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番32 嫁给我(完)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沈郗今天不算忙,下午就回了家,在书房里办公,一直到日暮西陲,天边擦黑,吕嘉昕还没有回来。

    他知道她最近一段时间非常忙。

    这是她入职后上司交代的第一个任务,也是入职考核,事关她能不能成为正式职员。当然,如果这次没能出色完成任务,不影响她留下来,无非是稍迟一些转正,但绝不会受到上司的重视。

    沈郗给自己倒杯水,背靠着桌子发消息,问吕嘉昕什么时候回来。

    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回复。

    他皱起眉毛,心道再忙也不至于连回条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吧?

    顿了顿,本着不想打扰她却不得不打扰的想法,沈郗拨通了她的电话,那边却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告诉他“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手机关机了?

    心中有个强烈的预感,他不敢相信那是真的。一口气喝掉杯中的水,坐下来静静等待,一遍遍告诉自己,或许她正好在回来的路上,手机没电了。

    等了一个小时,连沈郗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说辞。

    从公司到家不超过半个小时,就算路上堵车,这个时候也该到家了。

    沈郗蹭地站起来,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忽然想到什么,他又折回来,暗骂自己真是急昏头了,就算现在去她公司估计也没有人在那里了。

    他回到书房,从一堆废弃资料里找到了吕嘉昕所在的那个公司的前台电话,拨了座机的号码。

    接通了,他说:“你好,我找一下吕嘉昕。”

    “不好意思,请稍等。”那边是接待人员,礼貌地说了一声后,就去帮他询问了,过了一会儿才回,“她下午就离开公司了,请问您找她有事吗?我们这里可以帮你留言……”

    “不用麻烦了,谢谢。”不等对方说完,沈郗就打断了。

    下午就离开公司了,现在却没有回来。

    脑中浮现那天在餐厅里,她开玩笑似的问他:“那如果还有下一次呢?”

    沈郗脸色遽然一沉。

    果然,她又不告而别了。

    眼中闪过一道光,他冲回卧室寻找她留下的线索,不知道她这次选择将线索藏在哪个不显眼的地方。

    然而找遍了卧室都没有发现。他又冲到她的卧室,床上墨绿色的被子揉成一团,她早上起来从来不会收拾,换下来的衣服也随手丢在床上。

    找了一圈,她的房间里也没有所谓的“线索”。

    沈郗有点烦躁了,脸色冷得如同结了层冰,她这一声不吭就走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上次他就警告过她,再有下次让她好看,难道是他当时的语气不够威胁,她才会肆无忌惮?

    他坐在她的床上,柔软的被子有女孩子特有的馨香。他呆呆地看着一处,生平第一次生出挫败感。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还是不能放下吗?

    沈郗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弄懂她,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明明当初说分手的是她……

    不知过了多久,双腿都有些麻木了,他才拿起手机看时间,大致推算了下国内此刻应该是凌晨四点,不方便打扰人。

    这一晚,沈郗睡在了吕嘉昕的卧室。

    其实也没有真正睡着,每次恍惚醒来都要看一眼房间四周,确认她有没有回来,要么就是想一些事情。

    天还没亮,他就翻身坐起,迫不及待打电话到国内。

    吕嘉昕的好朋友喻橙的号码他刚好保存了,是上次一起去广州,他找她要的。可能那个时候他就有预感吕嘉昕会故伎重施。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没有错。

    “嘟——嘟——嘟——”

    响了很久,那边挂断了,他又拨了一遍。

    喻橙在周暮昀的办公室,看到陌生的号码迟疑了很久,因为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她就给挂断了。直到对方第二次打来,她才接通,迟疑道:“……喂?”

    沈郗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他一出声她就听出来了。

    这才想起来上次他找她要过号码,而她没有存他的。

    让她没想到的是,沈学长打电话过来是因为吕嘉昕不见了,她顿时懵了,怎么会又不见了,吕嘉昕在搞什么啊?

    上次她和沈郗一起回国看江皓源的生日会,两人之间互动也很正常,她以为他们和好如初了。

    是……吵架了吗?

