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不朽道魂 > 第1448章 六亲不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错小说网] https://www.read8.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煞本部小世界。

    煞魔之心残存的力量终于被赶尽杀绝,而玉清玄的玄力也几近透支,当他睁开眼的时候,险些一阵晕眩昏倒过去。

    但这里是天煞总部,一刻都不能松懈。

    玉清玄强自维持着清醒,随便服了颗丹药后,便有些担忧地唤道:“苒儿,你怎样了?”

    “爹……”北苒的肩膀颤了颤,似乎想要站起身来,但刚刚撑起半个身子就双手一软,又重新栽倒下去。

    好在玉清玄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心中更加忧虑了:“苒儿,你现在还比较虚弱,别逞强,先把这些丹药吃了调理一下,看还有没有煞魔之心的残余气息。”

    北苒迷惘了好一阵,才终于反应过来:“我怎么会突然……难道你们让天煞……”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正准备理一理头绪,玉清玄却蓦地怔住了:“你的眼睛……”

    “怎么了?爹你别吓我。”北苒看到玉清玄阴沉下来的脸色,不免有些慌了神。

    玉清玄立即从空间戒指里摸出一面镜子,映照出北苒血红的眼瞳,它显得那般妖异而鲜艳,似乎能夺人心魄。

    “怎么会是这样……”北苒也呆了呆,她冲着镜子眨了眨眼睛,见没有作用后,赶忙又紧紧地闭上:“肯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爹你等下,我再来一次!”

    玉清玄一时间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女儿还这么神经粗大。

    “行了,肯定不是这个原因,你先内视一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玉清玄对天煞的人品持一万点怀疑态度,毕竟到最后关头,他还被狠狠地坑了一把。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诶?你看嘛,现在是不是好点儿了?”

    北苒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来的时候,眸中的血色已经黯淡了不少,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微不可见,只是偶尔显出一丝异样的色泽。

    “对了我哥呢?”北苒松了口气,又左顾右盼地道。

    “让你关心你自己,你又在操什么闲心?”玉清玄没好气地数落了一句,心里却忽然一跳。

    不对,有点诡异,既然苒儿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天煞最后跟他耍什么花招?除了拖延时间耗费他的力气以外,还能有什么意义?

    他顿时有些担心玉凌,不由提起了十二分警惕,手里握着一把长刀,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静室门口。

    “砰”的一声,玉清玄直接冲破门口的屏障,还没干什么,就看到一道黑影哗地一下从自己眼前划过,然后生生地僵滞在了半路上。

    “唉呀妈呀,差点误伤自己人,我说大祖宗他爹,你出门就好好出门,干嘛整这么大动静,闹得我还以为里面出啥事了,吓死个人咧!”旱伟收回长长的尾巴,瞪着铜铃大眼道。

    “不好意思,只有你一个?凌儿呢?”玉清玄一看周围冷冷清清,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人影,不禁有些尴尬地收起了长刀。

    “噢,他带着天煞找冥井去了,让我在这儿守着你们,我刚打了个盹儿快睡着了,结果你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杀气腾腾地钻出来,我这尾巴就不受控制地自己扇出去了,这跟我没关系啊!”旱伟解释道。

    玉清玄还是头一回见着试图把锅甩给自己尾巴的……那怎么说也是你尾巴啊,这锅还能甩到别人身上去不成?

    玉清玄皱起眉头道:“你是说,凌儿一个人跟天煞走了?”

    “大祖宗说问题不大,那应该就问题不大,况且你俩都醒过来了,待会儿去百蛊星问问情况不就是了。”旱伟的脑回路一向如此简单明了。

    “……那个,你为什么一直叫凌儿大祖宗?”玉清玄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旱伟愣了一下:“因为他有钱?”

    它想了想,又纠正道:“因为他特别有钱。”

    “……”玉清玄也是服气了,这算是生动地诠释了,有钱的就是祖宗,给钱的就是大爷这句老话吗?

    不过他也没心情闲扯这个话题,因为天煞摆明了是想把他支开,该不会趁着这段时间对凌儿不利吧?

    玉清玄越想越心神不宁,头也不回地道:“苒儿,时间紧张,我们先回百蛊星问问你哥后面发生了什么,然后你再回去好好休养。”

    他说着便大步向前走去,结果好半天北苒都没有吭声,便疑惑地转过身来,只见她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急得满脸通红也爬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气喘吁吁。

    “爹,我好像变成一个废人了……”北苒努力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怎么了这是?”玉清玄有些不知所措,明明听她声音还蛮中气十足的,而且煞魔之心已被清理干净了,她体内的血气在一大堆天材地宝的滋养下应该很是充沛才是,怎么现在还站不起来?

