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橙红年代 > 第020章 高三女生集体舞
    骁骑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马上到来,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江北市一中校门口,花团锦簇,热火朝天,上百名身穿单薄校服的男女学生捧着花束,静静地等待着。

    校领导站在大门口不停地看表,已经三点钟了,比约定的时间迟了整整半个小时,但是他又不敢放学生回教室,万一聂老先生突然来到怎么办。

    为了整体效果,校领导要求参加欢迎仪式的学生都身着秋季校服,男生穿衬衣打领带,女生要穿裙子,即便在校服里面加了毛衣,厚羊毛袜,学生们还是冷的瑟瑟发抖,有些体质差的嘴唇都乌青了。

    “同学们,再坚持一下,大家唱首歌。”一个很有眼色的年轻老师指挥大家唱起了校歌,校长冲他投去赞许的目光。

    天空中渐渐飘起了雪花,聂老先生还没来,教导主任凑到校长身边说:“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下?”

    校长说:“那样不礼貌,再等等吧。”

    “来了来了。”一个眼尖的教师指着远处喊道,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开了过来,在一中校门口停下,校长和教导主任赶紧凑过去,车窗降下,露出老人慈祥的面孔:“不好意思了,王校长,市里有个招商引资的会议耽误了时间。”

    “哪里话,聂老先生就别下车了,外面冷。”校长很体贴的说。

    教导主任冲后面一摆手,冻得直哆嗦的校鼓号队开始了演奏,男女学生们也挥动花束整齐划一的喊起来:“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校长和教导主任上了车,汽车径直驶向校礼堂,这里张灯结彩,早已准备完毕,暖气烧的足足的,汽车停在门口,穿着黑衣服的保镖下车开门,搀着聂老先生出来,老头子满头银发,精神矍铄,身披黑色羊绒大衣,气派非凡。

    领导和嘉宾在主席台就坐,果盘饮料茶水一一就位,一中元旦文艺汇演就此开始,由一男一女两位青年教师担任主持人,所有的节目都是教师和学生自导自演的,一中虽然不是以艺术类见长的学校,但是搞起文艺节目来也是有声有色,别具一格。

    校长和书记分别坐在聂老先生两侧,很细致的给他介绍着情况,看到精彩处,老先生就很矜持的伸手慢慢拍着,不时向校长和书记说上两句,然后三人一起点头微笑,气氛相当和谐。

    “那个老头是谁啊?”某新来的教师问同事。

    “他你都不知道啊,那大开发你总知道吧?”同事很不屑的问。

    “大开发当然知道,江北最牛叉的开发商。”

    “大开发就是他儿子开的。他以前就是咱们一中的,老家伙可有钱了,咱们学校的文夫楼,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每年都会给学校捐很多钱,很多很多!”同事一脸崇敬的说着。

    “啊!这么厉害啊!”新来的教师目瞪口呆。再望向聂老先生的目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年轻的教师却不知道这位聂老先生的光辉历史,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最动乱的那个时期,身为一中茶炉工的聂文富,在一夜之间变成了造反派司令,带领红卫兵斗校长,斗老师,不知道多少老师惨遭过他的毒手,当年的老校长就是被他活活逼死在牛棚里。

    后来拨乱反正,聂文富在一中呆不下去了,转到市建安公司当工人,一路从普通工人爬到了建安公司一把手的位置,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投机倒把赚了不少钱,后来九十年代国企改制,他通过一系列操作,不花分文就把国有资产建安公司变成了自家的私企,并且交给自己儿子聂万龙打理。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往事如风,谁还记得当年的事啊,不过聂老先生却记得,对这个自己曾经辉煌过的学校一往情深,多次捐款建造教学楼,草场,捐赠教学器材,并且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其中一座教学楼,当然,现在聂文富已经改成了学究气比较足的聂文夫。

    聂老先生不是真正的善人,他做这一切都是有目的滴,那就是把这座江北市久负盛名的中学也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

    “下一个节目,集体舞,大海航行靠舵手,由高二高三年级女生团体表演,请欣赏。”随着报幕员黄莺一般的声音,大幕拉开,九个穿着草绿色65式军装的女孩子分三列亭亭玉立在舞台上,头上都戴着解放帽,一颗红星两面红旗,胳膊上还戴着红袖箍,褐色的人造革武装带扎在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上,更显得苗条可爱。

    看到这一幕,台下的老师同学们都笑了,但是聂老先生的呼吸却急促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校长和书记对视一眼,各自会心一笑。

    舞蹈开始,在激昂的歌声中,九个女孩开始了舞蹈,显然她们只是经过突击培训,动作还不是很流畅,而且也表演不出当年那种革命小将横扫一切的气势来,但此情此景,依然将聂老先生带到了那个风雷激荡的岁月。

    一中校礼堂,座无虚席,全都是穿着绿军装或者蓝色中山装的青年人,到处喧嚣吵闹,舞台上遍布红旗,歌声激昂“革命风雷激荡,战士胸有朝阳”,一中红五类造反司令聂万富腿翘在台子上,嘴里叼着大前门香烟,一条沾血的人造革武装带就放在身边。