    但喻橙确实不知道吕嘉昕去了哪里,如实跟沈郗说了。他听完后眉头皱得更紧,心中充盈着慌乱。

    他不确定吕嘉昕是回国了没跟朋友联系,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沈郗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望着窗外出神。

    那端,吕嘉昕飞往日本,下飞机后随便找了家酒店倒头就睡。

    她本来连续高强度工作一个月就很累,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实在忍不住了,躺在大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也有可能是心情不好,睡着后一直在做梦,乱七八糟零碎的场景,走马灯一样在脑中闪过。

    她是被饿醒的。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吕嘉昕找到手机,开机后涌进来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来自于沈郗。

    一夜没见,她能想象他急成什么样子。

    头一次想要任性的不管不顾,看他能容忍到什么程度。

    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过分,但一想到那些话,联想到那些画面,她心中就一抽一抽的痛,气都喘不过来。

    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叫声,吕嘉昕穿戴整齐后走出酒店,跑到一家饭馆吃东西,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她下意识以为是沈郗打过来的,不想接,谁知扫一眼过去却发现是喻橙打过来的。

    她怎么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吕嘉昕蹙眉,拿起手机接通了。

    两人聊了几句,她才知道原来是沈郗给喻橙打过电话,向她打听她的去向。

    而喻橙得知吕嘉昕去日本不仅仅是散心,也是为了解开当初的心结,便没有说什么,只说让她玩的开心。

    吕嘉昕就知道喻橙理解她,会站在她这边。

    跟她聊完,她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少,叮嘱她不要把行踪透露给沈郗,她玩几天就乖乖回去,还问她要不要过来,她们可以来个姐妹大闹东京。

    喻橙被她说得心动,一转头却发现周暮昀不知何时过来了,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还是你玩吧。”

    这话一出,吕嘉昕就猜到是什么情况,免不了又要骂她有异性没人性。

    填饱了肚子,她就正式开始了日本之行。

    她嫌住酒店没意思,只住了一晚就退房了,换成一家当地居民开的小旅店。

    男主人是个业余摄影师,整栋房子装修得简约又漂亮,院子里有一个超级大的花园,各条鹅卵石子路纵横交错。屋后还有假山和流水,跟中国的某些建筑布局倒是有一点相似。

    吕嘉昕来这里第一天就跟房主的妻子和孩子混熟了,他们告诉她日本有那些好玩的地方,还要亲自带她游玩。一家人都很热情好客。

    不过,她拒绝了。

    搁以前,她是喜欢热闹的,但眼下觉得一个人就挺好。

    出门前女主人送了她一套和服,粉红色的,上面绣了大片粉白的樱花,同色的腰带系在腰间,勾勒出细瘦的腰肢。

    吕嘉昕从没穿过这么粉嫩的颜色,只觉得新鲜,对着镜子照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

    不行了,她受不了这么卡哇伊的自己。

    女主人却觉得好看,不让她换下来,还给她梳了一个适合和服的发型。发髻半绾,簪了一朵粉红的绢花,余下的发丝则用一条两指宽的带子系上,长长的带子垂在身后,风一吹就扬起来。

    吕嘉昕被自己的造型逗笑了,但是盛情难却,只好顶着这样的造型出门去。

    为了配合整体造型,她特地拎了一个口金包,脚上穿了白袜和木屐。

    根据女主人的推荐,吕嘉昕去了好几个地方玩。当然,她最想去的是歌舞伎町,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识。

    虽然她的装束有点不合时宜,但她也不在意,还是去体验了。与帅气的小男生合照,穿着繁复的衣服照样随着节奏扭动腰肢,喝了最烈的酒,还跟着调子唱根本不会唱的日语歌,只觉得那调子真是好听……

    旅行的开心让她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隔天,她去了女主人强烈推荐的一家温泉酒店。

    吕嘉昕包了一个池,脱掉衣服,只在腋下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长发高高挽起,靠着温热的池壁泡温泉。

