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江策丁梦妍 > 第1078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read8.net
  画尚集团内部,申宫熏回到了办公室,喝了杯水压住躁动不安的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一切都处理的很完美,绝对不会被看出破绽。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赵锻回来了。

  赵锻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鲜血淋漓,一看就是那种刚刚经历过战斗、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的模样。

  他跟申宫熏对视了一眼,彼此明白心意。

  “赵锻!”申宫熏大喊一声,然后上去搀扶住了赵锻,同时让人去把聂天奇给找过来,赶紧进行治疗。

  这么大的事情是肯定瞒不住的,很快老天尊就知道了赵锻受伤的事情,放下手中工作来到了申宫熏的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老天尊问道。

  申宫熏看了一眼老天尊,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天尊更加生气了,怒吼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赵锻主动说道:“老天尊不要责备申副董,其实整件事都是我跟肖老一起策划的,申副董是不同意的,只是我跟肖老一直坚持,最后才酿成大祸。”

  大祸?

  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画尚集团都已经失去了燕城的控制权,本来就岌岌可危,这种时候正是需要低调,怎么又弄出大祸来了?

  老天尊问道:“说,究竟怎么了?”

  赵锻咬了咬嘴唇,低着头,非常吃力的说道:“我跟肖老商量,趁着江策正在高兴的时候对他发动反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所谓骄兵必败,江策正是得意洋洋的时候,应该不会对我们有所防备。”

  老天尊听了,气的一脚踹翻地上的垃圾篓,“荒谬!江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而且,你们怎么都不跟商量一下的?”

  赵锻说道:“我们本来想的是给老天尊您一个惊喜,一扫之前的阴霾,所以并没有找老天尊您商量,而是跟申副董上来了。不过,申副董她不同意我们的做法,是我跟肖老两个人坚持行动,最后才……”

  老天尊压住怒气,问道:“最后才什么?肖庚他人了?让他过来,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

  赵锻眼泪都下来了,泣不成声的说道:“肖老他……他……他回不来了。”

  肖庚,回不来了?

  老天尊瞬间就感觉眼前一黑,咣当一声跌坐在地上。

  “爸!”

  “老天尊!”

  大家赶紧过来搀扶住老天尊,聂天奇立刻给老天尊进行护理。

  老天尊推开众人,指着赵锻,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肖庚回不来了?”

  赵锻咽了口唾沫,说出了那句让老天尊绝望透顶的话。

  “肖老他……被江策杀死了!”

  瞬间,老天尊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无助、痛苦、绝望;甚至他两个儿子出事的时候都没有如此感觉。

  “肖庚他……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老小子精明的很,谁死他都不会死,你一定搞错了,你搞错了!”

  赵锻肯定的回答道:“江策的匕首划开了肖老的脖子,人,当场就死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怕是也步肖老后尘了。现在肖老的尸体应该还在花园那边,老天尊您不相信的话,派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话都说的如此肯定了,老天尊不相信都不行了。

  他跟肖庚几十年的感情。

  可以说,肖庚比老天尊的任何亲人都要亲!甚至,肖庚可以为了老天尊而牺牲性命。

  只是没想到,肖庚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老伙计啊!!!”

  老天尊这么坚强的一个男人,此刻也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看着老天尊那么痛苦的样子,一旁的申宫熏也跟着心痛起来,不过,她还是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痛苦是一时的,阳光总在风雨后,为了家,肖庚的牺牲是有必要的!

  老天尊已经彻底绝望了。

  他挥了挥手,什么都不说了,独自一人走出了办公室。

  那种孤独感,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这就是在权力世界角逐的代价。

  从前,你为了得到权力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别人,让无数个家庭承担痛苦;现如今,别人也会为了对付你,而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既然进入了这个游戏场,就要遵守游戏规则。

  申宫熏跟赵锻对视一眼,心里都踏实了一点,他们这出戏配合的相得益彰,老天尊没有看出丝毫的破绽。

  一个障碍被铲除掉了。

  接下来要铲除的就是……

  他们两个同时看向了屋子里面的聂天奇,在这一刻,聂天奇就感觉浑身冰凉,浑身上下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没有继续待下去,而是选择了离开。

  别看聂天奇整天荒淫无度,其实他还是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想要除掉聂天奇,一点也不比除掉肖庚来的容易。

  ……

  与此同时,在食药馆里面。

  江策回来之后,把身上的外套给脱掉了,双鱼上来接过衣服并询问道:“怎么样,统帅?这一次申宫熏又给了您什么重要信息?”