    台上,一行戴着纸糊高帽子的老师脖子上挂着沉重的铁牌子,瑟瑟发抖的站在椅子上,每人身后都站了一个叉着腰拎着武装带,怒目圆睁的革命小将。

    “把他们押下去!”聂司令一声令下,这些牛鬼蛇神,反动学术头目都被小将押了下去,随即九个身穿军装的女学生走到舞台上,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音乐响起,九个女孩子的舞姿英姿飒爽,台下掌声不断。

    聂司令的眼睛紧盯着当中那个领舞的女孩子,一眨都不眨,女孩子长的很美,很美,美的令人心旷神怡……

    “聂老,聂老……”聂万夫突然发觉自己走神了,舞蹈已经结束,一中的校长和书记正笑眯眯的招呼着自己。

    “哦,很好,这个舞蹈很好。”聂老先生鼓起掌来,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鼓掌,而不是矜持的装样子。拍着拍着,还摸出真丝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

    校长和书记再次对视一眼,心中充满了得意,这回总算摸对了聂老先生的脾气。

    “聂老,晚上学校准备了新年晚宴,您一定要赏脸哦。”校长献媚的说道,一张老脸上恨不得滴出蜜来。

    “这个……”聂万夫不置可否,书记赶紧加了一句:“聂老,和学生们联欢一下嘛。”

    聂万夫自然明白其中意思,便矜持的点了点头说:“恭敬不如从命,我也很久没有和孩子们一起联欢了。”

    文艺汇演圆满结束,老师们下班,学生们放假,礼堂后台,已经换好衣服的少女们正要出门,忽然教导主任一脸严肃的出现了,说:“同学们,都给家里打个电话,学校晚上有会餐。”

    小雪很为难的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说:“主任,我还要回去送饭,能不能不参加?”

    “这怎么可以!”教导主任瞪起眼睛,一脸的惊诧莫名:“温雪啊,你这个同学成绩很好,就是不爱参加集体活动,这样可不好啊。”

    温雪便不敢再反驳了。

    女生们登上了学校的中巴车,向着位于滨江大道附近的鲍翅楼驶去,那里是江北市相当高档的酒楼,每逢节假日人满为患,一桌难求,为了订这桌饭,校长大人可动用了不少关系呢。

    中巴车开走不久,陈老师来了,惊讶的发现学生们不见了,便问校工:“学生呢?”

    “让朱主任带走了,说是去鲍翅楼吃饭。”

    陈老师一听,赶紧跑进车棚,推出了自己的自行车。

    鲍翅楼,穿着红色旗袍和白色貂皮披肩的迎宾小姐将一中的贵客们迎进了门,带上三楼包间,宽敞无比的包间里温暖如春,装饰豪华,彬彬有礼的侍者在走廊里来回穿梭,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洁白的餐巾,银光闪烁的餐具,都让女生们眼花缭乱,不敢乱说乱动。

    校长、书记、教导主任都脱了大衣,露出里面的西装领带,客气的请聂老先生上座,聂老当仁不让,坐在上首,教导主任严厉的瞪了一眼唧唧喳喳的女学生们,说:“温雪,过来坐在聂爷爷身边。”

    聂老很赞赏的看了教导主任一眼,孺子可教啊。

    温雪两只手搅在一起,一脸的不情愿,但又不敢忤逆主任的意思,其他女学生倒无所谓,她们都是涉世不深的女孩子,以为和学校领导一起绝对不会有事,如同一群欢快的小鹿一般,说说笑笑着。

    青春无敌啊,聂老感慨着,又看了一眼那个叫温雪的女生,刚才正是她领舞,舞台毕竟距离较远,现在包间里灯火通明,女孩子脖子上细细的汗毛都能看得见,更让聂总心潮澎湃。

    “来,坐在爷爷身边。”聂老慈祥的说。

    “砰”门开了,陈老师走了进来,头发有些散乱,外套也沾满了泥水积雪,室内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老陈,你怎么来了?”衣冠楚楚头发锃亮的教导主任惊诧道。

    陈老师根本不理他,走过来拉住小雪的手就往外走:“小雪,回家。”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教导主任上前阻拦,却被陈老师用眼神逼退,他环顾包间,却看也不看那位一中的大财神爷。

    “你们几个女生也赶紧回家吧,你们的爸妈都在学校门口等着了。”

    女生们惊呼一声,拿起衣服和书包,一溜烟的溜了,虽然校长书记的官大,但是在学生们心目中,最尊敬,最爱戴的还是陈老师。

    “咱们走。”陈老师拉着小雪也走出了包间。

    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校长书记难堪至极,好在聂老并不在意,笑呵呵的说:“这位教师看起来有些面熟啊。”

    “聂老好眼力,这是我们的高三年级组长老陈,他父亲陈教授从五十年代就是咱们一中的校长,老陈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倚老卖老,唉,让聂老见笑了。”校长很惭愧的陪着不是。

    “没关系,咱们吃咱们的。”聂老很大度的笑着说。

    开始上菜了,鲍翅楼的菜价极其昂贵,各种菜肴琳琅满目,醇酒飘香,包间里的气氛又慢慢缓和起来。

    外面,雪已经很大了,华灯初上,积雪满地,汽车都缓慢的行驶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和一个美丽的少女,顶着风,冒着雪,推着自行车艰难的走着。

    雪,下得更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