    木制托盘漂浮在水面上,上面放着小小一壶酒,配一个小茶杯,还有一盘水果沙拉。

    吕嘉昕对着手机自拍了一张,发了微博,特地私信喻橙。让她来她不来,看到这些她肯定后悔了。

    喻橙看到后确实有点后悔。

    她看到吕嘉昕微博上分享了这几天的旅行,旅店,寺庙,饭馆,歌舞厅,温泉,看了让人好生羡慕。

    喻橙私信问她:“你这玩了好几天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一句话让吕嘉昕陷入沉默,心也往下一沉。

    这几天,除了第一天沈郗打来电话,后面的几天他都没有再打过来。起初她以为是自己的原因,试着给喻橙打电话,确认可以正常通话。

    那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他根本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所有的开心在这一刻消失。

    吕嘉昕从温泉池里出来,也没有兴趣打卡女主人说的酒吧了,拿上自己的东西回到了旅店。

    她躺在床上,把自己闷进被子里,什么也不想,闭上眼睛自我催眠。

    心里藏了很多事,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不知是泡了温泉浑身放松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她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吕嘉昕以为是女主人,她有时候做了早餐会来叫她一起吃。她翻身下床,趿上木屐蹬蹬蹬跑过去,刚要开门,却发现这个身影不像是女主人。

    她住的房间的门是推拉式的,一张门板上纵横交错着原木色的木条,组成一个个正方形小格子,上面糊上一层布还是什么特殊材质,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人的大致轮廓。

    “谁啊?”吕嘉昕问。

    “我。”

    冷冷的声音,除了沈郗还能是谁!

    吕嘉昕心下一慌,下意识用身子抵住了门板,卧槽卧槽卧槽,他怎么找来了?!难道是喻橙?

    除了她没人知道她在日本,更不用说找到具体的位置了。

    这个不靠谱的姐妹,居然向沈郗传递情报!

    她冲过去一把拿起手机就打给喻橙,那边倒是接得很快。

    吕嘉昕劈头盖脸问她是不是把她的行踪告诉沈郗了,喻橙很是无辜,表示自己并没有,答应姐妹的事,她怎么会出尔反尔。

    吕嘉昕懵了。

    那沈郗怎么会找过来?

    门外,沈郗继续敲门:“吕嘉昕,开门。”

    语气没有丝毫温度,凭吕嘉昕对他的了解,他眼下绝对在生气,而且怒气值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吕嘉昕心怦怦乱跳,慌慌张张地向喻橙求救:“他现在堵在我门外,我靠,我这回死定了!救命啊——”

    喻橙觉得她高估她了。

    她都没有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

    “吕嘉昕。”门外再次传来沈郗的声音,更冷,更沉,仿佛催命符一般。

    吕嘉昕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妈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死就死吧,她倒要看看沈郗能把她怎么样!

    她深吸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拿下门后的锁链,推开了门。

    只见沈郗一身白衣黑裤,长身玉立在门外,在她开门的瞬间抬起眼来,直视她双眼:“嫁给我。”

    吕嘉昕:“……”

    她都已经做好了暴风雨来临的心理准备,也想好了他如果气得太狠她要怎么做,可是他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

    吕嘉昕顶着一头刚睡醒时的乱发,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沈郗大概也能从她的表情看出错愕,他手伸进裤兜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个宝蓝色的丝绒盒子,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枚闪亮的钻戒,果然如她所料。

    吕嘉昕愕然地看着他,却见沈郗抿了抿唇,膝盖一弯就跪在地上,求婚标准的单膝下跪。她捂住了嘴巴,发出一声惊呼。

    什、什么情况?

    沈郗自下而上仰望她,张了张嘴,喉结艰难地滚动了一下,好似准备了很多要说的话,到头来却还是那三个字:“嫁给我。”

    对沈郗来说,甜言蜜语大概是他这辈子都学不好的功课。

    他在来之前买好了戒指,听了号称“情圣”的同学的恋爱课堂,也提前写好了要对她说的话,可他还是搞砸了。

    吕嘉昕这一刻才被拉回现实,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看着他,良久,才伸出手:“我只是觉得戒指很好看。”