    他一晃身来到北苒身边,伸手按着她的脉搏,感觉一切正常,又调转起一缕玄力,漫入北苒体内准备看看情况。

    结果这缕玄力气劲刚浸入北苒的经脉,就被一股极端邪性的力量反弹了出去,甚至还袭入了玉清玄的经络中,就像是一条刚被收服的恶犬对着他穷追猛打。

    即便以玉清玄不灭境巅峰的修为,镇压这股力量都有些费力,他满面诧异地道:“这是……苒儿你控制的?”

    “显然不是啊!”北苒委屈地瘪着嘴,“我刚刚使半天劲还站不起来,就努力催动玄力运转了一个小周天,结果它忽然间就不听我指挥了,我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玉清玄一头雾水:“不应该啊,你感觉难受吗?”

    北苒的表情很是崩溃:“不难受,我感觉我现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这都不属于我啊,我恐怕连普通人的自理能力都没有,一丝玄力都动弹不得!”

    “这么神奇的吗?”旱伟好奇地凑近大脑袋,忽然伸出尾巴尖戳了戳北苒的肩膀,后者恼怒地瞪着它,愤愤不平地道:“干嘛?我动不了你就欺负我啊,小心我哥回头收拾你!”

    “我这不是观察下情况嘛。”旱伟说着又戳了一下,结果一股沛然大力蓦然爆发,砰地一声将它按进了静室的墙面,印出了精美写实的凹版浮雕。

    北苒顿时张大了嘴巴,一脸懵逼地往后挪了挪,无辜道:“不是我,跟我没有关系。”

    “我了个大……好吧,老子认栽了。”旱伟使劲扭了扭,结果它现在被严丝合缝地嵌在墙面里,竟然还把自己弄不出来。

    等到玉清玄把它抠下来,北苒的眼神顿时开始左飘右飘:“不怪我啊,我现在六亲不认的啊,我着急了连自己都打的。”

    旱伟呸地一声吐出一嘴泥灰,悻悻地道:“我大概想明白了,你这是力量过度膨胀,而修为境界又跟不上,所以超乎了你的掌控。但那毕竟是你的力量,即便你不知道该怎么用,它还是会自动护主,由于煞魔之心本就是凶物,所以这种护主也是很凶残的护主,它可能觉得把敌人弄死了你自然就没危险了。”

    北苒吓得小脸一白:“卧……卧的天呀,那这样岂不是谁碰我谁出事?但我不是故意的啊!”

    她已经可以想象自己会被打上什么标签了——远离北苒,珍爱生命,注意安全?

    “也不是,你一定要保持心平气和,千万别激动,你一激动你的玄力就判定你遇到危险了。”旱伟想了想道。

    北苒呆呆地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心如止水的人吗?”

    “不像。”旱伟默默地离她远了一点。

    玉清玄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难免有些心疼,背起北苒安慰道:“别想那么多,我们先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

    “还是爹爹好……”北苒感动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很生气:“都怪那该死的天煞,他肯定一早就没打算让我好过!还有我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真是气煞……”

    “轰!”

    “爹,爹你没事吧?!”

    一分钟后,旱伟费力地把玉清玄抠了下来,一人一兽默默地望着北苒,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爹我错了……”北苒沮丧地低着头,默默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要做一个温柔宁和的女孩子,不能生气,不能激动,最好像雪清泠一样……

    最后是旱伟小心翼翼地驮着北苒回到了地面上,听到背上的小祖宗已经开始喃喃念经,俨然要原地升仙的节奏……

    大厅里,黑煞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看到玉清玄出来,只是很平静地道:“交易已经完成,此后便各凭本事吧。”

    玉清玄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也没撂下什么毫无意义的狠话,转头就带着旱伟离开了这片小世界。

    黑煞静静地望着他们从视野中远去消失,良久才微微低头,看向躺在自己手心里的一管鲜血。

    那血的颜色红得过于鲜艳,宛如有生命般蠕动着,似乎涌动着滔天的邪气与凶煞,但都被封存在透明的容器里。

    “养了这么多年,总算收获了应有的成果,只差最后一步了。”黑煞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蠕动的鲜血,语气里带着一丝炽烈的狂热。

    随后他迫不及待地走向黑牢的位置,背影和声音都逐渐隐没在晦暗的通道中。

    “那么,这便开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