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七十八章 风云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ad8.net
    这一刹那仿佛跨越了时空的尽头,身边的一切都化作了光点急速散去,又一点点的光华开始在四周凝聚,成为星辰,如同置身在星河当中,一个个的星团在赵乐的眼前诞生后又幻灭。更新最快┏m.read8.net┛

    如果有人,在自己面前说一些这样的话,赵乐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不是脑子不正常但此时他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他来,他出现,自己就已经相信世上真的有人如此,仿佛能够打破众生的见知障碍。

    赵乐大喜大悲,又见星河璀璨,渐渐平静下来。

    洛邱丝毫不掩饰眼中欣赏的目光,负手而立,站在这星河璀璨的世界当中非是故意在对方的面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是接手祭坛开始,就等于站立在亿万星辰之上的另一个更高级的维度,所看,所想渐渐脱离了众生想念,自自然然就会养成如今的气场。

    只是洛老板性子历来平易近人,唯有必须的时候,极少会在人前展露这些也为神州真龙,南小楠这等本质上已经不是一个子世界能够束缚的生灵,才会伴随着接触是时间的增加,越发能够感知到这份真正的不凡。

    赵乐尚未能达到可以真正却感受这些的程度,他充其量不过只是普通的凡人,眼界知识与智慧也受到身体限制,但心思却不在身体的局限当中。

    正如唯心之论,心之大,能包含一切,说的就是想象力的无限。

    只可惜想象力确实是无限的,却受困在人体当中。人类身体的发展,对于整个世界存在的时间来说,只是占据极少的一部分,这样的躯壳还未能真正地能够去承托这份无穷无限的的念想,所以才又会有极限一说,又或者人类的第一个枷锁。

    此刻赵乐就就隐隐达到了人类的极限,碰见了这个限制了人类发展的第一个枷锁。

    非是赵乐此时已经获得了何等程度的超凡力量,也并非他身体有了什么奇特的变化,甚至连思想也与一刻之前一般无二,改变的只是那人类所有一切的内核,即是那99999的基因图谱之后最后的一部分,也是另外一个子世界灵魂工程的核心。

    简单的一次力量的展现,便让灵魂脱变到了这种地步洛邱到来之前,知道赵乐的灵魂质量要更高一些,但能够一次接触就脱变到这种程度,也是有些出乎意料。

    但这其实有时灵魂变化的乐趣所在,也是洛老板沉迷于此的真正原因,在黑白的视界当中,灰白瞬间破去,产生琉璃璀璨的光辉,便是只有一刹,也已经足够照亮一切。

    这是这样的感觉?

    大概就是,当你忧伤悲苦,感觉世间一切都不过如此,枯燥沉默,甚至心中滋生绝望,看不见前路何方,如同苦海的一叶伶仃小舟,可当你抬头的时候,忽然看见的是星河璀璨,就是这一刻的感动,你心中重燃了火种。

    洛邱所需要的,便是这些火种。

    “为为什么是我?”

    度过迷惘与激动,隐约知道自己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变化,却又受到极限枷锁所困而无法真正揣摩当中真意的赵乐,此时心中有着不少失落之感,却也并未忘记对方的而存在对方还在等自己的一个答复。

    但赵乐的性子谨慎无比,每件事情都需要考虑清楚后果与原因,是否可做。

    可能旁人会说他胆小如鼠,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但这才是他这种人应该有的活法,最悲哀的不过是志大才疏,从未真正看清楚自己的才能,终日沉醉在自我编织的梦境当中,想着勇猛高歌,一往无前,却不知道这不过是一把磨得锋利的剑,伤人伤己。

