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陛下万岁 > 分卷阅读20
    只得尴尬地缩回腿,暗想,现在就成这样,要是晚上抱着她香馥馥的小身子该怎么好。

    大抵看出了他的心思,她清咳了声:“以后晚上咱们睡各自的寝殿,白日下了朝我便来陪你。”

    “也只能如此。”

    ……

    于是,两人不再夜宿在一起,徐自臻怀孕精神不比从前,开始嗜睡,安然刚开始不适应,过了两个晚上也就习惯了。

    这天,安然被政务缠身,还有一个退休赋闲在家,但声望颇高的三朝元老追着选秀。据夏茗所言,这位董萍乃乃是前前女皇的近臣,曾官拜宰相,而且前前女皇信任她特赐,可先斩后奏之权。

    “所以,董大人让朕选秀,不论朕答不答应,都得选。”

    “是这样不错。”夏茗回答说。

    啪地阖上奏折扔在桌上,安然有些颓然:“那朕当个皇帝有什么意思。”

    夏茗作为近侍自然是个心思玲珑的,她甚至自己伺候的女皇宅心仁厚,处理政事稳重,但私下里却很孩子气,甚至男男腔,但依然不可否认她是不错的皇帝,便耐心开解道:“陛下,董大人忠君爱国,只是为人固执死板,太祖和先皇对她颇有微词,却也是极为尊崇,可谓是德高望重。她亦不会过多干涉朝政,只是陛下确实该选秀了。”

    “你说的朕都懂,只是……”一个男人都快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再要多几个,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安然抿了抿唇:“先不提这事,如今自臻有了朕的孩子,也该有个名分,你说朕能不能让他做我的皇夫。”说这话,她心底已经有了底,只是还想听人说说。

    “切不可如此,”夏茗连忙跪下叩首,毕恭毕敬道:“臣出言无状,不敢干涉陛下决议,但太君断断不能成为皇夫,届时朝臣、天下百姓如何看待陛下。”后宫不乏有先帝的侍君与继任女皇在一起的,继君也不是没有,可是弄出孩子,甚至要成为皇夫的却独独这一份。

    夏茗不敢往下继续说,余光瞥了眼门外,皇太君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把持后宫多年,如今又得陛下宠眷。他对她佩服多过鄙夷,却不想陛下以后青史留下污点。

    安然有些纠结:“可是他已经贵为太君,若是让他贬夫为侍,朕又如何对得住他。”

    第三十九章

    既然如此世间好男儿众多,为何偏偏看上皇太君,自寻烦恼,夏茗很想这样说,她还不知两人之间的开始是徐自臻一手谋划的,若是知道她的陛下被坑了,铁定会替她不值。

    想了好一会,他突然想到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陛下可知开国先祖曾有五名宠君,她对他们甚是喜爱,不分嫡庶一碗水端平,没有立皇夫,而是以‘梅兰竹菊莲’为称号,分他们为五君,所出子嗣皆为嫡,或许这样朝臣可以少些妄议。”

    这开国先祖虽然挺多情但也不滥情,安然托着腮问:“那为何没继续推行下去?”没推行下去铁定有弊端,一碗水端平不容易,人又不是水你想成什么样就可以用容器装成什么样。

    “后来慕容氏一族发展盛大,危及皇权,继任女皇不得不假意宠爱慕容氏,其余四君地位不稳,后来女皇收拢了兵权,废了慕容氏,那是后宫已经一片混乱,自此为了巩固皇权便废了五君,后宫以皇夫为尊,皇夫所出宦官之家却不得握有兵权、财权。”

    所以,自臻生于徐国公府,是皇城数一数二的权宦之家,徐国公没有兵权、财权,甚至依附于先帝,才将他送入成为德贵君的挡箭牌。说到底就是一女多夫侍制度的问题,要是一夫一妻哪有那么父母幺蛾子。只是目前她根本无法推翻这项制度,而且她若轻举妄动,他就成了蛊惑女皇的妖男,人人得而诛之。

    “陛下,如何制衡前朝后宫是君王必须要掌握的,而不是被男子掌握住举步不前……”

    安然挥手打断他的话,有些头疼了:“你先下去吧!让朕好好想想。”

    “喏!”

    夏茗退出御书房,到门口便看见了那人,没有一丝疑惑,反而十分平静低声道:“拜见太君,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自臻穿着一身紫色长袍,身长如玉,略微清瘦的脸颊因为这段时间滋补丰润了些许,狭长的眉毛轻挑:“本宫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必再说,本宫会劝陛下选秀。”

    “皇夫之位……”

    “五君之制不可取,皇夫之位本宫也不敢肖想,你且放心本宫不会让陛下为难的。”男人眸色幽深,他这些日子好好安胎,却不想她被这些事烦扰成这般,还要给他陪笑安抚他的情绪。一直以来他们之间都是他在索取,她在付出,这段感情于他是救赎,他不能看着它走向疲倦,最后被耗尽到半点不剩。

    “那夏茗便在此叩谢太君了。”

    ……

    徐自臻抬步缓缓走近御书房里,见那小小的人儿坐在书桌前,用手拧着眉心,不由地放轻脚步。

    那人却像是有感知般,抬眸看着他,莞尔一笑,扫尽疲态:“怎么来了,今日身子如何。”

    “自臻一切都好,倒是陛下看着心事重重,能否与我说道说道,自臻虽不才却也想为陛下解忧。”

    等她近到跟前,安然往座位边挪了挪,拉着他挤在一块儿坐着:“没事,不过是朝堂上那一群上了更年期的女人爱叨叨。”

    又在顾左右而言他,徐自臻垂下眼帘,余光匆匆扫过桌上的折子:“后宫不得议政,董大人此番谏言,陛下不可不重视,这选秀之事本该是由我来操办的。”

    “所以,你来是要劝我吗?”安然心里百味杂陈,选秀之事即便是她亲手提拔几个近臣都附议,更别提那些世家大臣巴望着送子入宫承宠的。她并非多么坚贞不屈的人,只是毕竟是个现代人,骨子里还是有些保守,不可能像这个朝代的人没点时间相处和感情基础就滚床单,这跟约炮有什么区别。

    见她眸中波澜不惊,看不出在想什么,他继续娓娓道来:“我确实是来劝陛下的,皇夫之位空悬于国不稳,世家中好男儿不少,陛下看看若是有相中的……”

    “你回去休息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安然直接出声打断他的话,第一回开口赶人了。

    徐自臻眸光轻颤,缄默不语起身离开。

    ……

    第四十章

    夜里,凉风起,殿内烧着地龙很是暖和。

    安然睡不着,秉烛看着话本打发时间,快到年末了,她有一个月的假期可以窝着好好玩耍。小手时不时地抚摸着怀中的猫,享受着夜晚的宁静。

    突然,白猫耳朵颤了颤竖起,蓝色的瞳孔收缩,浑身的毛也跟着竖起。

    “怎么了?”察觉到它不对劲,安然有些疑惑,却见它一下窜到地上对着门口‘喵’叫着。
    李家嬷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