地下的于东来,叹了口气,扔下一句“好好想想吧。”也走了。

    于东来坐在地上,怔怔的望着紧闭的大门,喃喃自语道,“我们都不如你,任凯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不知是几世的造化。”

    话音未落,鼻血已经沾满前襟,殷红了老大的一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