    看着赵乐,洛邱心中喜悦的情绪如同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用来,他用着满意的口吻缓缓说道“那日董少风三人把你羞辱到了极点,你手持银枪,起了杀念,却并未真的一怒杀人,董少风在危难当中,你反而能够出手相救,证明你始终是心存善念的人。后来你面对董少风的邀请,没多想就拒绝了踏入超凡世界的选择,甘愿做一个平凡人,只是为了守护在亲人身边。你爱你的姐姐,但并非扭曲的爱意,而是真正对家人的大爱之情。后来警方寻到你来,你其实可以不用冒险用早早准备好的手段,最终还是存了一份想要救助‘空白君’的想法,你不管旁人对你的冷嘲热讽,只为了心中的坚持你虽然年少,但幼年就经历家庭离散,你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更加珍惜家人,你出生普通,却凭着自己一路努力,考入高出路的大学,你心存善良意志又无比坚定,自规自律,从未走入歧途。你的人生大起大落,却从未放弃过对未来的憧憬。这命运给了关闭了无数的窗门,你一步步走来,吞掉悲苦,从不迷失自己”

    听着洛邱这温柔的说话,赵乐心头渐悲,泪眼朦胧。

    他也曾想要过大声哭泣,彷徨无助的时候希望能够有所依靠,少年老成,若非是生活所逼,谁愿意这么快就扔掉那青春时候的洒脱和飞扬。

    洛邱最后轻声道“既然命运给你关了窗,那我就给你再开一扇窗。”

    洛邱微笑伸手。

    牢房内,赵乐跪倒了在地上,放声大哭,哭的是这些年来的一切悲苦。

    人生来真是要哭那么几次,不矫情也不做作,正如大喜之时仰天常笑,大悲之时,就算无言,也黯然泪下。

    洛邱一直陪着他,直到赵乐哭声渐停。

    “我姐姐”赵乐缓缓抬起头来,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份的顾念。

    洛邱微笑着道“我说过了,许她一世平安与幸福。”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目光坚定“我答应你!”

    便是如同金鳞,本非池中之物,遇见风云自是化龙。只是世上金鳞众多,那一场的风云,却不知何时才会再次吹来。

    警方开始追查一个叫做朱坚强的人,当日厂房之中,警方围捕‘空白君’,却最终让他逃脱,但并没有任何的伤亡。

    一切到了原本的轨道之上。

    周玉笙忘记了那一场丧子之痛楚,只是劳累了一天之后,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连忙驱车,一路狂奔,来到了机场。

    周玉笙的前妻与陈明明,此时正在等待安检的时间,见周玉笙匆匆忙忙赶来,脸色苍白,显然是累极的样子。

    妻子与周玉笙相伴多年,最终还是劳燕分飞,但心中始终还是有这么一份的记忆,纵然已经成为了女强人,但自有柔弱的地方,此时知道兴许这一眼便是今生最后,一时间目光复杂,与周玉笙相顾无言。

    “听说你们下午有行动,挺惊险的没事吧。”

    “没事,这不是来了吗。”周玉笙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笑容。

    前妻此时叹了口气,“以后自己一个人,自己省点心,别忘了吃饭。”

    周玉笙沉默片刻,忽然冲上前来,把前妻用力保住,“我吃饭,那你给我做饭吃吧,不要走了。”

    前妻心中一惊,但隐约间却感觉到刚刚过去的几天,似乎常常会梦见与这个相伴了半生的男人,裹着一些平凡日子的事情,她身子微微一颤,想要狠下心来推开,却是怎样也推不开来,她不禁有些愠怒,“你放开!!”

    “再嫁我一次!”周玉笙却是不管,又是霸道又是真切,“不然我就把你抓去,罪名是抛夫!”

    “周玉笙你混蛋!!!”

    女人在安检通道前,对着这个男人又打又骂又踢,直弄到这个男人遍体鳞伤,才咬了咬,心一横转身就走入安检通道口中。

    一直默默看着的陈明明,此时忽然走到母亲的身边,一把拿过她的机票,直接在手上撕得碎裂。

    “明明,你”

    “去吧,等我来。”

    陈明明用力把母亲往周玉笙的身边一推,然后快步走入安检口中。

    周玉笙那里还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意思,直接把妻子搂入怀中。

    前妻重重叹了口气,看着周玉笙,咬牙切齿道“你真是害我一辈子!”