  江策苦笑着说道:“这一次她喊我出去并不是为了给我什么重要的信息,而是让我去背黑锅的。”

  背黑锅?

  双鱼并没有听懂,问道:“什么意思?申宫熏她想要害您吗?”

  江策摇了摇头,“你误会了,她非但没有害我,还帮助我除掉了一个大麻烦,只不过把这个功劳算在了我的头上。”

  双鱼皱了皱眉,“统帅,能说明白一点吗?”

  江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申宫熏杀死了肖庚。”

  “什么?!”

  双鱼惊讶的大喊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件事实在是太夸张了,双鱼他根本就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

  肖庚是谁?

  那可是老天尊的智囊,为老天尊挡过枪、断过腿的!在画尚集团内部,肖庚的地位甚至还在申宫熏之上。

  而且这个老家伙胆大心细,不但心狠手辣,还非常的老奸巨猾。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对付肖庚,最后却被反杀了。

  就这样一个可怕的男人,被申宫熏给干掉了?

  如果不是江策亲口说出来,双鱼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的,可即便如此,双鱼还是感到难以接受。

  不过冷静下来一想,肖庚如果真的死了的话,那么多江策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大喜事。

  双鱼说道:“肖庚一死,老天尊如断一臂;接下来再除掉聂天奇,老天尊就彻底没有了助力。到时候,他怕是会心灰意冷,彻底放弃燕城这块蛋糕。我们答应申宫熏的事情,倒是也能帮助她实现。”

  这也是江策所认同的。

  说着,门口开过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车门打开,三个人从车内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女子,正是蒋依芸。

  卢文耀就陪在蒋依芸的身边,还有一名穿着西装、戴着帽子的男子守在他们身旁,一看就是他们的保镖。

  他们走了进来,江策立刻上前去打招呼。

  “哟,贵客临门,恕我未能远迎!”

  蒋依芸摆了摆手,“恕你无罪,快,我饿了,给我准备吃的。”

  这个小丫头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当然,也是因为她跟江策的关系比较好,所以才如此的不见外。

  江策立刻就去给蒋依芸准备饭菜。

  很快,一大桌精美的饭菜就端了上来,摆满了一整桌,蒋依芸跟卢文耀两个人坐了下来,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他们两个似乎就是来吃饭的,一点正事都不提。

  江策也不问。

  只有双鱼感到奇怪,还想要帮江策问一问蒋勋的事情,上次不是说会帮忙联络蒋勋的吗?怎么今天没有一起来呢?

  就在双鱼刚准备开口的时候,蒋依芸身后的那名保镖咳嗽一声,微微抬了下帽子,“江先生,你好啊。”

  双鱼听了声音,转头一看,好家伙,这部就是蒋勋吗?!

  原来蒋勋是乔装打扮成保镖跟了出来。

  这么做,也是害怕被龙脉的人给盯上。

  难怪江策什么都没问,敢情是一开始就认出了蒋勋,以江策的眼力,想认不出来都不可能。

  全场只有双鱼一个人傻乎乎的。

  江策也不看蒋勋,微笑着看着吃饭的蒋依芸,却用非常微弱的声音对蒋勋说道:“蒋家主,有件事我想要请你帮忙。”

  蒋勋说道:“是为了龙脉的事情吧?”

  江策点了点头。

  现在江策跟老天尊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随时都能把老天尊拉下马,如果这个时候龙脉跑出来作乱,那对于江策来说还是相当头疼的。

  最关键的是,到现在为止,江策都不知道龙脉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龙脉会以什么方式帮助老天尊。

  这时,就听蒋勋说道:“首先有一点你可以放心,龙脉暂时还很稳定,没有出手的迹象。但如果老天尊的情势继续恶化,那就难保龙脉不会出手相助了。”

  江策问道:“能确定龙脉的身份、地址吗?”

  蒋勋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也是我一直在查询的事情,根本查不出啊。所以我给你的建议是与其束手束脚,不如主动出击!”

  不用惧怕龙脉出手。

  要做,就做的狠一点,把老天尊逼入绝境,把龙脉逼出来,然后一鼓作气连同龙脉一起做掉!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