    ——

    再次回国是两个月后,沈郗公司有要紧的事需要他处理。

    吕嘉昕所在的公司刚好有个项目需要跟国内的代理商当面谈,本来这个工作不是她负责,不过被她主动揽了过来。

    两人一起回了国,各自处理完工作,相约重回学校。

    校园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操场翻新了,水泥筑成的看台上增加了一排排五颜六色的塑料椅,看起来更漂亮了。

    下午的阳光很灿烂,两人走在林荫路上,一路都是吕嘉昕在讲话,沈郗牵着她的手负责听。

    “我记得你总喜欢在那个篮球架下打篮球。”她指着操场最里边一个篮球架子。

    那里现在有一群男生在打篮球。

    “嗯。”他点头。

    “还有人工湖,你总是坐在那里背单词。”

    “嗯。”

    “不过你最喜欢的地方应该是图书馆吧,听说图书馆也扩建了,我们一会儿可以去看看。”

    “嗯。”

    吕嘉昕听烦了“嗯”字,扭头看着他,皱着眉“啧”了声,正要跟他说什么,却忽然听到一个男声:“沈郗?”

    两人同时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黑篮冲锋衣、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看着他。

    吕嘉昕不认识,沈郗却毕恭毕敬地点头问好:“孙老师。”

    这位就是沈郗大学四年的辅导员孙从睿。

    “我还当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孙从睿喜不自禁,激动地上前去拍拍他肩膀,“你小子还是这么一表人才。”

    沈郗扯了扯唇,不知怎么接话。

    吕嘉昕看着他略有些无措的样子觉得好笑。

    孙从睿问:“在英国怎么样?”

    “很好。”

    “哼。”想到往事,孙从睿伸出手指隔空点点他,“当初让你去剑桥你还死活不肯去,非要留在国内,现在知道我是为你好了吧。你那个时候的犟脾气差点没把我气死,你说留在国内当研究生也是一样……”

    后面他说了什么,吕嘉昕一句都没听清。

    唯独记得那句,非要留在国内……

    她眨了眨眼,看向沈郗,他正专心听辅导员讲话,没注意到她的异样。

    孙从睿还有课要上,跟他说了几句就提着公文包往教学楼走。

    终于不用应付老师,沈郗松口气,牵着吕嘉昕的手继续逛,迈出一步却发现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仰面直视他,喃喃道:“老师说你不肯去剑桥想留在国内,是什么意思?”

    沈郗沉默不语。

    “你……当初没打算出国?”这个真相太让人难以置信,连吕嘉昕自己说出来都有些不敢,胸口起伏了好几下,情绪怎么也平复不了,“是我理解的这个意思吗?”

    半晌,沈郗点了下头。

    吕嘉昕心狠狠一颤,原来真的是她想的那样:“是、是因为我吗?”

    “嗯。”

    蓦地,吕嘉昕眼眶一红,一点预兆都没有,眼泪就涌了出来。

    沈郗倒是被她吓到了,这位大小姐可从来不掉眼泪,遇到再大的事她都能昂着头迎面对上。

    “你怎么了?”他问。

    吕嘉昕摇摇头,什么也没说,一把抱住他脖子,将脸埋在他颈间,鼻头酸得快要难受死了。

    好半晌,她问:“如果不是老师刚好提到,你永远不打算告诉我吗?”

    沈郗想了想,大概会吧。

    毕竟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重新在一起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他不明白她怎么为了这件事掉眼泪。

    吕嘉昕缓了好一会儿,却还是忍不住落泪,声音哽咽道:“其实……其实跟你说分手以后我就后悔了。我去找过你,真的,但是你已经出国了,我那个时候很恨你。”

    沈郗一愣,从没听她说起过这个。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放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说:“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她吸了吸鼻子,努力挤出一个笑,“沈郗,我原谅你了。”

    如果在此之前她心里还存在一丝忐忑,那么现在就彻底放下了。

    有的人啊,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将爱宣之于口,却并不代表他不会爱,甚至他的爱更深沉浓烈。

    她哭够了,沈郗后退一步,低下头帮她擦掉眼泪:“走吧。”

    去哪儿?

    当然是重新去走他们曾走过的每个角落,找回那段曾被遗失的时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