    入了安检口,陈明明便看见了前来接引自己的俱乐部的女仆小姐。

    女仆小姐此时公事公办道“你只是黑魂使者的见习候补,还没有做过任何一笔交易,没有业绩。这算是你预支的薪水,会在你之后的业绩里面扣除。”

    陈明明点了点头,虽然做不到那个人般的平静从容,但性子本来还是冷淡的人,“业绩可以买来来的机会吗。”

    “业绩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女仆小姐这时候淡然一笑,“甚至可以买来另一段的完整的人生。”

    “那就走吧。”陈明明深呼吸一口气,他是个做了决定就不后悔的人。

    张晓琴来到了赵乐的面前。

    不是赵乐到家中,只是她来到了赵乐被关押的地方。

    事情的经过张晓琴已经知道,隔着这一面的玻璃,手上拿着对话的话筒,张晓琴抽噎着,把手掌按在了玻璃上,想去摸着自己弟弟的脸庞。

    “你怎么这么傻”

    “姐,等我出来好吗。”赵乐也把手掌贴在了玻璃处,柔声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在里面心里会发苦的。”

    张晓琴自杀过一次,在振作起来的时候已经学会了坚强,只是此时心中悲戚,可看着赵乐期待的目光,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痛苦,哭着也笑着,点了点头。

    会见的时间不会很长,这是规矩。

    张晓琴依依不舍地被带着离开,只是她此时行动依然不便,不过走来了一名警员,伸手扶住了下楼梯时候,差点儿摔倒的她。

    “林警官?”

    “张小姐。”

    因为情况有些危急,所以说是扶着,倒不如说伸手揽着张晓琴才刚刚稳定下来,便不找痕迹地从林峰的手上挣脱开来。

    林峰抓了抓头,忽然道“张小姐,我认识几个检察官,或许能帮到赵乐,头介绍给你?”

    “真的?”张晓琴脸色一喜。

    林峰笑了笑,见这女子从进来到现在,才真的露出一次喜悦来,真真像是那万紫中的一点嫣红,他心中微动,脱口而出道“我送你家吧。”

    赵乐隐隐有些不喜地看着楼道上发生的一幕,几乎想要喝出声来,可又知道此时不管是张晓琴还是林峰都不可能看得见自己,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他看着身边的洛邱自己现在的老板,忍不住问道“这就是许给我姐姐的幸福?”

    洛邱微微一笑道“只是一颗种子而已,直接给的,不如自己种的来得真实。不过你姐姐本来能活到六十八岁,只不过晚年会卧病在场。我给她多添了二十年了,也不会生病你以后要是有想法,可以为她买了更多的东西。”

    赵乐看着林峰扶着张晓琴,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一时间觉得这在姐姐身边扶着的人其实就是自己。

    他想着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想着姐姐从悲观自杀到渐渐走出阴影,想着其实她也十分的坚强,不差自己什么,今后的人生有了老板的承诺,自然会走得更加的顺畅一些,心中便有了释然。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送着二人最终消失在眼前。

    “我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上班?”赵乐此时正色问道。

    洛邱笑了笑道“等不及了。”

    赵乐点了点头,已经开始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进了你的店,我就不算自由之身。可我姐姐肯定会经常来看我,我如果不努力点做些业绩,怎么买来相见的时间。”

    “不急。”洛邱微笑道“前面几次是免费的。”

    赵乐看着洛邱,忽然深深拜了下去。

    &#767e;&#5ea6;&#641c;&#7d22;&#4e9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5B0;&#5feB;&#7ae0;&#5c0f;&#8Bf4;&#ff0c;&#5c0f;&#8Bf4;&#79d2;&#66f4;&#65B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